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湖湘入海记序
  • 点击:2311评论:12020/05/01 06:41


1

新世纪刚冒头那会儿,香港回归,深圳一时好像没了方向。贺承军博士在深圳莲花北开了一家“大器茶馆”。茶馆的名字已经很大气,茶馆里另挂了一块更大气的牌子:“湖湘讲堂”。

贺承军果然是湖南人,与曾国藩同乡,都是湘乡人。清华大学建筑学专业。1995年获得博士学位以后就来到了深圳,曾任深圳市国土规划局规划处副处长、地名办主任,是深圳著名的城市批评家、建筑评论家。“大器茶馆”当然是家属亲友经营,“湖湘讲堂”却是贺承军博士亲自主持。我当时的办公室也在莲花北,离大器茶馆不过百十步,每每得闲,就去茶馆坐坐。那时我还没有真正接触过工夫茶,对茶道的了解还只是局限于湖南苦丁茶、北京大碗茶、广东餐饮佐茶,偶尔也到潮汕人的小店闲坐闲聊,对店主奉上的滚烫浓酽的凤凰单丛茶,总是却之不恭,受之愁眉。因此上,对于大器茶馆到底有什么镇店好茶,我其实并不了解,也不关心。每次都是胡乱叫上一盏茶、一些点心,或是独坐,或是与同来的朋友闲扯,只是眼睛总不离“湖湘讲堂”那几个字。也专门听了几期湖湘讲堂,大抵与建筑设计、城市地产有关,更像是朋友叙谈,不像是公共讲座。老友记的打趣、同业间的行话,不大能吸引圈外人。贺承军博士倒是很随和,热情地张罗迎送,远不像他的文字那般倔傲。经常见他起个大大的话题开头,貌似与湖湘文化、岭南文化相关,却在接下来嘉宾们嘻嘻哈哈的你掐我逗中离题万里,最后不过你近来忙些啥,我手上的那个项目又如何了。贺博士却不见恼,笑呵呵蛮厚道地搓着两手,陪聊着。反倒是总有嘉宾突然觉醒:我们离题了,我们离题了。众人哈哈大笑,这期湖湘讲堂也就差不多近了尾声。

兴许就是在贺博士的湖湘讲堂,我的脑海里开始浮现这样一些问题:湖南人会做生意吗?湖湘文化到了广东会怎么变异?湖南人来深圳下海,湖湘文化会把下海的湖南人拉回去,还是跟着下海的湖南人一起下海?开大器茶馆、办湖湘讲堂时,贺承军博士还是个春风得意的深圳市处级公务员,后来贺博士真正下海经商了,成了他自己往常指指戳戳的房地产开发商。此前此后,贺博士心里眼里的湖湘文化会不会有些许不同,又到底会有哪些不同,哪些不变?


2

作为湖南读书人,走出湖南才会更观照湖湘文化。不知道当年贺博士负笈北上,在皇城根下是如何反观湖湘文化的。我是自幼在湘江边上,听惯端午节赛龙舟的锣鼓声的。两岸人头攒动,几行龙舟竞渡,鼓乐齐鸣,欢声雷动。胜者快意畅饮,败者垂头顿足。无论胜败,情绪挥洒,酣畅淋漓。后来到了京城,坐在四合院里听高人讲论,妙在一个“静”字:每临大事有静气,泰山压顶,不动声色,火烧眉毛,着不得急。一动一静,尽显江湖与庙堂的分野。

读《诗经》,每到愤懑之处,都是“静言思之,不能奋飞”;“反是不思,亦已焉哉”,直呼“不过瘾”。君子温润如玉,缺了屈子问天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追究,以及“宁赴湘流,葬于江鱼之腹中”的决绝,就显得一团和气,没了大是大非。可以说这是一种包容,实际上这也是一种暧昧。

《诗经》中到处是人,却不曾见得一个具体的人。除了几个似是而非的大人物,没有一个有血有肉的真实的人。屈子《离骚》就不一样了,第一人称,直抒胸臆,通篇写的都是自己的事,自家的事。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写的人”、真性情的人,就是楚大夫屈原——

“吾宁悃悃款款,朴以忠乎,将送往劳来,斯无穷乎?

宁诛锄草茅以力耕乎,将游大人以成名乎?

宁正言不讳以危身乎,将从俗富贵以偷生乎?

