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口罩江湖
  • 点击:9180评论:112020/06/08 10:11

前言

2020年初,新冠疫情突如其来,短短数月中,席卷世界,各国纷纷闭关锁国,苍茫大地,一片沉寂。

3月17日,全国新增确诊病例13例,疫情得到有效的控制。意大利新增3233例、法国新增1210例、美国新增887例,超过伊朗和韩国,位列三甲。中国防疫利器之一的“口罩经验”迅速得到全球认可并普及。美国CDC(疾控中心)发布公告,允许中国国标口罩进入美国市场,欧盟各国纷纷给国标口罩开绿灯,表示临时接受国标口罩。依托世界工厂成熟供应链体系,在短短两个月中,中国口罩产能增长21倍,为全球抗疫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举世瞩目。

可是,特殊时期,疫情变幻无常,各国政策朝令夕改,变化之多,尤以美国为最,欧盟次之。对中国的口罩豁免令仅仅才11天,3月28日,美国FDA(食品药监局)颁布公告,将中国口罩排除在外。4月8日,美国再次改口,公布EAU名单,豁免比亚迪等5家中国企业,到4月26日,豁免名单上的中国公司数量达到74家。5月6日,突然又缩减到14家。美国口罩政策六周内变化了五次。

欧盟国家众多,政策更加复杂,对于中国国标口罩,一会接受,一会又不接爱,有时说声明性CE证书也可以,有时又说必须要有指定机构颁发的CE证书。而且各国政策还不一样,这一国接受,另一国可能就被拒绝,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在国内,人们纷纷加入口罩生产销售大军,到4月底,仅正规注册的口罩厂就增加了7万多家,还不包括无数没注册的作坊型口罩厂。在暴利的驱使下,口罩品质参差不齐,早期出口没有限制,什么样的口罩都能出口,收到不少国家的投诉。4月12日,海关出台公告,需要有正规注册和备案的工厂并出具合格证和检测报告才放行。4月26日,商务部颁布白名单和黑名单政策,海关仅对白名单企业出口口罩予以放行。大量中小型厂家内交外困,纷纷倒闭。

可以说,这是一段口罩进出口政策最混乱的时期,没有厂商能说得清楚,一批口罩出境后,会有什么样的命运和遭遇。乱政之下,牛鬼蛇神,纷纷冒头,各显神通,一阵风刮过,一地鸡毛,有人被套,有人被吹上了天,也有人东奔西跑,头破血流。这时候的口罩市场,行内人形象地称之为“口罩江湖”。


上集:初入江湖

1.

我曾经是工程师,在一家跨国公司的新加坡总部工作多年,每天研究各种工业零件,业余喜欢写作和摄影,有一天突然厌倦了这种生活,回到深圳,创办了一家文化公司,立志把旅游和文学相结合,给大大小小的城市作传,业务并不佳。好不容易撑到2020年初,期待开年会有好消息,没想到一场疫情突如其来,所有洽谈中的业务都黄了。

对我来说,隔离并不可怕,反而让我有更多时间来写作,在朋友圈全民卖口罩的时候,我安静地蜗居在深圳写一本叫《丝路百日》的书,讲的是我在一百天里游历丝绸之路的见闻。这是一个转移注意力的好办法,可以让心思远离那些让人谈之变色的病毒。

直到三月中下旬,初稿完成,我才把目光移向外面的世界:街上行人寥寥,小区戒备森严,每个人都戴着口罩,怀疑任何碰到的人都是假想的病毒携带者。这个世界,短短两个月内,已面目全非。

我开始为柴米油盐担心,好友老王知道我的状况,要给我介绍一份做外贸的工作。考虑到有文化公司的牵绊,我只同意做兼职业务员。老王叮嘱我,让我放低心态,忘记过去,当自己是一名普通员工,从头开始。

2020年3月25日,其时,国内疫情已经得到有效控制,全国新增确诊47例,且均为境外输入,各行各业开始复苏,国外意大利成为新的“震中”,累计确诊超过7万。我跟着老王见到了外贸公司老板肖总,肖总让业务经理李政给我分派了一个阿里巴巴国际站的账号和邮箱,并正式宣布:我可以开始工作了。

外贸公司的主营产品是电热手套、电热鞋垫、电热袜子和电热衣服。此时冬季刚过,春夏时节大家都不买电热产品,生意淡得出奇,员工们无所事事。肖总给大家开会,跟我们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在东莞有个好朋友开了口罩厂,主要做KN95型号,有货源优势,让大家在旗下各平台上架口罩,公司开始卖口罩,只不过他朋友现在做的产品还在设计包装,现在只能卖散装的,让我们在网上先找些图上架。

口罩出口欧洲需要CE认证,肖总朋友的CE证书是由欧盟检验机构ECM颁发,我在欧盟官网查了一下,发现ECM并没有颁发防护口罩证书的资质。我问李政怎么办?李政给我打开阿里平台上的口罩卖家链接,一个一个地找出他们的证书给我看,我发现大部分卖家证书的颁发机构都是ECM。李政跟我说,你看看,大家都这样做!

