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寻找我的太阳
  • 点击:19119评论:162020/03/24 16:16
  • 2020年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我叫杨李阳,蓬莱人,男,二十八岁,在深圳龙华区一家规模很小的私人建筑企业做经营工作,三年了,还是一个不温不火的普通职员。

上周末老同学打来电话,大学时最要好的哥们,久违的声音絮絮叨叨说着他的近况,末了端给我一盆鸡汤,强烈怂恿我要学会改变自己以适应眼前这个世界,我想,他是对的。

我买了一本海明威的《太阳照常升起》,关于这个世纪硬汉的作品,我的印象还停留在中学课本里节选的《老人与海》片段,现在的这一本,才翻到第三页,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看一本书竟然需要如此长的时间与如此深的定力,现在一看书就想睡觉,放在三年前刚毕业那会,我是无论如何不会接受这样的事实,可现在嘛,现实总是苍白无力。

或许真该像老同学说的那样,多出去走走,试着接触更多的人,认识一些新的朋友,而不是翻遍通讯录除了以前的同学就是直系或旁系的亲属,以至于长久不打电话的我也不会感到与这个世界失去联系,因为本就没有多少联系,又何谓失去与否呢。

早晨七点五十五分到公司,赶在八点之前按指纹签到,公司前台的熊大爷戴着老花镜正看报纸,我瞥了一眼,依稀是昨天的晚报,他正一个字一个字的啃食,那样的东西怎么会有营养呢?我在心里暗自嘲笑,又隐隐得意着,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包里那本轻薄而崭新的《太阳照常升起》,我,总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办公室的人一向很准时,在七点五十九分与八点整之间挤进来,熟练地打开电脑,浏览一些无关紧要的网页,或者玩个休闲类的小游戏,这样一直挺到九点左右,经理扔过一叠资料来,我就开始干活了。

“曹晓草,老板找你。”

坐在我对面的大眼镜女同事一个激灵站起来,摆动微微发麻的双腿,晃了晃略显丰满的腰肢,低着头往老板的办公室走去,大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与决绝。没过几分钟,她便趾高气昂挺胸抬头地晃荡回来,以我长久以来的经验看,这姑娘定是被老板喂了忽悠药。

曹晓草的肥圆屁股还没沾上椅子,喇叭似的大嘴已经开始炫耀起来,正如我所猜测,老板给她承诺了一千块钱的奖金,月底会和工资一块到账,奖金的噱头是说她最近工作积极,主动加班,不求回报,而我们全公司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这般待遇的背景是上周末曹晓草冒雨逛商场,把雨伞送给了老板的小老婆,为此,她回到住处还感冒了,至于所谓的主动加班,那是因为曹晓草前一天翘班出去玩,导致自己手上的项目资料没做完,可她命好,破天荒加个班就被老板撞见。再说到工作积极嘛,这办公室里哪个敢不积极,正如此刻,曹晓草刚擦干净嘴角的唾沫星子,门口已经出现了吴总熟悉的伟岸身影。

吴总是公司副总,我们的直系上司,专管经营,每天都会不定时出现在经营部的办公室,以期提醒在座的诸人勤劳耕作,不要妄图偷奸耍滑,好在吴总巡视的时间并不会维持太长,也就那么几分钟,草草地与众人闲话几句,再跟经营部的徐经理交代几句,便回自己的办公室猫起来斗地主。吴总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的有意思表现在很多方面,比如他住在民治地铁站旁边,其实早晨搭地铁过两站到坂田,出了站走上几分钟就到公司,很方便,但他老人家坚持每天开车过来,路上大约要堵半个小时以上,据说是担心车子长久不用会生锈。

徐经理和我一样是北方人,能够跨越千山万水来到深圳工作,也是不易,气候的差别尤其闹心,看他一脸的疙瘩就能想到生活的煎熬,他却也不打算在南方定居,因而每年都会计划一下辞职的事情,只是他的辞职计划从我进公司那一年就已经有了,直到现在仍旧没能贯彻实行,这又让我不得不佩服一个人的坚韧与顽强。

说起来,我也是三年的老员工,三年来,我的工资一毛也没涨过,说到辞职,似乎我才是应该仔细计划的那个人。

吃过午饭,我们这些住得远些的人就在办公室将就着休息,十二点到两点的时间还是很充足的。

我拿出书来,轻轻放到桌子上,尽量做到不显眼,因为在办公室这样的集体环境,不合群就是在自杀,就如我现在的举动,一本书和满屏的游戏是格格不入的,正因为知道这一点,我才会万般小心,但是这本稀奇的物件依旧博取了旁边小邱的异样眼神,我能想象,此刻的我之于他,正如剪了辫子的革命党之于九斤老太。

忽然很后悔自己的举动,原本我只是想告诉他们,我还是一个有追求有品位的人,现在看来这种行为是有些愚蠢的,值得庆幸的是,小邱是个很和善的人,他没有大喊大叫,而是选择自动过滤掉我和书的存在,继续趴在桌子上会他的周公去了。

