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病隙琐记:一个白血病人的自白2
  • 点击:9075评论:02020/03/09 12:31

9.29星期日

早上查房,庞主任带队,说我验血结果比较好,细胞长得很快,白细胞已长到二点多,血小板也有一百多,今天可以回家了。我感到挺高兴,终于可以回家了。妻子开始收拾行李,我上午还要输液,准备下午出院。虽然国庆节不能去人群密集的地方玩,仍以在家静养为主,但住在自己家里,心情还是不一样的。

下午两点,我们开车回家。晚上弟弟过来,他打算十月一日开车送弟媳和女儿淑珍回老家。前些日子,父母亲在山里砍伐了几十根杉树用来做新房屋的檩子,今年父母亲搬运了整幢房屋的材料(砖、瓦、水泥、沙子等),实在太过于劳累了,没有余力将这些木料再搬回家。这次回去,弟弟负责请人将这些木料从山里搬到家来。

9.30星期一

在家静养,嘴巴寡淡,无甚食欲。妻子重新打扫卫生一日。

10.1星期二

国庆节。清早起来,在小区后面的人行道上走了几个来回。临近中午,岳父岳母、老大一家、老三一家及老弟浩浩荡荡的一行人从惠州过来看望我。和众人聊了半小时,感觉有些困乏,便告辞众人上楼休息了。

下午让妻子帮忙理了个光头,以后再无脱发掉发之虞矣。

10.2星期三

今天晚起,九点到小区后面的人行道散步四十多分钟。早晨的行人不多,树荫浓郁,凉风习习,舒适宜人。妻儿二人出门买早餐,十点方回,早餐实晚,午餐又太早。

10.3星期四

上午去电信营业厅调整手机套餐,并换购两部华为手机,一部给儿子用(他已经期盼新手机很久了,之前用的手机,还是别人淘汰的闲置机,开机键没点技巧根本按不动),一部留给母亲用。

出门一趟,很快就觉得累乏了,头痛欲裂,急着回家休息。

10.4星期五

新手机到手后,坏毛病暴露无遗,一天不是玩手机,就是看电视。我们好说歹说,他都听不进去。这就是九月份开学以来养成的恶习,婶婶束手无策,最后干脆听之任之。父母的话,他都置若罔闻,我们又怎能怨别人呢!我不得不行使做家长的特权,我把电视所有的电线拨了,从此往后电视成为摆设,我在手机设置里启用“健康使用手机”功能,控制屏幕使用时间和部分应用的使用时间,按先前的约定,周一至周五手机使用时间为一小时,周末为两小时。这么做,只是希望他不要沉溺于这些电子产品和网络游戏,将专注力转移到学习中来。

10.5星期六

母亲和弟弟从老家过来,我以为要次日上午才到深圳。结果凌晨一点多接到电话,说已经到了。路上还算顺利。

10.6星期日

我8日就要去医院了。6、7日这两天要交待母亲家里的各种事务,事无巨细,让她尽快熟悉起来。但我发现,许多简单的事情,跟母亲讲解、示范无数遍,她总是记不住,总是不得要领,真让人着急。水电煤气的安全使用,她好不容易记住了,但最简单的防盗门开锁、乘坐电梯、操作洗衣机、电饭煲预约煮粥,教她很多次,她却始终学不会。她从乡下来,学习新事物的能力比幼稚园的孩子还要低,加上母亲天生的畏难心理,很难以克服,她看上去似乎忧心忡忡、有心理压力,只能让她慢慢去适应吧。

***

上午,灵感忽至,五分钟写下此应景诗,后改二字(第二句烟云改为烟霞,第三句遍改为厌),成诗如下:

《韶霭颂.怀乡》

韶华不负凌云志,

霭空烟霞渡川山。

万水千山皆看厌,

岁月不居何日还?

