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
  • 点击:2570评论:22020/07/05 15:35

第一章: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立冬快一个月了,枫市的人们还穿短袖,不是人们不尊重季节,而是枫市的季节太调皮。街道两旁的树木绿蓁蓁的,很少有树叶发黄飘落。偶尔吹来的风很清凉,没有一点寒意,只是金灿灿的阳光没有夏天那么火辣,就这一点与夏天有点区别。

李梓南背着双肩包和相机包,骑着一辆小摩托车,一路飞驰,乌黑浓密的头发在脑袋上舞蹈,像拍洗发水广告,身上的T恤像肚皮舞者的肌肉一样抖动着。他来到距离市区三十公里的郊区,在一个岔路口,溜进一条土路。土路很小,汽车走不了,看得出是摩托车和行人走出来的路。李梓南的摩托像轰炸机似的,吹起一路灰尘。

他吹了三公里土路,来到一座小山包脚下,山包很矮,像个长坡。他加把油门,冲上山坡,翻过这座山就到海边了。一块平地上停放着几十辆摩托车,他望着海边,游客们有的三五成群,有的踽踽独行,远看像蚂蚁一样在移动。

他停好摩托车,对着摩托车后视镜整理头发,一个中分头瞬间呈现,然后他钻进一片小树林里撒尿。他有强迫症,在做重要的事情之前,不管有尿无尿,必须撒尿,哪怕只是一个撒尿的动作。特别是他每晚入睡之前,都会在卫生间里站半天,像练气功似的把膀胱排空。

他尿到一半,树林里突然钻出一个女孩。他吓了一跳,忙转过身。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女孩边说边跑开,“惊起一滩鸥鹭!”

李梓南转过身,只见女孩的背影像只蝴蝶飘出树林。女孩身穿吊带牛仔短裤,一双运动鞋,白色T恤,粉红色的鸭舌帽子反着戴。

李梓南撒完尿,发现裤裆湿了一大块,在棕褐色的布料上映衬得很显眼,这比踩狗屎还令人尴尬。他从包里掏出一小包纸巾,一张张抽出摊开,吸附裤裆上的湿块。他觉得如果他穿的是黑色裤子,这湿块就看不出来了,后悔没穿黑色裤子来。

他在树林里折腾了半天,裤裆干得差不多了才出来。他到海边洗手,然后拿着相机沿着海边漫步。他是做摄影的,数码相机上市不久他就买了一台。他不轻易拍照,大多时间是在选景找角度,主要是因为他以前用惯了胶圈相机,养成了不乱拍的习惯。他拍照很专业,很多公司做产品宣传都找他拍照,有时候一些机关单位做宣传也找他拍照,他的摄影作品拿过不少大大小小的奖项。

他沿着海边走了几百米,突然眼前一亮,发现刚才在树林里吓到他的女孩坐在海边画画。他加快脚步上前,发现女孩在画日落和晚霞,女孩似乎没有发现他。他像一个老猎人遇到猎物一样,忙给女孩拍照。他每拍一张就换个角度再拍,侧影背影,全身半身都有,拍了十几张后他查看相机上的照片,嘴角浮起满意的微笑。他想再拍几张,发现女孩已在收拾工具。

他心里一慌,女孩发现他偷拍不高兴了?还是画完了要离开了?怎么办?他想上前搭讪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口才不错,还偶尔写文章发表,但是他不擅长也不喜欢搭讪。他很想跟这个女孩说上几句话。可是该说什么呢?没想到这关键时刻他竟想不出一句搭讪的话,真是急死人了。

“夕阳无限美,只是近黄昏。”他像被人推了一把,走到女孩身边,说话有点扭捏,似乎不是说夕阳。

女孩侧过脸,歪着脑袋疑惑地看着他。很显然女孩没记住他,估计在树林里没看清他的脸。

“你好,我是……我是鸥鹭。”李梓南有点紧张又有点兴奋地蹦出这句话。

“哈哈哈哈……”女孩想起来了,捧腹大笑,“原来是你啊!”

