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年春南下深圳日记
  • 点击:9259评论:52020/04/28 21:06

3月24日

因为“新冠”疫情的原因,加之没什么订单,公司一直没有通知我回深圳上班。公司这么做,自然是为了省钱。我知道有部分做样板的员工已经回厂开工,很多不需要的员工则一律往后拖着。这次疫情也给了老板一个很好的,辞辞不通知员工去公司上班的理由。

虽然公司并没有通知我不用回公司上班了,我还没有到真正失业的状态,但是,回家两个半月的我已经迫不及待的等着上班了。这也很好解释,因为对一个普通百姓来说,不工作就没有了收入,没有了收入,生活就会陷入入不敷出的地步。于是,我对父母说,我打算明天去深圳。父母说,公司还没有通知你回去上班,你下去没有班上,还是在家等吧。

我知道父母是担心我下去没有班上,下去了又一时找不到工作。于是,我对父母说,没事,如果公司没有班上,我就先找份别的工作做了先。父母听我这么说,也就没有再挽留。他们年迈,八十岁的人了,除了社保部门每个月八十来元补贴,没什么别的收入,而我是这个家的顶梁柱。

母亲知道我明天就要去深圳后,去邻居家取了两块早就给我准备的烟熏腊肉,又用瓶子给我装了四瓶干菜。还要给我煮鸡蛋在路上吃时,被我拒绝了。我叫他们留了煮面条吃。现在农村的鸡蛋也不便宜,要两块钱一个。

我收拾行李的时候,将五百元的现金夹在房间里的笔记本里,打算等我到了深圳再告诉爸妈。

因为还要去梅城办点事,我决定今天坐车去梅城,明天直接从梅城坐车去娄底,然后从娄底坐火车去深圳。

吃完中饭,洽好班车来村里了。我提着行李离开家时,我看到父亲眼里噙着眼泪。母亲见状马上对父亲说,儿子出门,要高兴才是。父亲连忙转过身把自己的眼泪擦去。

回去的这些日子,因为观念的不同,我一度觉得父亲思想顽固,目光短浅。但父亲的眼泪告知我,无论我心里怎么评价他,我都是他最亲爱的儿子。

都说父母在,不远游。可我为了生活,选择了远离。


3月25日

到梅城办完事后,我原来打算坐班车去娄底。但发小月军却要我跟着他去山口安装完两套厨柜门,如果时间来不及,他就开车送我去娄底。

我与月军去山口安装完厨柜门回来,与小学同学谭永辉、周美英,还有月军的妻子普云,及他的姐夫姐姐一起吃完饭后,坐班车己经来不及了。此时,月军不送也得送了。

在去娄底的路上,月军对我说,他有一个想法,本来早两天想对我说的,但又怕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便没有对我说。我问他什么想法?月军说,他打算去县城东坪再开家厨柜门店,资金两人各出一半,给我开5千一月后,两人再分红,东坪的店我去管理。我听后,说没问题。月军说,他过几天去东坪考察一下市场,如果行,就给我电话。

到娄底后,月军带我去见了他以前在娄底认识的一个朋友。朋友在娄底开厨柜门店。店铺虽然不大,但两口子靠做厨柜门在娄底买了两套房子。因为技术是月军教他的,所以,他对月军一直充满感恩。他热情地请我俩去酒店吃了饭。

吃完后,我就去娄底火车站坐车回深圳。进车站时,工作人员要求每个人扫健康码,对每个人测体温,没有戴口罩的人不让进站。到候车室,坐车去广东的人明显没有往年人那么多。

上车没有多久,车上工作人员就过来打广告说,茶餐厅有空位,里面空气好,无异味,有插座充电,免费吃晚饭,还可以一直坐到终点站,只要50 元一位。工作人员来回跑了两三趟。我想,如果这笔钱不用上交,是不是就成了车上工作人员的灰色收入了?


3月26日

在深圳罗湖下火车后,我明显的感到深圳对疫情的管控比家乡严得多。车站的工作人员要求每个人扫地铁乘车码乘车,扫“深i您主动申报码”办理来深申报,出闸口时,工作人员拿着测温仪对每个人体温测量。坐地铁时,车上的保安也是来回的走动,要求每个人将口罩戴严实,每个人扫车门上的二维码。谁口罩没有遮住鼻子,保安就会上来提醒你。为了预防感染,保安的脸上都戴着防口水唾沫的玻璃眼罩。在老家,不戴口罩的人随处可见,我们村里是没人戴口罩,但在深圳,你见不到没戴口罩的人走在大街上。

