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挣扎(四十二)
  • 点击:6163评论:02020/03/18 09:53

整整一个星期,因为被骗的事,朴博总是郁郁寡欢,茶饭不思,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连早上最爱吃的皮蛋廋肉粥,也勾引不出他的食欲。他似乎关闭了自己的心扉,不愿意向任何人敞开,除了顾佳。他似乎将自己囚禁于一个密不透风的地下室,看不见多姿多彩的世界,听不到风的声音,得不到阳光的抚触,只剩下没有尽头的忏悔和反思。他的世界灰暗得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像一架飞机闯入了重重的积雨云,险象环生。

顾佳眼睁睁地看着朴博因为QQ中奖被骗后,整个人萎靡不振,心里也不是滋味。为了让朴博摆脱被骗后的心理阴影,让他从黑糊糊的泥沼里拔出身来,她费尽心思地开导他,像母亲在开导着闷闷不乐的儿子。她甚至请了一天假,陪他一起去欢乐谷玩,体验悬挂式过山车的刺激,体验“完美风暴”的天旋地转,体验挑战心理极限的“太空梭”,体验三维旋转的“欢乐风火轮”,体验亚洲第一的骑乘类项目“UFO”,体验从高处飞驰而下的“激流勇进”。在惊险刺激的体验过程,她极力地克服着自己恐高的心理,克服着胆怯,咬着牙,闭上眼睛,感受着灵魂出窍的过程。有时,她还放下自己的架子,陪他去足浴,让有些烫脚的中药水浸泡着双足,让手法娴熟的技师揉搓着腿部的肌肉群。她每天下了班,都早早地回到租房,拉着他去附近的金牛广场跑步,暂时放下代理面膜的生意。她不再挖苦他,不再刺激他,更不敢拿离婚这事恐吓他。

这个周六,新历是12月6日,农历是十月十五,大雪前一天的日子,寒冬已经步步逼近。今天是顾佳的农历生日。昨天,她脑海里就萌发了一个前卫的念头——邀约她和朴博的好朋友去KTV唱卡拉OK。这样,既可以庆祝自己的生日,也可以让郁郁寡欢的朴博放下伤心的往事。这即使是打肿脸充胖子,也值得。她提前一天在拉手网团购了金碧辉煌KTV的团购券,比实际的价钱便宜了不少。

晚上九点,朴博和顾佳,还有他们邀约的几个朋友欢聚在金碧辉煌,躲在沉闷但富丽堂皇的308包房,尽情地喝酒,尽情地歌唱。

朴博陪着林森、唐远和两个女孩在摇骰子,激情四射地摇着骰子,兴奋地开局,歇斯底里地吆喝着输了的那个人喝酒,得一干而尽,得酒杯里滴酒不沾。他们喝的是清一色的青岛啤酒,不敢点那些价钱昂贵的洋酒。据说,那些打开后的昂贵洋酒常常被那些工作人员调包。

不会喝酒的顾佳,陪着她的一些闺蜜,在声嘶力竭地唱歌。其实,她们与其说是唱歌,不如说是竭尽全力地尖叫,真正可以模仿那些当红歌手唱得有模有样的,没有谁有这个实力。唱歌者,倒也不在乎朋友的评价,不在乎朋友爱不爱听,拿着麦克风,凝注着屏幕上的歌词,使尽吃奶的力气,大声地吼着,尽力地憋着气唱完一段。即使习惯性地跑调,也要执着地唱完一首歌。也许,歌唱者为了唱歌而唱歌罢了,默默地在宣泄着内心深处的某种情绪。

在这被隔离成一个世界的308包房,他们是平等的,没有贫富贵贱之分,没有任何的头衔。他们借生日之名,相聚在一间富丽堂皇的KTV包房,通过畅饮啤酒,或高歌一曲,快乐着他们的快乐,发泄着他们的郁闷和烦恼。

隐于都市的他们,不敢奢望欧洲十日游,不敢去黄金海岸散步,不敢抢购全球限量版的LV包包或劳力士手表,不敢去维也纳听一场高规格的音乐会,不能开着敞篷的跑车去兜风,不能驾驶豪华游艇出海,不能豪掷几十万去韩国整容,不能乘坐豪华邮轮游玩五大洲。因为收入有限,他们只能躲在这空气污浊的KTV包房,唱着低俗的流行歌,喝着低廉的青岛啤酒,快乐着属于他们的快乐。

