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园岭何时不入梦
  • 点击:2549评论:32020/07/06 17:08


01

如果不是因为本文,关于园岭的回忆可能来得晚些。它就如同心中那枚千钧橄榄,青涩又回甘,含在嘴里,有种莫名的味道在喉咙里回旋,似乎有吐不尽的情思,每每念到此,那种回忆的胶片就瞬息组成一幕幕独立剧,扑面而来,总会让人有点措手不及。

对于园岭的最初印象,可以追溯到2002年春天。彼时,大学还没毕业来深圳实习,租住在红桂路口的边防七支队家属大院。隔着红岭路,可以近距离看到园岭新村。如今,家属大院早不见原始痕迹,重新盖的高楼冰冷而峻峭,没有任何当初的模样和温度,对面的园岭新村满眼望去,依然还是2002年时的影子。

要说那时的园岭新村啊,最初也是在外围走走看看,真正进去一睹芳容,却要到那年年底才进去了一趟。园岭的建筑结构颇为奇特,如果从高空俯瞰,颇像迷宫,堪称深圳建筑中的奇葩。除了外围几栋是排屋,里面大抵是连廊结构,栋和栋之间像一株株榕树一样,手扣着手,连接得十分密致。这也是我迟迟未得进去的原因之一,早听闻有朋友进去绕了半天都没原路绕,差点迷路在里面,听起来着实有点骇人。其二,好几处铁大门有保安重重把关,每逢路过的陌生面孔都要盘查半天,敢情他们怀疑陌生人大抵都是游手好闲的人,专事偷鸡摸狗的活儿。不过这也不能怪人家,当时的园岭的确鱼龙混杂,这里堪称流浪者的后花园。对面的荔枝公园整天有在荔枝树下睡石凳、在八角亭打地铺的无家可归者。“深圳人的一天”雕塑也几乎成了“深圳人的一晚”了,每到晚上,各个雕塑底、石凳上、旮旯角落里、草坪花圃间都有蹲着、坐着、躺着、卧着的闲人。他们多半是找不到工作又不敢回老家的外省务工人员,落魄于此源于一半愧疚,一半困窘。还有一些是舍不得这灯红柳绿的花花世界,渴盼某天时来运转,还能捞到一个咸鱼翻身的翻本机会,届时什么不都有了吗?条件稍微好点的,会花十块钱,到园岭附近的十元店窝一宿,缓解因为寒冻、台风或蚊虫带来的困扰。我所居住的家属大院里分布着不少大大小小的十元店,那些往来如织的闲杂人等几乎每晚都不同,每晚都有片警前来查证件,而且特别严格,盘问再三,什么吸毒、小偷、同性恋、站街女,甚至还有重型案犯,都是他们严格查验的对象。听闻园岭新村里面更加变本加厉,甚至有抢劫拍砖的事情发生,唬得我更不敢踏足。那时的园岭状况略显纷乱复杂,多半也成为我迟迟不愿去的因素。而面对那些无家可归者,我也时常有“哀民生之多艰”的怅惘与无力感,许是骨子里潜藏的“祖传”悲悯情结作祟吧。

第一次去园岭,竟是因为一个大学同学前来投奔我。他没想到我竟然居住在那种地方,他估摸也不屑与一群邋遢人等挤在一起,加上我居住的地方已经满员,我只好带他去园岭一带找找房子。我听说找房子不好找,但没料到麻烦这个地步。那一次找房子自然终身难忘,整整找了两天,几乎踏遍了园岭新村的每一条街巷,打过张贴出的每一个电话,不是刚被租走,就是电话已过期,生生将双脚磨出水泡,好生绝望。最后我们终于在靠近八卦岭那侧,有一条小路斜插直通笋岗路,大概是80几栋里五楼找到一个小单间。阳台改造的,大致就是六平米大小,放了一张一米的单人小床,还有一张饭桌和椅子,就再也塞不进任何东西。好在同学也是短暂居住几个月,等到工作落定,自然就会搬走。同学也就快速确定,交了押金和租金。房东是位五十多岁的大叔,说大叔又不确切,感觉颇为年轻,穿着一件碎花衬衫,扎着一根不知是不是真品的LV皮带。听他口音好像是东北还是河北一带的,浓眉大眼,说话时发出沉闷的声音,像一头老黄牛喘着气。大叔人倒还不错,告诉我们园岭里有新一佳,下楼右拐直走便到——我从未去过的一个超市品牌,平素我只去红宝路的通家乐和宝安南路的岁宝,岁宝的东西偏贵,也只是偶尔去逛逛。

