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三十九)
  • 点击:876评论:02020/03/15 14:50

翌日,朴博正坐在公司的办公室,无精打采地敲打着键盘,忽然听到了微信信息发过来的声音。他迅速地打开手机,打开微信一看,是顾佳的信息。

——博士。我们离婚吧。

——为什么?就因为我不跟你商量,私自购买了那七千块原始股这事吗?

——我觉得你我不适合在一起了。好聚好散吧。

——我们都同甘共苦了快两年吧。这两年的感情,你真的就这么放下了?

——嗯。也许,我们走在一起,就是一种错误的选择。如果不适合在一起了,那么分开也许是最好的选择。请原谅我的选择。

——真的不可挽回了吗?结婚才不过几个月,你我就因为这点鸡毛蒜皮之事,就离婚,我们的父母怎么办?我们身边的亲人朋友怎么看?这些你想过吗?

——我昨晚整整想了一宿,想通了,反正我们现在,没有孩子,没有什么财产纠纷,分开的话也就签一份离婚协议书而已。这也许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吧。

——阿佳,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们坦诚地聊聊;也给你自己一点时间,等情绪稳定了,再好好想想,再做决定。然后我们再谈离婚的事,这样好吗?

——不了。我已经决定了。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办理离婚手续吧。

——既然如此,那就随你便。

离婚的事实,通过微信的传递,以简体中文的形式,投影在朴博的视网膜,上传至大脑中枢,搅动着他的脑海,让他无法静下心去思考任何事情,无法平抑波涛汹涌的情绪。他感觉自己的身躯被突如其来的飓风卷走了,不知会被无比强大的飓风抛弃在哪里。

他感觉自己的魂被邪恶的撒旦掳走了,只剩下一副皮囊,只剩下一点点生命的气息,苟且地游走在人寰。

他曾经一厢情愿地以为,离婚这事,绝不会发生在他身上,即使全世界的夫妻都离婚了,还轮不到他。然而,世事总是难料。他不愿意经历的事情,却那么突兀地降临在他身上,像被从天而降的陨石砸中了。

这一晚,顾佳没有回到新沙村的蜗居处,跑去了她闺蜜李婷住的单身公寓,和她将就着过一夜。对于顾佳而言,这个夜晚漫长得看不到尽头。也许,她害怕面对此时的朴博;也许,她不知怎么解释自己选择离婚的理由;也许,她反驳不过朴博那些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所以,她选择了逃避,暂时逃避已经失控的环境,逃避让她快要窒息的现实,像青蛙为了逃避严寒而选择冬眠,这也是它为了适应严寒的外界环境的一种生存方法。

“佳姐。你没事吧?”李婷无奈地问,很想帮助顾佳,却无从下手。

“姐没事。不就离婚嘛,没什么大不了的。”顾佳摆出一副豁出去的姿态,淡定地说。

“我有些话,不知该不该说?”

“你说,我不介意。咱俩有什么话不可以说。”

“你有没有认真考虑过离婚后的后果?”

“能有什么后果?不就各走各路,各过各的日子。”

“我个人觉得。博哥真是个好男人和好丈夫,既是毕业于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人又老实、善良,感情专一,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这样的男人,你拿着放大镜去找,都找不到了。况且,你年纪也不小了,离了婚,再找一个合适的人过日子,岂不是更难?”

突然,顾佳被李婷的一番话,一下子震住了。她目瞪口呆地凝视着李婷。她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这些善解人意的话是李婷说的。在她的印象中,颇有几分姿色的李婷,换男朋友像换衣服那么频繁,风花雪月的故事可以装满几箩筐,似乎不应该这样同情男人,不应该站在男人的角度去解析她离婚的事。在她心目中,李婷的性格有些叛逆,任性,有些精灵古怪,一般不会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你什么时候学会替那些臭男人说话了?他们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我这婚是非离不可,趁着年轻,任性一回,我还玩得起。”

“你也不年轻了,你想想,你竞争得过那些会装逼会耍酷的90后女孩吗?”

“那是另外一码事。”

“佳姐。真没必要这样。两个人能够牵手走进婚姻的殿堂,得经历了多少事情,经历了多少喜怒哀乐。你们都同床共枕了两年多,你就那么忍心一刀两断吗?”

“不离婚,我还有什么选择?”

看到顾佳有了回头转向的一丝希望,李婷的心里忽然涌现出了一种使命感——非劝说她放弃离婚的念头不可。

“佳姐。我觉得,离婚不是你们唯一的选择,更不是你们最好的选择。你想想,你就因为芝麻点的小事离了婚,你的父母肯定很伤心,博哥和他的家人也伤心。你这不是一离俱伤嘛。一点也不值得。要不这样,你明天回去和博哥坐下来,好好沟通一下,互相退一步,不就行了嘛。我就不信,你们跨不过这道坎。”

“唉。我把话都说绝了。没有回头的余地了。我已经走进了一条死胡同。”

“你们没有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还来得及回头。你如果不好意思向他说,我来帮你说。我来帮你牵个线,让你们和好如初。怎么样?”

“这,这。我今晚再想想。我现在的脑子乱得很,不知何去何从?”

