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后的甜品
  • 点击:12592评论:162020/06/15 08:38

从印着富士山图案的卷帘望出去,有一线灰蓝的天。清晨的片刻宁静像露珠一样珍贵,男人躺在皱巴的床单上半睁着眼。他不想起床,尽管早在五点时,他就醒了。他赖在床上,朦朦胧胧地睡一会儿醒一会儿,有时也分不清是睡是醒。反正年过四十后,他经常这样。

空气稳稳地凝固着一整夜的恶臭,让他一阵阵犯恶心。

可是,门外已经有凌乱的脚步声了。妻子拍蒜、倒油、铲子摩擦锅底的声音,让他闭着眼都能想象出那张哀怨的脸。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坐起来,一面斑驳着水渍的墙冲着他的脸竖起来,直直地堵在眼前。他把窗帘紧了紧,向外走出去。

拍蒜的声音更大了,菜板也弄得哐哐响。男人脚步没停,他径直走到厨房一角,弯下身子,熟稔地拉开地上的一块活动木板,脚下露出一截梯子来,直通向楼下。他转过身子,顺着木梯向下爬去,梯子吱吱嘎嘎的声音,也被吵醒一样,带着不情愿的腔调。随着身体下降,一股浓烈的松节油味弥漫开来。他喜欢这味道,那是他浸泡梦想的气息。从他第一次拿起油画笔的那一刻,这味道就有了象征性的意义。除此之外,他还迷上了这一梦想的所有衍生品:涂过乳胶的亚麻布画框、光线充足的画室、浅棕色的落地窗帘、摆成一排的油画颜料、擦得锃亮的刮画刀,以及刚煮好的浓咖啡、蓝白相间的扎染桌布和漂亮的姑娘……作为一个自由画家,没有什么比站在自己的画室里,被充满艺术气息的美物包围更幸福的事儿了。

可是,今天不一样。他被这熟悉的味道呛得头晕,有种想呕的感觉。按照每天的习惯,这会儿,他要把画架、画凳、调色板、颜料和未完成的画作放在合适的位置,再把松节油、亚麻油、调色油和上光油摆成一排,茶杯洗净、茶壶蹭亮,再烧好一壶水……一切都收拾得井井有条,才把窗帘拉开,闸门打开。可是,他今天没心思慢条斯理地做这些。昨天,他干坐在这里一整天,一幅画也没卖出去。具体来说,这样的境况已经快一个月了,再这样下去,他就要撑不住了。别说房子的租金没法交,水电费也要停了。住在阁楼虽然方便,看起来也很浪漫,其实都是假的。屋子憋屈不说,还时常让他产生错觉,仿佛自己一整晚都在等顾客上门。

他胡乱想着,把手上的东西弄得叮当响,以至于还没收拾停当,就哗啦一声把窗帘拉开。眼前一阵飞花乱舞,白花花的阳光雨点般甩进屋里,刺得他眯起了眼。窗外,衣着花哨的游客正鱼贯而过,对面包子铺飘来浓重的蘑菇和羊油味,隔壁画框店的老板把电锯正开到最大……

路边一个游客被忽然拉开的窗帘吓了一跳,怔怔地看向他。男人这才想起自己还穿着睡衣,他冲那人瞪了瞪眼睛,随手抓起挂在墙上的围裙套在身上,头也不抬地把桌上的一张废纸揉成一团,冲着垃圾桶扔过去,完全一副旁若无人的模样。其实,这间画室并不大,何况昨晚他已经收拾过一遍,连地板也擦了。可是,一天才刚刚开始。他需要做点什么,他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像个闲人。

男人背后是一幅两米长、一米多宽的静物油画,放在顾客一进门就能看到的位置。倾斜的桌角、滚落的苹果和洋葱、斜置的花瓶和高脚杯,一看就知道临摹的是印象派大师塞尚的作品。墙的两侧也挂着风格一致的静物画,独特的构图形式、深浅不一的紫色阴影、大色块的拼贴、不拘一格的混色,还有锁住目光的黑色线条……不得不说,男人把塞尚的作品已经临摹到炉火纯青、以假乱真的地步。

可是,在这条街上,甚至整个油画村,又有多少人欣赏这样的作品呢?他们更喜欢安格尔的古典肖像画,惟妙惟肖、细腻逼真;要么是梵高的装饰画,色彩炫目、线条灵动;再不济,现代涂鸦也行,尽管故弄玄虚、花里胡哨,但看起来高深莫测,糊弄外行人绝对有市场。

