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叫李爱香(一)
  • 点击:2429评论:12020/07/04 16:14

第一章 成功的解救行动

在这个贫困的西北边远地区,解救被拐妇女原是件异常困难的工作,更何况是解救被拐已十年的傻女人,这次行动很成功。

在村长“枪毙你家儿子”的恫吓下,跛脚老太婆拦住嗷嗷叫的强壮的白痴儿子,还丢出了一张名叫李爱香的身份证。

在公安局,女干警就先带她好好洗漱了下,洗去满脸的煤灰,剪短了乱蓬蓬披散的长发,现在她完全符合了女干警心目里农村妇女形象,尤其配上了那身臃肿的衣裤,还有脚上那双搭扣胶底布鞋。

“李爱香,签名。”

在公安局的会议室里,面对着桌上放下的一叠材料,她迟疑了,原本低垂的头更往下低了下去。

“李爱香,签完不就可以回家了嘛!”女干警将笔塞到她手里,一边扶着她手写着字,一边笑着说:“苦了十多年了,回家不就都好了嘛。”

来接她的是李爱香的养父,是十年多没见的原因吧,见到她明显发了下怔,这个中年男人随即恢复了他谦恭的笑容,晃动着酒糟鼻,向所有人表示他真心实意的感谢。

干警一直送他们上了火车,记者手中的摄录机静静地记录着,镜头里的她低着头,没有说一句话,她的腿一直在瑟瑟发抖。

周围的人都在心里想,这真是个可怜的傻女人。

“咣”一大声,她吓得打了个哆嗦,是养父在她身后重重地碰上了防盗门,并小心地上了保险。

经过近一天的长途火车,他们来到的是一个灰蒙蒙的中部小城市,走进了城郊一栋八十年代宿舍楼模样的建筑,因为实在太破烂了,楼里住着没几户人家。

她站在一套二居室的客厅里,由于面积狭小,客厅和房间一目了然。空气中有着一种奇怪的味道,她记起来这是中药味,奶奶生病时会熬中药,苦涩的药味就长时间地弥漫在屋里。

“爱香回来了。”养父朝里屋喊了一声,回应的是一阵咳嗽,她发现,那床上脸向里睡着个很瘦的女人,因咳嗽耸动着肩膀,才会让人注意到。

养父在厨房里忙碌着,她坐在饭桌旁打量着屋子,上世纪的手打木家具,老式的电视机,同样老式的冰箱上放着一瓶塑料花,染成五颜六色的花朵,给一片阴暗中添了异样的温馨。

吃饭时养父心情不错,哼着小曲儿,喝了酒。

她只吃了几口饭,就走进了里间的另一间,碰上了门。

这房间很小,仅容放下一张床和桌,她坐到床上,终于松了口气。

看到桌上方的墙上挂着一面镜子,她不由站起身对着镜子仔细端详自己起来。

镜中的女人是陌生的,撩开女干警拿剪刀修剪过依旧乱蓬蓬的头发,一道疤痕从发间延伸到额头,她轻轻抚摸了一下这疤痕,脸上还有些红红的斑痕未褪去,是女干警大力揉搓灰垢留下的痕迹。她又轻轻解开几粒衣扣,抬起脖项,察看胸口裸露的皮肤,皮肤还是洁白细腻。

她想脱了这身丑陋的装束,但想到自己没有替换衣服,不禁低头叹了口气。

突然,她感到有只手摸在她腰间。

她一惊,猛抬头,镜中她的身后,竟是养父那张醉醺醺的笑脸。

她猛转身,打开他的手,不自觉地拿双手护住胸口。

他醉得很厉害,大着舌头,结结巴巴地说着:

“爱香,买给你的衣服,穿上……”举起件粉红色的衣服递过来,带着讨好的表情。

粉红色的衣服是一件吊带睡裙,廉价的半透明的化纤布料,衣边还点缀了些花边。

“不,不用……”,她厌恶地尽力地避开他的手,他却越逼越近。

身后是床,无法再退的她胡乱挥着手。

面对她的抗拒,养父始终无法靠上前,变了脸色,打了个酒嗝,手指着她威胁道:“你不是我家爱香,在公安局我就看出来了……”  他凑近脸,诡笑着:“要不要送你回公安局……查查清楚!”

