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尘湖.第五章
  • 点击:1617评论:02020/07/04 19:20

    5.李海之死
    “大行动”这天,宋丽在“家”休息,小蓉也被客人带出去了,她俩都幸免于“难”。
    小蓉的遭遇,李海大致听说了一些。
    宋丽康复后,为了赚钱,再次出来“上班”。
    红尘湖的发廊只能居住,不许开门营业了,有的小姐转到了宾馆,有的小姐转到了夜总会,还有些去了海口的秀英街低档红灯区(军队营地旁)“坐店”,有的自己找地方“站街”,还有些,被“妈咪”们带着“打游击”……
    在红尘湖西南侧500米处的小路上,许多“妈咪”带着各自的小姐们招揽生意。
    仍有许多客人不知道红尘湖被封的事,慕名前来找小姐,开车到红尘湖转一圈后,最终只得在这路边带上一小姐。
    隔三差五地,就有警察开着民用牌照的车,穿着便服来“钓鱼”,抓走几个,每人罚款几千后放人。大家见多不怪了,若被抓到,只当缴纳了税收,自认倒霉。
    这天,又来了三辆轿车,里面的人在叫小姐,小姐们一拥而上,争抢“生意”。
    这时候,一位曾被“钓鱼”的小姐大叫:“是警察,有个人我认识!”
    大家如惊枪之雀,四处逃串。车内人全开门冲出来抓人,有几个已被抓。远处的几位男孩子赶过来,喊道:“干什么!为什么抓人?”
    有人喊道:“我们是警察。”
    “谁相信你是警察?”大家开始抢人。
    几个小伙子与一位便衣人扭打起来,有的抱住他,有的拖住他,有的拉着被他抓住的小姐,这时,一位“便衣”拔出了手枪,大叫:“放手!”,小伙子们又冲上去抱住那位便衣人,他顺手一枪,打中了一位小伙子的心脏,当场死亡,子弹穿透后,又伤到了一位路人。
    所有便衣人都拔出了手枪,大家四处逃串,不见了踪影。
    路人报警了,很快,来了多辆警车,当场抓获了“钓鱼”执法的几位便衣人。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人高喊:“抗议!抗议!”,“反对警察捞外水!”,“红尘湖是警察捞钱的工具!”……
    有人提议:“明天抬着尸体找市政府讨说法。”“不让他们把凶手带走了,他们是一伙的。”“派人跟踪他们,看会把他们关在哪里。”……
    法医验尸、拍照后,殡仪馆的车也来了,大家围堵着,不让走。
    没过多久,军车赶到,下来许多武警,驱散人们,开出一条通道,警车把尸体留在了路边, 纷纷上警车离去。
    当时,李海也在现场抢人,便衣人开枪后,大家都松开了小姐,查看伤者的情况。李海拉着小丽就跑,逃离了红尘湖路口。
    小丽出来“站街”拉客,才两天,就遇见了这么可怕的事,吓得不敢再“上班”了。更何况,小蓉的遭遇她也知道一些,也异常恐怖。
    没有生活费了,小丽又不敢去上班,他俩很是着急。
    “我去找小蓉要点钱来。”李海说。
    “不许你要她的钱,饿死也不要她的钱!”小丽撅起嘴,说。
    “那我们真会饿死的。”
    “你去找朋友借啦,等风头过去,我就还给他。”小丽说。
    “好吧。”李海知道她恨小蓉,是不会让步的。
    红尘湖的发廊,已失去了往日的喧嚣与繁华,一片颓废破败的景象。
    大家都把门半拉下来,隐约能见到门内有脚在走动。胆大的,仍在里面接客,偷偷赚钱维持生计。
    李海进到其中一间,小蓉正坐在里面发呆。
    “小蓉!”李海喊她。
    小蓉吓了一跳。很快回过神来,愤愤地说:“你怎么来了?我以为你死了呢!”
    李海一笑,说:“对不起,我去上海了。”
    “上海?突然就去上海了?你当我是傻瓜啊?”小蓉瞅着他。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的,我真的去上海了。那天,遇到联防队的人要查身份证,我们没有带,就要把我们抓走,因为兄弟们身上还有没用完的毒品,都很害怕,就跑,没抓到我。可是,手机也被联防队的人搜走了,没来得及与你联系,直接跑到上海去了。”
    “那你到了上海,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我不想让你担心嘛!”
