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尘湖.第二章
  • 点击:2461评论:02020/07/01 13:30

治疗期间,兰姐多次来医院,把宋丽换出去。

这天,李海的父母亲从重庆赶来了,同来的,还有一位约17岁的小女孩。

“她来干什么?”李海问。

“小蓉知道你出了事,很担心,想来看看,所以把她带来了。”李妈妈说。

“送她走吧,我有人照顾。”李海说。

这时,大家才注意到李海身边有位漂亮的女孩,正惊恐地注视着他们。这样的场景,宋丽从来没遇见过,一言不发,似在等待判决的犯人,十分害怕,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小蓉捂住了嘴巴,抽泣不止。

李海说:“哭什么?你不是说我没出息吗?你不是说你有人爱吗?”

小蓉说:“那是气话……呜呜,你整天赌博,不听劝告,我只想吓唬你,没想到……你呜呜……你就出走……”

宋丽这才走过来,握住李海的手:“别生气,伤口还没好,会气坏身体的。”

小蓉哭出声来,转身冲出病房,李妈妈跟着追了出去。

小蓉跑出医院,坐在马路边的花坛旁,无所顾忌地痛哭起来。

李妈妈追到,抚摸着她,说:“孩子,别哭,伯母为你做主,别哭别哭,还有办法的啊,相信伯母,这事,我说了算!”

“呜呜呜……我不是故意的,呜呜呜……”

“我知道,孩子,伯母看着你长大的,最了解你了,我就是喜欢你,那个外地女孩,我不喜欢。”李妈的手放在她的背上。

她相信李妈妈说的是真的,妈妈和李妈是好朋友,两家住得很近。小时候,妈妈常带着她去李家玩,李妈总要捏捏她的小脸蛋,还常会拿出好东西给她吃。

他们两家的友好关系一直没变过。去年的一天,小蓉去李家找妈妈,没找到,只有李海一人在家,李海说:“她们逛街去了。”

她说:“哦。”

正转身要走,李海说:“我一个人在家无聊死了,要不你进来坐坐?”

“哦,好啊。”小蓉结结巴巴地,羞得满脸通红。

、 李海把小蓉拉进去,说:“我们玩扑克牌吧?”

她摇头:“我不会。”

“我教你啊,很快就会了。”

“哦,那试试吧。”

两人进了李海的房间。他拿出一副扑克牌,坐在床沿上,每人发三张,看谁的点数大。

“这么容易啊!学会了学会了,呵呵。”小蓉做了个鬼脸,很开心。

玩了十几次,兴趣渐消,都有些厌倦了。

“我要走了,不玩了。”

“还玩几盘!”李海命令。

“不好玩!”她要生气了。

“那,我们来点惩罚,谁输了,就惩罚谁,不就好玩了吗?”

“怎么惩罚呀,要钱啊?”

“嗯,不要钱。就……罚一个吻吧!”李海说。

“啊?我不敢!我肯定老是输的。”

“那就……谁赢了,就吻对方一下。”

“……”小蓉低下了头。

“来来来,试一下试一下”李海洗好了牌。

玩了一次,结果,小蓉赢了。

李海把脸凑过去,叹气说:“哎,真倒霉,我输了。认罚!”

小蓉低下头,没理他。

“来啊!”李海命令道。

“不!”

“那……要不这样,我们改一下,谁输了,就吻对方一下,这样惩罚他(她)。”

小蓉还是低着头,没理他。

又玩了一次,结果,小蓉输了。

“你输了哈哈,这下还是你,来,吻一下!”李海命令。

小蓉还低着头说:“不”。

“喂喂喂,不会吧,认赌服输啊,你说话不守信用啊?!”李海责怪她。

小蓉说:“这样赌不公平,赌来赌去,我都吃亏!”

“现在男女平等诶!你以为我不吃亏啊?我还没谈过恋爱呢!就被吻,亏死啦!”