李政为了打消我的疑虑,拿了样品和我一起按照网上最火的鉴别方法做试验——口罩里装水不漏;中间熔喷布打火机烧不着;隔着口罩吹不灭外面的打火机明火。按这样一套方法做下来,我也放心不少,李政说得对,证书虽然不合规,但产品质量是好的,国外口罩奇缺,总比什么都不戴要强。

我一直反感朋友圈那些天天发广告卖口罩的人,没想到我也被迫要卖口罩,不过还好,我们的口罩是要卖往国外,不需要在朋友圈发广告,而且也算是为全球抗疫做一份贡献。于是便着手准备,李政当天就在网上扒了一些图,在阿里平台上架了商品,还花了二千多元买了五十个报价商机,一切准备就绪,我们的口罩外贸正式开始。


2.

平台上来自各个国家的口罩询盘很多,但竞争也很激烈,客户随便在平台发布一下口罩需求,十个报价资格瞬间就会被抢完。肖总给我们KN95口罩的底价是每个7.5元,但因为各国控制航班,到欧美的快递费涨了一倍,快递时间也延长了数倍。开始我报价10元,无人问津,后来降到9元,也无人询价,报出去的价格如同石沉大海,每一个报价,平台收50元,一天损失几百元。

我意识到是我们的货源问题,KN95口罩平台上到处都是,我们没有任何优势。便想着自找货源,把在朋友圈发布过口罩广告的朋友都找出来,卖口罩的竟然有几十个。随便问了两三个,报价都在9元以上,问到第四个——一位姓程做加工厂的朋友,他的报价低到离谱,才6.5元,这一发现,让我欣喜不已。

把这一好消息发在群里后,肖总半信半疑,让我多留一个心眼,他说朋友圈卖口罩的很多,但真正有货的没几个。我跟肖总说,这个人有个加工厂,专门做口罩耳带,资源广,信得过。李政很相信我,跟我一样高兴。我们把客户报价调到8.4元,立竿见影,两天内我们的客户回复率增长好几倍,李政主攻北美,收到一个来自美国的订单20万个,但需要样品测试。我收到一个意大利订单5千个,意大利客户很爽快,直接让我提供银行账号给他,他很快给我转了账。

李政说,一个外贸新手,几天内就有单,挺难得。下班后,我特意请李政吃饭,感谢他对我的指导,走出办公楼,正值下班高峰,街上人潮如鲫,除了大家都戴着口罩外,其它的跟平常已经没有两样。仅仅才一个月前,全世界都在看中国的热闹,如今,情况刚好相反,中国人撑过了一劫,而中国以外,劫难才刚刚开始。

货款四天后才到账,疫情期间,各种交易活动比往常都慢了半拍。程姓朋友让我把钱转给他,再给我发货。我跟他只是一面之交,不敢随便相信,便决定开车去东莞找他现场提货。

他的工厂很偏僻,占地很小,只有一层楼,车间里空空荡荡,只摆了一台塑胶成型机,办公室更是惨不忍睹,一张到处都是破洞的人造皮沙发和一个发黄的茶几就是全部家当。程姓朋友热情地倒茶给我喝,发黑的杯子让我难以下口。我问他,货呢?他说,正在联系呢!他让我坐一坐,说货马上安排好。说完,他就一个劲地打电话。

我这才明白,他也没现货。我质问他为什么骗我说有货!他说,现在这个行业都是这样子,收到款后再找货。他让我稍安勿躁,一定能帮我调到货。我想,既然来了,也没办法,只能等他结果,如果这次拿不到货,我也很没面子去面对李政和肖总。

程姓朋友毫不避讳,当着我的面在电话里大言不惭地问道:他手里有100万订单,最低价格多少?交期多长?自信的语气听得我一愣一愣。很多人还真把他当一回事,只是价格始终谈不下来,资质齐全的产品,价格最低也是8元,而且没现货,需要排单生产。这样的价格,扣掉清关费用,我们一分钱赚不到。我很生气,问他之前那么低的报价是怎么来的?

他说:“另一个朋友有300万个的订单,他去跟一家工厂谈判承包半个月的产量,工厂报价6.5元。”

“那300万订单现在怎么样了?”

“还没谈下来,所以也拿不到货。”

他的回答让我彻底死了心,5千个订单他可以跟人说是100万,他那300万订单谁知道实际是多少呢?如果我轻信了他,给他汇了款的话,后果会是怎样呢?我越想越生气,不愿再搭理他,拂袖而去。

我坐在车上,思考着该怎么做?怎样向肖总和李政交待?没找到货源,李政那20万订单也麻烦。于是,我又一次把朋友圈卖口罩的人都找出来,一个个询问,没一个有现货,价格都比公司的高,事实摆在眼前,我不得不认输。

我给肖总打电话,跟他说,您的顾虑是对的,对方的确没货。肖总在电话里很不耐烦,他说:你不要在外面跑了,先回来再说吧!