    “李海,我算看透你了!你一直与那个婊子在一起,你以为我不知道?!”小蓉眼泪汪汪地吼了起来。
    “……”李海装出愤怒的样子,却不知说什么好。
    “有姐妹告诉我了,说看到你和宋丽在机场东路的超市里出现过,我去找了几次,都没找到,你还编造这么大的谎言来骗我?!你还是人嘛你,啊?!”小蓉站起来,向他走近。
    “……”李海低着头,说:“对不起,我有苦衷,原谅我好吗?”
    “原谅你?!你知道,这些天,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你知道我经历了怎样的苦难吗?你还好意思说原谅?你,还是人吗你?呜呜呜呜……”小蓉大哭起来。
    “……”李海没回答,他听说过小蓉那些悲惨的遭遇,但是,现在又能如何弥补呢?他愧疚地低下了头。
    “李海,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是什么吗?我想杀了你,把你的心脏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她眼泪汪汪,咬牙切齿地说。
    “我不是来和你吵架的!”
    “你有什么资格与我吵架?你这千刀万剐的、禽兽不如的东西!你还来做什么?!你说,你来做什么的?!”小蓉推了他一把,大叫起来。
    “……”李海欲言又止。
    “你是来要钱的?找我要钱去养那婊子?做梦吧你!李海,你把我当什么了?!”她“啪”地给了李海一记耳光,抓住他喊道:“告诉我,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呜呜呜呜!”
    李海被激怒了,狠狠地把她推倒在地,她爬起来又抓住了李海的手,两人扭打起来。
    李海一把抓住她的项链,扯了下来,然后,夺门而逃。
    小蓉坐在地上,大声哭了起来。
    李海把项链拿到当铺,当了1100元钱,沮丧地回到了出租屋。宋丽发现她气色不对,问:“怎么啦?”
    他靠在墙上,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没借到钱吗?没关系的,我们还可以想别的办法呀。”宋丽心疼地说。
    李海把钱扔到床上,说:“我把小蓉的项链卖掉了。”
    “啊?”宋丽很是惊讶,回过神来,安慰地说:“事情已经过去了,不要想太多了,啊,等我们有钱了,我买一条还给她。”
    李海闭着眼睛,睫毛湿润了。宋丽看了很心疼,一把抱住他,也开始抽泣,她为他轻轻擦拭泪水,抚摸他的脸,然后,把脸埋在他的胸膛,努力地哭了起来。
    回想起与这两个可爱的小恋人快乐的往事,回想起自己这段不寻常的坎坷之路,李海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他失声痛哭起来。两个小女孩都为他丢失了纯真,居然还过着睡不安吃不饱的日子,他不知该恨谁,该向谁倾诉……
    他想家了,家乡,有自己的爸爸妈妈,还有年迈的爷爷,他们那么慈祥,那么辛劳,那么善于呵护他。强烈的思乡情,加上对外事务不可预测的恐惧,他想摆脱这一切,回到朝思暮想的家乡,过清贫安宁的日子。
    两人都有了心事。
    兰姐打来电话,说是有位外来的老板想找个能做家务的伴侣,叫宋丽去见一面。
    宋丽匆匆出门,到了发廊,从半开的门下钻进去,看到一位中年人正与兰姐聊天。
    兰姐介绍:“来来,这位是许老板,搞建筑的,介绍你认识一下。”
    宋丽腼腆地坐下,有点紧张,担心对方看不上。
    许老板把兰姐叫到厨房商量,说:“很好,看她很不错的,你跟她谈谈价钱,一个月五千块钱看行不行。”
    “五千?兰姐说,那太少了吧,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如果在发廊上班,一个月少说也能赚到两万块。”
    “那,八千吧,还给你两千元介绍费。我那里不同,就我一个人吃饭,还经常会带着她出去玩,家务活不多,不辛苦,也没风险。还多多少少有礼物送给她的。”
    兰姐说:“也许她不会答应,先帮你问问吧。”
    兰姐把宋丽拉到一边,把情况告诉了她,没想到,宋丽说:“好吧,就八千元算了,不过,要先付一万元,我家里在盖房子,不够钱盖了。”
    兰姐传话给了厨房里的许老板,许老板犹豫了,担心被骗。兰姐说:“你放心,我很了解她的为人,她是很讲信誉的,这点,我可以担保。”
    许老板听兰姐这样一说,也就爽快地答应了,付了八千元,叫她现在一同去工地看看。
    宋丽说:“我还没准备好,我等下坐的士车来好吗?”
