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往事回忆:邻居幺妹,淡淡的花香
  • 点击:7626评论:02020/05/21 16:47


那是1974年3月,我在铁道兵七师33团招待所当上士,住在四川万源县城北紧靠公路边的一片居民区里,是当地老乡们腾出来的几间旧房。当时我们主要修建襄渝铁路的“万白”支线,就是从万源到白沙的这一段铁路。那时候的招待所每天接待的客人不多,主要负责的是团宣传队几十人吃饭的伙食,作为上士,就是部队的给养员,负责每天伙食的采购。

我和司务长彭伟特住在偏北的一间砖瓦平房里,房子是一户姓崔的大娘腾出来的。听人说崔大娘老伴去世早,留下一个女娃儿,1970年下乡,在距县城100多公里的一个毛坝子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少回家一趟。因此“军民团结如一人”的爱民任务,就有我和几个炊事员们承包了。什么打煤砖、扫地、擦窗户了等活儿,大家有空就争着去做。

记得一天上午,我采购完菜蔬回来,正坐在屋内给家里人写信呢,忽然听到窗外一阵清亮悦耳的歌声:

“哥哥在山上走,

小河在山下流,

哥哥在河边看,

妹妹在河对岸,

小哥哥一扬手,

小妹妹回过头……”

这是一位年轻姑娘稚气而委婉的歌声,而且是情歌,是我很熟悉的四川民歌调。在这大唱样板戏、破四旧立四新的年代,要想听一首新鲜的情歌,无疑似冬天里滚出的一串响雷。

我好奇地推开窗,只见院中间的柚子树下端坐着一位女青年,不到20岁的模样,上身穿一件杏黄色的薄毛衣,下身着一件草绿色的仿军裤,正背对着我搓洗一木盆的旧衣服,那满盆的肥皂泡沫在温柔的春阳里闪着银白的光亮。

“咳—咳!”我止不住地假装干咳了几声。

那姑娘马上回过头来,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向我由衷地一瞥,闪现出一种友好的甜甜的笑意。

随即她笑吟吟地站起身来,一双沾满肥皂泡沫的手朝她的衣角擦了擦,径直向我走来。

“你就是小李吧?我听妈妈说过,你们在这里帮过我们家不少的忙,真得谢谢你们哈!”

我赶忙从屋里走出来,向着她腼腆地一笑:“客气、客气,军民一家亲嘛!请问您是……”

“我,叫黄萍萍,就叫我幺妹儿吧。我就是崔大娘这家的闺女,下乡接受再教育,很少回来,所以您不晓得哈。”她头一歪,一双眼睛通透而明亮,如同一泓清泉,又像水汪汪的葡萄,清雅而灵秀。

我看的出,她说话的时候,脸上那两道淡淡的、短短的小眉毛一动一动的闪耀着迷人的光彩,好像会说话似的,还流露出一丝调皮的神色。

我站在她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不知道怎样接她的话题。

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司务长彭伟特骑了一辆破自行车在路边叫我,说车坏了让我推到县城内找人修理一下。

我抬头看了一下幺妹儿,然后趁机跑了。

不过,我们这就算熟悉了。以后有事没事的她也经常地到我们炊事班的屋子里坐一会儿,顺便带些花生、水果了什么吃的过来。有时还帮我们洗晒衣服、被褥等,似乎就是一家人。

那几天,炊事班的张千祥、吴相合也都格外的殷勤,我们时不时地会到她家坐一会儿,除了帮助她们家打水、扫地、清理卫生外,还喜欢崔大娘给我们“摆龙门阵”,听崔大娘给我们聊天、讲故事。有时,幺妹还给我们做醪糟荷包蛋吃。

醪糟荷包蛋是当地的一种风味食品,主要材料是酒酿和鸡蛋,做饭也简单,就是在锅中放上水,烧开后,下醪糟煮散,然后磕入鸡蛋,煮至自己喜欢的成熟程度,加适量糖即可食用。吃起来甜甜的、酸酸的,还有点酒的味道,口感甘甜微熏而芳醇。

幺妹儿还没有返回知青点毛坝去。听崔大娘断断续续的嘴里,才知道幺妹儿下乡的那个地方很穷,村里有一个刚刚离过婚的会计看上她非要缠着跟她恋爱,而她不想恋爱又不敢得罪对方,只好在自己家里躲几天。

