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叫李爱香(二)
  • 点击:2343评论:02020/07/04 16:22

第二章 家居广场的浴缸

韩小乐从小和奶奶相依为命,齐家爸妈是同条巷子的老邻居,看着两个小孩子手拉着手上幼儿园,大人们开玩笑说订个娃娃亲吧,两家都有了意思,两个小孩懵懵懂懂,却也记在了心里,小学、中学,两人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做功课,高考时,齐辉降低了志愿,就是为了和小乐在一个学校。

大学毕业后,和小镇大多数青年人一样,他们也去大城市工作。

小乐向奶奶告别时,齐妈妈扶着奶奶站在门口。

那天小乐的头发随意地扎着,白色的T恤衫束在浅蓝色的牛仔裤里,齐辉拉着行李箱,早晨的阳光给他俩的身形镀了一道朦胧的金边,小乐回头依依不舍地挥着手,齐辉牵着她的另一个手,几乎是扯着她向前走。

奶奶和齐妈妈看着他俩离开,心里都感慨,时间过得真快啊,青梅竹马的这俩孩子,真是般配的一对。


如果城市有生命,这座位于海滨的新兴城市——深海市,正处于人生的青少年向青年过渡的阶段,他的体格已经形成,肌肉却刚开始饱满,他因机遇而生,在这个快速变革的年代,犹如竞技场跑道上的运动员,一直用冲刺的速度努力奔跑着,急于想向外界展示他的魅力,人们在赞叹的同时,也在那勃勃生机的肌体上,看到了因稚嫩造成的不协调,向往美好是人类的天性吧,所以大家并不点破,只是发出阵阵喝彩,尽情赞美。

城中村,这美好中不如意的代表,年青肌体上一道疤痕,城市的规划者视她做眼中钉,是所有卑微、阴暗、粗野的集合体,文艺青年又将她赞美,赞美她的包容、真实、天然,称之为流浪心灵的归宿,而对于小乐和齐辉,和这城市所有年青新移民一样,他们不会想这么多,城中村只是他们现在最合适的居所,将在此度过他们人生或长或短的一个阶段。

城市在发展的这个阶段是需要年青劳动力的,小乐和齐辉很快找到了工作,他们有着年青人适应力强的优点,很快融入了这城市,像周围所有的年青人一样,带着很多梦想和憧憬,充满了激情去做每一件事情,相比其他同年纪的人,他们更幸运的是有一个爱人,不必忍受大城市里通常有的孤单。

小乐和齐辉租住在城中村中一个农民房的顶层单间。小乐下班得早,早早的就回到出租屋里,打开音乐,一边哼着歌,一边做饭做菜。

“咚咚咚”,齐辉一溜小跑跑上楼,有时还没等打开门,就喊着“小乐,小乐”,有时又蹑手蹑脚走到专注干活的小乐背后,一把抱住小乐,将她抱离了地面,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般咯咯笑着。

小乐往往是在准备晚饭,她其实是听到齐辉上楼的跑步声的,她装作给吓了一跳,挥舞着手咯咯笑着地要打齐辉,转身却用筷子夹了刚做好的菜,塞进齐辉嘴里。

然后她拿出在淘宝上买的装饰贴纸,让小乐帮着在墙上贴起来。

这是个小小的带厨卫的单间,位于八楼又没有电梯,租金便宜很多,房东应该是个细心的人,将房间布置成年青人喜欢的青年公寓模样,只是因为在顶层,靠近天花的墙壁有些水渍。

现在小乐指挥着站在椅子上的齐辉,“这边,那边,移过一点”,忙乎了大半天,等到齐辉贴完最后一片蝴蝶的翅膀,跳下凳子,和小乐一起欣赏时,外面天已经黑了。

灯光下,许多的蝴蝶在墙壁上飞舞,小乐和齐辉在墙前打开折叠桌吃晚饭。

刚开始小乐不会做菜,常炒黄了青菜,将排骨煮得又干又老,齐辉便嘟着嘴抗议。

小乐心里着急,偷偷找了很多美食的书,奶奶又在手机里技术指导,很短时间内竟练出了一手好厨艺,做几个齐辉爱吃的菜,看着他吃得津津有味,已经成了小乐最快乐的事了。

吃过晚饭,俩人常常去到楼顶。

这个城中村在深海市的中心位置,周围是直插向天穹的幢幢大厦,玻璃幕墙在璀璨的灯光下闪闪发光,像钻石染亮了蓝紫色的夜空,有时会有飞机在头顶的高空掠过,飞向东北方,那是家乡所在的方向。

