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叫李爱香(三)
  • 点击:1698评论:02020/07/04 16:32

第三章 明珠会

明珠会所是座八层的金色建筑,楼顶塑着巨大的希腊神话组雕,黄金色金属塑成的阿波罗驾着由六匹骏马拉的战车腾空飞起,在晚霞间熠熠闪光。

金老板坐在他巨大的办公室里。他是个肥胖的中年男子,脸上横长着肥肉,简直是港产片里黑帮老大的翻版。其实这是个胆小怕事的人,这个昔日的香港社会底层的无业游民,早早借着港商的光环,在深海市从开挂羊头卖狗肉的色情发廊起家,借着改革开放迅速膨胀的经济也发了财。

现在这行业也讲究包装形象,金老板戴着金丝边眼镜、穿着名牌西装,听惯了人家毕恭毕敬地称呼他“金总”。他不是演员却有着媲美演员的高超演技,刚才,他低头哈腰地站在大班台前,大班椅上坐着彪哥,彪哥穿着褪色的汗衫,将脚搁在大班台上,他才是这会所背后真正的老大,摆平黑白两道,在他面前,金老板唯唯诺诺,宛如摇尾讨好的哈巴狗。

彪哥走后,金老板坐回他的大班椅,学着彪哥的样子,将腿高高架在大班台上,无所事事地把玩一把尖利的三棱刮刀。

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女孩撞了进来。

“金总,我拦不住……”后面紧跟着的秘书一边解释一边拉扯。

“金总,我要求职!”小乐大声说道,她因跑步而有些气喘吁吁。

金老板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她清秀的脸庞涨红了,胸脯也许因为刚才的跑动,或者是因为紧张,微微地起伏着。

金老板心里一动,挥手让秘书退下。


晚上七点多,明珠会所里的灯此刻全亮起来了,金色的玻璃、金色的水晶吊灯映着猩红色的地毯,大堂里的喷泉的水花簇拥着白色大理石的维纳斯雕像,洁白的胴体现在也染上了一层金光。

宽大的旋转楼梯通向二层,那儿站着着几个年青姑娘,穿着华丽的欧洲古典公主式长裙,对从事这个行业的姑娘来说,现在是刚开始一天工作的闲暇时间,她们嘻嘻哈哈地开着玩笑,菲菲倚靠着栏杆在抽烟,一个年纪稍长的领班模样的女人走过来,挨着她也靠在栏杆上,她问道:“菲菲,你要那么多钱做什么?”

“她是养小白脸!”有个姑娘听到了,就抢着高声回答,大家哄然笑了起来。

领班又低声道:“你千万不要找彪哥借高利贷?他可真的是黑社会!”

菲菲吐着烟圈,苦笑了一下,并不回答。

突然,她抽烟的动作僵住了,惊讶的视线望到一楼大堂,看到了等电梯的小乐,电梯门开,匆匆忙忙的小乐差点撞上走出来的彪哥,两个马仔正要发作,彪哥拦住他们,饶有兴味地看着小乐走进电梯的背影。

菲菲正在想着小乐怎么到这儿来了,彪哥已经走上楼梯,她急忙迎向他走去。

这个晚上小乐没有做晚饭,她给齐妈妈打了个电话,从齐妈妈的语气就可以知道奶奶毫无好转,打了电话后,她坐在租屋的小桌旁,守着桌上的一个纸盒,那里面是个小小的生日蛋糕。

她百无聊赖地在电脑桌上随手拿起一本书,这是本旧英语书,翻了几页,从里面掉出一张照片,小乐拿起来一看,正是那天她和齐辉在家居广场的合影,她长时间地看着照片中的齐辉,他搞怪地嘟起了嘴,像个孩子一样无忧无虑。小乐用手指去抚摸那张快乐的脸,手指蓦然僵住了,将照片拿近了仔细察看,她看到了在齐辉的身后,那排大王椰树前站着一个身影,那身影有点失焦,小乐却肯定地认出那身紫色的裙装,是菲菲!