巴恩斯的生活简直无聊透了,比起我的生活尤有不及,这是我翻动书页时心中所想。一个人怎么可以在最美好的年华产生迷惘的思想呢,生活中总有那么多美好的事情等我去发现,去尝试,这可怜的人,生活不是只有性和金钱。

我是把头埋在书本里睡着的,不知道过了多久,也没人来叫醒我,同时可以看出经营部这些日子里的清闲。我是因为额头上的汗湿了书页,粘连在脸上才醒过来的,湿乎乎的感觉很不爽,四下环顾,妈的,空调果然坏了,一众人都在那里闲聊打趣,我竟是最后一个被热醒的,可见对于适应环境的生物本能,我还是有的。

公司这个季度的业绩惨淡,各个分公司也是度日艰难,尤其自疫情以来,百业待兴,照这个趋势,年底的奖金堪忧,可我也没什么办法,领导都不着急,我再着急也是没用的。

还有半小时就该下班了,前台的熊大爷照常进来叮嘱每个部门的人临走时关好门窗,我已经收拾好了包,翘着腿往椅子的靠背上靠了靠,一只手毫无节奏地在桌子上敲打,时间就这样越过窗台上的盆景,慢慢滑落出去。

南方的夏天格外长,格外闷热,街头巷尾都躁动不安,空气像是经过了烤箱的烘焙,夹杂着热辣辣的汗液,之前一连多日的雨水,留在地上的却是遍地的油腻污秽,我不想多看,看一眼就觉得恶心,你看路边匆匆而过的人,还有下水道里探出头来的老鼠,我有时候会分不清楚两者的区别。

我从公交车上走下来的时候,迎面是一个身材婀娜的女人,看身形就能脑补出前面的浓妆艳抹,她背对着我往前走,步履轻盈而缓慢,我从她身旁经过,脚步带起的风掀起她身上浓浓的香水味,鉴于对陌生女人的礼节,我没有抬手捂住鼻子,只是特意多看了她一眼。

这女人的身材是很好的,让人第一眼看到的却是如峰的乳房,毫无意识的,我竟然首先联想到了路边柚子树上挂着的还未成熟的柚子,我不喜欢柚子的味道和口感,连带着我也不喜欢这个女人的双乳,所以,在那一眼之后,我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继续前行,我是一个正经人。

路边的广告牌已经没有空白的地方,甚至于许多的广告都是一层叠一层,一旁的电线杆子上也已经成了老乞丐裤腿上的破补丁,最显眼的是某某医院打胎堕胎的宣传广告,一边紧挨着的是重金求子的启事,人的欲求真是繁杂无章,稀奇古怪,我捏着鼻子想了想,但这又不关我的事。这个小区平时看上去挺干净,可是环卫工人只要请一天假,立马变样,何况我已经连续三天早晨没有看到环卫阿姨出现了,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如果下次见面,我应该和她聊聊,毕竟我上次搬家的时候她还帮了忙。

催房租的纸条贴在门上最显眼的位置,简短的字使用的还是加粗体,生怕我看不见似的,拿黑色画笔描了好几遍,以至于墨迹透过了轻薄的纸张。我是和别人合租的,这个单间背阴,常年不见阳光,通风也不好,从窗户里探出头去,额头就会碰触到对面楼层的防盗窗栏杆,水电费是房租之外另算的,多数情况下是我和另一个房间的租客分摊,因为住在厨房的那个长头发男人并不经常住在这里,除了偶尔会半夜到这里来睡觉,还是喝得醉醺醺的,我实在想不通他租下这个厨房的用意,但我的房租和水电费却并不因此而少缴。

一月不到四千块钱的工资,刨去房租、水电费和饭钱,基本剩不下多少,有时候老同学会找来,下个馆子我都会思量半天,找一个最不可能超额支出的地方去消费,若是平时,我是不可能奢侈的到外面吃喝。这样的生活已经维持了三年,而且还有长期继续下去的趋势,我不知道何时会是个尽头,更不知道会不会有尽头。

我的厨艺还不错,至少在我自己看来是这样的,只是有些东西我不吃,比如葱、生姜、芥末、肥肉、肉皮和动物的内脏,还有其他几样东西,好在不是很多,我想,毕竟世界还是美好的,我还有许多可以吃的东西。

世界的美好还在于很多时候我实在找不到她的不好,确切的说是我对她根本无从判断,生活就像小说里的人物,它兼具拳击手的凶悍和斗牛士的顽强,而我,却是处境最不堪的那一个,一面畏缩于拳击手的凶悍,一面又疲于应对斗牛士的顽强,在这个强大的对手面前,从一开始我就是失败的,幻想中打不垮的人,在生活里,我从未遇见,不知道海明威从哪里寻来的灵感。

这几天时常失眠,并且在空闲的时光里开始胡思乱想,这样的状况很多年以前也曾出现在我的身上,大概是毕业前的那半年吧,彼时很快我就摆脱了困境,这次却迟迟没有能够将之摆脱的迹象。

我不是一个讳疾忌医的人,何况龙华区人民医院离我也不算很远,医生开了一瓶白色的小药丸,看名字就让人觉得莫名其妙,但是医生不需要解释,我只能服从他的指示,每日晨昏两次按时服用就是了。我心里清楚,即便这世界上所有的人和四肢动物都开始神经衰弱,这样的事情也不会发生到我的身上,哥们神经向来健康强大,怎么会衰弱呢?