小乐突然转过脸,板住齐辉的脸,凝视着他的眼睛,认真地对他说:“齐辉,我们要好好赚钱,买房子接奶奶来住。”

齐辉也认真地对她点点头,近处的巨幅广告屏映亮了他的脸,他的黑色的眼珠也因为灯光闪闪发亮。


深海市的夏天仿佛是没完没了,过了十月还是热气袭人,租房是西向的,一到下午就像个蒸笼,休息天的下午,为了省些开空调的电费,小乐和齐辉就去家居广场闲逛。

家居广场就在村口,这地方原是拆迁后要建大楼,不知道什么原因迟迟未能开建,市中心寸土寸金,自然有神通广大的人在这搭建起钢构玻璃的大棚,虽说是临时建筑,也已经营多年,周围不断建成的大厦带来了源源不断的客流,自然生意兴隆。

下午的阳光从玻璃天顶倾泻下来,充足的冷气让人忘却外面的炎热天气。

家居广场里面隔开了一个个小间,是各个展示的商家。

小乐拖着齐辉逛着,这个家居广场的每一家店,她都认认真真地逛过很多遍。

“齐辉,我们买这个床吧,这床垫多软啊!”

“齐辉,这油烟机行吗?奶奶炒菜时就不会被油烟熏眼睛了……”

“齐辉,这沙发比那家便宜好几百,我们就买这个!”

“好,好”齐辉总是笑着同意。

“齐辉,……”在临近出口的一家店里,她又停住了脚步,这是家卖卫浴的品牌店,居中陈列着一个欧式浴缸,古典兽足的摆脚,流线造型完美的曲线。

小乐和她奶奶住的家里,是没有专门洗澡的地方的,现在住的租屋只有极小的卫生间,装的是莲蓬头的淋浴,从小她就渴望有一个浴缸。

……她躺在里面,梦幻般美丽的泡泡簇拥着她,玫瑰花瓣飘落在胸脯雪白的肌肤上……这是浴缸上方悬挂的巨幅广告画,想象中小乐将模特换成了自己。

齐辉也怔怔的望着广告画想着什么,他和她想的画面是一样的吧,她脸红了,娇羞地将头靠在他臂膀上。

小乐将头靠在齐辉的臂膀上,她感受到熟悉的温暖,不知怎么,这次小乐心里悄悄升起了某种异样的感觉,她不由自主地再向齐辉靠紧了些,她想到了菲菲,想起她家里也有一个浴缸。


不久前的一天,他们出了家居广场的大门,小乐拉着齐辉到通道的一边,那里的大王椰树下放着供顾客休憩的长椅,长椅边放着扫二维码打印照片的自助设备,小乐是要用手机拍照打印出来。

小乐像所有爱美的姑娘,反复调整着姿势和表情,齐辉无奈地配合着,不时做些搞怪的表情。

拍好照片打印了出来,小乐和齐辉边看着照片,边有说有笑地刚要离开家居广场时,竟遇上了菲菲的。这个中学时的校花,笑盈盈地站在他们面前,小乐一下子竟认不出她来。

菲菲高挑的身材穿了件紫色短裙,卷曲的头发自然地披散在肩头,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手包。

以女性天生的敏锐眼睛,小乐一眼看出菲菲那看似没化妆的容颜是精心修饰过的,简单随意的装束是精心挑选搭配的结果,裙装款式简洁而合体,脚上那纤尘不染的半高跟皮鞋和手包一看就是某个奢侈品牌的产品,都夸张地镶着一粒方形硕大的水钻,一起在阳光下熠熠闪光,这是这座城市富人最喜欢的打扮风格,优雅的贵族情调和含蓄的炫富并存。

小乐不由自主地往齐辉身后退了半步,缩起自己牛仔裤下穿着的旧帆布鞋。

“真是巧啊,校草先生,带着你女朋友逛街哪!”菲菲天性开朗,此刻落落大方打了招呼,又热情地邀请他俩去她家坐坐。

菲菲家就在附近的一幢新建的商品楼上。

这样的黄金地段,得花不少钱吧!小乐想着。

小乐和菲菲是同级不同班,所以并不是很熟,齐辉和菲菲才是同班同学,他俩聊着学校和同学的事,小乐挨着齐辉坐在沙发上,悄悄在心里计算房子和家电家具的价值。

小乐去洗手间,不是上厕所,是去照镜子,她望着镜子里素颜的自己,暗暗与菲菲做着比较,有些懊恼自己出门时的草率,但是又带着侥幸想,安慰自己齐辉是不喜欢女孩化妆的。

那个浴缸是小乐转身要离开时看到的。

这套房子不大,却有个大洗手间,半开放的三部分空间,最里面是洗浴区,玻璃淋浴间旁,还摆放着浴缸,雪白的缸体后是一面落地窗,窗外正好俯瞰着小乐她住的那片城中村,帷幕半掩着窗户,阳光经过防透视的窗玻璃的折射,幽幽地照着浴缸和浴缸前摆放的大瓶百合花,投下一抹淡淡的阴影。

