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只口罩
  • 点击:15788评论:12020/04/03 04:23

深夜,医院门前,停了许多救护车。
    医院内,灯火通明。走廊,有护士和医生在匆匆走动,还有几位护士,歪歪斜斜坐在病室门外的地板上,似睡着了。
    一间病房,护士小姐章子欣跑出,差点与另一位护士晏巧玲迎面相撞。
    “快,快叫医生来,不行了,不行了,305床,快点,快叫医生来呀!”章子欣说完,正要跑回去,却被巧玲一把抓住。
    晏巧玲紧张地说:“没医生了,他们都在忙。”
    “啊,都凌晨两点了,医生还这么忙啊,那怎么办呀,你快去找啊,看吴主任在不在,快去呀!”章子欣直跺脚。 
    “吴主任也不在,他领口罩去了,我们科室的口罩快用完了。”巧玲抓住她说。
    “啊,那怎么办,怎么办呀,啊,巧玲,怎么办呀?”章子欣眼泪汪汪,着急地说。
    “别怕,新药很快就会研发出来的,你一定要小心啊,可能会人传人的呀。你先尽力抢救吧,我去看看311。”晏巧玲说完,急匆匆走了。
    章子欣眼泪汪汪,转身,又走进病房。病房内,305号床,病人戴着呼吸罩。子欣看着仪器,惊呆了,突然,她转身就跑,冲出了病房。
    走廊,急匆匆走来一位穿白大褂的男医生。子欣赶紧喊道:“吴主任,吴主任,快,快去305,快去看看305,快呀。”
    吴主任听了,迅速跑进病房,检查仪器,又察看了病人瞳孔,停手,转身,对章子欣说:“这次的病毒太可怕了。其实,我和你们一样,学了这么多年的医学知识,在关键时刻,却是一筹莫展,我真无能啊,我真恨自己呀。”吴主任痛苦的样子,低头走出了病房。
    章子欣愕然,眼泪汪汪,站在原地发呆。
    门外,吴主任走着,一位护士赶来,喊道:“吴主任,领到口罩没有啊,病人太多,我们科室的口罩快用完了呀。”
    “还有多少?”吴主任盯着她,问。
    “最多能用两天。”
    “两天?”吴主任盯着她,说。
    “是的,或许,不到两天就用完了。”护士说。
    吴主任想了想,低下头,不再说话,走了。
    医院内,灯火通明。走廊,护士和医生忙忙碌碌。
    晏巧玲(护士)走来,看到子欣(护士),说:“子欣,305现在怎样了呀,吴主任看了吗?”
    子欣擦拭着泪水,没有回答,她向工作台走去。晏巧玲跟着,又说:“哦,对了,护士长要我告诉你,连续工作超过了二十四小时的护士都可以休息半天,早上六点就可以下班了。”
    “休息?昨晚又来了这么多病人,人手不够啊,怎么能休息呀?”子欣说。
    晏巧玲说:“增援的医疗队已经到了,早上五点就来接班,护士长说,我们不能太疲劳,她怕我们受不了,也怕我们出差错。”
    子欣没回答。
    晏巧玲继续说:“我妈也很担心我,希望我回去一趟,做点好吃的给我吃。对了,子欣,你是外省的,现在到处关门了,就去我家吧?”
    “不了,谢谢!”子欣说。
    “啊?你一个外乡人,去哪里吃饭,去哪里休息呀?”巧玲担心地问。
    “谢谢你,巧玲,放心吧,我不是小孩子了。”子欣说完,低头走了。
    晏巧玲不解的样子,看着她的背影离去。
    白天,公园。
    树林里,走着一位妙龄女子,她是子欣。子欣摘下口罩,现出疲倦又姣好的面容。
    前面,有一张双人椅,此情此景,令她思绪万千。她开始回忆。
,  回忆内容:
    那一天,就在这张双人椅上,子欣坐着,她身边还坐着一位男孩子,他叫秦佳耀。
    佳耀看着她的脸,说:“你的同事知道我们的关系吗?”