作为一个学院派出身的画家,混在其中是件痛苦的事儿。男人昂起头,眼睛扫过墙上那些画,肩膀垂得更低了。这些作品都是他的心血,要考虑光影效果,还要在立体构成和动态表现上反复推敲,科学的配色和大胆的拼贴就更不用说了,心理和视觉的平衡是最难的,要在色彩的明度和纯度中作对比,还要在体块和位置上反复衡量……但这样专业的话,他能和谁说呢?进店光顾的人多数是大芬油画村的游客,溜达一圈就走,连价格都不问。偶尔来个圈内的人,寒碜的衣衫,穷苦的表情,一看就知道是打听行情的。凑到画前看半天,往往问的,都是用什么牌子的调色油或油画颜料,以及画框的材质,画布的质地……估算完成本,就黯然离开。他们肯定也是穷画家,根本不会掏出一文钱。他们自己的画还卖不出去呢!他理解他们,也从不为难他们。这世道就是这样,真正搞艺术的,都和贫穷、没落、生不逢时、怀才不遇有扯不断的关系。街对面包子铺的老板都比自己赚得多,腰板也比自己挺得直……

楼上女人剁菜的声音更响了,她紧蹙的眉头能夹死他每一句想说的话。他不想上去,宁愿饿着,也不想和她面对面,吃她用销售童装赚钱买来的青菜和猪肉。可是,不多久,她就在上面扯着嗓门喊他了。他不得不上去,况且,仅是这么活动一会儿,肚子就叽里咕噜响了几次,眼前也一阵阵发晕。他得活着。

他几乎忘了自己是怎么爱上这个女人的,十几年就这么过去了。他不记得女人到底什么地方吸引了自己。从背后看过去,只看到一个水桶般粗笨的腰身,稀拉的枯发遮不住泛红的头皮,强壮的四肢滚圆而结实。他不想看她的脸,浮肿的眼睛和肥厚的嘴唇让人想到注水的猪,连鼻头都充足了气。可是,他们的生活并不富裕,一日三餐总是清淡。她缘何攒了那么多肥油?他一直想不通。倒是自己,干瘪的身板,削尖的面颊,深陷的眼窝和枯瘦的手指,与每日的白粥、咸菜极其相配。

他拖着腿爬上去,刚坐定,忽而想起画室的闸门忘了关,立刻站起身来。正待下楼,女人冷冷扔出一句:“那些破烂画,谁要啊!”

男人的背影钉在地上一会儿,很快折返回来。那张青白的脸,除了眼神更加阴郁,没什么变化。他是不会和她争吵的,这些年来,他像只被蛛网捕获的青虫,刚开始还抗争,可越挣扎捆得越紧,索性就任由那母蛛张着血盆大口一点点来蚕食自己,最后,连疼痛都麻木了。他一声不吭地坐下来,盯着桌上的半盆白粥看,那铁盆瘪下去一个坑,有点歪斜地放在两人中间。自己手边的这个碗,边缘有个缺口,他知道,女人全凭这个记号给他盛饭。男人呆呆地枯坐了一会儿,端起碗,猛地喝了一大口,发出很大声响。女人瞥了一眼男人鸭子般的脖颈,翻了翻眼白,没吭声。过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把筷子使劲撇在桌子上,扭过身子,将一个小小的单放机拿到跟前。胖胖的手指刚压下去开关,那盒子就响起嘹亮的舞曲,“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就像天边最美的云朵……”

男人继续大声地喝着粥,大口嚼咸菜,脖子上的青筋一跳一跳的,咬肌也突兀起来,喉头随着食物的滚动剧烈地上下起落。音乐在这个窄小的空间里此起彼伏,碰着墙壁和锅碗瓢盆,又反弹回来。他听到自己耳膜里振动起另一种声音,一汩一汩地涌向胸腔和小腹,那着了火一般的血液正涌遍全身,直至手指末端。他发现自己的手,竟然在抖。破烂!是的。他的心血,他的梦想,连他自己都是破烂儿货!他把嘴里嚼不烂的咸菜“呸”地一声吐在地上,用鞋底捻了捻,然后一昂头,把整碗粥灌进喉咙,把碗大声扔在桌上。女人没吭声,连头也没抬。只是合着音乐摇晃着脑袋,在凳子上夸张地扭着腰肢,一小口一小口地夹着咸菜。他知道她在用这种方式气他,她不在乎他,他的一举一动在她眼里都是垃圾。

这样的局面,总是男人先退场,对付眼前这个女人,他毫无办法。可是,房租是她交的,儿子的学费也是她付的,他手里的钱只够买对面包子铺的一笼包子。他没有理由生气,也不知道该生谁的气。人穷志短,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

