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滨故人
  • 点击:6681评论:42020/04/22 14:18

一、不速之客

南方的蔚蓝的天空由于多雨水汽的弥漫而变得厚重了;酷热的太阳,提前透支了青年的蓬勃伟力,像透过一片轻薄的浅色面纱,安静地凝望着淡绿色的大海。大海被形状不一的划水的船桨和轮船的螺旋桨的锋利所划破,它们把拥挤的海礁都犁了个底朝天,弄得霞光似乎分毫也不能被水面反射出来。被乱石堆阻挡住的海浪,承受着在浪尖上驶过的大船的重压,拍击着船舷和堤岸,卷起层层泡沫,夹杂着各种海藻,一股劲儿拍击着和嘀咕着。

这是位于深圳东南部的大鹏半岛,三面环海,东临大亚湾,西抱大鹏湾。大鹏半岛不仅拥有133.22公里长的海岸线,且有奇山、岛屿、海蚀崖、礁石、沙滩、古树、红树林、白鹭。更重要的是,那里还是个爱情胜地。

台风季时节,大鹏湾旅游业严重受挫。每当新闻上出现抗灾抢险的画面,吴亦鹏常常觉得事情离他十万八千里。他以为闲着没事干,才会去大鹏旅游。那个地方早年就去过,不过并没有留下什么好感。如果实在说一点好感也没有,那也不客观。毕竟他在那里还是有那么一段回忆。

吴亦鹏记得出发时刚好是雨季,他是开车从市区前往大鹏的,通常没人会怀疑他的动机。但是拐过个路口,他就开始绝望了。满道满街都是去大鹏的小车,即使平素呆在市区,也没觉得车有这么多,仿佛泄洪一般,往出口奔去。

吴亦鹏把手机朝副驾驶上一丢,开了车载音乐。来回循环了三遍《因为爱情》。他对港台歌星并不感冒,但是王菲和陈奕迅的唱腔实在了得,有种百听不厌的意思,吴亦鹏想着想着索性闭起了眼。

他梦见自己在一片大草原上飞奔,背后是一群洁白的马群和羊群。领头挥鞭的是位金发女郎,她身束红色飘带,头扎少数民族的圆帽,身材有致,脸容俏丽,颇有几分异域风情。

她停在马头朝吴亦鹏招手,还回了一个笑脸,让吴亦鹏赶快追她。吴亦鹏呵呵直乐,冲着金发女郎就追过去。可是眼看着快追到时,她却不见了。茫茫草原很是辽阔,不要说藏一个人,就是藏一群牛羊都不是问题。可问题是吴亦鹏不知道金发女郎从何里来的?怎么就又无缘无故消失了呢?

他于是就在草原上喊她,你在哪里?姑娘!草原卷过一阵风,把他的声音给吹远了,好像在沙漠一般,没有半点涟漪。倒是草原上的草木随风应和着,好像唱起了孤独的牧马曲。这些曲目来回激荡,勾起了吴亦鹏遥远的伤感的回忆。

一阵剧烈的车鸣声在后面响起,吴亦鹏这才恋恋不舍从草原梦里惊醒。

吴亦鹏踩了一脚油门,加速驱车赶往大鹏,他要天黑之前到达客栈。这次接下来的旅程如有神助,不再有梗塞,一路绿灯,异常顺畅。

日暮时分,吴亦鹏到达了较场尾的一家民宿——爱情客栈。光名字就让人浮想联翩,浪漫到不可以不去零距离接触,好比善饮者被佳酿吸引欲罢不能。

来之前,吴亦鹏打听过,这家民宿的老板是对年轻夫妇,待人和气,价格公道,住的地方整洁干净,很多游客都打了十分。这在竞争激烈的大鹏民宿市场,确乎是一股清流。据说老板从不上网推销,来的差不多是熟人推介。真应了那句话: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的夸奖。

特别是淡季,别的民宿老板都在渡假,店开在那里是为了养员工,说白了就是以旺养淡。而爱情客栈一年到头都人满为患,成了当地一个奇异的风景线。

树大招风,生意好自然招人妒忌。网上冷不丁起了几个诬蔑帖子,一些不明就里的游客莫名跟风,但是奇怪的是,时间一长,这些帖子会自动沉底,而爱情客栈的生意不仅没受影响,反而逆风飞扬,遥遥领先。想来群众之眼雪亮,不怀好意的诬陷终究会自动落败。

吴亦鹏到达爱情客栈,停好了车。晚上四近灯火明明灭灭,远处咸湿的海风迎面吹来,说不清是凉爽还是黏稠。只是心头一动,觉得毕竟到了大鹏,离大海更近了一些,才算圆了多年的美梦。至于草原上的美梦不会白做。但是草原跟大海有什么关系呢?他也百思不得其解。