有时,他们玩到兴起时,也会播放着劲爆的DJ舞曲,扭动着身子,用蹩脚的动作,忘我地跳舞,尽情地挥洒青春,选择性地遗忘着人情世故和文明的教化。

在这欢乐的时刻,唐远总是识相地坐到朴博的身旁,嘴巴凑近朴博的耳际,亢奋地说:“哥们。我介绍给你买的那个原始股,现在股价已经涨了不少。”

朴博听了,凝视着他捉摸不透的表情和溜溜地转的眼球,大声地说:“多亏远哥的关照。你知道嘛,因为这事,我老婆差点跟我离婚了。”

“不会吧?这么严重。你老婆以为我骗你的钱吗?”

“她可能是这么想的。我跟她解释,远哥跟我从小玩到大的,骗谁也不会骗我的。但那时的她,可能是太固执了,太得理不饶人了,所以就闹着离婚。”

“这太荒唐了吧。就因为你买了这七千块原始股的事,真的离了婚,全世界人都会笑话你们。”

“还好。后来,她还是妥协了。那天,我们已经走到了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的门口,差点就进去了。好悬啊。”

“这个项目,你尽管放心。你那七千块,不用多久,就可以变成七万的。”

“哇?你不是忽悠我吧?”

“这股价,如果按现在的上涨势头,用不了三个月,就可以翻十倍。你如果再介绍一些朋友买的话,还有不菲的提成,你赚得更多。”

“如果真是那样,我岂不是赚大了?都是托你的福。”

“你说这话,就太见外了。来,喝酒。”

唐远举起玻璃杯,和朴博喝完一杯酒,便起身离开,走到玻璃桌那里,和另外几位朋友一起玩骰子。其貌不扬的他,如果不摇骰子,不拿着麦克风唱歌,就是和身旁的某位认识或不认识的朋友在窃窃私语着。

因为包房里面的音响太大,朴博根本听不清楚他们的谈话内容,但他的直觉告诉他——唐远十有八九是在推广新加坡宏达公司的原始股项目,他清楚自己有一条三寸不烂之舌,总是不放过任何机会,游说着任何人去购买他敢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的原始股。

风度翩翩的林森,一身休闲的打扮,留了一头时下流行的莫西干发型,很是惹人注目,俨然时尚杂志上的时尚先生。他常常围着顾佳的那位有几分姿色的闺蜜李婷转,厚着脸皮和她套近乎。他那不安分的双眼,不是停留在她那俊俏的脸蛋上,就是停留在她那隆起两座小山丘的胸脯上。他的甜言蜜语间歇性地轰炸着美女心中的堡垒,他幽默的荤段子总是惹得美女眉开嘴笑。也许是投缘,两个人不知不觉地打成了一片,有点相识恨晚的感觉。林森恨不得今晚就带她回家过夜,让生米做成熟饭,自然水到渠成。要不然,夜长梦多。

离十二点还差十几分钟时,有些醉醺醺的朴博拿起麦克风,深情地凝望着顾佳,亢奋地宣布:“现在,马上进入生日蛋糕点蜡烛的环节!准备关灯。”

顾佳取出精美的生日蛋糕,放在玻璃桌上,和朋友们一起将十二支蜡烛插上蛋糕,逐个点上火。然后,顾佳双手合十,闭上双眼,默默地许愿。许完愿的顾佳,一鼓作气吹灭了所有燃烧着的蜡烛,为自己走完这不长不短的365天划个句号。

爱闹的林森,眯着双眼瞧着顾佳,嘻嘻哈哈地笑着说:“博哥,佳姐,来一个现场亲吻!大家说,好不好?”

