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枪手
  • 点击:8427评论:62020/05/19 22:33

1

风是从山那边吹过来的,带着一大群鸟。傻鸟们挥着翅膀向我致意。我也向它们点头。有细微的脆响从骨头深处传来,夹带着一点暗疼,是我的身体在拔节生长。忽然,风停了,鸟也散了。整个世界安静无比。我坠落在一片草地上,周围软绵绵的,平坦,温暖,没啥意思。

我只好慢慢睁开眼睛。我醒来了。天已大亮。

阳光从窗外斜斜地照在大花被子上。被子呈长虫状,从这头爬到那头,又从那头爬到这头。睡梦留下来的都是好东西。尽管已经喘不过气,我也宁愿把自己闷在那团黑暗里。

可就在此时,被子的一角被猛地掀开。空气新鲜而冰凉,让我瞬间得救,也让我瞬间想抹脖子。

一张涂着脂粉的脸越凑越近,褶子像细密的波纹荡漾开来。杜俊美冲我嘿嘿一笑,好像唯有这样才能显出她的慈爱。她直直地盯住我,一副要亲眼见证我成长的架势。这种打量让我很不自在。于是我便裹着被子翻过来,又翻过去。杜俊美忍耐地候在一边,咳了一声,说你又长高了,你这个样子像一条随时要破茧而出的蚕。

杜俊美说起话来总是这么咬文嚼字。嘿,当初就因为这位女文青不甘心过平庸日子,所以才跟我爸离的婚,成了大家眼里的女陈世美。

但杜俊美说起自己时,简直堪称励志楷模:年纪轻轻就南下深圳,扒火车,闯关卡,好几次因没有暂住证差点被抓,经过长时间的艰苦奋斗,呕心沥血地写作,终于从一名打工文学爱好者变成了一名职业写手。她说自己是杜甫的后代,还把当地媒体对她的报道指给我看,全是些闪光的唬人玩意。她说你要相信我,你是我唯一的孩子,你要是不信,我的人生就没有意义了。

我说你要这些意义有什么意思呢?

她愣了愣,翻眼睛,耸肩膀,摆出一副宽容的姿态,说你这么叛逆又有什么意义。

意义与意思到底有何不同,我有点被绕晕了,只好使劲眨巴着眼睛。此刻,太阳已经升高,金色的光芒映在窗玻璃上,也把房间劈成明暗两半。我在暗处,杜俊美在明处。她仍在冲我猛笑,眼角细纹毕现。

我把脸扭向墙壁,不再看她。

她叹了口气,用悲凉的语调说,太阳老高了,你得起床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已经进厂打工了。

她又来了。

呵呵,事实是,杜俊美当年跟她爹,也就是我那个古板的江西外公吵了一架,15岁辍学,到广东的一家服装厂当童工,19岁遇上我爸,未婚先孕,20岁生下我。然后结婚,然后离婚,22岁那年与我爸分道扬镳,狠心将我扔下。

杜俊美还想说下去,被我打断。我说你进来干嘛?她说,儿子,我要你跟我一起去深圳。

切,我说,我是刘家人,干嘛要跟你走。

杜俊美一愣,闭住眼,利索地做了个痛苦的表情,又咳了咳,将荷包蛋搁在床头柜上就退了出去。

我一跃而起,迅速穿衣服。兄弟虾皮约了出去玩,我可不能被杜俊美耽误大好时光。

我胡乱洗了把脸,又把荷包蛋吃了,便打开房门悄悄往外溜。


2

杜俊美在晒谷坪上跟我奶奶说话。以前我奶奶对她总是爱搭不理的,现在却客气了很多。奶奶说,你多留一会,好生劝劝明伢跟你去深圳。这样半大的孩子,我一个老婆子确实管不住了。

奶奶说到这里,将鸡食盆子踢了一脚,说上帝啊,就让那个没良心的早死早投胎吧。说罢,喉咙里咕隆咕隆的,像是唱歌一般哭了起来。

我奶奶最近信起了基督,但又常常口念菩萨。她说耶稣跟如来都是住在南天门的神仙,法力其实差不多,只是一个有胡子,一个没胡子,至于谁管人间大事,得看那天是谁在值班。

今天是礼拜天,值班的是耶稣。奶奶一边念着上帝保佑,一边又哭又骂。

她说的那个没良心的,是她唯一的儿子,杜俊美的前夫,我爸刘建平。我爸帮朋友开车送货,去年在深圳出了车祸,不但自己送了命,还撞死了一个卖水果的老头子。所以奶奶常说他是个罪人。