***

10.7星期一

最近天气转凉,下午感觉浑身难受,头疼。晚上,开始发热,测量体温达38℃,发烧了。先咨询钟医生,她建议先到附近医院挂急诊验血检查,如白细胞不低,可按正常发烧处理。晚饭后,和妻子驱车赶往龙岗中心医院,验血检查,白细胞只有0.96了,放假这几日,不升反降了。将检查结果发给钟医生,医生说先输300ug的升白针,再打最好的抗生素。但龙岗中心医院急诊科置班医生说最好的抗生素要主任医生才能开,晚上只有头孢打。和钟医生商议,今晚还是先在龙岗医院输液,次日再去北大医院办理住院。输完液从医院出来,差不多凌晨两点了。

10.8星期二

上午十一到医院,医生开了住院单,然后去结算处办理繁琐的出入院手续。下午安排床位,入住14床,邻床是先前老爱在过道加床位上大声播放音乐或视屏、满脸紫斑的老头儿。

医生开单让护工用轮椅推我去做CT和B超。检查结果出来,医生说我是肺部感染,具体还要等进一步的检查结果如何,如是普通细菌还好,要是真菌感染,治疗期将达六个月,静脉血栓较先前有改善。体温还是38℃以上。今天开始输抗生素,晚上服一粒退烧药,夜里出了很多汗,衣服换了三件,枕头、枕巾也湿漉漉的。

10.9星期三

经过昨夜的折腾,烧已经退下来。今天一天都处于37℃内,说明细菌感染还没有完全控制住,往后数日得继续打抗生素。又打两支升白针。

下午让妻子去二姐家做晚饭,带来医院吃。

原来邻床的老头儿得的是淋巴瘤,两年了,他撸起袖子,左手手肘上长着一个鸭蛋大的紫色的瘤子,甚是吓人。

10.11星期五

上午二姐来,拜访张主任,她说张主任认为我的病最好是做移植。

***

发现医院管理与IT管理有些相似之处。以血液科为例,负责人为科室主任,管理医生团队和护士团队;医生团队需要为每个病人制定治疗方案,护士团队负责执行医生制定的治疗方案。一个咨询+实施的IT项目,一般由项目经理、咨询顾问团队和实施团队协同完成。项目经理类似医院的科室主任,负责团队管理、项目进度管理、项目质量管理、风险管理及沟通协调等;咨询顾问团队类似医生团队,负责为客户定制IT解决方案;实施团队类似护士团队,负责实施落地,通过代码编程,将解决方案文字描述转化为IT语言。由于实施周期长、复杂程度高、运维成本高,我们通常都把这件事情叫做系统工程。记得第一次见庞主任的时候,她说,你这病,不是短期能治好的病,至少得一两年,是一项系统工程哦。我心里想,其实IT语言和医学语言也有相通之处的嘛。

***

10.12星期六

烧已退,没再反复发烧,继续用抗生素治疗。

***

倔强的四川老头

之前老郑曾跟我提起过,他说他有个老乡淋巴瘤长得全身都是,他来这里也只是续命而已,没得治了。我直到现在才将老郑的老乡和我的邻床对上号。这个四川老头中等身材,短鼻尖脸,脸颊上长着几块醒目的圆形紫斑,看上去甚吓人,他的确是个招人讨厌的“刺头”。节前我住在四人间的4号床时,这个四川老头住在我们门外过道的加床上,在你忍受病痛或闭目养神时,他突然打开手机扩音,时而是国庆节的赞歌,时而是摇滚乐——当时我还以为附近有乐队在现场表演呢,时而是民乐,时而是相声,时而是战争片里激烈的枪战声,这些声音在曲折的廊道间回荡,穿过门缝,抵达我们脆弱的耳朵,扰得心神不宁,实在忍受不了,有人就开门出去请他调小音量。总算世界安静了下来,但过不了多久,那刺人神经的声音又开始从门缝里袭来。我问护士你们也不管管吗?护士一脸无奈样,说劝他不听呀!我心想这样一个精力过剩且爱好广泛的噪音制造者,哪像个血液病病人,分明是个神经病嘛。