“你要回家了吗?”李梓南问。

“是啊,画完了,太阳也快落山了。”女孩停止收拾工具,“不对,应该是太阳快要落海了。”说完咯咯地笑着,继续收拾工具。

李梓南想说话但不知道说什么。

“你是摄影师?”女孩问。

“嗯。”李梓南突然想到话题了,“我给你看几张照片。”

“好啊。”女孩很有兴致。

李梓南盘腿坐在地上打开相机里的照片,女孩坐在他身边。

“哇,太漂亮了!你什么时候拍的?我一点没察觉到。”女孩看到自己的照片,很高兴。

“就在刚才啊。”李梓南继续往下翻照片,“可惜都是侧面和背影,要不我再给你拍几张正面的?”

“好啊!”女孩雀跃着站了起来,走到画架前,背对着画架摆姿势。

李梓南换着不同地角度,咔咔咔地拍着。他叫女孩换了几个姿势和背景,又咔咔咔地拍着,像缝纫机在缝衣服似的,完全不同他以往的拍照风格。

拍完照,女孩凑过来和李梓南一起坐在地上看照片,高兴得像个小孩子。李梓南闻到女孩身上散发出的淡淡清香,感觉这清香渗入了他的血液里,即便用血液分离机也不能把这种清香从他血液里分离出来。

“我加你q发给你吧。”李梓南说。

“好。”女孩从包里掏出一支圆珠笔,又抽出一张新画纸打算撕一角。

“别撕!”李梓南伸出左手,“好端端一张纸,别浪费,写我手上吧。”

“嘿嘿,有道理。”女孩握住李梓南的手掌。

李梓南心里一颤,感觉此生从未有过此刻这般幸福。

“等等,还是写手背上吧,写在掌心一不小心就弄没了。”

李梓南缓缓地把左手翻了过来,生怕甩掉女孩的手。

“嘻嘻,你这人真有意思。就写你手背上。”女孩调侃道,“你说写什么字体?几号字?”

“字体默认,字号大大益善。”李梓南傻笑着。

“好嘞。”

女孩想了想,在李梓南的左手背上写下自己的q号。笔尖的一起一落,李梓南都觉得是女孩在他心上敲下摩尔斯电码,等待他来破译。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李梓南问。

“苏茜。”

“请签名。”李梓南指着自己的左手,“宋体,大大益善。”

“好,我就给你签个名。”女孩嘻嘻一笑,“万一本画家以后成名了你想要我签名排不上队。”

“嗯,我以后再也不洗这只手了。”

女孩咯咯直笑,在q号后面一笔一划地写名字,写得很认真,像雕刻艺术品一样。一阵海风吹来,女孩的秀发在飘动,李梓南感觉像极了春风在吹湖岸的垂柳。他看见女孩扑闪着一双明眸,又长又弯的睫毛微颤着,嫩白的耳朵像刚绽开的白色花瓣。他感觉他的心湖里游过一只洁白美丽的天鹅,使他心波荡漾。

女孩在李梓南左手背上写下“苏茜”二字,还轻轻地吹了吹刚写好的字。李梓南顿感春风又绿江南岸。女孩的字写得很漂亮,字如其人。

“好名字,清新脱俗。我叫李梓南,木子李,《诗经》里‘维桑与梓,必恭敬止’的梓,南呢,就是南方的南。”

“你的名字才脱俗呢,都跟《诗经》联系上了。”苏茜笑嘻嘻地说。

李梓南不知再说些什么,想了想,问:“你会画肖像素描吗?”

“会啊。”苏茜指着李梓南狎笑,“你不会是想让我给你画肖像素描吧?”

李梓南一愣,窘笑:“可以吗?”

“要收费的,”苏茜交叉着双臂,故作傲态,“一百元一张。”

“好,”李梓南倏地站起来,“一百就一百。”

“你坐到那边去。”苏茜指着画架后面的地方。

苏茜给画架换上一张新纸,从包里取出铅笔。李梓南早在画架后面盘腿坐好,像幼儿园的小朋友在听老师讲故事。

苏茜手中的铅笔在画纸上沙沙沙地划动着,她时不时地看一下李梓南的脸。李梓南看着苏茜看得入迷,她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双眼明亮,睫毛又长又弯,鸭舌帽反戴在脑袋上,可爱之中又有几分调皮。李梓南时不时和苏茜聊两句,他觉得只有这样才有机会端详眼前这个叫苏茜女孩,还不会尴尬。他猜苏茜大概也在借机端详着他吧。他觉得自己不够帅气,但此时他嘴角却浮起一丝淡淡的微笑,也许是自信,也许是高兴。

几名游客围过来看苏茜画素描像,一个小伙子问:“画一张肖像多少钱呀?”