    章子欣没回答,低下了头。
    “你怎么啦,好像不开心?”佳耀看着她,关心地问。
    子欣淡淡一笑,看着他,说:“我不想让同事知道。”
    “为什么?”佳耀不解地看着她。
    章子欣沉默片刻,说:“因为,巧玲对我说过,你是一位很优秀的男孩子,她好像,对你也有好感。”
    佳耀看着她的脸,说:“所以啊,我就希望,咱俩的事情,不要再隐瞒了,我要让全世界知道,我已经有了女朋友,我有了心爱的人,我的爱人,就是你。”
    子欣扬起脸蛋,眼泪汪汪,看着佳耀,说:“谢谢你!”她又低下头去,说:“我看,还是,过一段时间再说吧,我们医院,已有两位护士感染了病毒,我担心,假如,某一天,假如,我也感染了病毒,会害了你的。”
    “你胡说什么,子欣,我不许你胡说八道,听到没有?”佳耀摇晃她的肩膀吼道。
    章子欣眼泪汪汪,看着他,一言不发。
    突然,佳耀一把搂住她,哽咽道:“不要这样说,不要这样说啊,子欣,你不会有事的,你不会有事的,呜呜呜……答应我,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好不好啊?”
    子欣缩回身子,眼泪汪汪,看着他,一笑,说:“看你,还是个男子汉么,好吧,我答应你,好好保护自己,好么?”
    “是的,你会的,我相信你,这么好的女孩,你不会有事的,你一定会平安的,等疫情过去,我们俩就结婚,我要布置一间最漂亮的新房,热热闹闹地把你娶回来,好吗?”
    “嗯,好!”子欣的脸上有泪珠滑落。
    “哦,对了,子欣啊,我妈给了我一只最好的口罩,我舍不得戴,给你吧。”佳耀掏出一只透明塑料袋,里面有一只口罩。
    “不不不,我们医院有,你自己用吧,我不需要。”子欣推辞。
    “不行,必须拿着,我天天呆在家里,不需要口罩,可是,你不一样,万一,医院里口罩不够用呢,我是说万一,明白吗?”佳耀严肃地说。
    章子欣接过了口罩。
    回忆结束。
    章子欣孤独地站着,她在发呆。
    白天,公园,还是这张双人椅,椅上没坐一人。
    章子欣不再回忆,孤身一人坐下。
    突然,她想起了什么,霍地站起,向公园外跑去。跑出公园,她又跑到街道对面,躲了起来。她看到:公园门外,跑来一位男孩,气喘吁吁,此人正是:秦佳耀。他焦急地向四周看了看,又向公园内跑去。秦佳耀看到:公园里,双人椅还在,却,不见一人。
    秦佳耀急了,赶紧拿出手机打电话,电话接通了,“喂,子欣,我到了,你在哪里呀?”
    公园大门外,街道对面,子欣躲着,眼泪汪汪,对着电话强忍着哭泣,故作镇静地说:“医院,有急事儿,我,又走了。”然后,她挂机,又关机,颤栗地哽咽着,她努力站起,向医院方向走去。
    秦佳耀继续拨打电话,电话无法接通。他失望至极,向四周看了看,又向公园外走去。
    白天,医院。
    医院大门外,停了几辆救护车,许多人忙忙碌碌,救护车上又抬下几位病人。
    医院内,住院部,走廊。有一位护士在跑,她冲进医生办公室,喘着气说:“李医生,检查报告显示,我们科室又有一位护士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
    李医生猛站起,惊愕地问:“啊,谁呀?”
    护士喘着气说道:“章子欣!”
    “什么?!”医生惊愕地瞪着她。
    白天,公园,四处寂寥无声。
    公园大门外,辅道旁,秦佳耀还站在那里,他在拨打电话,电话通了,却无人接听。
    白天,街道。
    人行道上,子欣戴着口罩,一个人走着,她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颤栗地哽咽,泪水顺着脸庞一颗颗滑落,滴在手机屏幕上。她在想:“对不起,佳耀哥,我天天和病人打交道,如果,我也感染了病毒,还和你见面,那么,我会害了你的。所以,我临时决定离开,让你失望了,对不起,佳耀哥,千万千万,别怪我呀,放心,等疫情过去,我会来找你的,我会补偿你的,我要守在你的身边,我还要看看,你是怎样布置新房的,我俩的新房,一定很漂亮,对吗?”