光头老板正在厨房忙碌,老板娘半老徐娘在前台招呼。

吴亦鹏要了一间临海的客房。他住宿有个习惯,不要转角,不要最后,也不要冲楼梯口。这样一排除,就只有三楼的305房合适。吴亦鹏交了房费和押金,从老板娘那里领了钥匙,直接朝楼上走。

吴亦鹏旋开房门,很满意屋里的装饰,原木味的风格,很中式简约。他把行李放好,就坐在床头休息片刻。见茶几上压着一张明信片,还有一份台历。明信片扉页印着爱情客栈的LOGO,不过纸张很是惊艳,闻着淡淡的香水味,吴亦鹏直打喷嚏。他最近患上了过敏性鼻炎,且有点严重,对花粉等刺激十分敏感,这会儿却几乎闻不出什么香水味。尽管如此,台历上的封面女郎却引起了他的兴趣,怎么看怎么像是爱情客栈的老板娘。自家打了广告不算,还省了广告费,真是一举两得,吴亦鹏不禁佩服老板娘的伟大创意。

不过这台历印得确实不错,乍一接触很有审美趣味。也许职业使然,吴亦鹏把玩着,砂磨纸张,富于质感,显文化味,对爱情客栈的好感又添了几分。

从窗口一眼望过去,一幢又幢民宿紧挨着,附近响起了轻音乐,冷清的街道骤然热闹起来。地板发出了高跟鞋的脆响,还有啪啪啪的拖鞋声,以及几声小孩的叫闹声,几对青年男女隐约唱起了情歌。


二、红衣少女

靠在窗前,吴亦鹏发了一会儿呆,肚子饿得咕咕叫,似乎在向主人抗议。吴亦鹏拍拍肚皮,无奈摇摇头,便转身锁好门,咚咚咚下楼去外面找吃的。老板娘也不在柜台上,请的一个90后小妹正在无聊地刷剧,看到激动处,还啊地一声大叫起来。兴许是韩剧中哪位心仪帅哥出场了,把吴亦鹏着实吓了一大跳。

走出爱情客栈,就是一条敞亮的石板街。据说石板街就是远近驰名的酒吧街,此时已是黄金期。店门各式烧烤摆在门口,响起了轻柔动人的轻音乐。几位服务员正在轮翻上阵,表演起了甩酒瓶子和做印度飞饼的拿手好戏。

酒吧街看起来挺长,吴亦鹏从街头走到街尾,肚子空空如也,不知不觉也走累了,不想再折返回去,就顺势在街尾一家烧烤店坐下来。那里临近海边,有两层小楼。吴亦鹏挑了一个亭子间,海风吹拂过来,涌起了些许波浪,不过却很温柔,在波浪声之后,可以隐隐听见人们的私语;又将近旁人们的谈话,远远地传向墨黑的天际。

再远点,是一片柔软的沙滩。海水已经厌倦了白天的喧嚷,安静地伏在大鹏半岛的海湾里休憩。沙滩上余着一星半点霞光,似乎在做着最后的努力,不燃烧成灰烬便不罢休似的,充满着青春的决绝和力量之美。

近旁的沙滩上燃起了两堆篝火,围着一群年轻人。他们或唱或跳,着实热闹。

其中一个穿红色裙子的少女引人注目。她个子极高,挽起了裤角,两只脚丫灵活地旋转。有人抬了一台小音箱,歌曲愈发的劲爆,红裙少女居然毫不违和,只要随意切一首曲子,她的舞姿自动切换。刚开始还有几位小姑娘与之比拼,慢慢地,像大浪淘沙,她们自惭形秽,像潮水退却向了沙滩,静静地站到人后,看她的独舞。

几位男青年拍起了掌,一个长发男子不怀好意靠了过去,红裙少女明显感受到了他的歹意。她轻轻悄悄地挪移步伐,长发男子扑了个空,自讨没趣,灰溜溜走了,众人一阵哄笑。

红裙少女跟一众女伴走向篝火,火势渐小,潮水越大了,远处伸手不见五指,山那头全然被黑夜吞噬,岛屿失去了影踪。这时却来了一个怪老头,更奇怪的是他牵了两匹马。一黑一白,在夜里分外显眼,有人要骑吗?他招呼道。

五分钟五十元,十分钟一百元。

夜里骑白马,还真没试过。有人跃跃欲试,可一听到价格,马上打了退堂鼓。

“这可不是一般的白马,是我养的良马,多少人想跟我买都舍不得。要不是最近手头紧,我可不会带自己的宝马来表演。”老头眯缝着眼,仿若世外高人一般。

“哦,看不出来你这老头还挺有骨气!”有人议论。

“怎么样?想试试吗?”老头眼睛有些微光。

“我来试试看!”老头定睛一瞧,却是方才那位红裙少女。她刚舞过一场,很是精彩;众人见她又来骑马,对她顿生好奇,敬佩她是巾帼不让须眉。

红裙少女给老头一百元。挑了一匹白马,拉着缰绳就要骑。

老头在后边喊:“姑娘,你会骑吗?要不我教教你!”