他满嘴的酒气喷在她脸上,摇摇晃晃向着她倒了下来。

她咬牙狠命将他向边上一推,由于用力过猛,自己跌坐在地上,紧张让她一下子爬不起身,手撑着地倒退了几步,惊恐地望着倒在床上的醉鬼。

醉鬼身下压着粉红色的睡裙,抱着被子含糊地喊了几声“爱香”就不动了,他是睡着了,打起了酒鼾。

“遭孽啊……”一个女人的声音,紧接着是一阵咳嗽。

她猛回头,是那个病女人病歪歪地倚着门框。

“……遭孽啊……”病女人咳着,边喘边说:“十年前是我送掉了爱香,就怕出这种丑事……”病女人朝那醉鬼狠命呸了口吐沫,似乎耗尽了残余的气力,依着门框软了下去坐在地上,凄然笑了一笑,又一阵剧烈咳嗽。

“爱香,命苦啊!生下来就是个傻子,我的女儿现在是死了吗?”病女人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但我又有什么办法,我有病……我自己都得靠人养活……”眼中的眼泪慢慢流下来。

她沉默着,房间里只有病女人的咳嗽和醉鬼的响亮的酒鼾声。

过了很久,病女人缓缓抬起头,脸色变得阴沉凶恶,朝她喊了起来:“走!你走!……离开这里!”

天开始下起了雨,她飞快地迈着步子。

她向打着伞的路人问路,路人指点火车站的方向,心里都在奇怪这个淋雨的女人。

到了一个小广场,她又迷失了方向,雨停了,她茫然地站在到路边,两个穿制服的人走向她,等她发现时,他们已经到她面前了。

“我……我……”她向后退去,穿制服的其中一个急忙拉住她,是为了防止她退到车道上去,她却更害怕起来,挣扎着,突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身份证,“我叫李爱香,我是傻子。”随着身份证一起,掉出了些纸币,这些钱是解救行动后干警和记者临时发起的募捐款。

穿制服的人愣了一下,相互交换了眼神,微笑起来,将掉在地上的钱捡了起来,将身份证和钱叠整齐,塞回到她手里,指着广场后的一排房子说:“你是买火车票吧,售票处在那儿。”他们把她当成是脑子有些不正常、要去买票乘车的农村妇女了。

这时她才稍微安定了情绪,看清眼前只是两个保安,忙向售票处跑去。

这个小城市位于火车干线上,有几趟南来北往的夜班车经过这里,她很快买好了票,过安检时她又害怕起来,故意将头低了下去,其实这是多余的,晚班的检票员、安检员哈欠连连,对这么个没行李的农村妇女,身份证也没看,嫌烦似地挥手让她快进去。

当她坐在开向南方的火车上,疲累的她方才慢慢定下神来,周围响着嗡嗡的声音,是列车运行的声音,融合旅客们的交谈、嗑瓜子、小孩的哭闹,这嘈杂的声音渐渐变的有节奏起来,哐哐哐,哐哐哐,……

在哐哐哐的声音中,夹杂了一个声音,就在她耳朵边,细弱而清晰,杀人犯,杀人犯,……

这声音固执地一直在她耳边,直至她迷迷糊糊地似乎睡了过去。


这是个梦。

开始是一片白色,渐渐她看清了,原来是骑着自行车的一个后背,那白色是他穿着的白衬衫,随着踩踏的动作,年青身躯的健美和快乐是有节奏的。

她在梦里看到那些年无数个早晨的一个,看到她自己背着书包坐在后座上,将他的校服外套理整齐放在膝上,脚下巷子的青石板是湿漉漉的,她抬头看,有株樱花树在路边院子里正在盛开,开满花朵的枝条伸出墙外,她看到粉白色的花朵因为着他们的经过,飘落了花瓣,花瓣飞起来,好像是有了生命,追随着他们,真美啊,……她不禁微笑起来。

真美啊,靠在小桌上的她在梦里微笑了。

梦里,她将头靠在他的背上,那么温暖,那温暖就象他的手温柔地抚摸她,然而,在白衬衫的白色中,慢慢洇出鲜艳的红色液体来,由小到大,像一朵硕大的玫瑰在盛开,是血!血碰到她的手,那血竟是滚烫的,她顾不了烫,拼命拿双手去捂,单车还在前进,他怎么还不停下来啊……她不禁喊起来:“快停,快停下来……齐辉!”