小蓉“扑哧”地,捂住嘴巴笑起来,笑得倒在了床上。李海推翻她,伏在了她身上。

她认真地看着他,他仔细地欣赏她。李海把嘴贴上去,她闭上了眼睛……

那甜美的回忆,让小蓉越想越伤心,在李妈妈的搀扶下,她们再次走进了医院。

这时,碰见了正急忙跑出来的宋丽。宋丽见到她俩,停顿了一下,还是匆匆地出去了。

兰姐给她打来电话,说张老板今天请法官吃饭,要带她去见一面,如果被看中了,会帮他解决所有的医疗费用,以后还会给予多方面的帮助和支持。

因有李爸在守护李海,宋丽答应了她。

可万万没想到,这位从天而降的“情敌”还没走,且还与李妈妈在一起。想到李海对那女孩冷冷的态度,宋丽没过多戒备,只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匆匆离去。

李妈妈把小蓉送进去病房,然后叫李海的父亲:“我们出去买点牙膏香皂之类吧,让蓉蓉守一会儿。”

李海的父亲领会了她的意思:“好好,我们买点东西再来。”

两长辈出去后,小蓉坐在李海的身边,沉默着,不知如何是好。

“还疼吗?”小蓉关心地问。

“有点。”李海说。

小蓉欣慰地露出了笑意,因为,李海开始接话,说明他不再生气了。

小蓉走近,看着他的脸,小声说:“要不要再赌一次?”

李海一愣,“扑哧”地笑了,不好意思地把头转向一边。

“她是谁?你们怎么认识的?”

李海没回答。

“你喜欢她啦?”

李海没回答。

“她做什么的?你说话呀。”

李海没回答。

“能不能放弃她?”

“我……做不到。”李海说。

“为什么?”

“只说这次,几万元的医疗费用都是她出的。”

“她做什么的?怎么有那么多钱?”

“……”李海心里一震,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可以赚钱还给她,不要她的钱!”小蓉很坚定地说。

“你?怎么赚?”

“她赚得到,我就赚不到?!我就不相信,我比她差!”

“不用了,以后再说吧,我……考虑一下。”李海皱起了眉头。

虽然没有结果,至少有了转机,她看到了李海的思想在变化,心情舒畅了许多。

宋丽见到了张老板,他们正在“中国城”的酒店包房里,山珍海味摆满了一大桌,还有几位小姐作陪。

张老板把宋丽拉出门外,说:“看到了吗,最里面那个,坐在我右边的,就是刘庭长,我的官司就要开庭了,建筑工程款能拿回多少,全靠他一句话,把他哄开心了,不管要回了多少工程款还是判给我几层楼,都会给你一万到十万的报酬。我是讲信用的人,兰姐了解我的为人,放心吧,啊?”

宋丽没出声。张老板吻了她一下,把她送进去,推到了刘庭长旁边的空座上。

“来来来来,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建筑公司新来的员工,叫宋丽。今天难得啊,美女帅哥欢聚一堂,来来来,今天不醉不罢休,干杯!”

才一个回合,宋丽和刘庭长就成为了大家恭维的主角,人头马XO,张老板一杯一杯地倒,他俩一杯一杯地喝。看得出来,刘庭长很满意,使劲地喝。很快,就已醉眼朦胧,说:“张老板,兄弟啊,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啊?我一句话,就一句话,就……没问题!”

见时机已到,张老板果断地说:“刘哥,我们今天不说别的,高兴!高兴就好!”

“对对!高兴就好,来来,我和我老婆,敬大家一杯!”

张老板暗地用手推了推宋丽,宋丽也站了起来,刘庭长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大家一起干杯。

酒过三巡,已杯盘狼藉。张老板建议:“今天就到此吧,大家先休息休息,明天,我们接着来,好不好!?”

大家都说“好好好!”还鼓起掌来。

“小丽,你把刘庭长扶上去,让他休息休息,我还有点事,就不陪了,啊!公司很多事还要处理。”

张老板递给宋丽一张房卡。

她扶着刘庭长出门,走进电梯。这时,刘庭长越来越重,似乎醉得更严重了。

一进门,刘庭长就把宋丽按倒在了床上……

宋丽睡醒,看了看表,已是晚上十一点。她想到了李海,还有今天突然现身的那个女孩,心如火燎,要起身穿衣,被刘庭长拉住,再次按在了床上……

宋丽给张老板发短信:“我有急事要离开,他不放我走。拜托给刘打个电话,谢谢!”

