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尘湖.第三章
  • 点击:2786评论:02020/07/02 06:36

3.宋丽入监  

李海刚到出租屋小院子门口,就接到了宋丽的电话:“海哥,我都知道了,现在,你还不要她走么?告诉我,要她还是要我?”

李海捏着电话,手还在颤抖,眼泪汪汪,不知说什么好。他坐在小院门外的草地上,只顾着抽泣,来往的路人回头张望,他全然不顾。

“海哥,为了她,你还哭泣?你叫我怎么想?”宋丽哽咽起来:“我为你付出了多少,你知道吗?我是为了救你的命才这样做的,她呢?她算什么?她给了你什么?她帮了你什么?我们从广东到海南,一路风风雨雨,坎坎坷坷,我从未受过这么大的羞辱和委屈,付出了一切 ,为了谁,你明白吗?我哭了多少回,你知道吗?我该怎么办?海哥,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啊……呜呜呜……”

“别说了,我不想听。”李海不断地抹眼泪。

“海哥,别这样,告诉我,你在哪里?我就来……”

“我想走,想离开这里。”李海说。

“那你坐车到机场东路来,我在秦皇岛酒店门口等你,我们商量一下,看该怎么办。”

李海嘘了口气,说:“嗯,我就来。”

他叫了辆的士车,刚开车门,小蓉追了过来。见他要走,拼命地喊:“海哥,海哥!”

李海头也不会,叫司机:“快开!别管她,机场东路!”

小蓉拼命地追,跑得上气不接下气,不见了车的踪影,只得捧着腹部喘粗气,慢慢蹲下去,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有的车辆向她鸣笛,有的司机问她怎么啦,有的路人守在远处观望。

到机场东路的秦皇岛酒店门口,李海见到了宋丽。此刻的宋丽,没有化妆,一身漂亮的新衣,清秀的模样,美得让他心醉。分开了这么久,不知她是怎么熬过来的,问:“你还好吗?”

宋丽一把抱住他:“还好,呜呜……我还好,我好担心你。海哥,好些了吗?”

“好多了,”李海一笑,说:“别哭,小孩似的。”

“我本来就是小孩子嘛!”宋丽看着他,“扑哧”地笑了。

李海也呵呵地笑了。

他俩手拉手,到旁边的小巷找到了一间出租房,然后,又手拉手,到南杂店买毛巾、香皂、衣架、盆子、桶子……

选择商品时,宋丽一律选红色,说:“今天是我最开心的日子,要庆祝一下,买红色的用品,见证喜气,让天作证,你是我唯一的爱人!除了你,我谁都不嫁,就……就这样……我们算是结婚了,好吗?”

李海看她快乐得百灵鸟似的,不想扫她的兴,说:“好好好,你说了算!”

这天晚上,宋丽把电话关机了,睡得很香很香。醒来,见李海还在睡,不忍打扰他,望着天花板,一动不动,想着在医院时做的那个梦,梦见与他拜天地,还被人恶作剧地抢着他拍照,禁不住笑了,笑出了声音。

李海翻转身:“你疯了吧,别发神经啊,我好怕的。”

宋丽抓住他的手,说:“吵醒你啦?对不起啊,我以前做了个梦,现在突然想起,就忍不住想笑。”

“以前?不会吧,现在还笑?”

“是啊。”

“什么梦啊?说来听听。”

“你被送进抢救室的时候,护士不让我进去,我看不到你,就使劲地哭,哭久了,哭累了,就睡着了。我梦见,我们俩走进了结婚礼堂,我穿着好漂亮的婚纱,女孩子们恶作剧,要拉着你合影拍照,我表面装作没事,心里却好气……想起那个梦,我就笑了,嘻嘻。”

“哦哟,原来你那么小气!”

“是吗?我小气!你找打啊你!”宋丽一拳擂在他肩上。

“好啦好啦,你不小气不小气,你是吃醋了,是吗?”

“不是!”宋丽又擂他一拳。

“好好不是不是,那……是因为爱我在乎我,是吗?”