进联创科园时,园区在门口前的路上设了临时检查点。回园区的员工必须测了体温,做好登记才能进去。以前,园区里车来车往,但今天很安静,很多车间没有了机器的轰鸣。

到宿舍放下行李后,我就打电话给父母,说我到深圳了。我对母亲说,我放了五百元钱在房间的笔记本里,她去拿了用。母亲听后,说她有钱用,我怎么不自己拿在身上?我说我手里有。

晚上,行政主任小郑过来对我说,公司情况很不好,现在没有一点订单,来了上班的也是双休。我说,那至少得给大家一个具体的开工时间啊,难道就让员工一直无限期的等下去?大家也得生活。小郑说,具体开工日期他也不知道,又说公司计划在六月份搬到惠州,不去的随时可以办离职。小郑虽然没有把话说明白,但是,谁都能听明白:你随时可以走,你走,公司不留。

接下来的日子,我想我得重新份工作了。


3月27日

我又在手机里重新下载了智联招聘,直聘两个求职app。班在找工作就是有点好,不用像以前顶着太阳一个工业区,一个工业区的走路。你只要在网上发简历,等着中意你的招聘单位打电话来邀你去面试。

我打开求职网站,发现招人单位还是比较多。只是建筑企业用人单位明显多些。而普工,则是像BYD,富士康这样大厂在大量招,待遇还蛮不蛮不错,有25元一个小时,你选择做临时工,还是正式工都可以。听说为了满足口罩的需求,BYD,富士康也设了生产口罩的生产线。但我不想再进厂做一名普工,还是想找一份去企业管理安全生产的工作。

发简历没多久,我收到一条邀我去龙岗宝龙工业区一家叫威龙电子厂面试安全主任的通知。去时,我以为这是厂家直招,没想到按着地址去到宝龙,发现是一家劳务派遣公司在直聘发的招聘信息,根本不是原公司在招人。

劳务派遣公司的门口聚集了一百多年轻男女。因为刚从家里出来,他们手里都提着行李箱。我进去后,招聘人员问我是找工作吗?我回答是的。他们便叫我拿身份证做登记。我对他们说,我是来应聘安全主任的。他们说,他们这里只招聘普工,不招安全主任。我说是你们的人邀请我来面试的。他们看过我手机上的信息后说,可能是一时大意,搞错了。如果我愿意做普工,他们现在就可以推荐我去。我心里很生气,但也不想与他们多理论。

因为附近没公交,我又不熟悉,只好打车回到南联地铁站。工作没搞定,白白花了八十多的打车费。想想心里就不爽快。


3月28日

今天礼拜六,很多公司休假。但我还是不停地在手机上看招聘信息。

下午吃过饭后,我一个人到宿舍楼顶待了会。站在楼顶,我看到深圳市三医院后面的小汤山医院仍然在建设之中,有戴着安全帽的工人进进出出。以前,那里是一片裸露着黄土的荒地,现在建起了一排排房子。幸好疫情得到了控制,要不,那些房子里会住满感染了病毒的患者了。


3月30日

与以前的通彩同事旷远聊天,他对我说,商巨正急招一名临时安全管理员,如果我想去,可以联系一下商巨的项目经理。我想现在公司没班上,先去做一下临时安全管理员也不错,便叫旷远把项目经理的微信给我。

加了项目经理的微信后,项目经理叫我明天去面谈。考虑到布吉到光明新区的华星光电坐公交车要三个多小时,我与项目经理约在第二天的下午一点面谈。

公司群里今天有员工在闹了。他们都在问什么时候上班,为什么有的上班了,有的没班上?大家都要生活,请公司领导出来回话。但一直不见有领导出来当面答复。当然,领导肯定是看到信息了的。


3月31日

看来,在某些事情上保持沉默,你就要忍受委屈。而大胆的站出来抗议,事情才会有转机。今天厂里终于发出通知了:大家都可以回厂上班,但是,所有人上一天休一天,所有湖北籍员工需隔离14天才能上。员工保持2200的底薪,职员则在此工资的基础上加职务工资。我的工资是3227元,工资比以前减了半多。没多久,群里又发布了马总写给大家的一封公开信。信的大意是公司受疫情影响,目前没有订单,虽然有几个样板在做,但客户也没有真正的下单。休一天上一天也是公司为了生存下去,万不得已的举措,希望大家与公司一起共度难关。没有一个员工给马总的公开信留言。在大家眼里,马总还是有点太小气,并没有表现一个老板真正关心员工的情怀。