“好!亲一个!亲一个!”除了朴博和顾佳,所有的朋友都异口同声地起哄着。

被逼入死胡同的朴博,鼓起勇气,在黑暗的掩护下,径直走到顾佳的面前,拥抱着她,深情地亲吻着她饱满柔软的嘴唇,足足持续了十几秒钟。

玩得正嗨起的所有人,将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乳白色蛋糕,用一张硬纸盘盛放着,没有往自个的嘴巴送,却乘人不备,往邻近的朋友的脸上扑去。你扑着我的脸,我扑着你的脸。不出三分钟,每个人的脸上都被乳白色的奶酪粘住了,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此时此刻,每个人都好像回到了天真的童年时光,欢快地玩耍着过家家的游戏,其乐融融,将顾佳的生日晚会,推到了最撩动人心的高潮,此起彼伏地刺激着每一个人的神经。

在光怪陆离且严重缺氧的KTV包房,他们一直玩到深夜两点,KTV规定打烊的时间,才结束了这个短暂的欢乐之夜。

朴博走出包房后,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频频地嗳气,每说一句话时,都吐出一股浓浓的酒精气味。

他们出了金碧辉煌的大门,才依依不舍地道声别,便走回各自的家。

朴博建议顾佳走到不远处的公交车站去看看——有没有开通24小时运营的公交车,免得打的士回去。这样可以省点交通费用。

刚过了一个十字路口,行走在死寂的大街上的他们,麦当劳的招牌——大而黄“M”字突兀地跳入他们的眼帘,闪耀在弥漫着死亡气息和炸鸡翅香味的黑夜。因为夜的浓黑和大街的冷清萧瑟,它更加肆无忌惮地张扬着它的存在意义,妩媚地诱惑着稀疏的行人,像红灯区的性感女人挑逗着如饥似渴的男人。

宽敞的餐厅里面,依然灯火通明,让他们垂涎三尺的汉堡包海报,穿过透明的玻璃,映入他的眼帘。朴博本想克制吃宵夜的冲动,却抵挡不住它赤裸裸的诱惑——那象征着炸鸡翅和炸薯条的大而黄的“M”字,那扩布在空气中的炸鸡翅味道。他饥肠辘辘的肚子战胜了不吃宵夜的意志,捆住了他的双脚,让他停下了脚步。

“阿佳,我们去麦当劳吃点东西吧。”

“正好我也有点饿了,进去吧。”

他们疾步走到麦当劳的门口,用力拉开透明的门,一股油炸香味扑鼻而来,诱惑着他们的味蕾。

朴博走进麦当劳后,习惯性地环顾四周,观察着陌生环境,评估着危险系数。这源于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意识。惊悚的场景和凶神恶煞的通缉犯,没有出现在他眼皮底下。他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七八个衣着很普通的人,分散在餐厅的每个角落,有些人躺在沙发椅上,枕着厚厚的书本,安静地入睡;有些人干脆趴在圆桌上,酣然入睡。如猪嚎般的鼻鼾声,起源于某个安静的角落,回荡在偌大的餐厅,蛮刺耳的。

百感交集的朴博,拉着顾佳的双手,径直走到点餐前台,点了两份汉堡包和两杯可乐,用支付宝付了费。他让顾佳去一处空旷的地方找个座位坐下,自己站在前台处等候着已付费的汉堡包和可乐。

“你好。麦当劳允许顾客过夜的吗?”朴博看着那些陌生的人,不解地问着服务员。

“其实,公司没有声明‘没有允许或没有不允许’。应该是默许了吧。我们从来不敢将在这里过夜的人赶走。”犯困的服务员,双眼发红,打着哈欠,无精打采地说。

“他们都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跑来这里过夜?”

“这些人的身份,我也不是很清楚。听说,在这里过夜的,除了情侣和附近KTV尽兴后的年轻人,多数就是‘麦难民’了。”

“麦难民?什么是麦难民?”

“就是那些生活在都市但无家可归的人,收入低,租不起房子,住不起快捷酒店,就跑来麦当劳过夜了。白天,他们常常游走在高档写字楼或星级酒店,工作大多是一天一结的兼职。夜深后,他们陆续会集在此,行头是一个书包或一个马甲袋,甚至什么都没有。他们一般坐在离服务台相距甚远的地方,从来不买一杯饮料或一个汉堡包。他们消遣的,是那些自带的武侠小说、成功学书籍,或客人留下的报纸。午夜过后,他们躺在先到先得的位置,度过漫漫长夜。”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现实、挣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008
  • 54
  • 3990
  • 非常喜欢薛大姐这篇“办公室的故事”,文章篇幅不是太长,不影响阅读体验;人物性格刻画很到位,阅读后久久难以忘却。个人倒是有个小建议:文章结尾处可以设计李太太与隔壁的冷酷帅男走在一起的这个桥段,从而反衬前面李太太八卦冷酷帅男与妙龄少女幽会的真正目的:其实压根儿就没这事,我只是想要赶走竞争者,好近水楼台先得月而已。

