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月的最后一天
  • 点击:1458评论:02020/06/23 11:48

黑暗中有一点光,在惯常昏暗阴冷的房间显得尤其突兀,杨仔将鸡窝似的头抬离床板,对面窗子透进来微微的一抹光,他抓过手机,亮起的屏幕瞬间让这个房间有了生机,已经上午十一点半,想必外面也已天光大亮,只是因为和对面的楼紧紧贴在一起,这窗子的透光作用便基本无法实现。四月的天气,杨仔觉得无处可去。

杨仔本来的名字叫杨宰,因为几世为农的父辈希望这个后代能够做大官,在他父亲的意识里,宰相就是大官。然而对于这一寄托了父辈殷切希望的绝世好名,其本人却并不喜欢,因为自从懂事之后他就不止一次听见别人调侃,“杨宰,杨宰,长大了必定是个宰羊的屠户”。杨仔不想做个屠户,虽然村里杀猪宰羊的屠户们大多殷实,且常年无须担心短肉吃,但那一身的血腥味实在让他颇为抵触。这样的惨状终于在杨仔上初中的时候有了一次转机,当时做学籍登录的教导处主任把杨宰写成了杨崽,发现这一变故的杨仔果断回家,愤然向父母控诉自己被人侮辱成了羊崽子,并以声泪俱下的表演赢得了一次自己改名的主动权,在户口本上改成了现在的杨仔,用他本人的话说,洋气、时髦,就像当时很多港片里的小混混,这个仔那个仔,谁见了都得躲着走,然而杨仔并不是香港人,甚至于彼时的他还不知道广东人口中“靓仔”的普通寻常,他只是一个地地道道北方农村的孩子,经过不懈的努力考上大学,走出山村,连他自己都没想到毕业后会来深圳工作。

对面住着的湖南情侣开始做饭了,油在热锅里沸腾,发出滋滋啦啦的声响,浓烈的辣椒味呼啸着冲进来,杨仔捏了捏鼻子,感觉鼻炎都要犯了,他不得不爬起来,将卧室跟阳台之间的那道玻璃门关严实,借此把夹杂了厚重辣椒味的刺鼻油烟阻挡在安全距离之外。

返回床墓的时候顺手开灯,灯管隔着厚厚一层灰,闪烁四次,终于稳定下来,驱散了一屋子阴暗,四周的粗糙粉墙却愈发惨白起来,像一张张死人的脸,四月的天,这一方陋室里却阵阵的阴凉。

从床头扒出一本厚厚的书来,崭新的书皮上积着薄薄一层灰尘,杨仔翻开书,从第二页到第三页,随即合上,把书本放回去,抓起手机,微信、微博、QQ、豆瓣,每个软件都打开看看,又都在三分钟内关了,他找不到一件让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事。

“有意思”是一个很玄妙的概念,譬如四年前杨仔刚毕业的时候,他喜欢看书,不管是文史小说,还是杂志画报,他看书的范畴杂乱无章,却从这风格迥异的各类文字里得到了莫大的乐趣,后来,不知在具体的哪个分界点之后,他不喜欢看书了,他得了一个很多人都有的通病——手机综合症,不论行走坐卧,到哪都要抱着手机翻看,那里面似乎是另一个世界,一个可以勾魂的世界。

那时候,杨仔还在济南,他喜欢饭后到小区后面的矮山上信步闲逛,山上的酸枣树跟池塘里的荷花藕叶让他着迷,就连山顶那道残破的石墙都让他觉得有意思,他可以一整天待在山上不下来,只要有足够的食物和水,说起来,这会也该去吃饭了,虽然他并没有明显的饥饿感,毕竟一整个上午都躺在床上,不动就不大会消耗,自然就不容易饿,杨仔是这样认为的,他想,有些老话是很有些道理的,比如人们说千年王八万年龟,他觉得自己就很像一只龟,活了万年的龟。

楼下水饺店里也有一只龟,养在门口的玻璃箱里,杨仔坐在龟的对面,那巴掌大的龟便躁动不安起来,爬上爬下,用尽力气挥动四肢,溅起片片水花,杨仔不得已换了座位,那家伙果然就安静下来,他心里暗暗咒骂,该死的畜生。