“嗯,这还差不多。”宋丽俯过去,吻了他一下。

这边,小蓉守在出租屋里,一人坐在床上,直到天亮。中午,她朦朦胧胧接了个电话,是老板娘打来的,问她情况。小蓉关机,没理她。

李海担心她出事,打电话过去,却已关机,无法联系,他忐忑不安起来,很是害怕。

他对宋丽说:“我想睡一觉,你出去走走吧,你在这里,我睡不着。”

宋丽也关了一夜机,正不知该如何向兰姐和刘庭长交代,想出去作个解释,说:“好啊好啊,我还想去买点东西。这里,有几千块钱,饿了,你就自己去饭店吃,啊?吃最好的,要养好身体,听话,啊?”

“好啦好啦,我会照顾自己的,去吧。”

宋丽洗漱完毕,前脚刚走,李海马上起身,抓着那把钱出门,叫了一辆的士,赶到原住地。

开门,看见小蓉泪眼巴巴地,十分憔悴的样子,他问:“你吃饭了吗?”

小蓉把头埋在膝上,摇摇头,又哭起来。

“昨天晚上也没吃?”李海担心地问。

“嗯……呜呜呜。”因为恐惧,小蓉无法抑制,努力地哭泣着。

“去吃点东西吧?其他事以后再说。”

“呜呜呜……”她拼命地摇头。

李海拉她,被挣脱,她倒在了床上,一个劲地哭起来。

“这样不解决问题,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她没理他。

“……”李海坐在床沿上,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了。

小蓉哭累了,渐渐没了声音。

许久:“李海说,其实,我更喜欢你。我本想……等我们赚钱了,还给她,然后,再赚钱,结婚,却想不到,你也做了这种事……你要我怎么办?我是男子汉啊,你叫我怎么接受,要是别人知道了,会怎么想?”

“我不做了……呜呜呜,我不做了,原谅我,原谅我,我只想让你好好养病,不要你出去受苦,不要你挨饿,对不起……呜呜呜呜”

“别说了,我知道。”李海叹了口气。

“原谅我好吗?海哥,原谅我,对不起,呜呜呜……我错了!”

“先吃点东西吧。”

“不,呜呜呜……海哥你不原谅我,我就不吃东西,我,呜呜呜呜,我死……死了……死了呜呜……死了算……算……了,呜呜呜呜。”

“那你要先吃东西。”

“不……呜呜呜呜,我不吃,呜呜呜呜呜……”小蓉哭成了泪人儿,李海能闻到她散发出的汗臭味。

“你不吃东西,饿坏了,我怎么原谅你啊?”李海哄着她。

“不,呜呜呜呜……不……我不吃。”

“好了好了,我原谅你,但你要保证,以后不做那事了,好吗?”

小蓉说:“嗯,好,呜呜呜呜,我不会了,呜呜呜……”

“好啦,起来,去吃点东西好吗?”李海拉她。

小蓉边压抑地抽泣,边抹擦眼泪,起身,被李海拉着走出门外。

到了饭店,李海说:“今天,想吃什么只管点,我请客。”他掏出一大把钞票。

“这钱是哪里来的?”小蓉疑惑地看着他。

“宋丽给的。”

“不要她的钱,我们不用她的钱,好不好?”她有点紧张。

“不能等着挨饿啊,现在我们都还没有工作,等以后可以赚到钱了再说吧。”

“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店?”

“我现在还吃不消,钱也不够,至少还要等二十多天吧。”

“那好,你把钱交给我保管,免得又赌博输掉了。”

李海把钱都交给了她。他俩都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希望宋丽多赚些钱来,然后开家火锅店,赚钱了就还给她。

宋丽因为出去过了一夜,且电话关机,刘庭长生气了。他打电话给张老板,要求换人!张老板打电话给兰姐,说宋丽把他害惨了,已前功尽弃,没钱付了。

兰姐好说歹说,对方仍然坚持,无奈,只好叫宋丽到红尘湖的发廊来,守株待兔,当起了“发廊妹”。

宋丽没为此事失望和伤心,因为,与海哥团聚了,比什么都好,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与海哥相处更幸福的事。

她每天都去兰姐的发廊上班,上午过去,晚上两、三点以后回来。李海每天晚上十二点在家等候,一直到第二天她离去,才出门。

这一天,宋丽刚到发廊,发现来了例假,便对兰姐请假,坐车返回。

回来,看到出租屋内空无一人,以为李海逛街去了。于是,打通了他的电话:“你在哪里啊?”