宁超然高举以保真乎,将哫訾栗斯,喔咿儒儿,以事妇人乎?

宁廉洁正直以自清乎,将突梯滑稽,如脂如韦,以洁楹乎?

宁昂昂若千里之驹乎,将泛泛若水中之凫,与波上下,偷以全吾躯乎?

宁与骐骥亢轭乎,将随驽马之迹乎?

宁与黄鹄比翼乎,将与鸡鹜争食乎?”

“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

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乎?”

屈原为中国士人给出了明确的人生标尺、是非标准,这是屈子在中国精英分子内心盘踞千年的深层次原因。荆楚湖湘的精神标杆,是对诗经中国的巨大修正。在北方游牧民族对中原地区施加强大压力之前,楚文化一直是华夏民族开拓进取的澎湃动力。楚地之初,方圆不过五十里,封衔不过子爵。几世几代,西抵巴蜀汉中,东达江淮吴越,洞庭以南,潇湘之水,莫不属楚。沪地上海,因春申君而称申。项羽刘邦,亡强秦而号楚汉。楚之大,岂限于河泽,一至于江海。楚汉之争,楚人之争耳。


3

深圳书记到湖北,大手笔筹拍《楚国八百年》。楚地楚人之于中国历史的影响,何止八百年!大汉王朝,楚之余绪,自不待说。两汉之后,魏晋之际,衣冠南渡,中原人文,大举南迁到先楚之地。从东吴,到江南,从湖广,到岭南,大抵唐宋以降,华夏正音,世家风范,已罕见于北,而多存于南矣。

先乡贤周敦颐,出生地是道县楼田村,后来从舅父到衡阳读书。从我的家乡祁阳到永州道县,跟到衡阳差不多远。少年时,岩洞望月,池塘观荷,都是寻常事;读大学时,往来衡阳,多次与闻石鼓书院,并去探望过石鼓书院旧址,在周敦颐舅舅家的凤凰山下、衡阳二中亦有流连。语文课里的《爱莲说》,虽然背得滚瓜烂熟,却未必能解其中深意。后来,经过80年代的思想启蒙,重新梳理中国思想史时,方才对开创南派新儒学的老乡周敦颐刮目相看,前年更是专程到郴州汝城,寻访旧迹,缅怀周氏。

儒学并非一成不变。先秦儒学,诸子百家之一说而已。汉武罢黜百家,以儒学为官学,自上而下,法定正统。至唐宋之际,佛道流行,世道生变,官方儒学已经难以为继。乃有周敦颐月岩悟道,从民间发起对传统儒学的修正和新解。《太极图说》两百来字,融通儒释道,开启心性理学。这是汉末衣冠南渡以来,南方人文落地生根,修成的正果。自兹以往,程朱理学、湖湘学派,汪洋恣肆,壮阔千年。“吾道南来,原是廉溪一脉;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真不是没来由的。

周敦颐的学问,到了二程、朱熹那里,变了味。存天理,灭人欲,走火入魔,丧尽天良。多亏湖湘学派,倡导经世致用,才得以纠偏。湖湘学派,虽然不及浙东学派的功利、具体,但是经世致用的大旨鲜明。浙东学派偏形而下,逐功利,用以指导经商,效果彰著。湖湘学派偏形而上,追求事功,无所不用其极,故文艺兴盛,武功威赫。近代湖南人物辈出,不仅“强而有力”,而且“明道有理”,殊非器用之才。把这样的学问用到生意上,我看也是了不得。深圳湘商甚多,我对于湖南知识分子型深商尤其关注,相信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课题。


4

近代湖湘,猛人如云。我要特意点出两个人。

一个是林则徐的挚友魏源。鸦片战争后,林则徐反思失败的教训,将早年间搜集到的西洋资料,悉数交付魏源,嘱他整理成书,这就是后来的《海国图志》。

魏源在编撰《海国图志》的过程中,认识了西方,成了第一批醒眼看世界的中国人。他的见识,远在后来的洋务派代表人物李鸿章、张之洞、盛宣怀之上。可惜的是,《海国图志》没有叫醒中国人,却惊醒了日本人。《海国图志》在满清朝野不受待见,却在东瀛日本一版再版。福泽谕吉、伊藤博文等日本维新人士,读罢此书,纷纷洗心革面,投身民治维新。中、日从此走上不同的近代化之路。

