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
  • 点击:8749评论:02020/03/09 12:42

人生有许多角色都没机会去尝试,未免感觉有些遗憾,譬如这辈子没有当过兵、做过贼、船夫、屠夫、情夫、教师、医生、官员、验尸官、守墓人、图书馆馆长……如果在这些角色的前面再加上定语,将变得更加有趣,如逃兵、改过自新的贼、心狠手辣的船夫、信佛的屠夫、杀妻的情夫、败德的教师、杀死病人的医生、性史丰富的官员、恋爱中的女验尸官、盗墓的守墓人、失明的国家图书馆馆长……

说起贼,鄙人虽然没有干过杀人越货、伤天害理之事,没有偷人钱财,没有窃国,不做恶邻,但小时候曾偷吃别人地里的黄瓜,偷摘邻居家的枣子,做过偷书贼,不知道算不算是贼人。但遗憾没偷过情。偷情者是爱情的屠夫、婚姻的赌徒,面临将付出巨大代价的风险让那些心猿意马的人望而却步,越过红线,意味着他们将面临失恋,或失去婚姻和家庭,甚至失去财产,失去曾经拥有的美好的一切。这样的险他们会仔细掂量,是否值得去冒。但登徒子除外。

做过失败的屠夫。有一次过年,我准备将家里养的大公鸡杀了炖着吃,我用一把锈迹斑斑的钝刀割开它的喉咙,放掉带着腥味的热乎乎的血,大公鸡似乎断气了,直挺挺、死不暝目地躺在地上。我起身烧水,打算先用开水烫它,然后拔掉它灰褐色、枣红色、棕黑色的羽毛,到时它将变成一个满身鸡皮疙瘩的,有着两只可笑的、再也不能扇动的翅膀的——秃子(想到这个词,我忍不住笑起来)。我刚一起身,它突然死里回生,亡命般连滚带爬地朝山里的灌木和树丛里逃去,消失得无影无踪。该死的它在装死!它似乎猜透了我的心思。我们漫山遍野地呼唤它、寻找它,因为热水还“扑扑”地冒着气泡在等着它,除夕的餐桌上最后一个空盘子在等着它,我们空空如也、咕咕鸣叫的肚子在等着它。翌日一早,它像个奄奄一息的无家可归的浪子、被官府追捕的无处可藏的逃犯一声不响地回到我们家里。出于自责,出于怜悯,热开水、空盘子和空肚子最终原谅了它,我们用酒精为它快要断开的喉咙消毒,用缝衣针将它那道可怖的、致命的伤口缝合。它又多活了一阵子。

还做过业余的理发师。为儿子、妻子和亲戚们理发,为自己理发。理发是个绝妙的活计!它是一个专制的职业,很少得到人们的褒奖与赞许。这个行当当中师出有名的是自以为是、曲解人意的理发师,用他们从潮流发型杂志上学来的千篇一律的、新潮而可怕的美学践踏与颠覆人们固有的审美观,那咝咝作响的电动理发器或像狠心的继母般的剪刀在你的脑袋爬上爬下,剪出一个令你花容失色或怒发冲冠的发型。你一生中的夙敌,一定有一个是理发师!

一个图书馆馆长胜过世上那些国王和所有的将军、元帅。那些浩瀚的书籍,以及隐匿在浮黄的、散发着香樟木气味的书页深处的稠密、齐整、汇集了历代文明与智慧的文字,无论其数量还是勇谋,都远远超过亚历山大战无不胜的马其顿大军和成吉思汗麾下骁勇善战的蒙古骑兵。那位失明的诗人、国家图书馆馆长曾为我们描述了那有如天堂般迷人的图书馆的景象,但他本人却因为再也看不见他那些雄伟幽深的“城池”、足智多谋的“将帅”和所向披靡的“军团”而感到无奈与忧伤:

“上帝同时给我书籍和黑夜,

这可真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我这样形容他的精心杰作,

且莫当成是抱怨或者指斥。

他让一双失去光明的眼睛

主宰起这卷册浩繁的城池,

可是,这双眼睛只能浏览

那藏梦阁里面的荒唐篇什,

算是曙光对其追寻的赏赐。

白昼徒然奉献的无数典籍,

就像那些毁于亚历山大的

晦涩难懂的手稿一般玄秘。

有位国王(根据希腊的传说)

傍着泉水和花园忍渴受饥,

那盲目的图书馆雄伟幽深,

我在其间奔忙却漫无目的。

百科辞书、地图册、东方和西方、

世纪更迭、朝代兴亡、

经典、宇宙及宇宙起源学说,

尽数陈列,却对我没有用场。

我心里一直都在暗暗设想

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我昏昏然缓缓将空幽勘察,

凭借着那迟疑无定的手杖。

……”

生活永远是一位慷慨的导演,有些角色假以时日,只要你愿意,你还是有机会尝试的。就好比最初我们做人子女,将来也会有机会做别人的父母、祖父母一样。

想,想入非非地想,异想天开地想,胡思乱想地想,浮想联翩地想,天马行空地想,匪夷所思地想,魂牵梦萦地想……

3月3日世卫组织访华专家组组长布鲁斯·艾尔沃德接受《纽约时报》的记者采访时说:“中国的抗疫方式是可以复制的,但需要速度、资金、想象力和政治勇气。”速度、资金、政治勇气我能理解,但我一直在想:什么是想象力?——政治家、决策者的想象力!就像梦想导师们最著名的问题:你的梦想是什么?这个问题或许只有习进平才回答得了。但我想我知道普通民众在想什么。一句名诗突然进入我的脑海里:一将功成万骨枯。人类的每一次胜利,都是付出巨大的牺牲作为代价的。当我想到那些在这场灾难中死于无名的平民百姓,想到那些舍生忘死、为救治他人而献出宝贵生命的白衣战士,我希望将来有两座纪念牌,一座纪念那些无辜的死难者,一座纪念那些英勇的白衣烈士——而不是用一个“疫情防控先进个人”这样苍白、平庸的称号来褒赏他们——他们的名字应该被载入史册。

为什么命运要将这样一种疾病加诸我身?我想,这个问题很难有答案,就像这次“新冠肺炎”为什么会发生在武汉一样。那些因此而殒命的人,在临终前一定会问很多个“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但命运作弄人,却从来不回答。唯一能做的,是活在当下。当我第二天早上醒来,睁开眼睛,看见我熟悉的衣柜、书桌、床头柜和上面的枕边书,拉开窗帘,冬日里明媚的柔和的阳光慷慨地倾泻进我的房间,我望见楼下茂密如盖的绿植、静悄悄的儿童游乐场、干涸的游泳池、空荡荡的秋千、宽阔无人的街道,以及听见树梢头鸟儿欢快、婉转的啾鸣……我的心变得无比辽阔、宁静,这将是美好的新的一天。


2020年3月7日,写于深圳。

凌晨两点入厕后,不知从何而来的第一个句子闯入我迷糊不清的大脑,躺于床上,接着第二个句子、第三个句子接踵而至……直到早上七点,这些泉涌的句子才停下来。我像个半夜里被大人叫起来捡拾缪斯撒落的谷穗的孩子,为此忙活了大半夜。

  • 1
  • 2
  • 关键词:屠夫图书馆馆长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2钻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抱道不曲,拥书自雄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2
  • 33950
  • 99
  • 1007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