这小区里还有两家面馆,一家沙县小吃,即便这几家店明显都是盗用了面食的虚名,实际上用的是地地道道南方面,颇有挂羊头卖狗肉的意味,但他选择吃水饺,多数还是北方人的生活习惯使然,杨仔自小吃不惯米饭,也受不了南方人不知用什么材料捣鼓出来的“假面”,他的肠胃早已被北方的面食养出了脾气。杨仔也是一个有脾气的人,像这地球上绝大多数人都会有的脾气一样,对于明显的不善,他也会本能抗拒,就比如这臭脾气龟的主人,杨仔第一次来这家水饺店的时候,他点了一份打卤面,那会子,他是第一个进的店,之后的半个小时,在他身后陆续进来的三四拨人都吃完走人了,他的面才姗姗来迟。这样的事,杨仔不能容忍,可是他的胃也不敢得罪,当不同的权益方之间发生了冲突,杨仔还是向自己的胃做出了妥协,就像今天这样,水饺店的主人虽然不为杨仔所喜,幸而这里的水饺却是地地道道的北方口味。

杨仔喜欢这种北方口味,尤其他在东北待过两年,就是他来深圳之前的那两年,李家小馆的酸菜鱼,王记酱骨的大骨块,满大街的烧烤和东北招牌一样的小鸡炖蘑菇、铁锅炖大鹅,荤素搭配的乱炖,酸甜可口的锅包肉,还有哈尔滨通往七台河途中服务区的得莫利炖鱼,杨仔至今忘不掉这些美味珍馐。如果不是因为人的缘故,单从“吃”这一项来考虑,他倒是不希望从东北调到广东来,广东人的口味,他实在不敢恭维,犹记得初来广东第一餐,是某位同事做的饭,依那厮所言,彼乃正宗粤式家常菜,那顿饭,杨仔除了第一口误食一块菜叶之外,硬是干吞了一碗白饭,且不敢说得过于直白,在对方关切的询问下只得以不爱吃菜为由来打发满桌子的尴尬。

店老板是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人,很少露面,多数时候是老板娘在店里招呼,因为是现包现煮的手工水饺,杨仔有时间得以细细打量这个小店,尤其是坐在后厨靠门边包水饺的老板娘。

老板娘也是个东北人,从说话的口音上就可以断定,只是这年纪似乎不敢确认,如果单看店老板的年纪,作为夫妻,老板娘也该四十上下,看外貌倒像是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可谓老少配了,他心里开始八卦起来,如果是老夫少妻,那女的是图个什么,看老板的样子也不算个有钱人,那还会有什么隐情,莫不真是传说中的人间真爱?忽的旁边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管老板娘叫妈,杨仔便又正视起来,老板娘应该只是保养得好吧,网上那些个养生专家们不都说好心态是长寿的第一要诀嘛。既然心态好,那他们的生活就必定是幸福美满的,若是隔三差五打架怄气,估计这心态好不了,如果将来自己也能拥有这样的婚姻该多好,杨仔暗矬矬感慨。

老板娘的儿子把水饺端出来,芹菜的气味穿透薄薄的饺子皮,杨仔把放了蒜末和酱油的蘸料碟推到一边,又要了一个空碟子,吃水饺的时候,杨仔只蘸醋,他第一次在深圳吃水饺的时候就很惊讶,南方人的蘸料碟里竟然多用酱油,这奇葩的吃法让他颇有些无语,他至今还时常想起第一次去南昌,晚上十点多跟同事在公司楼下的街边小摊吃了碗饺子,盛在汤碗里的十几只大小不一的饺子,边角抻得比混沌皮都要宽大,且汤水里竟然放了香菜和虾,杨仔始终忘不了,那碗模仿北方混沌端上来的水饺汤里漂着的不是虾皮,而是比花生米还大的虾。

杨仔胡思乱想着“吃途”中的奇葩经历,手上不停歇,三十个水饺从盘子里挪到肚中,汤足饭饱之际,后厨那道门帘里头传来老板娘的尖叫,随后看见脸上多了几道抓痕的老板一身怒气甩门而出,伴着后厨里盘子碎在地上的清脆声响,杨仔暗呼一声侥幸,告诫自己凡事不能只看表面,亏得自己还没结婚,万一这是自己将来的婚姻版本,恐怕他连上吊的心都有了。想到自己还没结婚,杨仔的心瞬间被一层雾霾严严实实包裹起来,就像外面的天气,阴沉沉的。