还有一个郭嵩焘。前些年,我的一位郭姓领导,退休后闭门不出,潜心创作剧本。初稿出来后,拿给我一看,写的正是关于他的族祖郭嵩焘。郭嵩焘是岳麓书院的正宗弟子。早年亲赴江浙,见识过英人的坚船利炮。眼见得声势浩大的清军在数量少得多的英国士兵面前不堪一击。他没有想到,人们口中“蛮夷之人”的英国士兵,原来装备如此精良,训练这么有素!郭嵩焘内心萌生出了一个想法:师夷长技以制夷!那时,他才25岁。尔后,郭嵩焘因善于言辞,受曾国藩之命筹集军饷,频繁进出上海租界,参观了租界的图书馆、报社、先进的机器设备,接触了不少西方人,开始了解了西方的文化。1875年,郭嵩焘在挚友李鸿章的支持下出使英国,成为近代中国首个驻外使节。在英国,郭嵩焘四处参观,大学、工厂、博物馆,每到一处,皆留有详细记录。他还自学英语,翻译英文著作。这位“东方绅士”,赢得了诸多外国人的尊敬,却被瞒盰的同僚视为“汉奸”。满清之亡,亡在有眼不识郭嵩焘吧。


5

湖湘的出路,原以为只在北出洞庭,东至于海。未曾想,南下珠江,亦可通达海洋。秦始皇初征南越,发兵五十万,困于五岭,几乎全军覆没。后改走水道,溯湘江而上,开凿灵渠,连接湘江与漓江,打通长江水系与珠江水系。秦军车船相继,南下桂林、梧州,终于平定南越,一统天下。原来,湖湘之地并不闭塞,而是扼守南北中国的要津。

从我的家乡永州祁阳到广西的全州、桂林,陆路不远,地形也并不险峻,但是在古代社会,当然还是水路更便利。柳宗元在永州呆了十年,在柳州呆了差不多五年。这个永州司马、柳州刺史和许多遭贬官员一样,往来岭南走的就是这条湘桂古道。

湘桂古道自秦至唐,一直是连接中原与南越的主要通道。汉武平南越,开通海上丝绸之路,其陆上通道也还是湘桂古道。中原物资,经湘江抵漓江,再经珠江的西江水系,上溯北流江至广西玉林,经玉林中转至南流江,从合浦出海,沿北部湾贴近交趾近岸,远航南洋。这是最早的海上丝绸之路的线路图。早几年,我到访玉林,尚能感受到玉林作为古老商业城市的余韵。彼时间,货物不多,内河航运可以满足远洋贸易的需要;远洋船只也小,不能在大海中航行,只能贴近大陆走走停停。后来,货物越来越多,船只越造越大,海上航运以珠江为通道,船只聚汇珠江口,广州取代合浦成为更大规模的国际贸易港,玉林的商业地位也相应下降。

唐朝宰相张九龄重修梅岭古道。溯赣江,经梅岭古道,抵广东南雄。南雄珠玑巷成为中原移民进入岭南的聚集地,再沿北江南下,抵达广州。湖南郴州、永州也有陆路通达广东韶关、连州,都汇聚于广州。岭南交通、经济、文化的重心因此由西面的梧州、肇庆,东移至广州。

南宋时期,江浙、福建成为王朝腹地。海运发达,造船技术也大大提高,粤东沿海地区开始繁荣,粤东北山区客家移民也越来越多,湖湘通道、湘桂古道才开始淡出人们的视野。直到近代粤汉铁路建成,北伐、南征,必经湖南。湖南的战略地位再次变得重要起来。


6

上个世纪80年代,春风南来。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深商湖湘文化黄东和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我很喜欢朋友的作文风格,旁征博引,为楚有才!
  • 回复
  • 最近来访
  • 老亨
  • (我名即我号)
  • 5进士
  • 2星
  • 4钻
  • 深圳主义者
  • 深圳主义者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20
  • 71472
  • 60
  • 28530
  • 这个富有诗意的标题,吸引了我,读后感慨万千,引起了内心的共鸣。因为我从事过快递工作多年,也曾做过会计工作,从一无所知到轻车熟路,从懵懂到熟练,一路走来,酸甜苦辣。我也喜欢慢慢成长的每一步,自己就是这样走过来的。来了就是深圳人,作者通过写实的手法,描写普通人在深圳的成长,青涩到成熟,寻找他乡与故乡的融合,奋斗的青春最美。由此及彼,谈到人生的感悟,实虚结合,语言朴实,蕴含着丰富的人生哲理。