起初,让这狗皮膏药般喋喋不休的医生得以接触我的缘由,便是这段时间过于频繁占用我夜晚的梦境,好些时候,就像是盗梦空间里设计的那样,梦中叠梦,分不清楚现实与梦境。以前睡醒了,若是不相信,大可以甩自己一个嘴巴子,现在,这招也失了效用。

我意识到自己被困在梦境里的时候,自己正站在一面宽大的玻璃镜子面前,周围黑漆漆看不到边际,混混沌沌的一片黑,只有我和面前的镜子,可是,我看得见镜子,还有镜子里的另一个人,一个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家伙,之所以说是另一个人,是因为当我挥手打招呼的时候,他只是笑一笑,并没有跟我一样抬手,至于我为什么会对着镜子打招呼,像幼稚的小孩站在镜子前傻笑那样,或许是一种下意识里的试探吧。然而我终于还是意识到了处境的不妙,所以,我当即下定决心走进了左边无尽的黑暗中。

原本我想,这辈子也就与这医生有这么一段交集了,可是我没想到,可怖的梦境并非终结,而是开端,不得已,我还是要保持跟医生的密切联系。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漂泊成长改变打工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10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04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28
  • 钟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24
  • 钟芳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8-24
  • 段作文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8-17
  • 骨风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3-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作者敢于这么写,除了勇气,还有底气。小说从海明威的作品说起,绕了无数个圈子,最后又回到了他的作品里。看似散淡的笔墨,不着边际的意识流玩法,但字字句句又落到了生活的实处。我写不出这样的作品,一些外国名著也似懂非懂,读起来非常累。但本文,却能让人读了又读。因为语言非常鲜活,幽默,会让你在放松的情绪下感受到生活的困顿与无奈。喜欢这一篇,并且提名了,按要求,重评一次。
  • 段老师好,辛苦您又评了一次。写这篇小短文的时候确实是想应用一下意识流,可惜水平有限,跟下笔之初设想的效果还是有差距,难得发出来之后得到了几位评委老师的肯定和鼓励,感觉心里有底了,哈哈。祝好!

    回复

  • 这篇作品有几个特点:谙熟人情世故;行文从容,看似东扯西拉实则有条不紊,形散而神凝;在城市与乡村、过往与现在、虚与实等多个维度之间穿越,收放自如,有很大的信息量;写得像散文,又像是小说,兼得两者之味;语言幽默,这幽默是冷的,也是暖的,或者说是怪味豆式的。”心里的承诺和手脚上的行动总是不能一致,徘徊反复是生活强加给人的通病。”说得好哇!我喜欢这篇作品。
  • 哈,很开心能得到各位的肯定与鼓励,谢谢孙老师的点评。

    回复

    • 钟芳评委2020/08/24 11:24:26
    • 分享到:
  • 《寻找我的太阳》 也许我们总是在期许:一个胜利、一份尊重以及一片心灵的海洋;我们同样期待在最初的混沌后,能有雨后的一丝光亮。整篇小说语言朴实,选材自小人物的日常生活,当然这其中也包含了我们所有人生活的折射。读罢虽说略略沉重,甚至令人身不由己地焦虑起了自身一地鸡毛的生活,但在这晦暗之中始终也蕴含着对生活之光的向往与追寻。
  • 回复
    • 钟芳评委2020/08/24 11:25:22
    • 分享到:
  • 在此,我想给本文作者两点建议:一、语言尽可能简练,全文的铺排应当主次分明,从而更好地表达作者内心想要表达的情感。二、作者要明确写作的体裁是小说,稀松平常的事件本身要经过提炼,恰当运用文学的力量将事件升华为指导人们更好生活的哲学,如此才能向文学巨匠海明威先生致敬,创作出启迪人们深省的伟大之作。 祝愿作者永不停歇寻找光明的脚步与诚心,希望属于你的心灵的太阳总是照常升起。
  • 谢谢钟芳老师的认真指导,对我这样的野路子来说是极其宝贵的建议
  • 回复

  • 我还没试过写一篇这样的小说,我觉得敢于这样去写小说的人是勇敢的。希望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太阳。
  • 谢谢老师鼓励

    回复

    • 骨风1布衣2020/03/26 15:35:35
    • 分享到:
  • 希望你找到属于自己的太阳!
  • 谢谢鼓励,我还在努力找,希望大家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太阳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20/03/25 16:30:39
    • 分享到:
  • 要不是在评论区拉回思绪,我怀疑你偷窥了我的生活。太多重合了,也许是年轻人的通病吧。脑海里无数次构思自己是个满腔热血想创出一片天少年,实际却是树懒附身行动迟缓的废柴。
  • 大概这就是人家说的艺术来源于生活吧
  • 我怀疑你在找理由,但这个理由好听。
  • 错,这不是理由,这是借口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2钻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78667
  • 17
  • 116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