“不好意思,我这不是商业绘画。”苏茜回答。

李梓南听了这话,脸上掠过一丝得意的神情。

不到半个小时,苏茜就画好了。李梓南啧啧称赞,他从双肩包里拿起钱包,还没掏出来又放下。

“哎呀,我今天没带钱,我改天再给你吧。”李梓南一副真诚的样子。

“哈哈,我跟你开玩笑的,怎么会收你钱呢。你给我拍那么多照片,你不问我要钱就好了。”苏茜收拾工具,“我们走吧,天快黑了,其他人都走了。”

“好。”李梓南帮苏茜收拾工具。

苏茜也是骑小摩托来的,她的摩托比李梓南的摩托还小,粉红色的。李梓南说她和她小摩托很搭配。下山的时候,李梓南走在前面,不时回头嘱咐苏茜慢点开。他们到了山脚下,两人便并排着骑行,因为车后面灰尘很大。他们开得很慢,边走边聊,苏茜乐得咯咯笑。

小土路还没走到一半,苏茜的摩托突然熄火了。重新打火走了几米又熄火,反反复复。

“是不是没油了?”李梓南问。

“不会啊,我来的时候刚加满油。来回都不用到一半呢,我经常来这里。”

“那就是车坏了,我拖你走吧。”

“你带绳子了?”

“带了。”李梓南打开自己摩托车座位下的箱子,取出一根绳子。

绑好绳子,油门一轰,摩托车往前蹿了蹿,苏茜在后面惨叫一声。李梓南停下车,见身后灰尘弥漫。

苏茜捂着鼻子,跑到前面来:“我今晚不用吃晚饭啦,哈哈哈哈哈……”

李梓南看见苏茜狼狈的样子还那么可爱,忍不住噗嗤一笑,忙帮苏茜吹去身上的灰尘。

“对不起啊,我忘了路上有灰尘了。看来这样行不通。”

“那怎么办?”

李梓南想了想:“你骑我的车到马路等我,我推你的车到马路上,这样就能拖了。”

“啊,这很远哟。”

“没事,也就剩两公里了,我一会儿就赶上你。快走吧,趁天还没全黑。”

“那你要小心啊。”

“好的,走吧。”

苏茜骑着李梓南的车,先走了。

待灰尘消散,李梓南推着苏茜的车一路小跑,怕苏茜在马路上等久了,不安全。

苏茜在马路上等了十几分钟,李梓南便赶到了。她看着李梓南满头发汗,鞋子上布满灰尘,她有点心疼,把一包纸巾递给李梓南擦汗。紧接着苏茜又从包里掏出一瓶水,递给李梓南。

“我这还有大半瓶水,不过我喝过了,你要不要……。”

“喝过没关系,谢谢啊!”李梓南接过水拧开瓶盖,一饮而尽,酣畅淋漓,心满意足。

李梓南绑好绳子,拖着苏茜的车走了。一路上,李梓南时而唱歌,时而吟诗。苏茜在后面咯咯直笑,时不时附和一两句。一辆小摩托拖着另一辆小摩托在路上行驶,像小孩子玩开火车游戏,看起来有点滑稽,还有几分浪漫。路上的行人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就连来往的轿车也不由放慢车速,多看几眼。也许他们在想这对青年人真浪漫,也许他们在想快乐与金钱物质是否有关,也许他们在想这小子真厉害,骑个摩托车也能撩到这么漂亮的女孩……

回到市区,他们先把摩托车送去修理。师傅说修车人多,要等一两个小时才能修好。

“灰尘没吃饱。”苏茜揉揉肚子,“我们找个地方吃饭,我请你,今天多亏有你。”

李梓南噗嗤一笑:“还是我请你吧。”

“你不是没带钱吗?”苏茜狎笑。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爱情浪漫青春励志治愈虐恋孽缘凄美都市豪门职场现代斗争复仇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发表长篇时,先写一段引言,说明一下梗概,会帮到更多阅读者
    • 帅翰2020/07/09 19:37:13
    • 分享到:
  • 感谢老师指点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18
  • 152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