我到光明新区下车后,打电话给项目经理,说我到了。没想到项目经理对我说,华星光电临时有个紧急会议,他要参加,要下午四点才能见我。

我对项目经理说,我从龙岗过来,等下还要回去,请他尽量快点。他说是重要会议,实在抽不开身。我想到是自己来找他,不是他有求于自己,也就只好等到下午四点再见他。

离面试还有近三个小时,不知去哪里消磨时间的我来到附近的一家网吧。网吧里没两个人上网。老板是一个小伙子,他正埋头专心致志玩游戏。我悄悄在一台电脑前的椅子上坐下来看手机。但小伙子抬起头发现我后,见我没有办卡上网,说我不能坐在里面。我只好出来。此时,外面在下着小雨。因为疫情原因,我不能随便的走进街边的小店。当然,小店也不是不让进,只是进去要测体温,要登记。我怕麻烦,便走到一家银行的自动柜员机里避雨,边看手机边等项目经理打电话给我。打开智联招聘app时,看到龙华龙军工业园区管理处的人事发来信息,叫我明天下午去面试园区安全管理员。

好不容易等到下午四点,我才等到项目经理打来电话,说他开完会了,可以见我。可是,当面一谈,结果很是让我失望。因为不仅给的工资只有我去年在通彩的那么高,而且还没有假休,要自己买份意外保险。最后,我对项目经理说,如果一个月有六千,加班另计,我会考虑一下。项目经理说,这事他做不了主,但他可以向公司反应一下。

坐车回到联创,已是晚上九点半。虽然不是走路找工作,但感觉好累。


4月1日

虽然今天可以上班了,但因为下午要去龙华面试,我没有去上班。这个时候我不去上班,公司也不会记我旷工。我不打卡,公司就不用给我工资。

去饭堂吃了中饭,我就去外面坐车去龙华。但在深圳北站转车时,我居然坐反了方向。幸好坐车时,我喜欢看窗外的景色。要不,我可能一直坐到南山的西丽去了。下车过天桥等车时,车子迟迟不见来。想到面试要迟到,我心里不停地抱怨自己太粗心大意。

来到龙军工业园时,比面试时间晚了10分钟。我打电话给邀我面试的伍小姐。伍小姐叫我从大门进去,直接到第一栋楼房,上面挂着安全管理办公室的房间面试。按照伍小姐指引,我很快找到了安全管理办公室。但房间里只要两个保安,保安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是来应聘安全管理员的。保安听后立即打电话。没多久,一位三十五六岁的女子走了进来,她给了我一份表格填写,我把表格填好给她后,她问我以前在哪工作,现在有没有离职,会不会组织员工消防演习?我说我退伍后一直从事企业的安全工作,现在公司没事做,随时可以走人,多次组织过员工消防演习。她说,她个人没有问题,但是,她还不能做主,还需要安全主管面试我,叫我等安全主管过来。可半个小时后,安全主管打电话过来,说他在陪政府部门的检查安全。今天没有时间了,改日再通知我来。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日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5-1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5进士2020/04/29 10:36:29
    • 分享到:
  • 读出了一些小伤感。离开深圳去了湖南。和烈春也认识好几年,觉得他是很踏实肯干的人,按理来说,在深圳扎根没问题,可是如今遍地泥坑,已经没人敢说自己能轻松熬过去。穷则思变是很好的办法,就像文中说的,骑驴找马,这样有个保险,内心也会踏实不少。文中叙述的找工经历应该是没掺水分的,曲折、反复、充满不确定性。在现在摇摇欲坠的职场变革中成为一种常态。而真正坚持下来的人,才能最终品尝甘甜的果实。
  • 人在湖南,但我的心会与你们在一起。今年你写的特别的勤奋,没隔两天就见你有新作出来。

    回复

  • 这是来深圳人的南渡北归
  • 人生就是这么兜兜转转。

    回复

    • 地三仙1布衣2020/04/29 14:46:32
    • 分享到:
  • 有点惨,大环境如此,受疫情影响,各行各业都不太好过,只能咬紧牙关挺着,没办法,要生活下去啊,这段时间很多人戴待工在家,倒是一个难得充电学习的机会。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我写,仅是因为喜欢。
  • 我写,仅是因为喜欢。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79400
  • 47
  • 4240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虚实交替,诗意沛然,或飞升入云,或铺陈在地,作者在生活之拙相上架构出悬空之意境,文字节奏、韵律,水到渠成,极具美感。

    秦锦屏月光下的城市

    2020/9/14 11:37:42
  • 毫无疑问写疫情的作品在本届呈井喷之态,书斋写,现场写,读屏写,但我欣赏这篇作品的选材,欣赏这份父母心,公仆心,呵护幼子,保一方平安,一个双警家庭在疫情下的选择和守护,非常金贵,可贵,高贵!

    秦锦屏​兮宝战疫记

    2020/9/14 11:37:1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