• 挣扎(三十四)
  • 点击:8655评论:02020/03/05 15:50

晚上下了班,朴博走在人头攒动的马路上,忽然想起住院的周刚。他思忖——孤零零的周刚,病情怎样了?一个人呆在医院是否寂寞难耐?紧接着,他脑海里涌现出一个念头——今晚去人民医院看望一下同事吧。

他遵循着从内心深处涌出的念头,径直走去公交车站,等候着往人民医院开去的班车。

挤上拥挤的公交车,他举步维艰,站好架势,背靠柱子,左手提着皮包,右手下意识地从口袋取出智能手机,给不知身在何处的顾佳编发微信——亲,我今晚去医院看同事,不能回家做饭了,你在外面吃饭吧。

隐于都市某个角落的顾佳,第一时间回复了朴博的微信——嗯。我今晚正好和朋友谈面膜代理的事情,可能晚点才回家。

朴博马上回复——好的,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顾佳回复——嗯。

然后,他们默契地暂停了微信私聊,躲在各自的世界里,忙碌着各自的事情。毕竟,找不到继续聊下去的动力,再聊也是聊些空泛乏味的话题,像喝了一大杯白开水,不愿意继续再喝第二杯。与其无聊地聊天,不如保持沉默,陷入无限延长的虚空。

公交车到了人民医院站,规矩地停下来。朴博从拥挤的人群中,挤出一条出路,跳下了车厢。他凭着来过一次的直觉,没费多少劲,就来到了住院部的消化内科,找到了周刚的病房。

此时的周刚,虽然依然憔悴,但气色比前天好多了,固定于鼻腔的导管也拔了,眼神里又洋溢出了年轻人的活力。

朴博出现在周刚的眼前时,给了周刚一个惊喜。正躺在病床上的他,情不自禁地一跃而起,笑脸相迎。

“博哥,你怎么来了?”周刚乐呵呵地寒暄。

“我刚好路过,就进来看看你。现在好些了吗?”朴博有意地掩饰自己的初衷,淡淡地说。

“好多了。医生都可以让我吃些白粥,但还不能吃肉和油腻的东西。都好几天没吃肉了,嘴馋得很。”

“哈哈。再忍忍几天,先把身体调理好。一个人住在病房,觉得无聊吗?”

“跟坐牢似的。你们也不来陪陪我,丢下我一个人,吃喝拉撒都在这里,不是一般的无聊。”

“自从前天晚上大家一起过来看望你后,就没有其余同事再来看望过你吗?”

“没有啦。你是第一位第二次来看我的同事。其实,大家,有家庭的忙着顾家,谈恋爱的忙着约会,单身的忙着自己的事,哪有空闲。”

周刚虽然是90后,却善解人意,没有因同事没来看望他就耿耿于怀,而是识趣地说些风趣话。

“你的气色,看起来,比前天好多了。应该很快可以出院了吧?”

“医生建议我住院满七天后再出院。我感觉今天都可以出院了。不管怎么说,还是得听医生的吧。”

“你不在公司,我们的欢声笑语少了。”

“我有那么大的魅力吗?你不是在讨我开心吧?一个星期不去上班,不知孔总会不会炒我鱿鱼?”

“怎么说,你也是为了公司的业务,出去应酬,才生病的。人性化的公司,应该为你的生病买单,让你带薪养病。”

“这不可能的。七天没上班,我这个月的工资肯定会被扣不少的。小公司,哪有事业单位或大公司的度量和人文关怀。”

“于情于理,孔总都应该过来看望你的。是不是?”

“我哪有那么好的命。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其实,我也不稀罕他来看望我。他来了,我的胰腺炎也不会好得快些。”

“你吃晚饭了吗?”