我和同学奔往新一佳,超市有两层,一层开间很大,墙面上镶嵌着巨大的“新一佳”三个字和其英文A.Best几个英文字,颇为壮观。新一佳的标识是绿色的,和家乐福、沃尔玛的蓝白搭配不大一样,更有一种给人欣欣向荣的新春气息。想想也是,假如我劳作一天,倏地走进一家绿意满盈的超市,心情自然会舒坦畅快起来。我记得当时来深圳也半年了,极少逛超市,毕竟囊肿羞涩,只是去一些“狄思康”Discount store,即折扣店,买点零食、日常用品,什么盐焗凤爪、卤猪头肉之类打打牙祭。此次,算是将整座新一佳上下两层都逛遍了,不是因为它多么值得逛,而是扑面而来的沾染鲜活味道的生活气息,让我很有触动。一层水产区和肉类档口弥漫着一种土腥味,我有点抗拒,其余地方都如同发现新大陆一样,这就是那种令人激动的烟火人间。想来也是啊,平素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都是日常所需,这里提供一站式购物,目之所及,处处都是家里应有的模样。我们为是否要厨具讨论了一番,最终决定只买一个中等容量的电饭煲,兼顾汤和米饭。后来同学发现,也基本用处不大,同学说自那以后也就煲了两次汤,我去吃过一次。其余时间,都如同被冷落的宫女一样,放在那里再无问津。电饭煲虽然用得不多,新一佳我们倒是经常相约去逛逛。每次都会买点熟食,凉拌菜和盐焗类凤爪是我们的最爱。有时,也会来两瓶啤酒,我们会选择相对划算便宜的金威啤酒。


02
同学果真三个月后就搬走了,连押金都没要。他的离开,也让我和园岭断了联系,我暂时找不出理由去那里,新一佳也几乎没去了,当时红桂路和宝安南路交汇处也开了一家万佳,原属于万科,后卖给了华润,我基本喜新厌旧去了这里。

再度与园岭发生亲密接触,已是两年多以后的2005年了。那年中秋节前夕,饱受身体抱恙的我开始有搬家的欲望,计划从住了三年多的七支队边防家属大院搬出去。我开始四处找房源。虽然三年前的寻房经历让我将目光押在一路之隔的园岭新村,但我也去看了红宝路红村西,以及松园街的那些老房子,却没一处我中意的。最终,我将目光锁定在园岭,我还是很喜欢园岭满眼人间烟火,又不失生活秩序的样子。我记得很清楚,我是从熟悉的“深圳人的一天”雕塑群进入的,沿着园岭东路一路往北,一路看租房招贴,打了几个电话,问了价格,适合的并不多。三年过后,物是人非,我没有发现三年前那样的独立单间,基本是套房中的隔间,或者是和房东一起拼住。我看了两三处,都不甚满意,不是屋子小得难以容身,关门转身都费劲,就是没有窗子,白天也得开灯。一个屋子如果没有窗子,就如同一个人失去视力,将缺少多少捕获斑斓外界的机会。要么干脆就是把阳台围合起来,搭一条床板,床头放一个储藏柜,也就美其名曰“舒居”了,这种“舒居”还是敬而远之为好。当然也有家具、网络、窗户、空调、电视和书柜一应俱全的,只是价格不菲,大多在一千二到一千五之间,远超我的承受能力。那时的一千二元房租可不是小数目,几乎要耗费去我的一小半薪水。其实也是很期待入住这等高端场所,但理智告诉我,我还不具备享受的能力。我告诫自己,千万努力,一定要争取一个属于自己的居所,无论如何都不能在动迁中度过一生。

我终于疲乏了,落定一处位于90栋五楼的三居室,我租的房间是三室一厅中的其中一室,大概十平米,还算宽绰。屋内有一张现成的一米二的床,还有一张半新不旧的书桌,让我欣喜的是近门口有一个简易书柜,居然是原木的,古朴精致,房东说是上一家租客留下的。
我挺满意这个房间,只是租金七百包水电,还是略显贵了些。好在共用的厨房和洗手间并不肮脏,房东说隔一天就会让人过来收拾一下,整体还算干净。厨房里摆着若干厨具,都是二手电器行淘来的。房东说其他几家租客偶尔会做饭,问我平日是否需要做饭。我基本没有在家做饭的习惯,平时工作忙,也懒得动手。好在楼下的小吃店罗列一排,丰俭由人,选择面多,每天变个花样都能吃个两周,也就无需下厨了。我不讨厌人间烟火温暖的一面,也不介意听到锅碗瓢盆叮当作响的景况,甚至乐意从中感悟邻里之间的关系和情感。