这样,我便有点同情幺妹儿。

有天夜里我刚躺下,就听到有人在敲窗户,我起身开门一看,原来是幺妹,她用一张报纸包了本书,说这本书是杨沫的《青春之歌》,听说我喜欢看书,就借我看几天。

就在给我递书的时候,她的手指在我的掌心轻轻地触动了几下,我能感觉出来她内心的不安和心跳。

自那以后,我的心神也一直很难安静,老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在偷窥着我的什么,每次和幺妹子见面时,总觉得她的眼神有点异样,让我的神情更有些慌乱,不敢正视她的目光。

又是一个星期天。

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新的一天从远方渐渐地移了过来。

周日是我们最放松的时间,因为部队传统只有上午9点和下午4点只开两餐饭。所以一大早我把肉和菜蔬采购回来后,看着天色尚早,就一个人带着那本《青春之歌》,沿着我们住房的一条弯弯的山道向后山攀爬,想居高临下看看万源早上的日出,最主要的还是想透一下大自然清新的空气。

我在半山腰找了块大石头坐了下来,打开了那本《青春之歌》。这本书是当代文学史上第一部描写学生运动、塑造革命知识分子形象和成长命运的优秀长篇小说。通过描写以林道静为主要人物的塑造,歌颂了卢嘉川、江华等一批进步青年在那个时代,那个背景下的年轻人的革命精神。但因为受“文改”时期“破四旧、立四新”的影响,找到这本书还是很不容易的。

四周宁静淡雅,没有那种喧闹气息,只有湿润润的风轻轻地吹着。太阳已经慢慢地爬向半空,慷慨地把万道金光洒射在蔚蓝的天幕上,各色光环夹杂和融汇在玫瑰色的晨曦中,像轻纱似雾霭般地笼罩着静静的田野,让人感到心平气和、心旷神怡。

我忽然发现,脚下有一块块梯田式的油菜地,整个田野就像披着一块金黄毯子似的错落有致,阵阵扑鼻的花香随风飘扬。然而这种香却不同于玫瑰、牡丹的那种熏香,这是一种淡淡的沁人心脾的馥郁。在阳光的照射和微风的吹动下,那淡黄色的油菜花蕊,一朵挨着一朵,还带着青莲的醉态,芙蓉的清婉,或黄或绿,或浅或深,或迷梦或清晰,纵情地向人们展现着属于它们亮丽的风度。

我放下书本,不由自主地弯下身,用手抚摸着眼前的油菜花蕊,我觉得奇怪,平常我们从这里走过的时候,却从来没有注意到油菜花这样的漂亮和诗情画意。那淡黄色的花瓣,就像是大自然艺术家的画板调出来的色彩,那样的鲜艳和柔和,有的红中带黄,有的黄中带橙,有的橙中带蓝,有的蓝中带白,我完全沉浸在这油菜花香的梦境之中,仿佛眼前所有的景色都被油菜花香过滤一样的清新。

不知啥时候,幺妹苗条的身影忽然笔直地出现在我面前。她的黄外衣搭在手臂上,背后一片黄灿灿的油菜花衬托着她鲜红的内衣,使她显得更亮丽多姿,十分地迷人,就像一株挺立在山坡上的红玫瑰。

我无限兴奋地站起身来,刚想说句什么,却发现她用一双异样的大眼睛默默地注视着我,我只好下意识地把目光移开。

幺妹“咯咯”地笑了几声,那声音很脆,多少年以后我好像还能记得起她笑的那声音,就像尖尖的柳叶做成的鸽哨,半入山风半入云朵,香雾中余音袅袅,不绝如缕。

我被她的笑声所感染,只好也腼腆地傻笑了一下,把目光移向四周。只见油菜花的周围,三面是葱郁的桔树,一面是翠滴滴的青竹林。极目远眺,山脚下是万源县城,山头上是蓝天,山坡上是浓密的杂树丛,云在天上飘,花在地上开......