    黄元罗完美八卦

    2020/7/7 9:23:15
  • 笔触细腻,脉络清晰,看似庞杂的叙事,文字却冷静而深沉。有买房的困苦,有难以言说的心路历程,更多的却是对生活的热爱对亲人的感恩。文章以自述的方式书写一代民工在深圳通过打拼买房,具有时代特性,是普通人创建幸福,感受幸福的真实体验。强烈的现场感,较为简洁的文字,又让本篇具有其难得的物质。这位来自沙井的作者去年才参加这个赛事,算是新作者了,鼓励一下,加油。

    段作文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7 9:14:41
  • 这个小故事,既像纪实,又像小说;主体内容由几段对话构成,看似简单,但男主的曲折人生、女主的破茧成“蝶”,以及几位八卦妇女的个性与心机,都在里面了。读来如见其人,饶有趣味。如果进一步扩展、丰富、打磨,可以变成一篇更有容量、更有质地的小说。参考曾楚桥小说《悼念王怀扬》

    笑笑书生完美八卦

    2020/7/6 17:50:43
  • 疫情爆发期间,你在哪?你在哪?至少我是不安地家里!等候疫情得到很大控制,然后才来的深圳,所以,我在这部日记里,看到了很多无奈,悲离合。人生的境遇真的很难料,人生也渺小,因而生活,皆为安与不安而努力,承担。矛盾都会温暖起来,在有一个个为生活,为更善的人们当中,我们也不能仅有一本《方方日记》。人说一粒沙中看世界,一座深圳、哪怕是深圳某一层面或与之相关的层面,依然可以看世界。

    张屯疫中烟火

    2020/6/29 20:48:00
  • 作者以深厚的史志笔法展示了坪山鲜为人知的马峦山历史,如一个高明的摄影师,把我们的视野拉回到七十多年前以至更为久远的年代,让我们的思绪去追溯消失在历史云烟中的东江纵队、两广纵队、粤赣湘边纵队的辉煌, 以及南迁先民筚路蓝缕、披荆斩棘、辟地立村、开枝散叶的艰难历程。文字简约而不失厚重,情感真诚质朴而无空泛的政治说教。体现了作者浓浓的人文情怀。

    gdszr马峦

    2020/6/29 16:29:24
  • 说句实话,在邻家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阅读到这类直击生活、贴紧地面,字里行间充满真情实感的打工文学。这样的文字初读起来颇为心酸:替那些曾经在或目前仍在深圳底层苦苦挣扎,以期搏个美好未来的打工者们心酸;待读罢结尾,又感动满满:感动着类似作者这样的“有志者事竟成”的勤奋之人,因为有你们,深圳才更美好。

    黄元罗楼岗村记事

    2020/6/28 9:56:27
  • 步入中年尾声的男人,如果日常生活节奏平淡如水的话,心中总有那么一丝不甘:有的想趁身体还算年轻,再来一段美丽的邂逅;有的则整日里胡思乱想着怎样才能一夜暴富?结果呢,钱包被骗瘪了不说,还被戏称为“傻叉”。所以啊,当我这个即将迎来不惑之年,又一事无成的屌丝细细品读完这篇文章后,真是感同身受呀。

    黄元罗最后的甜品

    2020/6/27 8:28:26
  • 美人胚子的老妈有一个财迷自私的外公,总想女儿嫁个有钱人。身为学霸的老妈并不喜欢"高富帅",偏偏喜欢一"穷″二″黑″才子(老爸)。当了校长的老妈与老爸含辛茹苦,省吃俭用。既要哺养自己的孩子,还要接济老爸几弟兄的后代,十几口人读书都寄宿家里。爱与情相依。老爸虽″穷″,但思进取,这样一对才子佳人,天造地设,惹人喜爱。喜欢作者写作风格,期待《岁月如歌》续集,相信黎家后代几兄妹的故事会更加精彩。