这套屋子里住了四户,由原来大厅重装改造的那间,住着一对小夫妻,我隔壁住着一位中年服装设计师,门口那间住着两位在新一佳上班的大哥。房东平时很少过来,除了月底收租,这样也挺好,彼此互不干扰,相安无事。

“如果房间电灯开关什么的坏掉,可以给我打电话。”房东递给我一张名片,王大富,看着这个名字我居然差点笑出来,房东看了我一眼,“是不是名字很俗?”

“没有,没有。那个,很像我以前住在十元店认识的一位朋友,他就叫王小贵。我很怀疑你们是兄弟。”

房东笑了,眉角的皱纹挤在一块,看上去很憨厚,直到现在我都记住这张笑脸。大抵上,我运气挺好,基本没有遇到恶劣房东,譬如后来广场北街的四川王姐,和金园花园的湛江黄哥,都是顶不错的人。

我开始认真查看我的房间,窗户靠北,通风,阳光也算充沛。有个小窗户可看到楼下的小公园,说是小公园,不过是附近几栋邻居的活动场所,周围种了几棵桂花和勒杜鹃,装点着稍显寒碜的小公园。西北角摆着几件不知是何年月购置的健身器材,偶尔会见到一些老人去那里拉伸几下腿,做几个引体向上,其他时间基本都荒在那里。窗台略显破旧,可见生锈的铁板和铁丝线胡乱缠绕着,上面搭了两块木板,放了两株绿植,估摸是上一家租户没搬走的,一株银皇后,一株仙人掌,都是容易养的植物,倒也葱翠喜人,迎风招展。我去新一佳外的花市买了一株水养绿萝,还有三根富贵竹,我也不知为何只买三根,而不是两根或者六根,这个数字有些莫名其妙。插在我带去的蓝色玻璃瓶里,熠熠生辉,碧绿的竹枝在水的折射下,瞬间便照亮了屋子,四周顿时蓬勃生机起来,映衬着我单调且略显孤寂的空间。我不擅长打理绿植,这些绿萝或银皇后生命力顽强,不需要经常去管它们,只要加一点水,偶尔施点水肥,它们就可以顽强地活着。植物生命之旺盛是人类望尘莫及的,据说地表生命力最强的植物可以在盐碱地、荒漠、干裂的河床、冰棱中生存,地衣甚至在真空和绝对零度都能存活,不禁想到人的生命力之弱,枉为灵长类最高阶。

那台04年葡萄牙欧洲杯期间买的二手电视,被置于书柜上,旁边放一个丽江出差带回来的摆件,感觉就像多年老友在旁边继续陪伴我,不离不弃地守护着我的悲欢离合,感悟我的心跳呼吸。这个原木书柜,之后几次搬迁都舍不得丢弃,现在依然立在大山地的书房,仿佛深入骨髓的另一个自己,见证生命的光怪陆离和斑斓满目,亦感悟着生活的酸甜苦辣和琐碎细微。我之所以留着它,不过是意识里的选择而已,没有任何的评判挑选。就譬如,我们命中注定会和一些事物更近一些,会和某些事物深入彼此、互为镜像,观照着过往的某些陈迹,似乎在为了验证曾经走过的路,即便它陈旧得不成样子,已经与周遭格格不入,我仍坚持保持着它,无需任何理由。

  • 1
  • 2
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关键词:园岭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6000,共计36000
  • 2020-07-13
  • 落梅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7-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这篇长文有幸先睹为快。也给一些编辑朋友看了,扫第一眼印象:是老干部写的吗?不是老干体,是老有说头的意思。我说,不是老干部,年轻着呢,还是黄花郎,一掐就出水,再掐就文思如泉涌,故名江飞泉。谢啦
  • 这文字如新酿纯粮,历久弥香。
  • 老干体的说法让我从床上吓得掉地上。自己在仔细一看,确实像刚退休的老干部的青春回忆录。谢谢亨总巨赏。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5
  • 570888
  • 150
  • 3644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