“我?我在逛街啊。”李海正抱着小蓉在看电视,听到宋丽的电话,吓了一跳。

“逛街?你那里怎么有电视的声音啊?”

“是超市里的电视机。”

“哦,那我就来,我正好要买点东西。”宋丽开心地说。

“你来干什么?我就走的,几个朋友要我去打牌。”李海焦急地说。

“哦,那你去吧……”宋丽觉得有些蹊跷,她太了解李海了,就这点事,他说话不会这么紧张的。

第二天,她假装“上班”去。出门,叫了一辆的士,在远处停下。不多久,李海出来,叫了一辆三轮车离开。宋丽叫的士司机跟上去,一路跟到了红尘湖旁的民宅出租区。

李海走进了小院,宋丽跟了上去。

李海进了一间出租房。她躲在窗外听个究竟,一听,原来是小蓉,她肺都快气炸了。

小蓉说:“她今天给钱你没有?”

李海:“没有,她昨天好像没去上班。”

小蓉:“没去?她会不会藏私房钱啊?”

李海:“应该不会吧……”

宋丽拍门,李海打开,突然见她虎视眈眈地站在眼前,吓了一跳。小蓉躲在了李海的背后,不知如何是好。

“我藏私房钱?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藏私房钱?你这不要脸的婊子,我打死你!”她不顾一切地冲进去,抓住了小蓉的头发,一顿乱打。

小蓉大叫,受不了了,喊:“救命啊海哥,快打啊!打死她,打死她!”

李海去拉宋丽,宋丽转身,冷冷地看着李海,“啪!”地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说:“我把钱给你,你就在外面养婊子?!李海,你到底要干什么?”

李海要把她推出去,她抓住李海撕扯不放,把他推倒在地。李海反过来“啪!”地打了她一记耳光。

坐在地上,宋丽绝望地哭起来。

“李海……你好狠啊!呜呜呜呜呜……我算是看透你了!我辛辛苦苦……我为你什么都付出了……呜呜呜,我什么都没有了,你居然用我赚的钱养别人,呜呜呜呜呜……还给我!还钱给我!呜呜呜呜呜……”

“还就还,海哥,我把钱给她,不要她的臭钱!”小蓉喊。

李海靠在墙上,低着头,一言不发。

小蓉把一叠钞票塞在她手上,说:“海哥不喜欢你,你走吧!”

宋丽大哭起来,扭头就跑。这时,外面下起了大雨,很快,雨水淋湿了一身,她没停留,一直在跑,跑了很久很久,一直跑到了“家”。

此刻,看着屋内满是红色的用品,宋丽瘫软下去,无力地抽泣着。不知哭了多久,兰姐打来电话,宋丽拿着电话,任由兰姐怎样喊,她不回答,只是一个劲儿地哭。

兰姐知道出了事,坐车赶到。

兰姐帮她换了身干衣服,领着她,一路拍打劝慰,坐车回到红尘湖的发廊。到发廊后,宋丽把手里的钱交给了兰姐,为了李海,兰姐为她担保,还欠了兰姐许多钱未还。

等待宋丽的,不仅是这些。就在这天,宋丽被抓进了监狱。

宋丽一天没有吃饭,也不接客,坐在发廊里发呆。

晚上,约七、八辆小车悄悄驶到了红尘湖的小街道,他们一字排开,每台车上坐满了便衣警察。

小姐们一拥而上,每台小车都被围得水泄不通。

“大哥,看看这个嘛,很漂亮的。”

“大哥,这个是新来的。”

“大哥,这个才十五岁,很乖的,带她去嘛!”

大家敲着玻璃,擂着门,挤来挤去,笑嘻嘻地喊着叫着。

突然,车内传出对讲机的喊声:“行动!”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红尘湖盐巴周亚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1星
  • 1钻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3
  • 13400
  • 422
  • 2453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