这次住院,没想到住在同一间病房,真是冤家路窄!他先住进来的,我们搬进去时,他冷漠地抬眼瞅瞅,我们也没搭理他。在病房里,他似乎收敛了很多,虽然他每天仍然用手机播放各种音视屏,但音量小了很多。慢慢了解到他老婆没了,只有一个儿子,在坪山区碧岭工作,平时住院都是老头一个人来。这几天,我们都在发烧,他回输细胞,烧到39℃多,吐得一塌糊涂,哼哼唧唧叫个不停,身边又没人照顾,医生让他叫儿子过来照顾,他用浓重的四川话说:“叫他过来做啥子,他不要工作啊?不叫!”医生又说让他请护工,他又说:“请护工一天要三百多块钱,过来陪我耍啊?以为我钱多没得地方花哦!”他儿子电话问他是否需要过去照顾,他一口回绝,但医生从病人安全的角度是要求必须有陪护的。医生和护士拿他没办法,他又是一口的四川话,话头经常夹带着口头禅“他妈的”、“狗日的”,他们只能半懂半猜,小心侍候着。他对我说,三年了,花了二十多万,他让儿子放弃,但儿子不肯。我想老头是宁愿自己忍着病痛,也不愿意耽搁儿子的工作,不请护工,是想给儿子减轻负担。老头脾气虽古怪,难以相处,但也有人间温情的一面。

大概是医生给他儿子打了电话,今天下午,他儿子、儿媳和牙牙学语的孙子过来看望他。他心情大好,看见孙子咿咿呀呀地说个不停,他也跟着嘿嘿嘿笑个不停。他儿子看上去与我年纪相仿,从其衣着和言行揣测,可能是某家工厂的低层管理者。看上去他们的经济条件不太好,儿子是家里的顶梁柱。

但这种人间温情止于亲人,对于别人,他体现出来的却是非常自私、粗鲁的另一面。

***

自编笑话一则

我对四川老头说:大叔,麻烦你把手机外放音量调小一些,影响到我休息了。

四川老头用四川话说:你还嫌我的手机声音大,你打呼噜声音“黑”大,也吵得我睡不好,晓得不?

我说:抱歉,那下次我再打呼噜,你也可以提醒我一下,我将呼噜声调小一点,好吗?

四川老头说:好的。

***

10.13星期日

昨天夜里睡不着,突来灵感,构思《十一个夜晚》——原拟名为《母亲从家乡来》,但后认为前者更佳——四点多用手机写,至上午基本上完成初稿。早上起来,也不觉得困乏。

今天体温正常。中午去医院负一层的“永和大王”吃午餐,不料周末里面食客极多,各种饭菜的味道在闷热凝滞的空气中交合、繁衍、变种,心里感觉十分难受,真不该到这个地方来。等了很久餐食才上来,我赶紧扒了几口面,喝杯豆浆,就先行出去地面一楼透透气。

下午对《十一个夜晚》修辞润色。

10.14星期一

上午医生查房,庞主任说我的细胞长得比较快,可以先出院几天,等下周一再过来做化疗。医生开了一些口服药

10.18星期五

在家这几日服药如常,略过不记。

今天上午去龙岗医院换PICC管敷贴,以及检查血常规,白细胞40多,血小板正常,红细胞略低。近日身上蜕皮,在家里所到之处(床上、房间、过道、客厅),都留下一层雪花似的皮屑,令人非常讨厌。

10.20星期日

最近儿子痴迷于手机,每天放学一回到家,就抱着手机玩,作业拖沓,心不在焉,妻子与儿子商量好,决定从下周起收回手机。这一段时间来,他的脾气变得很暴躁,动不动发火,踢东西,顶嘴,性格也变得有些孤僻,不爱出门。下午四点,我们一家去公园玩,他一脸不高兴,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他妈妈让他一起打羽毛球,他躲得远远的,独自爬上满是青草的小山丘,落寞地瞅着我们。直到后来,他妈妈过去哄着他,他才下来和妈妈打羽毛球。傍晚的风有些大,我穿着薄薄的短袖T恤,感觉到阵阵秋寒,我担心感冒了,便提前回家了。

  • 1
  • 2
1/11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白血病日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Inna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20-03-1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2钻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2
  • 33950
  • 99
  • 1007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