那次绝不是偶遇!小乐越想越生气,她沿着齐辉的身形撕开了照片,将菲菲与他俩分开,忿忿地将已分成两半的照片丢在桌上。

她想静下来认真想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心里却乱糟糟,不知过了多久,发觉已经是夜深了,她一次次拨打齐辉的手机,听到的却永远是“您拨的电话已关机。”她发了微信,也没有回应。

一直等到十二点多,她没有菲菲的手机号码,正当她犹豫着想给同学微信群里@菲菲时,门口哐当一声,她打开门,看到齐辉醉着酒扶着门。

小乐扶着他摇摇晃晃地进了屋,她以她女性特有的敏感,嗅出他一身的酒气中,夹杂了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她扶他躺在床上后,飞快地跑到阳台上去张望,果然看到一个身影走出巷道,叫了一辆出租车。

那个身影低身进车的时候,抬头看了下这个方向,小乐没有躲避,眼睛直直地盯着那出租车离开,她不知道对方有没有看清楚她,她却在黑暗的夜里看清那个身影,正是菲菲。


点燃生日蛋糕上的蜡烛,小小的一团火焰摇摇晃晃,小乐用她一个人的声音,唱起了生日歌。一如既往,这是她和齐辉一起过的又一个生日,只是齐辉现在躺在床上。不会喝酒的齐辉醉了酒,他醉得很深,睡得不安稳,不时辗转着身子,像是想摆脱什么。

吹熄了蜡烛,小乐一件件慢慢脱去自己的衣服,窗外广告牌的灯光透进来,隐隐照亮她脱去衣服后的躯体,给那莹洁的肌肤蒙上了一层光晕,她挨着齐辉躺了下去。

齐辉转过身子,感觉到身边多了什么,他含糊地咕噜着什么,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将头埋进她的胸口。

小乐紧紧搂住他,抚摸他浓密的头发,抚摸他的肌肤,齐辉的呼吸渐渐急促,肌肤滚烫起来,在他进入她身体的刹那,她在心里默默念着“齐辉……我爱你”,紧紧闭上了眼睛,两粒泪珠滚落下来,又淌在齐辉的肩膀上。

她再次掩好齐辉的被子,坐在床沿,借着外面透进来忽明忽暗的灯光,久久地看着他。他现在睡得很深,长长的眼睫毛微微颤动着,小乐用手指去抚平他的眉宇,俯下身吻他的额头,他梦呓起来,小乐仔细去听,原来他是在睡梦里呼唤“小乐,小乐……小乐”。

第二天晚上七点,小乐是按约定时间来参加入职培训的。

金老板坐在大班台后,抛给她一套服装,指了指旁边的化妆间,示意她换上。

小乐犹豫了一下,想说什么,但还是忍住了,在那间看上去很是专业的化妆间里换上了服装,特意将手机塞进了背包,和换下来的外套一起放在凳上。

金老板饶有兴味的审视着换装后的小乐,他是在审视一件商品,可以给他带来丰厚利润的商品。他想着,这个女孩确实和他周围的女孩子不同,换上的这套仿韩国的学生裙装,恰好衬托出她清纯的气质。

裙子有些短,小乐局促不安地用手捂住裙摆,脸上不禁泛起了红晕,她惴惴不安地问道:“金总,不是入职培训吗?……老师呢?”

“是入职培训,我来培训你!”金老板笑嘻嘻地走到她身前。

“金总,那么……钱呢?”小乐小心翼翼地问道。

“钱!哈哈哈!”金老板心里想,再清纯的女孩还不是一样!他捏住小乐的下巴,扯着她靠近大班台,一手拉过一个包,打开拉链,露出一扎扎的钱。

“看到了吗,这里是第一年的二十五万。陪老子三年,三年六十五万,一分不会少你的。”

“不!不……不是说好了今天给65万吗?……我是应聘做业务经理的。”小乐着急得语无伦次起来。

此时金老板已经将小乐逼到大班台前,小乐的背抵着台面,不能再退了,她双手尽力推着金老板的胸口,身子向后倾斜。

“业务经理?业务经理有这么多工资!”金老板大笑起来,撕扯小乐的衣裙。

小乐又急又气,拼命抵抗着,她越抵抗金老板越兴奋,被金老板压在台面上。

小乐双手胡乱地在台面上拨拉,突然抓到一个冰凉的东西,是金老板平时把玩的三棱刮刀。金老板紧紧压着身下姑娘的身子,就将她的内裤扯下的刹那间,突然觉得有一道冰凉直透入体内,他反手摸摸腰间,将手放到眼前一看,满手都是鲜血,他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只“啊”了一声,双眼一翻倒了下去。


小乐站着,大脑一片空白。

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人撞开了,“小乐!”齐辉喊着冲了进来,他手里还举着手机,边跑边喊:“小乐!……奶奶,奶奶……”

“奶奶走了……”齐辉哽咽着,“你为什么不接电话,奶奶一直想跟你说话……”

小乐像个梦游人一样,她颤抖着声音问:“奶奶死了?”