“想什么呢?”幺妹抬起她的眼睛,和我的目光相互对视了一下,然后转向了身旁那微风摇曳的油菜花和正在吮吸花蜜的两只小蜂儿,说:“瞧,蜜蜂的恋爱肯定是很甜的。”她漫不经心的说着话,仿佛在吟诵一首美丽的抒情诗,或者是朗读一章蕴含深沉的哲理警句。

我随着她的手势看了过去,只见两只蜜蜂一起在花丛中飞来飞去,辛勤地采着花蜜。几只蝴蝶也煽动着翅膀,在花丛中翩翩起舞,好象在金色的屏幕上演绎童话。

她在我对面的石头上坐了下来,两肘支着膝盖,犹如嫩葱般的手指捧着挺秀气的下巴颏,默默地注视着我。东边天上红红的朝霞,在她脸的一侧,涂摸上了一层金黄的暖色。

我忽然意识到,她是一个少女,一个很美很美的姑娘。

沉默了一会儿,她突然说:“你就不能坐下来,一起说说话哈!”

我半推半就地就坐在她的身边,和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你就不能挨我近一点哈?”她开始用手拉我。

“什么呀!”我反而把自己的身子往远一些的地方挪了挪。

说实在话,此刻的我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可是脚却不想移动,因为我已经闻到了幺妹身上散发的气息,那是一种妙不可言的温柔气息,仿佛有一种兰花和油菜花的混合香味,让人平添一种说不出的情思和内心勃勃欲动的那种渴望。

“那就握握手,可以么?”随即,她伸出一只手来。

我刚想将我的一只手迎过去,忽然觉得不妥,就像做贼一样的用眼睛再次环视四周,似乎觉得有好多双眼睛在向我们窥视。因为我知道,部队中制定的“几防、几不准、几个加强”中的“防男女关系、不准单独与女人接触、必须加强道德品质修养”的条条框框,无形中给我一击,使我不敢冒然将手伸过去。

“哈哈哈,还男同志呢?还不如余永泽呢,这么封建撒!”她轻柔地笑着,再次把另一只手伸了过来。

余永泽是《青春之歌》中的主人公,是他唤醒了林道静对生活的热情,让从小孤苦无依的林道静暂时享受到了家庭的温馨。但他也有点小资产阶级的庸俗自私和平庸,致使后来林道静接触到北大的爱国学生,思想上受到触动,最终在革命者的指引下,投身到抗日救亡的洪流中去。

怎么让我和余永泽相提并论?

等她再次把手伸过来时,这一次我没有拒绝,情不自禁地握住了她的手,那是一双柔软的温润的少女的手。

她把我的手抓的很紧,我的心“通通”直跳,能感觉到她的指尖在我的掌心轻轻的摩挲,仿佛全身过电一样的感觉,一股暖流从我的手心浸到内心,似乎还出了手汗,是我多少年都忘记不了的这种感觉。

她趁势躺倒进我的怀里,脑袋紧贴着我的胸脯,那长长的一闪一闪的睫毛和她那双湖水般清澈的眸子,像是探询,像是关切,像是问候似的静静地注视着我。让我透过她那满头的秀发,看到她白皙的脖颈和肌肤。

我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一股说不出来的温馨包围着我,使我不敢有丝毫的响动,怕此刻有一点响动会破坏眼前的情绪。她用手将额前的那绺靓丽的黑发往脑后一捋,让我更看清她弯弯的柳眉,一双勾魂慑魄的明眸,秀挺的鼻梁和滴水樱桃般的红唇。此刻,她如花般的粉腮还微微地透出红晕泛着光泽,真的晶莹如玉,妩媚含情。尤其她那一双闪着异样光亮的明眸直直地对应着我的目光,使我第一次感受到女性的那种妙不可言的韵味和气息。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单独同年轻姑娘离得这么近,看得这么真切。尽管我一双手紧张得阵阵发抖和发冷,但心里却是一阵阵的发热,仿佛通电似的痒痒地舒畅极了。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军旅、回忆、幺妹
  • 分享到:
  • 猜你喜欢!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1钻
  • 李战军网名君子伯牙,曾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国纪检监察报》等报刊发表过文章,出版过6本书,部分文章获奖并被转载。
  • 李战军网名君子伯牙,曾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国纪检监察报》等报刊发表过文章,出版过6本书,部分文章获奖并被转载。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3933
  • 12
  • 1320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