“那就早点休息,想清楚了,明天再做决定。一定要理性,不要任性和冲动。”

夜已深,她们关了灯,挤在不算太宽的床上,悄悄地躲进奇幻的梦境,寻觅着各自的归宿。

第二天,朴博和顾佳都没去上班。他们都提前请了假,一大早就来到了民乐区的民政局婚姻登记处。

站在民政局婚姻登记处门口的朴博,萦绕在脑海的是非离婚不可的念头。这似乎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事实,不会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此时的顾佳,昨晚经过闺蜜的劝说,经过一夜的沉思,心境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不再是“非离不可”的念头了。

“你这么早就到了?”顾佳看到一脸憔悴的朴博,有些心疼地问。

“你也挺早的嘛。进去吧。”已经绝望的朴博,苦笑着说。

“博士。你吃早餐没有?”

“没呢。我们把事办了,再一起吃个早餐。好聚好散嘛。”

“要不,我们先去附近吃个早餐,边吃边聊,好不好?你看,民政局里面排队的人,挺多的嘛。都是来离婚的吗?”

“不一定。”

看到朴博熟悉的身影,听到那亲切的声音,顾佳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了一个新的念头——好好和他聊聊,尽力挽回这段来之不易的婚姻。也许,她的心里还有他,不忍心抛下他一个人在茫茫人海,孤零零地生活。

“也好。你想吃点什么?”

“附近有什么好吃的?”

“我想想。去吃面点王,怎么样?”

“可以。”

他们一左一右地走在树荫遮天的公路边,没走多远,就来到了面点王餐厅。一路上,他们谁也不愿意开口说一句话,似乎谁也不想提前缴械投降。

来到面点王朴博点了一碗小米粥和两个菜包,并替顾佳点了一碗炸酱面和一份锅贴。

他们坐在一处安静的角落,面面相觑,有些尴尬地对视着。像第一次见面的异性网友,不知该聊些什么,不知该从哪里开始聊,因为这里不是无拘无束的虚拟网络。

“博士。我们吃完早餐,不去民政局了,行不?”

“啊?你想清楚了?”

“嗯。”

“我恭敬不如从命。今天反正都请了假。我们去看场电影吧。”

“大白天的,去看电影,太无聊了吧。去老街逛逛吧。去买几件专卖店买不到的便宜衣服,去尝尝酸辣粉、麻辣小龙虾、烧蚝这些好久没吃的小吃。”

“好的。今天你想去哪,我都陪你。今天,你说了算。”

“你呀。你这嘴巴,从来没有今天这么会说话。”

“为了某人,心甘情愿的。”



  • 1
  • 2
  • 关键词:现实、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008
  • 52
  • 3790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字里行间是生活的琐碎,文章始末是情感的真挚。一处10年点滴记忆的出租屋,一群女儿混熟的玩伴,每个人的成长是那么的相似却有各不相同。这波回忆杀,充满了真实和温馨,也许还有无奈和唏嘘吧,毕竟这就是生活啊!

    别看了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5 9:20:35
  • 瑞雪不久前发表的《神奇的红土地》游记,以清丽的笔触,描绘了红土地的自然景观、人文历史和土地贫瘠,取得了读者的好评。今天,又发表一篇堪称姊妹篇游记——《有个美丽的地方》,那个地方叫念湖,是个藏匿大山深处高山湖泊。那里湖光山色,梯田村落,有鱼逐浪,候鸟翱翔,那是游人停泊心灵的港湾,鸟类栖息的天堂。祖国名山大川,无论游记还是实景,人们屡见不鲜,可贵的是为不见经传的美景,传名立传,做美丽地方的“伯乐”。

    北国寒星有一个美丽的地方

    2020/3/1 23:38:36
  • 我几次去过深圳,但一直没有去过园岭。读了水去先生的《园岭迷藏》,闭目回忆一下,街道店铺、公园书店、小巷货摊,新旧杂陈的景观,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似曾相识,仿佛我亲自到过园岭,并且动了“再一次旧地重游”的好感!这就是这篇作品给人的视觉效果!文章很像一篇介绍园岭地理人文的导游词,而作者则是语言质朴绘声绘色的导游员,而那迷宫式的迂回盘转的城市结构,使身临其境的观光者,如同捉迷藏一般,这是此文魅力所在。

    北国寒星园岭迷藏

    2020/2/28 21:57:34
  • 深度好文!作者以细腻笔触,描绘与活化了在新冠肆虐下,农村人的乡情、社情和心情。新冠肺炎突然把国人,投入一个陌生的情境,年节不能正常过,亲友不能走动,离乡的游子们,想亲近家乡山水,也变得绝不可能!尽管百姓听话,但对突然而至的瘟灾,心有余悸、心有余怨,一旦战疫斗志松弛,过年过节的习俗,又会卷土重来,使封村封城创造的大好形势,就可能毁于一旦。作者以生动文笔给世人提个醒,对当前抗疫斗争极具现实意义。

    北国寒星封村记03:海上明月共潮生

    2020/2/25 17:22:46
  • 新冠肺炎肆虐,举国上下,爱国听话,禁足在家。于是,空街空巷,空市空店,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在全国范围内,为新冠病毒唱起“空城计”。困守在家的人们,难免感到孤独和寂寞,一些有识之士,更难免把关心和牵挂,幻化成更深层次的隐忧和焦虑。战疫是考验国人同仇敌忾的意志,也是考验每个国民的心态和情绪。本文活化一个忧国忧民的老人,希望他有典型意义。 为答谢嘲讽、别看了和古风三文友的打赏鼓励 ,决定把本文修改再发!

    北国寒星书房遗梦

    2020/2/24 14:02:17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半行灾难日记

    2020/2/15 17:12: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