走出水饺店,天空低沉着要压下来,想把某个人压垮似的,他才想起今天在房间里看不到一点光的原因,也不全是因为房间本身的晦暗,竟然整片天地都阴沉起来,即便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厅,用那些绚丽灯光强行伪装出来的明朗光亮也总是不自然的。

伪装,总是不自然的,可杨仔现在已经学会伪装了,他不知道自己的这一转变具体源自何时,只是当他低头看见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时,他不得不迅速思考一些言辞来应对。

“杨仔,忙什么呢,哥们的电话也要这么久才接。”电话那头是一个熟悉的声音,略带调侃。

“你丫耽误我吃饭了,咋,有什么重要指示?”杨仔做了个无谓的动作,使劲翻了翻白眼。

打电话的叫刘同,并不是微博上那个大V,而是杨仔的大学同学,昔年睡在杨仔上铺的兄弟。这样例行检查一般的问候已经隔了两个多月,杨仔用多余的大脑略想了想,似乎最近两个月来自己很少和以前的老朋友联系了,就连家里人也是,他有点大侠隐居的意思。

“也没什么指示,时间长了嘛,老同学联络联络感情,这么久没有你的音讯,我还以为你老人家失踪了,再不济就是出家当和尚了。”

手机里有噪音,但杨仔还是听清了。

“你是在夜店给我打电话吗?就不能换个安静的地方。”

“你妹的,哪个神经病大白天去夜店,我在车上。”

“开车打电话,你这是在作死。”

“这不更能体现我对你老人家的重视吗,为了给你打电话,我可是拼着老命哟。”刘同放肆地笑起来。

“别介,我可没那么大的脸,你还是悠着点吧。”

电话那头咳嗽一声:“话说你老人家什么时候回去啊。”

刘同所说的回去是指杨仔工作的事情,他本是山东人,毕业几年来的工作却一直徘徊在外地,南昌、哈尔滨、深圳,没有一个是离家近点的城市,他又不打算在外地定居,所以回山东是必然的结局,只是杨仔一直纠结于没有一个合适的工作,他需要一个适当的机会,而且他心里一直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害怕一旦回到老家那边,他便不得不接受家里人的安排,相亲结婚,虽然所谓的安排大多是以言论压力来实施,这恐惧促使他长期以来不敢正视现实,现实就是年近不惑的杨仔无论怎样也拖不了几年了。

如果有的选,杨仔是不打算接这个电话的,原本按照例行的日子来算,下午他还要给家里打两个电话,鉴于上次刘同的电话他也没接,一次不接也不回可以当作没看见,或者是有事忙给忘了,连着两次就不太正常,为了显示自己的正常,杨仔不得不接。

“你家那小崽子还好玩吧?”

南昌人管新生的小孩叫崽,北方人乍一听会误以为兔子乌龟之类,但这个字眼的通俗亲民却更显示南方人的理性,杨仔是这样认为的,只是当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顿觉自己的不理性,他恨不能放下电话狠狠抽自己两个大耳光,向来避之惟恐不及的话题竟然由自己提了出来,可笑他方才还调侃对方在作死。

“小崽子快两岁了,正好玩的时候,你要不要来。”提到小孩,刘同的语气里有忽然强盛起来的喜悦与兴奋。

“我可没空。”杨仔有些蔫蔫的了,他自然不是真的没空,想到现在这份工作的空虚无聊,但他不得不表现得忙碌,相比较去一趟南昌强行观看别人的幸福,他更喜欢一个人呆在异地他乡,无亲无故,虽然落寞得可怜,但有种被世界遗弃之后难得的清静。

  • 1
  • 2
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都市意识流小说虚构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33100
  • 12
  • 830
  • 个人感觉这是一篇散文诗化的叙事小说,作者用六个小片段串起了一个结局比较圆满的爱情故事。更难能可贵的是,文章在不经意间勾勒了若干元素,例如:“学会放下,人生万般自在,一切顺其自然”的生活哲理,提倡公益、传递善举的正能量,以及巧妙地嵌入了深圳某些名胜古迹。可以说,这些故事情节读起来既有嚼头,也契合当前正在进行中的“睦邻文学奖”参赛主旨。