    这时,子欣的手机响铃了,是微信视频,姓名显示:护士长。子欣赶紧接通:“喂,护士长,您好。”
    “你在哪里?”视频里,护士长严肃地问。
    “我在青城路口,您有什么事吗?”子欣说。
    “请你立即走到没人的地方,站着别动,我们马上派车来接你,你的检测报告出来了,核酸检测为阳性,明白吗?”视频里,护士长严肃地说。
    章子欣不禁“啊?!”地一声,瞪大眼睛,无比惊恐的样子。
    白天,医院。
    医院大门外,停了几辆救护车,许多人在忙碌,救护车上又抬下几位病人。
    几位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医务工作人员,从救护车上抬下一位女孩,此人正是本医院的护士:章子欣。
    一位女孩叫喊着冲过来,她是章子欣的闺蜜,也是本医院的护士,此人正是:晏巧玲。
    晏巧玲强忍悲痛,小声呼喊着鼓励她,章子欣躺着,旁若无人,不说一句话。
    白天,街道。
    街道两旁,高楼如林。
    大街上,行人稀少。
    街道旁,人行道上,秦佳耀还在拨打电话,电话通了,却无人接听。
    白天,医院。
    医院大门外,停了几辆救护车,许多人忙忙碌碌,救护车上,又抬下几位病人。
    住院部,走廊,医护人员来去匆匆。
    病房内,病床前,晏巧玲在哭泣。病床上,章子欣躺着,拿出一只透明的塑料袋,里面有一只口罩,递给晏巧玲,平静地说:“巧玲,你看,这只口罩,是秦佳耀叫我送给你的。”
    晏巧玲一怔,说:“你说什么?”
    病床上,章子欣平静地说:“原谅我吧,巧玲,我知道你喜欢他,可是,我还是约他见面了,想不到,他,竟然,要我把这只口罩交给你。”章子欣说完,闭上了眼睛,头转向一边,泪水接连滴落。
    晏巧玲颤栗着,说:“不要啊,子欣,只要你能好起来,一切都无所谓,一切都无所谓呀,子欣,你一定要坚强啊,很快,很快就有新药临床了,很快的呀,你会好起来的,你会好起来的!”
    章子欣淡淡一笑,又静静望着天花板,说:“看似,我失去了许多,其实不然,只要你们安好,我就放心了,我感觉,现在,我已经拥有了全世界,我已经,很满足了。对了,请你告诉佳耀,其实,我不喜欢他,我是逗他玩儿的。还有,假如,我有什么不测,请你告诉他,我回了老家,我根本……根本就不喜欢他。”章子欣颤栗着,泪流满面。
    晏巧玲哭着:“别说了,别说了,你会好起来的,你会好起来的。”
    两个月后。
    终于,人们战胜了病毒,新型冠状病毒已完全消失。可是,那位可爱的护士小姐章子欣却永远地离开了人间。
    江山依旧,万物生机勃勃。
    这是一个晴朗的日子,蓝天白云,穷尽万里。
    街道车水马龙,城市繁华再现,四处行人涌动。
    白天,公园。
    公园里,许多行人在漫步。
    树林里,有一张双人椅,坐着俩人。正是:晏巧玲和秦佳耀。
    晏巧玲拿出一只口罩,眼泪汪汪,望着秦佳耀,说:“还给你,我知道,这只口罩,是你送给子欣的礼物,尽管,她说不是。现在,子欣走了,永远,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更不愿,夺人所爱,这,可是子欣的全部啊。”
    “是的,我知道,这只口罩……就是子欣的全部,我知道,我知道……”秦佳耀眼泪汪汪,接过口罩,哽咽着,默默站起,向公园外走去。(完)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抗疫奉献白衣天使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1星
  • 1钻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3
  • 13400
  • 424
  • 2465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