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三)
  • 点击:2356评论:02020/07/08 22:43

第三章: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李梓南回到家里,习惯性地开电脑登q,还是没消息。他失望地倒在床上,很快便睡着了,睡得很香,竟一觉睡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多。

他是被一泡尿憋醒的,昏昏沉沉地从床上坐起来,把脚塞进拖鞋里想去上厕所。他习惯性地敲击键盘把电脑屏幕点亮,猛然发现有消息,他顿时大喜,忙打开消息查看,果然是三天前加的q通过验证了,对方给他发来一个太阳表情和一句“早上好呀!”

他激动得手在发抖,手打字有点不听使唤,哆哆嗦嗦打出“是苏茜吗?”发给对方。

对方很快就回复“是啊”,外加一个微笑表情。

他有点不敢相信,给对方发“真的是你吗?苏茜”

对方没回复,直接发个视频通话请求过来。李梓南立马点击接受。

果然是苏茜,笑嘻嘻地冲李梓南招手:“嗨,早上好啊,摄影大师。”

李梓南激动得说不出话,喉咙哽得有点难受,强颜一笑,冲苏茜挥了挥手。

“你怎么明显瘦了呀?”苏茜问。

过了一小会儿,他才说出话:“这几天在赶一个策划方案,没睡好。”

“哦,这样啊,辛苦了。”

“你怎么今天才登q啊?我当晚回来就加你了。”李梓南的声音有点发抖,像个受了很大委屈的孩子在质问妈妈。

“不好意思呀,我忘了告诉你,我电脑坏了,两天前就拿去修了,今早刚去拿回来。”

“你资料显示是男的,我以为你给我写错了q号。我加了你,一直等你通过,天天留意消息。”李梓南的声音抖得更厉害了。

“我平时很少上网,也很少登q,这资料写错了还真没留意呢。”

李梓南感觉双眼发热发胀,眼泪就快滑下来了,快憋不住了。他立马站起来,跑到卫生间。

热泪终于憋不住了,汩汩往下滑。他的尿也快憋不住了,边流泪边撒尿,酣畅淋漓。他平生第一次经历双层瀑布飞流直下。

他在卫生间的镜子里看见自己胡子拉碴,忙拿起电动剃须刀两三下子刮干净,掬两把水洗了脸,梳个头,共总不到一分钟。因为他感觉苏茜还在开着视频等着他。

他回到电脑前,果然苏茜还在开着视频等着他。

“你怎么啦?”苏茜问。

“我去刮个胡子梳个头,不然不上镜。”

“嘿嘿,不错,注意形象!”苏茜嘻嘻一笑,“对不起啊,我忘了把我手机号告诉你了。我现在发给你,你以后要找我就打我电话。”

“嗯,我拨过去,也你存一下我的手机号。”

“好的。”

李梓南把苏茜发过来的手机号输入手机,拨过去。

“拨通啦。”苏茜把手机举起来给李梓南看。

“好的。”李梓南挂断电话。

“对了,你的照片我过两天再发给你,修一修更好。”

“好的,不着急,修不修也没关系。你先忙你的事,注意休息。”

“嗯,好的。”

……

他们聊完后,李梓南分别给昨天刚认识的两位治安员发消息,告诉他们,他联系上苏茜了,向他们表示感谢。

李梓南想起自己已经几天没洗头了,难怪头皮发痒。他到卫生间认认真真洗个头,擦干头发梳好头,哼着小曲出门去。

早餐店老板,大老远见李梓南走来,还哼着小曲,他有点摸不着头脑,搞不清这小伙子这几天怎么心情变化那么大。他像以往一样,大老远向李梓南打招呼。李梓南在他店里把早餐和午餐一起吃了。

李梓南来到公工作室,用了一个下午就把这几天落下的工作全部做完。晚上他请同事们吃饭,他知道这几天同事们辛苦了,帮他分担了不少工作。这三个同事都比他小两三岁,他每月给他们发工资,但他从不敢以老板身份自居。他给他们的底薪很低,收入主要靠分成。每月出去成本以外,李梓南拿总利润的40%,他们仨每人拿总利润的20%。客户资源都是李梓南的,而他的这些客户资源当中,大部分是一个朋友介绍的。李梓南对这位朋友很感激,很敬重,称他为德哥。德哥名字叫周正德,是一家大公司的大股东,生意做得很大,业务做到美国。李梓南很会来事,周正德公司的宣传他都免费帮忙做,同事们也都理解他。