“吃了。我在医院的营养食堂订的白粥,他们专门送到病房,也挺方便的,就是贵了点。”

“哦。我还有事,先走了。”

“好。慢走。”

因肚子开始不停地咕噜咕噜叫喊着,抗议着不按时进餐的虐待,朴博识相地跟他道声别,疾步走出沉闷阴森的病房。他不过陪孤单的周刚,聊了十几分钟,却抵抗不过饥饿的折磨,遵循着生存第一的原则,潜意识地停止了急匆匆的探望,离开医院。

出了医院大门,朴博就近选择了价钱合宜的嘉旺快餐厅,点了一份套餐——带汤的梅菜扣肉饭。

正当朴博坐下来,急不可耐地用筷子,夹起第一块扣肉送进嘴巴。电话急促地响了。

从口袋掏出手机,朴博一看,是唐远的来电,不得不放下筷子,手指往右一滑,将手机挨近耳朵,洗耳恭听着。

“哥们。在干嘛呢?”

从另一个时空,传来了朴博的发小那熟悉得不容任何怀疑的声音。

“正在吃饭呢。有什么指示?”

“指示不敢。这么晚才吃饭啊。”

“忙点事,所以就晚了一点。”

“昨晚跟你说投资新加坡宏达公司的原始股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过不了老婆这一关。她死活不给钱给我买。不好意思了。”

“唉。有点可惜啊。这么好的投资机会!我刚刚打开公司的网页,发现它的股价又涨了一毛钱。”

“不是吧?涨得这么快!”

“我觉得,你还是拿几千块出来,买一点,用不了半年时间,就可以翻好几倍。你买七千块的话,还不够你一个月的工资吧?”

“我今晚回去,再做一下老婆的思想工作,明天回复你。好不好?”

“这是发财的好机会。你我错过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的炒股和二十一世纪初的炒房,但绝不要错过这一波炒原始股的机遇啊!”

唐远在电话的那头,用洪亮的声音,加上煽情式的花言巧语,不停地轰炸着朴博不够牢固的心理堡垒。老谋深算的唐远从朴博那些犹豫不决的言语中,似乎看出了破绽,像饥饿的野狼嗅到了羊的气味,不捕捉到羊不罢休。

对于这位发小,朴博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的人品,放松了警惕,不愿意用“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念头去揣测他的言行举止,不敢过多怀疑原始股背后的阴谋。

“其实。我让你买,也是希望你发财,而不是为了赚你那点提成。你我兄弟一场,如果,有一天,我发财了,你还是买不起房子车子,我心里也不好受。是不是?”

不死心的唐远,依然不依不饶地游说着朴博,大有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信念。这让重情义的朴博左右为难,况且,昨晚还蹭了发小一顿海鲜大餐呢。

“哈哈。这样吧。我先吃饭。明天再给你答复。好不好?”朴博不得不有意找个借口,结束电话聊天。

“好。等你消息。”唐远用心良苦地说完最后一句话,像抛出装了鱼饵的鱼钩,等待着鱼儿上钩。

接听完突如其来的电话,买不买的念头在朴博的脑海里激烈地斗争着,胃口全无,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不再那么诱人。不再坚持慢嚼细咽的习惯,三五下就吃完了所有的食物。

走出嘉旺餐厅,朴博融入夜色中,孤零零地行走于车水马龙的公路边。他似乎回到了单身的日子,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街,一个人游荡于都市。他忽然琢磨起了婚姻的动机和目的。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由于某种因缘,走在了一起,组成了一个家庭,有时吵架,有时不言不语,有时亲密如初,大多时候,都是得过且过着,没有了初恋时的那种激情和罗曼蒂克,为了生活而生活罢了,平平淡淡地过着每一天,如同白开水那般的平淡。但喝了一辈子的白开水,没有谁敢一天不喝。对于朴博和顾佳,那些和他们有血缘关系的人,都希望他们“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即使他们有时磕磕碰碰,有时争吵得难以调和,有时陷入冷战的漩涡中,身边的亲人都是劝阻他们要以家庭为重,不愿意看到他们劳燕分飞,希望他们无论怎样,将就也要将就着过完余下的日子。以家庭为单位的宗族观念,已经根植于每一位公民的骨子里,已经习以为常,不容辩驳,不容反抗,亦步亦趋便是。否则,无论是哪一位公民,不遵循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宗族观念,特立独行于滔滔浊世,他就会被贴上“疯子”的标签。


  • 1
  • 2
  • 关键词:现实、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008
  • 54
  • 401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