“今天,必须卖掉一幅画。”男人咬咬牙,恶狠狠地对自己说,“再这样下去,自己迟早是要疯的!”男人用围裙使劲擦了一下嘴,站了起来。大概粥喝得太快,肚子还没感觉到食物,竟然还叽里咕噜响……可他不想动盘子里的包子,他能想象自己伸出手时,女人鄙夷的眼神。

今天,务必卖掉一幅画。他要用赚来的钱,好好犒劳一下自己!吃顿奢华的法式牛扒,再来一大份芝士面包,喝一壶热咖啡,再配上两份提拉米苏……当然要约上喀秋莎,他新近结识的女子,一个可以推心置腹的朋友。他必须得和她说说话,再这样下去,他心头那根弦肯定会扯断的。他一天也承受不了,只有她能理解他!

想到这里,男人脸上的表情松了下来。他默不作声地站起来,大步走向梯子口。今天,一定要卖掉一幅画!他满脑子都是这个念头。有了钱,一切都会好起来……他一边想着,一边更紧地攥住梯子扶手,脚步也更坚定起来。待他合上头顶的木板,楼上忽然响起更大的音乐声,女人夸张的舞步使劲跺着头顶的楼板,一阵轰轰响。“一切,都没关系。我有喀秋莎。”男人自我安慰道。

喀秋莎,只要念几声她的名字,男人的心就柔软起来,连饥饿也模糊了。她是睡在蚕丝被里的公主,是坐在写字楼里的高级白领,也是这座城的真正贵族。只消看一眼她的明眸和一尘不染的纤纤玉指就可以知道……她和楼上的婆娘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男人干咳几声,冲着地板重重地吐了一口痰,又走上前去,使劲捻了捻。正在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中年男人。

来人一看就是本地人,一身松软的打扮,蹬着一双人字拖。先是漫不经心地在画室里走一圈,然后,踱步到画室中间,盯着那幅最大的静物画,看了一会儿。才问:“你画的?”

“是的。”男人小心翼翼地回答。

“塞尚的。”

“是的。”

“多少钱?”

“八百。”

“五百,行吗?”

男人沉默了一下,“六百吧,这幅画光是画框和画布就要三百,不算颜料。”

“好吧,成交。”对方耸了耸肩。

男人啥也没说,立刻扭身去拿梯子。上帝开眼,自己竟然这么快就做成一桩生意!尽管卖掉的是自己最钟爱的一幅。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自己可以重新做画框、绷画布、刮胶、晾干、重新构图、调色、等干、上光油……反正自己的时间和街边的狗一样多,而且一文不值。卖掉它,至少,可以换顿丰盛的晚餐,还会和喀秋莎在一起。是的,和喀秋莎在一起!他好久没听到她美妙的声音了。她凝神的面容就像雷诺阿笔下的少女,而且,她从来不嘲笑他,更不会打断他的话。她是那么仰慕自己的才华,理解自己的心意。

至于自己的命运,早晚会有转机的。每当自己身处低谷,男人总会用艺术家惯有的不幸遭遇来安慰自己。当年,那些穷画家不也是熬过最艰难的日子,才名声大噪的吗?塞尚到了晚年才被画界承认!自己现在苦一点,但只要坚持下去,总会熬出头的。喀秋莎每每听到自己的宏伟志向,眼睛都会放出光!男人背过身子,嘴角浮着笑,将最后一道绳子仔细地拉紧,才接过对方递来的六张钞票,连谢谢都忘了说。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幻灭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11
  • 胭脂扣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7-15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30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24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22
  • 黑雪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6-22
  • 520周冠打赏41000,共计41000
  • 2020-06-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篇小说前面都很好,如果不是后面的设计感太强,应该是一篇不错的作品。前面对画家的刻画可谓浓墨重彩,他的庸常生活几乎让人窒息,他想找到一个出口。这种人物设定不算高级,但也不差。反而是“喀秋莎”的人物设定是比较失败的,一下子使整个故事滑入一种似曾相识的情节中。其实小说可以不那么像小说,可以混沌一点,特别是故事核可以特别一点,异质化及个人化是很重要的。
    • 黑雪2020/09/11 17:59:39
    • 分享到:
  • 特别喜欢这种冷静、理智和认真的评价,对自己的成长有很重要的帮助。好吧,我承认对于烟花巷子的生活,我仅仅停留在想象的层面,所以,这样的设计也显得苍白。谢谢掌门细评!
    • 黑雪2020/09/11 18:00:53
    • 分享到:
  • 然后呢?深入生活,细致观察……哈哈