红裙少女回道:“小意思!”话音刚落,她纵身上马,马似乎对她很是客气,没花多大功夫,马就骑着她在夜里飞跑起来,沙滩上人们纷纷躲避。马倒是从容,咴咴咴叫着,红裙少女长发飞扬,英姿飒爽把所有沙滩上的行人都惊呆了,连那位老头眼睛都看直了,甚至有人带头鼓起了掌。

吴亦鹏甚为动容。待他吃罢饭,本想回房休息,这时却临时改变主意,要去沙滩走一遭,顺便结识这位与众不同的红裙少女。

这时红裙少女已溜了一圈回到出发地,正跟老头结完账。马交回到了老头手上,她还有些舍不得。“真是好马,要不是还有事,真想再骑多十分钟!”红裙少女不无惋惜道。

老头伸出了大拇指说:“姑娘,你是位奇女子!这马也亏你骑才如此听话,换别人就难说了!”

“嘿嘿,说明好人有好报,好马识好人呗。”姑娘贫嘴道。

“姑娘,没想到你马骑这么好。我在亭子里都看到了。”吴亦鹏上前真心叹道。

“你是?呵呵,让你见笑了!”红裙少女不好意思。

“我叫吴亦鹏。游客一枚,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韩望月。第一次来大鹏。”

“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去酒吧街一起逛逛?”

“嗯,起风了,我们一起走吧。”

两人并排在酒吧街散起步来。左右一些男女夹杂着碎步,突然下起了微雨。韩望月有些惊慌,吴亦鹏说:“不妨事,我们去烧烤摊坐坐!”

因为下雨的缘故,店里客人骤然多了起来。吴亦鹏对韩望月说:“下雨天留客,看来我们得多呆一阵子。”

“这里很好,沙滩是热闹,这里是另一种热闹。”韩望月的兴致倒丝毫没受下雨的影响。

两人谈起了爱好,共同说起了旅游,有意相约明早去东山寺。听说那里有位世外高僧,许多香客慕名前往,所询之事,均能满意而归。不过高僧并不轻易见人,能否得到指点,得看机缘。

吴亦鹏笑道:“我看你去挺合适,高僧一见美女上山,再忙也变不忙了!”

韩望月笑道:“瞧你说的,好像你就是那位高僧似的!都像你这么不君子,肯定做不了高僧了!”

“行行行,韩大美女,我是俗人一个,认输还不行吗?”吴亦鹏假装举手投降。

韩望月道:“这还差不多!”说罢,呵呵大笑。

因为刚吃过晚饭不久,吴亦鹏倒没什么胃口。为着陪韩望月,他特地点了几样海鲜:虾、蟹、海鱼和花甲。满满两大盆,堆得桌子嫌小气了。冰啤一上来,再喝点酒佐餐,味道简直不要太美。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大鹏半岛不速之客海滨故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7-1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20/07/16 09:43:14
    • 分享到:
  • 个人感觉这是一篇散文诗化的叙事小说,作者用六个小片段串起了一个结局比较圆满的爱情故事。更难能可贵的是,文章在不经意间勾勒了若干元素,例如:“学会放下,人生万般自在,一切顺其自然”的生活哲理,提倡公益、传递善举的正能量,以及巧妙地嵌入了深圳某些名胜古迹。可以说,这些故事情节读起来既有嚼头,也契合当前正在进行中的“睦邻文学奖”参赛主旨。
  • 回复
    • Inna2童生2020/04/24 11:27:31
    • 分享到:
  • 一个角色邂逅牵出另一个角色的情感,乍一看是风花雪月,再一看又有几分公益性质。设定挺好的,只是不算流畅,还可再斟酌?
  • 回复
  • 感谢两位打赏,似乎进来读的不少,留言的不多,希望哪怕有只言片语也好,写下你的感触。或许有你熟悉的影迹。
  • 回复
  • 一直想写一篇关于海洋的小说,有一家客栈,一段动人的爱情故事。后来写了初稿,就有了这个小说的雏形。后来就由着人物去行走絮语,足迹在大鹏,寄托一种关于约定的故事。至于能否等到那个人?看完之后你就会得到答案。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80后,广东梅州人,文学创作中级,有小说、散文、诗歌发表,著有散文集《爱的风景在路上》,现居深圳。
  • 80后,广东梅州人,文学创作中级,有小说、散文、诗歌发表,著有散文集《爱的风景在路上》,现居深圳。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4
  • 13766
  • 24
  • 530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