李梓南他们去吃晚饭之前,李梓南拨了苏茜的电话,想叫苏茜一起来吃饭,但还没拨通他就挂断了,觉得还没到把苏茜介绍给朋友们认识的时候。他在手机联系人里,滑到“德哥”的电话,周正德是个大忙人,他在犹豫着要不要打个电话叫周正德一起来吃饭。最后他还是拨了周正德的电话,就算人家没空来,招呼一声也是一份心意。果然,周正德说没空来,还说改天请李梓南吃饭。

李梓南是个很细心的人,知道他的三个同事都有女朋友,大家都认识,毕竟常聚会。他说愿叫女朋友一起来吃饭的尽管叫,结果他们仨都把女朋友叫来了。然而,李梓南发现,他们的女朋友都换了。李梓南哭笑不得,没有多问。

大家吃完晚饭,李梓南请大家去KTV唱歌。他看着几对小情侣卿卿我我,心里也挺羡慕,在心里祝福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李梓南觉得车马再快,他这一辈子也只够爱一人,而且他确定这个够他爱一辈子的人已经出现了。

第二天李梓南独自在大街上漫步,他边走边琢磨着给苏茜买个礼物。他不经意间看见一家珠宝店,便走了进去,但没多久就出来了。因为他突然想起苏茜身上没戴任何饰品,耳朵也没有打过耳钉的痕迹,他觉得苏茜应该不喜欢珠宝,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和观点,莲花不会因为没有晨露的点缀而不显得高贵。

他来到一家玉石店,精心挑选半天,最后买了一对白玉吊坠,打算自己戴一块,另一块送给苏茜。他回到半路,突然想起了什么,匆匆返回玉石店里。

他小跑着回到店里,店老板吓了一跳。

“怎么了?”店老板问。

“这白玉上能刻字和人像吗?”

店老板松了一口气:“当然可以,加点费用就可以了。你要刻什么字和人像?”

“一个人名,两个字。照片我这就回家取。”他说完跑匆匆离开。

不到半小时,他骑着摩托车连同相机一块拿来了。他选了一张苏茜的照片,叫店老板把苏茜的像刻在玉坠上。他就站在老板身边看着,就像小孩子在看手艺人吹糖,满心期待。

他看见苏茜的画像在玉坠上逐渐清晰,仿佛看见苏茜从远处向他走来,心里乐开了花。他把刻着苏茜画像的玉坠拿在手里无比怜爱抚摸着。

“感觉怎么样?像吗?”老板问。

“嗯,这就是她。”他把玉坠递给老板,“请把她名字刻在另一面。”

“好,你把名字写出来。”

他打开相机,把几天前他拍下左手背上苏茜的名字给老板看:“这个名字,就照这个笔迹刻。

“好嘞,没问题。”老板会心一笑。

才几分中的工夫,老板就把苏茜的名字刻好了。

他从老板手里接过玉坠,戴在脖子上,感觉胸口有点发热。

“那另一块玉坠要不要刻你的画像和名字?另一块免费帮你刻。”老板问。

他想了想:“另一块就不刻了,谢谢!”

老板会心一笑,不再言语。

他走出玉石店,立马给苏茜打电话。

“嗨,梓南。”苏茜很亲切地称呼他。

他一愣,既高兴又有点紧张:“苏茜,你……你在哪呢?”

“我在家呀,在画画呢。”

“我去你家找你,方便吗?”

“方便啊,我一个闺蜜也在这,你要是不介意,那就来吧。”

“好的,我这就过去,你家在?”