3.

回到公司,肖总召集我和李政开会,跟我们制订了规则,一是不要再在外面找任何供应商,口罩行业,骗子一大堆,我们玩不过人家。二是只能卖他朋友的货,他们是拜把子的战友,信得过。我说他朋友的货没有包装,也就是市场上所谓的白板,客户肯定不会接受。肖总让我们告诉客户实话,不接受就退款。

从肖总办公室出来,我和李政相对苦笑,按肖总的指示,不但已付款的单要黄,所有正在洽淡中的很多意向订单都要黄。果然,我跟意大利客户一说实情后,意大利客户选择了退款。我让财务原路把款退回去,看到财务给我的回单,心里很失落。

仅仅几天的外贸工作,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作息,原本每天早早陪女儿睡觉,现在每天晚上都一个人窝在书房里谈业务,因为与欧美的时差,晚上才是欧美客户最活跃的时间。我有些不甘心,便在阿里上寻找优质而低价的口罩资源,意大利客户的事件,让我终于明白,作为贸易公司,最核心的因素是可靠而稳定的供应商。所有的中间人或中间商都信不过,只有找到源头厂家的支持,生意才能顺利。

阿里平台上大部分都是代理商,但我可以从产品包装上看到厂家名称,然后百度到厂家的网站和联系方式。我一共联系了五家,工厂分别位于河南、成都、深圳、东莞和汕尾,河南和成都的在电话里还比较客气,但价格高,排程长,最少订单量为20万个起;深圳的告诉我,他们的产能排到了一个多月以后,暂时没法接单;东莞的回答更牛,语气里充满着傲慢和自豪,他说:“小伙子,你知道现在这行业现在怎么玩吗?我们散单一概不接,只做包产线长单,低于六十天的单也不接,包六十天的全款预付,包九十天的预付百份之五十,交货付余款。”

  • 1
  • 2
  • 3
  • 4
1/9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口罩外贸意大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7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刘郎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9-10
  • 文夕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04
  • 健字号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02
  • 健字号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01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20-06-15
  • 落梅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6-08
  • Inna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6-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口罩救了人,口罩也害了人。身在美国,防疫之初,七十美元买五十个口罩不新鲜,口罩如同是纸币做的,换一个口罩就是丢一美元纸币呢。作者牢牢抓住这次疫情的核心点,以自己做口罩外贸的切身经历,为我们描述出外商,外贸公司以及生产广家、货运快速在网络时代的层层关联与种种尴尬,读来身临其境。联想起国内朋友让我帮他找口罩销路,已经是一天一个降价位,所幸我们点到为止。作者控制着表述的激情,是对读者的尊重,大巧若拙。
  • 感谢评委老师点评

    回复

    • 文夕评委2020/09/04 16:55:32
    • 分享到:
  • “我写下这篇文章为止,我也不知道在意大利客户身上最终发生了什么。只有一件事我很明确:我再也不卖口罩了。”疫情下我们以往的人生经验全部作废!从前我们抹着石头过河,现在我们蒙病毒的眼罩过河,天知道过不过得去,可能需要靠特异功能……
  • 感谢评委老师点评

    回复

  • 从一罩难求,到口罩满天飞,这里面有太多的故事,浑水摸鱼,乘机发财者只能赚得了一时,我们公司也尝试做过要转型做口罩,把这个事项提上议程,才知道正规生产需要条条框框特别,是有多么的不易,后来就只好作罢。口罩是疫情中人们唯一的防线,真的容不得欺骗,风险和机会共存中,合法生产/经营、诚信品质才是上上策。
  •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20/07/14 15:26:09
    • 分享到:
  • 各行各业都不容易,最近找了份兼职,才明白血汗钱为什么叫血汗钱。
  • 回复
  • 喜读冬十年,其情真,其文顺
  • 感谢亨总,每写一篇总是能得到您的支持和鼓励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20/06/08 12:11:17
    • 分享到:
  • 想到一个真实故事,几个资源丰富的朋友合伙做口罩,机器到位,订单到位,熔喷布却被卡住了,结果有了熔喷布,口罩不值钱了,又抹不开面子,高价买了口罩给客户,最终核算净亏五百万。关键口罩机还能等下一波红利?——这些事情告诉我们,隔行如隔山,有巨大风险。如果不是吃头啖汤,很可能连骨头都没得嚼。作者还算不错,至少多少有盈余。这三个月,各种吐槽和后悔的事件层出不穷。而确实有些人发了“国难财”——他们抓住了机会点
  • 两个月赚足了五年的利润,这的确让人羡慕,但毕竟凤毛麟角,更多的是,血本无归,但也说明一件事,投资本就有风险,天下哪有包赚的好事?
  • 谢谢飞泉兄阅读和点评。今年的口罩行业的确是一个江湖,风险和机会并存,体验一下,也是挺有意思的经历。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212896
  • 21
  • 1860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