奶奶守寡多年,独自养大两个儿女,还带大了我。坚强了一辈子,却被儿子的死亡击倒。白发人送黑发人,悲惨场景不说也罢。让人受不了的还在后头。我爸欠下的赌债,以及撞死人要赔的一大笔钱,压得家里喘不过气来。有时我去上学,半路上会被人拦住,说要父债子还。

当然,他们也没把我咋的,大部分时间还是去找我奶奶。讨债的几乎每天来,甚至往我家大门上泼过大粪。我奶奶在这伙人的眼皮子底下从早到晚往外跑,不是去教堂做礼拜就是去庙里烧香。她说,上帝保佑,要钱没有,菩萨保佑,要命有一条。奶奶常这么念念叨叨,有时会突然叫住我:你看到没有?上帝和菩萨就在屋檐下坐着呢。我说没有,她就很失望。我只好说看见啦,看见啦,上帝、菩萨轮流上阵,有时会同时闪亮登场。

奶奶这才松了口气,诡秘地笑起来。她的精神世界如此复杂,真把我给绕晕了。

此时的我正在上初三,原本成绩相当不错的,我爸一死,我念书就不在状态了。我没法专心上课,于是要么把自己关在宿舍里,要么逃课去打鸟。三个月前,班主任老蔡从我床底下搜出一把自制的钢签弩来,吃惊之余忍不住夸奖,做工精巧,还可以连射三箭,这创新能力真没得说了。很多同学凑过来围观,都说恨不得定制一把。然而,那把费了我不少脑细胞的弩还是被没收了。老蔡说,一根学习的好苗子,怎能如此不务正义。

没收了就没收了吧,我也懒得跟他计较,只盼着我的好哥们虾皮从天而降,我好跟他进山打猎。


3

虾皮比我大三岁,却跟我曾是同班同学。因他爸爱喝酒,他妈身体不好,就由着他吊儿郎当。作为一个老留级生,虾皮在班上很不受待见。老蔡还特意嘱咐我们跟他保持距离。他也无所谓,在教室最后一排靠窗户坐着,跷着二郎腿看风景,有时笑得特别深沉。

因在女老师的茶杯里下泻药,他没念完初二就被劝退了,在社会上混,也到学校来混。他称之为视察,东游西逛的,就把我瞄上了。

我跟虾皮首次正式打交道,是在镇里一家网吧。那时我爸刚死不久。虾皮给我们班几个男生递烟,就我敢接过来,二话没说就吸了一口,还吐了个烟圈。就那么一会,虾皮就看出我骨骼清奇,胆儿忒大,值得他好好培养。

从上初二开始,我们学校外面就有人拦着收保护费。很多男生吃过苦头,我也是其中一个。但自从跟虾皮有了交情,谁也不敢欺负我了,就连老蔡批评我时都得担心家里的玻璃窗被打碎。

虾皮对我是真好。他有一把老火铳,带三个枪眼,是他老爷爷传下来的。他枪法不错,打过好多猎物拿到酒楼门口叫卖,山鸡呀,兔子呀,还请我吃过他打来的狍子肉。肉的味道不咋的,倒是那杆老火铳有点意思,乌黑发亮,据说当年打死过日本鬼子。虾皮很宝贝地收起来不给我看,说只要你谦虚谨慎戒骄戒躁,改天大哥给你做一个。我说咋做呀。他说拿根不锈钢管做炮管,用电解电容拆了装火药,接上引线就可以做炮弹,射出去截断一只野猪都没问题。他说得头头是道,就好像他造过一百把火枪似的。又说你念那些鸟书有屁用,现在大学生找工作好难。人家干一个月,还不如老子上山转悠几天。城里有啥好,你爸如果不进城,哪会丢掉老婆还丢掉性命?

我说,别扯远了,还是说说啥时候帮我造把火枪吧。

今天他约我,可不就是为了这事吗?


4

当我爬上堤岸时,正遇到有人往下坡走。竟是常到我家讨债的一个胖子。他看到我了,咧嘴一笑。我正要躲开时,却被这瘟神拉住,满嘴酒气地说:“今天你奶奶是去教堂还是去庙里了?”

我说关你屁事。他使劲捏了一下我的手腕,说他妈的咋不关我的事?你爸可是给我打了欠条的。有酒席钱,买大货车的钱,还有打牌输给我的钱…….

我说打牌输的钱是不受法律保护的,你想犯法啊?

胖子咕咕直笑,说我咋不敢犯法,我烧你家房子的胆儿都有呢。

我涨红了脸,蹦跶着窜开十多米远,高声说,小心老子拿枪毙了你!风吹着我的声音传出去好远,胖子却好像没听见,一踢一踏地走了。


5

我呸了一口,沿着堤岸溜达,逢树踢树,遇砖头踢砖头。逮着一块卵石了,就用脚尖带着走了一百多米远,然后捡起这倒霉石子奋力扔向湖面,激起一连串的水花。

“漂亮!”