    许老板说:“也行,我等你。”写了个酒楼的地址给她,叫她等下过去共进晚餐。
    见他对自己如此信任,宋丽很高兴,送走许老板,她马上拦了辆的士车,赶到了机场东路的出租屋。
    宋丽把钱交给李海,李海很是不舍,说:“你去了,我怎么办?”
    “我会找机会回来看你的。”宋丽说。
    “要是他不让你回来呢?要是他发现了呢?”他问。
    “相信我,我会处理好的,因为,你才是我的心上人,只要有你在,其他都不重要,为了你,我愿意付出所有,其他都可以放弃。”她盯着他的眼睛,饱含深情,李海很感动。
    他俩抱在了一起,忘记了人间冷暖、世事纷争,仿佛这世界,只有两个人在,只有两人在呼吸……
    宋丽简单打扮了一下,什么也没拿,只带了三十元钱,吻别李海,坐车离去。
    在与许老板相处的日子里,宋丽感觉很幸福。在她眼里,许老板是一位:勤劳、善良、低调、且富有同情心的有钱人,宋丽有心事,无论怎样遮掩,他总能看出来,且嘘寒问暖地,很是体贴。
    自离开家乡,从未被人如此无微不至地关心过,感觉很温暖、很有安全感。只要他出去的时间超过了半天,就会牵挂着他。
    她常暗地反问自己:“该死,怎么老是牵挂着他呢?难道,爱上他了?”
    许老板每次回来,总会给她惊喜,如:带来了好吃的;送给她一条项链;说要带她逛街买衣服……若实在太忙,也会一见到她,给个小小的拥抱,说出许多表扬的话给她听。
    确实,宋丽自小家境贫寒,养成了爱做家务的好习惯,不管多零乱,她会在很短的时间,整理得干干净净,有条有序。且她天生一副富家千金的娇小模样,带出去,客人无不夸奖,很是喜欢。
    宋丽甚至有了这样的想法:“若他能离婚……”每想到这些,她总会自责:“我还有海哥呢,怎能这样想啊!还有,他的家庭、他的孩子、他的女人……”
    渐渐,她习惯了他的生活,同时,也对李海的堕落越来越难以理解。
    她偷偷“回去”几次,李海都在赌博,几乎每次见面,他第一件事就是开口要钱,总是说输了,这使她渐渐失去了耐心,时不时嘲讽几句:“就算开银行,也养不起你这样的人!”
    李海语气也越来越冷:“你可以走啊,我不留你,你以为你了不起啊!”
    宋丽每次离开,总是满腹的委屈。在许老板的家,常一个人偷偷流泪。
    一次,她想着想着,又哭了起来,许老板回来,问发生了什么事。
    她再也无法忍耐,大哭起来。宋丽不计后果了,将自己的事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原以为,许老板听了会把她赶回去,却不料,许老板不但没那样做,反而将她抱得更紧了,说:“别哭,我们一起想办法,会好起来的,相信我。”
    “我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呜呜呜呜……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不赌博,他……还吸毒,我……我该怎么办?呜呜呜呜……”
    “与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你不会幸福的。”许老板说。
    “我知道,可是……我爱他……呜呜呜呜……我该怎么办?”