    回复

    • 胭脂扣1布衣2020/07/11 09:41:37
    • 分享到:
  • 这道让人难以下咽的甜品让人回味无穷,读来唏嘘。作者用短小精悍的文字,构建了几个人的人生,有落魄的男人,也有市侩的妇女,最讽刺的便是这个精致的白领,用群体意识构建出一个完美化身,掩饰自己拙劣的身份。其实,说来也是一种悲哀。最后的结局出乎意料,反观文章开头的文字,才发现这种层层铺垫,全是为了她的出场,粉饰的太平终抵不过残酷的现实,反而使现实更无情,更残忍。这种对照反观的做法是短篇小说中最精致的设计。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20/06/27 08:28:26
    • 分享到:
  • 步入中年尾声的男人,如果日常生活节奏平淡如水的话,心中总有那么一丝不甘:有的想趁身体还算年轻,再来一段美丽的邂逅;有的则整日里胡思乱想着怎样才能一夜暴富?结果呢,钱包被骗瘪了不说,还被戏称为“傻叉”。所以啊,当我这个即将迎来不惑之年,又一事无成的屌丝细细品读完这篇文章后,真是感同身受呀。
    • 黑雪2020/06/29 17:13:37
    • 分享到:
  • 自嘲者,往往精神强大!邻家的挚友,你会迎来最美的不惑之年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20/06/24 12:08:40
    • 分享到:
  • 看完丽娜的新作,焕然一新。遣词造句宛若诗人。这是丽娜文字的明显变化,有些句子让人拍案叫绝。故事是她熟悉的画家故事,鸡毛蒜皮,鸡零狗碎,一地鸡毛,鸡飞狗跳——这些词不足以概括。一个屌丝男画家,坚持内心的理想着实让人感动,多少有我们斜影照在地上的样子。钱是男人的生命线,没有经济基础,男人就有寄人篱下之感。凌厉的婚姻现实里映照不出风花雪月。余留的只能是壮硕如猪一样的老婆,幻想的灵魂红颜,苟且偷生的日子和
  • 让人哭笑不得的终局。事实上,稍微理智的人也得明白,白富美怎么会看上屌丝画家?里面的猫腻就如同故事本身一样荒诞,而它的缔造者就是生活本身。被欺辱太久的肉身终于无法得到拯救,或许是我们最感遗憾的事情。
    • 黑雪2020/06/24 16:37:47
    • 分享到:
  •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但是,最动人的还是那些与我们擦肩而过的芸芸众生。

    回复

    • 黑雪3秀才2020/06/21 09:04:39
    • 分享到:
  • 尝试用较短篇幅完成一个涵盖面广的故事来创作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这改变了我一直以来任由文字胁迫或者凭借故事自然发展的方向来创作的模式。前期的构思尤为重要,一向恣意妄为的我也开始字斟句酌,每个场景,每句对话,每个动作都试图使其具备指向性,而非纯粹娱乐。而在过去,我表现得过于随意,给读者造成了表面上很美,实则粗糙无味的阅读体验。文学的严谨和严肃性是值得认真考究的,举重若轻表象背后的都是字字负重前行。
  • 回复
  • 小说不长,但容量挺大,或显或隐,涉及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几乎所有尴尬:事业无成,夫妻关系恶化,理想无枝可依、无家可归。关键是,还看不到一点希望。此正是:男到中年,不如狗。艺术啊艺术,在俗世中存活就是这么难。画家,似乎和“喀秋莎”这类女人特别“有缘”,然而在这里,她并未扮演安慰者和拯救者的角色;所以,最后,画家也只能从后门逃走——在与社会的交往与交战中,这是艺术近乎必然的命运!
    • 黑雪2020/06/21 08:38:45
    • 分享到:
  • 男到中年,人不如狗。此话犀利!其实,人到中年,男人女人都处境尴尬😓 多数人都是在一边清醒一边糊涂中过日子,艺术不过是将其放大罢了。能在认同中自嘲一下,博个笑点和同情,便是小文存在的意义了。

    回复

  • 戛然而止,却留下一个这样的背影:虚假,自欺,以及人生的某种无法言说不好揭秘的真相。
    • 黑雪2020/06/23 12:59:34
    • 分享到:
  • 美丽背后有丑陋,高贵潜藏低俗,反之亦然。人世间的真相往往不是我们看到的,就像人与人之间,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理解。

    回复

  • 大芬故事这么魔幻?
    • 黑雪2020/06/15 16:37:11
    • 分享到:
  • 值得逛逛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41938
  • 23
  • 371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