一声断喝从我身后响起。我猛地转过头去,看到一张笑得稀烂的脸。

虾皮在此等我好一阵子了。天气虽好,却还是倒春寒的日子。虾皮衣着单薄,又捂耳朵又搓手的,嘴里不住哈气。

我不由得吭吭笑。半年前,我奶奶曾拿着菜刀把他轰出去半里路,说要是把我孙子带坏了样,小心老子剁了你这个没家教的杂种。虾皮天不怕地不怕,却被我奶奶震慑住,说声好男不跟女斗,便逃得不见踪影。现在虾皮重新出现,很瘦,不精神,像一只掉了毛的狗,说话腔调也变了,拖声拉气的。他还谈起我奶奶,说真是可惜了一员好女将,不就死了个儿子吗?咋能就这么垮掉了。

我说你也变了,不就去了一趟深圳吗?

虾皮咳了一声,吸了口气,再慢慢呼出来,拍着胸脯说,我要脱胎换骨,重新做人!

拉倒吧。工作没找着,倒学会装逼了,嘴里一再强调素质,什么GDP,城市建设,高铁规划啥的一大堆,但到底忍不住谈起枪来,说95式的步枪要被部队淘汰了,那货看着漂亮,左撇子用不上。唉,可惜了,95式嘛,改改其实也是不错的,只可惜现在军方跟着美国的样式跑,自己不长脑子。比81杠总强一些吧,81杠死沉死沉的,上个山都不行。

说到这里,他仰天长叹,满脸忧国忧民。

我说,你还是教我做火铳吧。虾皮冷哼一声,说被你奶奶看到就麻烦了,肯定会闹得鸡飞狗跳,说不定到时把派出所都引来了……。

我不管,缠着要学。于是他懒洋洋地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浇注一个砂模,找些废铁烧成铁水灌进去,枪管就做好了。然后去山上砍一根树枝,楠木的、柚木的都行,拿来做枪托,接下来敲敲打打十天半个月的,一把火枪就做好啦。然后问我:“会了吗?”

我茫然地摇头。

他叹口气,掏出烟来抽,说本该拿笔的手何必摸枪?你说到底还是一块读死书的料,实在无聊的话,他妈的谈个恋爱也不错。

虾皮虽然才比我大三岁,但是谈过两个女朋友了,总试图向我传授追女孩子的经验。我说得了,你还是教我使火铳吧。

他说算了吧,兄弟,现在管得严,不要提什么火铳了。有人在我爸面前污蔑我,还去派出所告过我黑状呢,我倒无所谓,你是个学生,可别被连累上了。

又是告状的。

半年前我跟着虾皮深夜进山打野猪那次,野猪毛都没捡到一根,却踩坏了一块苗圃。苗圃主人骑着摩托车撵了我们三四里路,前几天还添油加醋地向我奶奶告状,说我差点就被野猪钳子夹断了腿,差点被他家的狗咬得断子绝孙。我奶奶得知,吓破了胆,把这事说给杜俊美听,说你快点把这个祸害接到深圳去吧。十五六岁的伢,天不怕地不怕的,哪天有个什么闪失,我怎么去见他爸?

  • 1
  • 2
  • 3
  • 4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留守少年成长题材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西西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9-01
  • 520周冠打赏42000,共计42000
  • 2020-05-25
  • Inna打赏5000,共计5000
  • 2020-05-2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老师父2童生2020/05/26 15:32:17
    • 分享到:
  • 为什么是VIP呢?
    • 张夏2020/05/26 16:38:08
    • 分享到:
  • 我也不知。

    回复

    • Inna2童生2020/05/23 09:53:09
    • 分享到:
  • 许久不见,好似换了文风,忍不住打赏,哈哈!
    • 张夏2020/05/25 00:55:08
    • 分享到:
  • 谢谢仙女。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20/05/20 16:18:56
    • 分享到:
  • 母子关系转变的有点急,结局倒是挺可以的,会是另一个故事的样子!
    • 张夏2020/05/25 00:55:42
    • 分享到:
  • 谢谢点评。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4星
  • 3钻
  • 小说刊《北京文学》《江南》《长江文艺》《莽原》《芙蓉》《清明》《时代文学》等,上过选刊,中篇获莽原年度奖和广东有为文学奖
  • 小说刊《北京文学》《江南》《长江文艺》《莽原》《芙蓉》《清明》《时代文学》等,上过选刊,中篇获莽原年度奖和广东有为文学奖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1
  • 35651
  • 63
  • 11810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