张老板回了短信:“无论多急的事,都要等一等,不然我会半途而废,损失会很大。求你,拜托!”

无奈,宋丽只得嘘了口气,无法再睡着,静静地,睁着眼睛,听着手表上嘀嗒嘀嗒的响声。

这一夜,小蓉伏在李海的病床边,一直睡到天明。

早上,小蓉打来了热水,为李海洗脸,抹了一把,再入盆揉搓几下,又抹……这时,宋丽出现在了床边。

“你还没走?!”宋丽盯着她。

小蓉站起来,说:“要走的人是你吧?我从小和他一起长大,从来都没人像你这样对我说话!”

“你昨天……不是要走的吗?”

“我走了,谁来照顾他?你?既然你爱他,为什么把他一人丢在医院不管?”

“……”宋丽眼泪汪汪,急得直跺脚。

“别吵了,让我安静一会儿。”李海痛苦地喊。

这时,李海的父母来到,护士医生们也跟着走进来。

医生问了问病情,说:“好好休息,过三四天就可以出院了。你们可以推着病人下楼透透气,整天闷在病房,对病人不好。”

“好好好,有轮椅吗?”小蓉抢着问。

“有,等打完吊针,你跟护士说一声,她们会送轮椅过来。”

吊瓶的药水,一滴一滴地落下,大家都在安静地等待,似等了一个世纪。

谁也不知道,若吊完了药水,会发生什么事,该如何处理。这样的场面,这样的气氛,谁也没有调解的经验,只得任由时间流失,等待更尴尬的一刻到来。

终于,药水吊完了。宋丽叫来了护士,为她拔掉针头。

小蓉说:“帮我推把轮椅来吧?”

宋丽说:“不用了,这里的事都是我打理的,不信你看……”宋丽拿出一把票据,又对护士说:“你带我去,我自己推把轮椅来。”

护士被搞糊涂了,但看到票据,才找到救命的稻草,终于有了台阶下:“说,好好,你跟我来。”  

宋丽推来轮椅,大家一起把李海抬上去。

李海的父亲说:“你们去吧,我留下休息休息。”

两女孩一边跟一个,由李妈妈推着,一起走出病房。

医院楼下,行人如梭。李海被推着,后面跟着三个女人,他感到了无比的压抑和忧伤。

兰姐又来了电话:“丽丽啊,张老板说,刘庭长要你到他的别墅去住三个月。”

宋丽着急地说:“要三个月?不行,太久了。”

“才三个月呢,有的还要住一年呢,李海的家人也来了,你安心去赚些钱啊,到时结婚生孩子,要花很多钱的。不是吗?”

“不行,我……还有事。”

“那你去和他们谈谈啊,也许他们会听你的,我说的没用呢。”兰姐无奈地说。

“好吧,我就来。”正是过于尴尬,不知如何脱身,急匆匆离去。这一去,就是十多天。

这十多天的时间里,又发生了许多的事。

宋丽请求兰姐提前为李海垫付了所有医疗费用,到医院办理了出院手续,李海出院后,想继续在海南开店,父母亲叫小蓉留下照顾他。

他俩的出租屋,时不时有好友和老乡来玩。李海与他们玩牌赌博,越赌越大,欠下了一身的赌债。

没钱交房租了,吃饭也成了问题,于是,李海给宋丽打了个电话:“我没钱吃饭了,帮我打些钱过来。”

“她走了吗?”宋丽问。

“还没有,我会让她走的。”

“你要她走!她不走,我不会打钱过来。我为什么要养她!?”宋丽挂机。

李海生气了,看着身边的小蓉,不知说什么好。

小蓉看在眼里,很是心疼。问:“她哪里来的钱?做大生意吗?”

“做个鬼生意!她在做那事。”李海气愤地说。

“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进进出出,来无影去无踪的,正是你需要照顾的时候,她都往外跑!”小蓉喃喃地说。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红尘湖爱情小姐盐巴周亚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1星
  • 1钻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3
  • 13400
  • 421
  • 2448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