“小乐,你?”齐辉现在慢下了脚步,看到小乐穿着怪异的短裙,衣衫不整,内裤褪到腿上,手机从手中跌落了,手僵在半空,他疑惑而痛苦。

这时又进来一个人,是菲菲跟着跑了进来,她突然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金老板和小乐手中的尖刀,尖叫了一声,不由地躲到了齐辉的身后。

“你们别过来!”看到菲菲躲到齐辉背后,紧紧拉住他的胳膊,小乐突然西斯底里的喊起来,一个手往上拉内裤,一个手兀自举着尖刀。

小乐的头发披散下来,有几缕被泪水打湿了贴在脸上,她伤心欲绝,羞愧难当,觉得自己肮脏不堪,她双手下意识地紧紧握着尖刀,指着齐辉和菲菲,自己心里却不知道为什么将刀对着他俩。

齐辉好像全然没有听到她的话,还是一步步走了过来。

还有几步距离时,齐辉突然张大了嘴,想对小乐说什么,菲菲也惊叫起来,小乐突然被身后一个重物一撞,身子向前一冲,手里的刀不偏不倚插入了齐辉的胸口,三棱刮刀非常锋利,小乐慌忙撤手时,长长的尖刃已经没入齐辉的胸口,正是心口的位置,白衬衫上迅速洇出了大片红色。

原来是金老板醒了过来,摇摇晃晃站起来又向前倒下时撞上了小乐。

小乐跌坐在地毯上,齐辉倒在她的怀里,小乐哀哀地边哭边喊着齐辉的名字,很快,齐辉脸上已经没了血色,眼睛一直看着小乐。

菲菲一时间吓呆了,醒悟过来时,跑过来看看金老板趴在地上,又看看齐辉,手足无措,她想要来扶齐辉。

“你走开!”小乐恨恨地对菲菲喊道。

齐辉努力张合着嘴,想说什么,小乐俯耳去听,齐辉断断续续说的是,“小乐,对不起,原谅我没钱……不能救奶奶……”小乐将脸贴在齐辉脸上,眼泪流下来一直淌过齐辉的脸。

齐辉费力地抬手摸了摸小乐脸上的泪水,嘴里冒出血沫,他最后用微弱的声音说:“小乐,快跑,去送奶奶,快跑……”手一下掉了下去,眼睛闭上了。

菲菲看着小乐,哭着说:“你杀了齐辉,你杀死了他们,韩小乐,你是杀人犯!”


小乐跌跌撞撞地跑出明珠会所,她想去最后一次见奶奶,却不知道往哪里去,她还穿着染着血迹的学生装,身上什么也没有,身份证、钱包、手机,都丢在化妆间了。

“杀人犯!”菲菲的话一直在她耳边响着,她捂住耳朵,但那喊声丝毫未减,汇聚了更多人的声音在小乐脑海中翻腾着,那些人的表情各异,却都说着同一个词,“杀人犯!”

以前那个模模糊糊的记忆此刻却清晰起来,奶奶牵着只有五六岁的小乐远远站着,小巷巷口的公示栏前围着一群人,有人在大声念着公告上的文字,大意是某某女子怀疑丈夫外遇,杀死了丈夫,经公审判处死刑……,奶奶牵着小乐的手越握越紧,小乐想对奶奶说“疼”,抬头却看到奶奶脸上淌满泪水。

小乐记忆中是没有妈妈的,上小学时巷子里有几个野孩子冲她扔石子,喊她“杀人犯的女儿”,每次都是齐辉跟他们打架,齐辉一个打几个,总是给扯破了衣服,打破了脸,他握着小拳头对小乐说:“小乐,我会保护你一辈子!”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打拼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2星
  • 1钻
  • 长对窗前云一段。浮生扰扰我偷闲。
  • 长对窗前云一段。浮生扰扰我偷闲。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18500
  • 49
  • 433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