    黄元罗海滨故人

    2020/7/16 9:43:14
  • 这个题目我立马浮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实》这首歌,伴随着乡下无忧无虑的夏季,捉知了,捕鱼,摸螺蛳,游水,晒稻谷,还有双抢。但这些都是最最美好的记忆,那些不再重来的美好记忆。作者笔下的夏季有我熟悉的温暖场景,也有勾起我怀念思绪的奶奶。尤其今年燥热,我更加无比怀念故乡的夏季,阴凉爽快的晚风吹过杉树林,发出飒飒的声响。家门前的小溪清澈如水镜,总有些顽皮的孩童在嬉戏,相互泼水。

    江飞泉夏日杂想

    2020/7/15 21:36:23
  • 个人喜欢大海,也写过一些海的诗歌,一开始就被题目吸引。散文诗一样的开头,富有哲理而飞扬的文字很抓人。从波斯湾、航海传说到人生哲理、现实生活,一篇不长的文章,或曰游记,便有了别有风味的文字质感。大鹏湾带着主角光环徐徐登场,就有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和迷人风景。绝美海岸线、澄澈海水、银白沙滩、自由飞翔的海鸥、海螺和小螃蟹、自由欢腾的游客……成为吸引大批外来游客涌入,多少失去了原来的私密和原始。

    江飞泉大鹏湾畅想

    2020/7/12 16:24:04
  • 小说一看就知道是金融业务娴熟的人所写,从专业名词到公司称谓的精准,感觉就像一篇非虚构。故事构建稍见复杂,但是串联在一起,还是觉得靠谱。同胞兄弟的恩情,患难中的坚守,都在故事中穿行。唯一觉得不足的是,故事的趣味性,或者说可读性还不够,感觉这就是身边发生的事情,而没有被一种特殊的情绪所打动或感染。大概是在矛盾激化上太诚实,不够浮夸吧,可以在渲染气氛和情绪调动上用点功夫,尤其是细节描述。

    touming继往开来

    2020/7/11 10:20:17
  • 这篇短文故事简单,但是细品其中的设计,会发现里面暗藏玄机。艺术家这个称谓实在是花心浪子的代名词,口口声声的赎罪不过是博取同情,获得芳心的另外一个手段,让人瞬间看透这糟糕的伎俩。可是,人世间这样的事情又何曾停歇过呢?女店员就是例子。欺骗者和欣然受骗的人,都是悲剧的组成部分。不过,大概只有这样,故事才能上演吧。唯一感到不足的是细节处理上还稍见粗糙,读来不够精致流畅。如此有趣的故事,略感遗憾。

    touming笛子手的赎罪

    2020/7/11 10:04:04
  • 这道让人难以下咽的甜品让人回味无穷,读来唏嘘。作者用短小精悍的文字,构建了几个人的人生,有落魄的男人,也有市侩的妇女,最讽刺的便是这个精致的白领,用群体意识构建出一个完美化身,掩饰自己拙劣的身份。其实,说来也是一种悲哀。最后的结局出乎意料,反观文章开头的文字,才发现这种层层铺垫,全是为了她的出场,粉饰的太平终抵不过残酷的现实,反而使现实更无情,更残忍。这种对照反观的做法是短篇小说中最精致的设计。

    touming最后的甜品

    2020/7/11 9:41:37
  • 在一簇簇钢筋水泥筑成的深圳,偶然间闯入作者的这片小菜地,那种舒畅的感觉就好像从全身上下每一个毛细孔里钻进去,驱散了所有的不愉快。我想,在深圳这样的快节奏的大都市为生活奔波的日子应该是很枯燥的,但若能在下班回到家时,亲眼目睹到自己创造的那一丝丝绿色,亲口品尝到自己种植的那一片片春天,那绝对是件非常惬意的事情!