小乐站到窗口张望了一下,试图在城中村的建筑中辨认出她住的那栋,但城中村四周的那些高楼投下了深厚的阴影,村里密密麻麻的建筑,是那样地杂乱无章,逼仄地堆在一起,小乐忽然眩晕起来,失却了寻找自己住家的兴趣,轻轻叹了口气。

后来小乐回到家,随手就将和齐辉的照片夹在齐辉的英语参考书中,俩人都没有再谈起菲菲,但谁都没想到,之后不久,菲菲帮了他们的忙。


那次在菲菲家的聊天后,菲菲又联系上了几个在深海市的同学,组织了一次同学聚会。到场的同学不少,这些刚踏入社会的年青人还带着些稚气,少了些世故与虚伪,气氛是轻松和快乐的。

喝了些酒,小乐的脸上带着些红晕,她今天特意淡淡地化了妆,穿了新买的米色裙装,显得清纯自然。同学里唯一在城里买了房的菲菲自然是聚会的焦点,小乐也很满意自己和齐辉一起,成了同学们中唯一的一对,接受同学们羡慕的目光。

大家拍合影时,齐辉的手机响了,他讲了几句,赶忙将手机递给小乐。

是齐妈妈打来的电话,奶奶在家里突然晕倒了,送医院急需手术,齐家凑了些,还差五万元钱。

“五万元!”小乐不禁喊出声来,刚在城市里安顿下来的她和齐辉,没有存款,也不知如何设法去凑这钱。

小乐着急地几乎哭了出来,同学们也知道了这事,面面相觑,大家也没什么办法。

这时,菲菲站了出来,说:“小乐、齐辉,这钱我借给你们。”

第二天菲菲果然借给他们五万元。

小乐带着钱赶回老家,奶奶抢救及时,病情暂时稳定下来,到能自己慢慢行走时,奶奶便赶着要小乐回深海市齐辉身边去。齐妈妈也劝着小乐,现在急需的是钱,防止病情恶化,病人这边她能帮忙照顾。小乐想想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眼泪汪汪地告别了奶奶。


时间在忙碌中总是飞快地流逝,事物也总是在伴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悄悄变化。

齐辉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着程序员工作,为了多挣些钱,他又找了份英语家教的兼职,每天七点开始,近十一点才回家,周末更是全天的课程。

小乐现在在家时不再放着音乐哼歌,她随时将手机放在边上,怕错过了电话,她总有种预感,奶奶会再出什么状况。不仅仅是奶奶的病,她还有了些心事,她以女人天生的敏感感觉到,齐辉现在变了,具体怎么变了,是从什么时候起,又说不上来,她没有像普通女性那样盘问齐辉,或去翻查齐辉的手机,她是个接受大学教育的女性,虽然年纪还小,也懂得就算是夫妻也要尊重对方隐私的道理。

夫妻……想到这儿,正在切菜的她不禁停下手里的刀,就算是身边并没有人,她也羞红了脸。虽然是住在一起,她和齐辉是分开睡的,齐辉一直睡在沙发上。以前两个人看韩剧时,小乐靠在齐辉胸前,她感受到他胸膛的温暖,喜欢他的脸挨着自己鬓发摩挲,齐辉低声说:“小乐,我爱你……”小乐总是回答:“齐辉,我也爱你……”这样老套的话,他们已经说了无数遍,但像所有恋爱中的人一样乐此不疲,有时两个人像幼儿园天真的小孩,你说了一句、我也说一句,俩人接连说着,像是在玩天底下最有趣的游戏。小乐咯咯笑着,突然感到齐辉紧贴着她发起烫来,她回身打他一下,自己坐正了,也不用言语,齐辉乖乖地起身躺到她身边,头放在她双腿上,侧过头,将耳朵向着上方,小乐在桌上拿过棉签,替他掏起耳朵来。小乐的动作是轻柔的,齐辉很快安静下来,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眼睫毛微微颤动着,小乐低头望着他,觉得他没长大,还是那个拍着胸脯说一辈子保护她的那个小男孩。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打拼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长对窗前云一段。浮生扰扰我偷闲。
  • 长对窗前云一段。浮生扰扰我偷闲。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18500
  • 49
  • 433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