    阮声我喜欢你慢慢成长的每一步

    2020/4/29 14:03:54
  • 刚开始读此文时,作者虚晃一枪,说不擅长写人物小传。初读感觉到如话家长里短,有些平淡。不经意继续阅读,发现李海棠的形象,具有鲜明的个性,与众不同,栩栩如生,充满故事性。行文采用欲扬先抑的方式,展现“傻老头”式的可爱,看则轻描淡写,实则字里行间,妙趣横生。在人物细节描写上,见微知著,与其说是人物传记,倒不如说是回忆录,充满了友情的真挚,亲情的温馨。人生有许多际遇,得一知已足矣,深情厚谊弥足珍贵。

    阮声吾兄海堂

    2020/4/29 13:47:18
  • 读出了一些小伤感。离开深圳去了湖南。和烈春也认识好几年,觉得他是很踏实肯干的人,按理来说,在深圳扎根没问题,可是如今遍地泥坑,已经没人敢说自己能轻松熬过去。穷则思变是很好的办法,就像文中说的,骑驴找马,这样有个保险,内心也会踏实不少。文中叙述的找工经历应该是没掺水分的,曲折、反复、充满不确定性。在现在摇摇欲坠的职场变革中成为一种常态。而真正坚持下来的人,才能最终品尝甘甜的果实。

    江飞泉2020年春南下深圳日记

    2020/4/29 10:36:29
  • 在我的印象中,城堡是欧洲中世纪的古老产物,充满神秘感。这篇小说的画面感丰富,随着镜头的推进,我一下子被带入了城堡,跟随主人公沈枫,一起寻找奇妙的旅行。沈枫与妻子,与老鲲,与梦中女神的多维关系,意识流的表现手法,语言对话,心理描写等都充满魔幻现实主义色彩。作者将这种梦幻,设置为睡魔,在现实与梦想之中,亦幻亦真,其实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梦想城堡,除了追求欲望,更多的是追求心灵的渴望。

    阮声城堡

    2020/4/24 18:10:54
  • 这是一部反映某个群体的心灵档案史,以魔幻般的文字和强烈的画面感,还原了重压之下的个体镜像图。通篇充满虚幻和诡异,叙述神神叨叨,看似松垮,实则紧凑。小说一开始就写到了死亡和诡异,毫不拖沓地拉开了“埋葬”的序幕,同时也奠定了作品的悲情基调。深圳是座充满希望与毁灭的城市,主人公的结局,或许是生活高压之下的产物。读完小说,我在想:对照小说里的“我”和杨梅,生活在深圳的底层人物,又有多少人和他们相似的呢?

    紫荆花埋葬

    2020/4/22 15:09:12
  • 上一次去桃德家里应该是遥远的2016还是17年,我还专门写了一首诗,那一次去了好多人,见过他家阁楼,但对菜园没太大印象,估摸那时的规模远不如现在。那么恭喜桃德的菜园迎来姹紫嫣红的春天,这是让人可喜的。桃德是勤快之人,也是质朴之人,待客、写作、伺候菜园子都是一样认真,给人无比踏实的感觉。后来一次桃德又邀约过一次,我加班无法践行,没有尝到桃德手艺,也没有机会亲自去摘两片薄荷,掐一根嫩黄瓜。

    江飞泉都市农夫 29楼的菜园

    2020/4/20 17:45:03
  • 莫非是作者的笔名很神奇,才能够在短短的时间内游逛广东的诸多名胜古迹和人文景观。从深圳到东莞,再到韶关和广州,一路观光,也让我跟随游历了我从未去过的东莞观音山、韶关南华寺,广州小蛮腰。其实以前在东莞做过很多地产项目,大抵也是走马观花,两点一线,基本没去过周边的景点,连稍微远一点的路况都不甚熟悉。倒是当年去韶关,在丹霞山下的一个别墅里度过两个晚上,清风明月入怀,很是惬意,晚上睡得特别好。