    黄元罗都市农夫 29楼的菜园

    2020/7/8 9:18:08
  • 作者用生活中的两件有关小费的故事,描写了当今人间的冷暧与知音。在数额不多的小费里,渗透了“小费文化”的奥妙。小费是对小许工作认真负责的肯定。特别是第二个给老人修理电视机的故事,调好天线让老人能更好的观看。看似一件小事,折射出作者对老人的关爱与关心。不经意间,老人的散文集,点燃了小许的文学火花,让作者提起笔来创作散文与小说。非常理解一个华侨老人的心,能得到年轻人的关爱与帮助,无形之中架起了爱的桥梁。

    春风妙语改写命运的小费

    2020/7/7 23:55:57
  • 非常喜欢薛大姐这篇“办公室的故事”,文章篇幅不是太长,不影响阅读体验;人物性格刻画很到位,阅读后久久难以忘却。个人倒是有个小建议:文章结尾处可以设计李太太与隔壁的冷酷帅男走在一起的这个桥段,从而反衬前面李太太八卦冷酷帅男与妙龄少女幽会的真正目的:其实压根儿就没这事,我只是想要赶走竞争者,好近水楼台先得月而已。

    黄元罗完美八卦

    2020/7/7 9:23:15
  • 笔触细腻,脉络清晰,看似庞杂的叙事,文字却冷静而深沉。有买房的困苦,有难以言说的心路历程,更多的却是对生活的热爱对亲人的感恩。文章以自述的方式书写一代民工在深圳通过打拼买房,具有时代特性,是普通人创建幸福,感受幸福的真实体验。强烈的现场感,较为简洁的文字,又让本篇具有其难得的物质。这位来自沙井的作者去年才参加这个赛事,算是新作者了,鼓励一下,加油。

    段作文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7 9:14:41
  • 这个小故事,既像纪实,又像小说;主体内容由几段对话构成,看似简单,但男主的曲折人生、女主的破茧成“蝶”,以及几位八卦妇女的个性与心机,都在里面了。读来如见其人,饶有趣味。如果进一步扩展、丰富、打磨,可以变成一篇更有容量、更有质地的小说。参考曾楚桥小说《悼念王怀扬》

    笑笑书生完美八卦

    2020/7/6 17:50:43
  • 疫情爆发期间,你在哪?你在哪?至少我是不安地家里!等候疫情得到很大控制,然后才来的深圳,所以,我在这部日记里,看到了很多无奈,悲离合。人生的境遇真的很难料,人生也渺小,因而生活,皆为安与不安而努力,承担。矛盾都会温暖起来,在有一个个为生活,为更善的人们当中,我们也不能仅有一本《方方日记》。人说一粒沙中看世界,一座深圳、哪怕是深圳某一层面或与之相关的层面,依然可以看世界。

    张屯疫中烟火

    2020/6/29 20:48:00
  • 作者以深厚的史志笔法展示了坪山鲜为人知的马峦山历史,如一个高明的摄影师,把我们的视野拉回到七十多年前以至更为久远的年代,让我们的思绪去追溯消失在历史云烟中的东江纵队、两广纵队、粤赣湘边纵队的辉煌, 以及南迁先民筚路蓝缕、披荆斩棘、辟地立村、开枝散叶的艰难历程。文字简约而不失厚重,情感真诚质朴而无空泛的政治说教。体现了作者浓浓的人文情怀。

    gdszr马峦

    2020/6/29 16:29:24
  • 说句实话,在邻家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阅读到这类直击生活、贴紧地面,字里行间充满真情实感的打工文学。这样的文字初读起来颇为心酸:替那些曾经在或目前仍在深圳底层苦苦挣扎,以期搏个美好未来的打工者们心酸;待读罢结尾,又感动满满:感动着类似作者这样的“有志者事竟成”的勤奋之人,因为有你们,深圳才更美好。

    黄元罗楼岗村记事

    2020/6/28 9:56:27
  • 步入中年尾声的男人,如果日常生活节奏平淡如水的话,心中总有那么一丝不甘:有的想趁身体还算年轻,再来一段美丽的邂逅;有的则整日里胡思乱想着怎样才能一夜暴富?结果呢,钱包被骗瘪了不说,还被戏称为“傻叉”。所以啊,当我这个即将迎来不惑之年,又一事无成的屌丝细细品读完这篇文章后,真是感同身受呀。

    黄元罗最后的甜品

    2020/6/27 8:28: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