她叫着“齐辉”惊醒过来,对座的男青年满脸歉意地看着她,连声道歉。是男青年去接了热水,拿着的水杯里的热水溢了些出来,正洒在她手上。

在抬头的一瞬,她不自觉地撩起头发,男青年心里惊异地想,这个一直低着头的农村妇女,原来是个很漂亮的姑娘,额上那道疤痕又让她显得多么怪异和惊恐啊!

下午是这条小巷最安静的时候,上学或上班的人没有回来,主妇们还没有开始在厨房忙碌,站在巷子深处的一扇小门前,她以为自己还是像以前一样,是放学回家。她轻轻一推,门竟然开了,她走了进去,返身关上了门。

门里是个很小的院子,说是院子,其实是院墙和小屋间的夹道,几步就是房门,房门却是挂着锁,她试着拉了下窗户,窗户也在里面上了插销。

这是老式的木框玻璃窗,经了年月的木框上的油漆斑驳着,木质已经疏松了,她用指甲去抠木头,木屑一条条掉下来,尖利的木刺扎破了手指,流出血来,她也不觉得疼。就这样不知道抠了多久,她终于在木框上挖出了一个小窟窿,伸进手指拨开插销,打开窗。窗台不高,她爬了进去。

房间里是空着的,没有了那些熟悉的家具物件,显得空旷荒芜,有几束黄昏的阳光照了进来,细小的尘埃在温暖的橙黄色光线里飘动着。


是什么时间了?她习惯地去看墙上的挂钟,那地方现在只留着一颗铁钉。这时间,奶奶该做晚饭了吧?她蜷缩地坐在阴暗的角落里。

她看到她在阳光里做功课,齐辉在桌子的另一边,拿着英语书的双手长长地伸着摊在桌面上,将下巴支在桌上,眼睛却不看书,一直看着她。

“齐辉,这题怎么做?”她抬头才发现他在呆呆看着她。

“小乐,你真好看。”他痴痴地说。

“看书!快高考了……”她羞红了脸,拿笔去敲他的手,他灵活地移动着手指躲避着,冷不防握住了她的手,她抽了几下,他握得更紧了。

“奶奶,齐辉欺负我。”她向奶奶求援。

奶奶正端着一大碗汤走进来,笑呵呵地说:“我看到的,可是你先打他的哦。”

“奶奶英明。”齐辉现在早跳到奶奶身后,向她做着鬼脸。

三个人围着桌子吃饭时,齐辉说:“奶奶,你做的菜真好吃。等我和小乐大学毕业了,就去大城市工作,买个大房子,接你去一起住……”

奶奶夹个鸡腿给齐辉,又夹了个给小乐,“好,那现在你们就先多吃点!”

三个人都笑了,她看到奶奶笑得多开心啊。


阳光消失了,屋里陷入黑暗,巷子里热闹起来,电动单车的行驶声和嘟嘟的喇叭声、炒菜时锅铲碰击铁锅的声音、电视广告的音乐声,夹杂了小孩的哭闹,一阵阵地淹过黑暗的小屋,慢慢地,这声音低了下去,

她忘了时间,忘了饥饿,如果说一阵阵的噪音是潮声,那么回忆就是潮水带来的浪花,此刻充斥了她的大脑的全部空间。

  • 1
  • 2
  • 3
  • 4
  • 关键词:都市打拼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别看了3秀才2020/07/06 09:48:19
    • 分享到:
  • 好像不短 ,先马着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长对窗前云一段。浮生扰扰我偷闲。
  • 长对窗前云一段。浮生扰扰我偷闲。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18500
  • 49
  • 433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