    春风妙语岁月如歌

    2020/6/27 1:30:07
  • 读了你的文章,心中非常痛。你有爱你的父亲,病魔却夺去了他的生命。都说父爱如山,文中充分得到体现。父亲非常了不起,既要工作又要干农活,还要养育那么多的儿女,让他们成材。家里的亲戚那么多,上有老下有小。他总是言传身教,用自己实际行动来感染孩子,孝敬老人,爱家爱孩子。你并没用华丽的词语堆积起来歌颂父爱,而是用很多的生活片断,把这些片断象珍珠一样串起来,直击心底,与读者产生共鸣。每个人都有有一个伟大的父亲

    春风妙语清明时节念父亲

    2020/6/26 16:30:13
  • 家庭史或家族史是挺难写的一种题材,这种题材很容易流于絮叨洋洋洒洒不着重点,也容易流于俗套。但这篇写得妙趣横生,第一句话就抓住我了。一口气看完,发现文章也是一气呵成。父母的爱情婚姻故事,外公的插手,竞争者的夺爱都没能阻挡一个少女笃定的心。父辈感情并不如当今的缤纷斑斓,可以说是枯燥无味的。他们的爱情却能坚如磐石,也是当今所不能作比的。美人胚的母亲和学霸上进的父亲也造就了作者,我熟悉的黎戈姐

    江飞泉岁月如歌

    2020/6/26 15:53:09
  • 连续看了作者的几篇文章,觉得文笔还是挺细腻的,而且充满怜悯情怀和感恩之心,这是写作者难能可贵的品质。这篇文章里提及的楼岗村,如同深圳很多城中村一样,并没有什么特别。无论是我熟悉的红宝路红村,还是松园街,岗边村,深坑或者是牛始埔……这种地方始终填塞着区别大都会的逼仄、杂乱、阴暗、窒息,也有大都会无法拥有的人间烟火,市井温情。文字点滴间见证的真情恰是城市缺失的。

    江飞泉楼岗村记事

    2020/6/24 12:27:29
  • 看完丽娜的新作,焕然一新。遣词造句宛若诗人。这是丽娜文字的明显变化,有些句子让人拍案叫绝。故事是她熟悉的画家故事,鸡毛蒜皮,鸡零狗碎,一地鸡毛,鸡飞狗跳——这些词不足以概括。一个屌丝男画家,坚持内心的理想着实让人感动,多少有我们斜影照在地上的样子。钱是男人的生命线,没有经济基础,男人就有寄人篱下之感。凌厉的婚姻现实里映照不出风花雪月。余留的只能是壮硕如猪一样的老婆,幻想的灵魂红颜,苟且偷生的日子和

    江飞泉最后的甜品

    2020/6/24 12:08:40
  • 一大早看这类文字需要勇气。关于父亲的文章,毫无疑问,朋友李玉的《墙角的父亲》是最震撼我的。每次再看到父亲题材的文章,难免有些期待。这篇没有让我失望,写得细密真诚,如泣如诉,父亲的坚强,隐忍和遗憾跃然纸上,童年对父亲的责怪以及长大后的理解,也让人感动不已。相对于母亲,父亲更容易被忽略,也更容易折断,父亲节就可见一斑。然而,父亲带来的价值和意义是超越母亲的。

    江飞泉清明时节念父亲

    2020/6/24 9:52:21
  • 黄元罗的文章就像坐在酒桌上的一个哥们,和你聊家常。朴素,真诚,有点小得意,也有小烦恼。酒过三巡,可以吹吹牛,也可以发发牢骚,但是,都是大实话。足以见得,作者已经将这里当做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文字盛宴之地,就像一群朋友,总要有个胖子,故事才有意思。这样的文友,给大家带来的不仅是轻松的喜悦,还有宽厚的从容。

    黑雪“感谢”圈子文化圆我写作梦

    2020/6/22 18:05:19
  • 干净,漂亮,有风尘,有小雨。诗歌在我看来,不必每句都美,要偶然弹出几个字点,亮了整个诗行。梁老师的诗,古朴里有腔调,风尘里见烟火。一直以为作者的小说不错,譬如“沉浮”,大有张爱玲的调调,本人极力推荐,文字讲究。如此说来,每个码字人都有诗人的潜质和情结,某个日子,便会排成最美的音符,吟诵出来。

    黑雪​甘坑客家古镇

    2020/6/22 17:41:2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