    “爱是要有理由的,能告诉我,你爱他有多少理由吗?”许老板严肃地问。
    “呜呜呜,我……我说不出来,我也不知道,呜呜呜呜……我不知道为什么爱他,呜呜呜……”宋丽哭诉着。
    “初时,你爱他,是因为被他的某个优点迷惑了,可是,人生的路那么漫长,你将来会有家庭,还有孩子,那简单的优点是远远不够支撑一个家庭的,它不能承载你们的未来。如果一个男人,仅表面有一个吸引女孩子的优点,如何能成家立业?怎能出人头地?你这么优秀的女孩,将来找户好人家,嫁个比较好的男人,是轻而易举的事,这点,你要相信自己,你有这样好的条件。”
    “我也明白,可我……就是放不下他,我常骂自己,骂自己是傻瓜,我没救了,怎么办啊?帮帮我,我……不想这样过了,真的不想……我舍不得他,他是我今生唯一最爱的人。”宋丽激动得瑟瑟发抖。
    “我帮你想想办法吧,就怕你不配合。”
    “只要你不伤他的人,怎样我都听你的。”她坚定地说。
    “好,正好我明天有空,你约他到秦江酒店,我和他谈谈。”许老板说。
    “你和他谈?你没喝酒吧?我说的他都不听,他会听你的?”宋丽眼里含着泪花,又忍俊不禁地盯着他。
    “成年人经历多,见识广,懂得孩子们想些什么,让我试一试吧,说不定,能谈出个什么结果来?”
    “你想怎么谈啊?”宋丽很好奇。
    “很好谈的,但你要配合我,就说想和他分手,要离开海南,回去找男朋友结婚。这叫釜底抽薪,明白吗?他会妥协的。”
    “要是他不信呢?”
    “那你就不和他联系了,这样下去,会毁了你一辈子。”许老板认真地说。
    “哦,那……就试试看吧。看你的了,我相信你!”宋丽举起手要击掌,许老板举起手拍去,手掌突然变成了一根指头,点在她手心,宋丽哈哈笑起来。
    宋丽好说歹说,李海终于了答应赴约。
    来到秦江酒店,看到满桌子热气腾腾的菜,还有许老板热情的笑脸,李海拘谨不安,满脸胀得通红,宋丽坐在两人中间玩着筷子,气氛甚是尴尬。
    还是许老板老道,首先打破了僵局,说:“来来来,我们边喝酒边谈。”
    这酒怎么喝?李海心里很不是滋味,能预感会发生什么事。他假装很随意,把笑容挂在脸上,拿捏着酒杯,说:“我不会喝酒,你多喝点吧。”
    “行,那我就多喝点,你随意!”许老板笑容可掬,试图改变这气氛。
    宋丽为他夹了一大块烧鹅,李海总感觉不对头,没吃,点燃一支香烟,动不动就抽一口。
    “其实,我和你的心情是一样的,”许老板说话了:“我们都想把宋丽留下来,可是我发现,这段时间,她很痛苦,哭过很多回,有一次她买来安眠药,说是不想活了,幸好被我及时发现和制止。问她怎么回事,她一个劲地哭,不理我,后来,我跟她说,人生的路还有很长,这样离去,怎么对得起自己的父母。”
    桌下,宋丽踢了许老板一脚,这该死的,真会编故事,自己什么时候买安眠药了?还把她父母都牵扯了进来。宋丽捧着杯,装作很痛苦的样子,时不时喝口热茶。
    李海保持着微笑,望着他,认真地听着。许老板被踢了一脚,但还是笑容可掬地样子,说:“她是一个很优秀的女孩子,所以,我与你的心情一样,想把她留下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呵呵,我没什么意见,你看怎么办吧。”李海想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来。
    “办法必须有一个,不然,她真的会走的,与她相处了这么久,她什么话都跟我说了,这点,我比你更清楚。”许老板说。
    “那你说怎么办嘛,随你算了,我也不想呆在海南了,她想怎样,我没意见。”李海说。
    “你去哪里?”宋丽问。
    “这你别管,我都听出来了,你想和我分开,我不想打你骂你,毕竟你曾经还救过我,如果你真想走,我不阻止。这样下去,大家都过得不好,也许分开,我们都会过得好一些,我没什么意见。”李海收起了笑容。
    宋丽放下了筷子,开始抽泣。
    许老板用脚抵了她一下,也收起了笑容。
   “怎么分啊?你放她回去?”许老板问。
    “随她,跟你也行。如果跟你,你好好照顾她。”李海说。
    “那你对她有什么要求吗?”许老板问。
    “算了,我不为难她了,与我在一起,她没过一天好日子。让她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吧,我没什么要求了。”李海说。
    宋丽把头伏在了桌子上,努力地哭起来。
    许老板说:“我想不到,你居然这么通情达理,从你的话里,我听出了你的真情与无奈,看来,宋丽没有看错你,只是,我也听说了,你整天赌博,还吸毒,你知道,对宋丽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吗?”