    江飞泉南粤散记

    2020/4/6 22:12:48
  • 其实我是看到诗中写到我“飞泉跌岩,冬暖夏凉”才评论的——当然这是开个玩笑。跟戴老师蛮熟,也读过不少他的作品,对他作品中那种“自然的诗意”是蛮喜欢的。“自然”在这里有几层意思:第一是说他喜欢写自然类的题材,山水田园、乡村小径、江河湖海都能在他作品中看到,这种源自自然界的诗意很打动人;第二是说他的诗意自然而来,不刻意矫饰,也不可以炫技,玩弄文字技巧,可谓浑然而天成,天然雕饰之。

    江飞泉在深南大道,我不停的放倒天空

    2020/4/6 22:00:49
  • 可以肯定的是,这篇应该是中秋节应景之作,却也写得动人质朴。月亮、月饼大抵与乡愁有关,尤其身处异域的游子,每每抬头望月就会低头思乡,这是人之常态。以此及彼,故乡的一切人情旧事就会喷涌而出,浮现脑海。小时分月饼的情景,让我想到儿时我吃过的肉馅饼,后因为被传闻是人油做的而弃之。当然这是谣传,却生生毁了我童年的美好记忆。吃月饼最后能配上葡萄园、秋千架或者老榆树下的一张石桌石凳,摆着果品若干,就着淡酒或清茶

    江飞泉举头望明月

    2020/4/2 11:08:59
  • 笔者语言精简,利落爽气,一字一句间便呈现出一个踏实肯干、精气神十足的女性形象。这般勤劳向上的人,在哪儿都能下岗再就业,在哪儿都能把生活过得滋润精彩。疫情背景下,由“保洁大妈”不难联想到吃苦耐劳、勇敢敞亮的万千国人,他们历经磨难但不失生活热情,严冬之下仍心怀春天。

    涓流保洁大妈

    2020/3/23 17:17:38
  • 大鹏象大自然一样对美的事物鬼斧神工,我们在这片美好之上再制造人间美好。还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美好追求的幸福呢。美总是令人向往和无法抗拒。在人间寻寻觅觅,就像终天遇到了一生的追求,就像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我们站在仰慕最高贵的地方分亨那遍洁净的心灵归宿。

    识以深圳玫瑰海岸

    2020/3/23 13:10:30
  • 兮爸爸是一位爸爸,也是一名人民警察。双重身份使他肩上的担子比普通人更重。从爸爸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一家人的战役;从警察的视角出发,这是影响全国(全球)的战役,这是一场没有硝烟却很艰巨的战争,他们在跟疫情对抗,坚信这个冬天一定会过去。内容比较零散,但是精神犹存,让人肃然起敬。

    别看了​兮宝战疫记

    2020/3/17 16:26:55
  • 这个春天让我真正认识口罩的作用和意义,它开遍世界为人类挺身而出,象玉兰花芬芳的灵魂只为挡住病毒的伤害。带上口罩可让我们更好更快地战胜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彼此让口罩说话,让口罩革命,就是道德、尊重和贡献。那朵朵看似柔弱的花朵却肩负伟大而崇高的使命,它们只有付出不求回报,就象那群奔赴前线的勇士和英雄,我只有歌颂。

    识以玉兰花

    2020/3/14 15:01:13
  • 看到最后有微微伤感,不在于曾经邻里的失散和变迁,而是岁月无法挽留。没想到这个女孩都这么大了,而且也是能写会道,一次征文还同列。此次看到冰姐的回忆录,才感觉女儿的优秀是合理的。毫无疑问,园岭是我熟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想看看作者笔下的园岭和我印象中的园岭有什么不同。那些流动在邻居之间,沉浸在园岭大街小巷的情愫在时间的尖角滴落怀念的露水,从而酿成了时光的美酒,让人醉意不已又乐此不疲。

    江飞泉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3/12 18:44:34
  • 读作者佳作,如醍醐灌顶。文章虽短,意蕴颇深。言说武汉史地,大话荆楚人文,赞美华中美景,如数家珍。揭露政治生态,鞭笞官场暗昏,抨击小人得势,入木三分。赞赏作者文字功底,看似一篇侃侃而谈的随笔,实则是一篇对仗工整、合辙押韵的赋文。对美女校友得意忘形的批判,卒见作者嫉恶如仇刚正不阿,鉴赏美丑精准,是非不差半分。希望再次欣赏诸如此类力作、佳文!

    北国寒星疫中读城记

    2020/3/7 15:20: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