“就在那三岔路右拐后再走一百米左右,你到那再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好的好的,待会见啊。”

他高兴坏了,开着摩托车突突突地赶过去。

他来到苏茜说的地方,其实就是他曾经连续三天在那等苏茜的地方。他感觉像做梦似的,他曾经连续三天像望夫石似的在这望眼欲穿地等苏茜,而现在他再次来到这个地方,却是完全不同心情,高兴得难以言表。他很快就见到自己喜欢的人了,他傻笑着在想她今天会穿什么衣服,不管她穿怎样的衣服,她在他心里永远美若天仙。

他被人从背后拍了一下肩旁,吓了一跳,忙回过头见是苏茜。

“你在想什么呢?那么入迷。我在后面喊了你好几声都没反应。”苏茜笑嘻嘻地说。

“我在想你。”李梓南嬉皮笑脸地说,其实内心慌得很。

苏茜一下子脸红了,娇羞得愈发可爱。她今天穿牛仔长裤,白色T恤插腰,鸭舌帽换了白色,还是反着戴,似乎正戴会头疼。李梓南除了猜到苏茜帽子反着戴,其他都没猜到。

苏茜租房住,是一个仅一层楼的仓库,面积两百多平方米,从外看有点旧,但很有艺术气息,外墙爬满了爬山虎,风一吹来,满墙的小叶子在抖动,像湖面泛起粼粼波光。

苏茜带李梓南走进房内,苏茜的闺蜜迎了上来,和李梓南握手。

“欢迎光临,我叫林燕,是苏茜的闺蜜。”

“你好,我叫李梓南。”

“真不愧是摄影师啊,来这里还带着相机。”

“我习惯了,出门都带相机,随时开拍。”

“你发给苏茜的照片我都看了,拍的真好!有空也给我拍几张啊。”

“没问题,现在就可以啊。”

“先别,我在做饭呢,咱吃完饭再拍。”

“我来帮你吧。”

“不用,我自己就可以了。你坐,跟苏茜聊聊天。”林燕说完小跑着回厨房去了。

李梓南环顾着房间,满脸好奇。

“我带你参观参观。”苏茜笑嘻嘻地说。

“好。”

房内装修很简单,但艺术感爆棚。房子是长方形的,进门就是客厅,古风古韵,墙壁有两个地方凸出来,像骆驼的双峰。这面驼峰墙的另一侧就是苏茜的卧室,半葫芦形的;厨房是半圆形的,卫生间和浴室并排,都是正方形。杂物间分为好几层,上层比下层短,很像梯田,“梯田”中间架着一把木质“天梯”。画室最大,占房子总面积的一半,里面摆满了苏茜画好的画。李梓南忍不住对着这些画拍照。每个房间光线都很足,白天拉开窗帘都不用开灯。

林燕做的饭菜很好吃,李梓南很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家常菜了。午饭过后,李梓南要给林燕拍照,说要感谢她的盛情款待。苏茜帮林燕化妆,然后李梓南在屋里屋外给林燕拍了很多照片。

“你们下午有空吗?”李梓南问苏茜。

“我俩要去一趟孤儿院看望院长和孩子们。”苏茜搂了搂林燕的肩旁。

“好有爱心啊,我能一起去吗?”

“当然可以啊,欢迎你和我们一起回家看看。”苏茜狎笑。

“回家?”李梓南疑惑。

“我俩是孤儿,小时候在孤儿院待过,后来被人家领养。”林燕回答。

李梓南震惊,没有说话。

“我和苏茜年纪差不多一样大,从身份证上看,我比她大一个多月。我们没满半岁就被送到孤儿院,未满一岁就被不同的家庭领养了。我们是长大以后,经常去孤儿院看望院长和孩子们,才相互认识成为朋友的。”

“我们的养父养母都没生育,他们领养我们的时候,年纪都很大了。我的养父养母几年前就去世了。林燕的养父比我养父养母去世还早,她养母是去年去世的。现在我俩的亲人就剩对方和院长了。”

李梓南心里有点难过,眼睛有点发酸。他认识苏茜才几天时间,这是他和苏茜第二次见面,但他感觉认识苏茜很久了。他见苏茜这般忧伤,好想抱一抱苏茜。

李梓南买了十箱牛奶,还有一些糖果,和苏茜、林燕打车来到孤儿院。院长已是一位满头白发的奶奶,但精神还好,和蔼可亲。她见到苏茜和林燕来了,就像一位母亲看见自己的孩子周末放学回到家那样平常。她见到李梓南倒是有几分惊讶,热情招呼着。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言情现代青春虐恋孽缘复仇职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18
  • 154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