    “所以我尊重她的选择!”李海说。
    “那你今后怎么办?”宋丽泪眼朦胧地问。
    “我?这个你不用管了,我可以到广东去,离开这些吸毒的朋友,把毒戒掉,再找一份工作,没事的。”李海说。
    许老板两手抱胸,注视着他,开始沉默起来。
    “你手上还有多少钱?有路费吗?还要租房子,够钱吗?”宋丽担心地问。
    “你不用操心了,我还有点钱。”李海低着头说。
    “那……我找许老板先借五千元给你,多带点钱,这样安全些。”宋丽说。
    “随你!”李海面无表情。
    许老板打开包,数了一叠钱,交给宋丽,说:“八千吧,多带些钱不是坏事。”
    宋丽把钱塞到了他手中,他起身要走。
    宋丽马上起身,被许老板拉住。就这样,宋丽看着李海出门,消失在窗外的人群中。
    宋丽一身发软,伏在桌上,伤心抽泣起来。
    李海来到了红尘湖,找到了小蓉。小蓉背对着他,生气地看着墙上的镜子。
    “这次,我不是来要钱的,我……再也不会为难你了。”李海说。
    小蓉没答话。
    “我知道你恨我,我就要走了,你要好好保护自己。”李海说。
    为了他,小蓉付出了太多,且被他伤透了心,此刻,虽心有所思,仍无动于衷。
    李海拿出五千元钱放在她面前,她如从噩梦中突然惊醒,噙着泪花问:“你想干什么?!”
    “你别管我,照顾好自己吧,我到广东打工去。”
    “你哪里来的这些钱?”小蓉问。
    “这个你别管,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来看你,我的那些过错,给你带来巨大的伤害,先忘记吧。如果有机会再次见面,我会弥补的。”
    “……”小蓉欲言又止。
    “好啦,都是过去的事啦,别想太多,保重!”转身出了门。
    小蓉赶紧起身,抓起钱就追,可是,李海已经坐上了三轮车,迅速消失在了红尘湖的街道中。
    这事来得太突然,小蓉还没理清头绪,她两手抓紧自己的头发,尖叫起来。
    阁楼上睡觉的一位小姐惊醒了,以为发生了什么事,穿着睡衣跑下来。
    这位小姐惊恐万分,问她:“怎么啦?小蓉,你怎么啦?”
    小蓉一把抱住她,绝望地失声痛哭起来。
    李海把几个好朋友请到出租屋吃饭,离开前,要好好喝一杯。
    好朋友劝留无效,大家拼命地喝酒,喝醉了,有人提议,今天,要痛痛快快地享受一次。
    有人打电话,叫来了海洛因(毒品)。
    李海付了钱,拿着毒品,摇摇晃晃地走进卫生间,一个人坐在地上,胡乱地打开包装,用注射器吸入,拉起左手的袖子,一针扎进手臂。
    也许,是因为喝醉了,也许,是因为看透了人生……只有天知道。
    李海注射的毒品剂量,是平时的六倍。本来是六个人分着使用的,这一次,他一人一次全部注进了自己的身体。
    对于吸毒者来说,如果头脑还清醒,若一次注射这么多剂量的毒品,等于在“自杀”!
    他摇摆地走出来,很快,李海出现了幻觉:
    他看到了许多星星,看到了夜空中的气球和披着彩带的飞机,还有花前月下的美女们……
    他站在一架彩带飞扬的飞机上,向美女们招手致意,突然,小蓉和宋丽手拉着手,笑盈盈地走来,她俩异口同声地喊:“海哥——海哥——”
    李海哈哈地笑了,喊道:“你们先玩吧,等着我啊——我还会回来的!”
    这时候,李海已经走到出了出租房,面向红尘湖,“噗通”地摔到在地。
    这一摔,李海从此没再起来,他在幻觉中停止了呼吸,心脏也停止了跳动,这时,红尘湖一片宁静!(完)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红尘湖爱情小姐盐巴周亚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1星
  • 1钻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这世界是极其幽默的,看多了,我会笑颜常开。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3
  • 13400
  • 421
  • 2448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