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四)
  • 点击:1934评论:02020/07/08 22:47

第四章:花柳繁华地


今天,工作室事情有点多,快晚上八点了,李梓南和同事们还在工作室里忙活。这时,周正德给李梓南来电话,叫李梓南到酒店喝酒,说是有重要事情跟他说。李梓南在电话里没多问,给同事们到代交一下任务,他就赶去酒店了。

在酒店包房里,周正德和一名男子已经喝上了。

“梓南啊,这位是刘总。”周正德给李梓南做介绍。

“刘总,幸会。我叫李梓南。”

李梓南和刘总握手,互递名片。

李梓南快速看了一下刘总的名片,刘总名字叫刘敬义,一个公司的老总。

“刘总。梓南,坐下坐下,先吃点菜。酒慢慢喝,不急啊。”周正德慢条斯理地招呼着。

李梓南和刘总都坐下,碰杯喝酒。

“梓南啊,我过段时间就移民美国了。今晚呢,叫你来,介绍刘总给你认识,刘总以后会照顾你生意的。”

“感谢德哥,感谢刘总。我敬刘总一杯。”李梓南站起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兄弟别客气,你是周总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生意上的事你放心。”

“感谢刘总!”

李梓南没坐下,又倒了一杯酒。

“德哥,我敬你一杯。这么多年来你对我的帮助,我感激不尽!”李梓南又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坐下吃菜,梓南,咱兄弟那么多年,别那么客气。”周正德拉着李梓南坐下。

三人边吃边聊,谈笑风生。

“对了,梓南,我见你空间相册里的画,是谁画的?”周正德问。

“画?”李梓南想了想,“噢,是我一个朋友画的。”

“看这画风是个女孩画的吧?很有可能是个美女呢。”周正德笑道。

“德哥好眼力,是个女孩画的。”

“是你女朋友吧?”

“还不是,刚认识没多久。”

“我有个地方适合开画展,你女朋友要是想开画展,你跟我说一声,免费提供给你们使用一段时间。”

“好的,谢谢哥。我问问她。”

酒足饭饱,三人都很尽兴。李梓南和刘敬义搀扶着微醉的周正德走出酒店。周正德的司机早已把车停在酒店大门前。李梓南和刘敬义把周正德扶上车。

“敬义,你上来。”周正德叫刘敬义上车。

刘敬义笑眯眯地爬上车。

“梓南,你也上来”周正德半命令似的叫着。

“咱去哪呀?哥”

“你上来再说。”

“好。”

李梓南绕到车子的另一侧,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别坐前面,到后面来,坐得下,聊聊天。”

“好的。”

李梓南也上了后排,周正德做中间。

“走吧,老地方。”周正德对司机说。

“好的,周总。”

路上,周正德拉着李梓南和刘敬义的手,说:“人生得意须尽欢,下一句什么来着?”

“莫使金樽空对月。”李梓南回答。

“对对对,”周正德哈哈大笑,“人生得意须尽欢,这酒,咱喝过了,光喝酒就够了吗?”

“不够。”刘敬义笑呵呵地说。

“对,光喝酒还不够。”周正德打了个嗝,喷出一股酒味,继续说“我要带你们去一个地方,去享受帝皇的生活,不然你们就白活了。”周正德指着李梓南,“特别是你,枉活三十年。今天哥就让你感受一下什么是帝皇生活。”

“哥,咱这是去哪呀?”

“到了你就知道了,哥保证你去了一次还想去。以后就让敬义多带你去吧,这家伙可是个老司机了。”

“周总你放心,我以后会照顾好梓南老弟的。”刘敬义一脸谄笑。

李梓南有点不安,已猜到他俩要带他去哪,毕竟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车子开到郊区的一个大酒店门前,酒店很是豪华气派,李梓南看不出这酒店是几星级,反正他很少见到这么豪华的酒店。他之前就听说过这片地方要开发,没想到现在已建起了这么一家如此豪华的酒店。

他现在既紧张又难过,就像一个爱留长发的小女孩即将被人剪掉她的秀发。他想跑,但想不出脱身之法。说临时有急事要离开?可他电话没响。假装上厕所?这也不行,除非他掉进厕所里。归根结底是他不想扫周正德的兴,不想得罪周正德。唉,先进去再想办法吧。

酒店经理看见周正德的车停在酒店门前,立马小跑着迎了出来,给周正德开车门,笑容很灿烂。李梓南沾了光,是他先下车。他看不出这种笑容是真诚还是虚伪,反正他很少看见这么灿烂的笑容。他往酒店大堂里看,没见几个人,很清冷。

酒店经理叫保安把车开到停车场,他领着周正德三人往酒店里走。李梓南第一次进入这么豪华的酒店,有点诚惶诚恐,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他感觉有点恍惚,不知是因为酒店地板太软和还是酒后眼花了。

在一个豪华大包间里,周正德半躺在软乎乎的沙发上,李梓南和刘敬义坐在周正德两侧。

“周总,要不要先喝点茶?”

经理问。

“不了,赶紧吧!”周正德看着天花板说。

“好的。”

经理拍了拍手,十个女孩依次进入包房,按序号站成一排。她们异口同声打招呼:“欢迎光临,很高兴为您服务!”

周正德坐了起来,抖了抖脑袋,似乎酒醒了,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这一排女孩。刘敬义吧砸着嘴,双眼放光。李梓南也看傻了眼。

“梓南,你先选。”周正德拍了一下李梓南的肩旁。

李梓南吓了一跳,“不不不,我……我。”

“嘿嘿,这年轻人害羞。敬义,你来!”

“周总还是您先来吧。”刘敬义擦了擦嘴巴。

“唉,别客气,快点!”

刘敬义指了3号和5号,两个女孩便上前搀扶着刘敬义。

“那我先过去了,周总、梓南。”

“去吧,放松放松,咱今晚就在这住下了。”周正德笑歪了嘴。

“梓南,该你了。”

“哥,这……这……”

“咋了?没中意的?”

周正德一挥手,女孩们全部退出去,另有十个女孩依次进来,流程与之前一样。

“看看相中哪个?”

“哥,要不你先选,我就……”

“怎么?还是没中意了?”周正德一挥手,“再换一批!”

女孩们全部退出去,另有十个女孩依次进来,流程与前两次一样。

“哥,你选吧,我就不选了。”

“还是看不上?”周正德转头看向酒店经理,提高嗓门问:“你这还有没有更好的?”

“周总,咱这的女孩都是最好的,都是最高级别的。要不再换一批看看?”酒店经理依然笑容灿烂。

“换!”周正德声音更大了。

“好的,周总,我们这里的女孩多的是,您说换就换,直到你们二位满意为止。”经理笑容依旧。

女孩们全部退出去,第四批女孩依次进来。

李梓南知道周正德表面是对酒店经理发火,其实是对他发火。看来他不选是不行了。他假装扫视女孩们几遍,随手指了一个女孩。

“8号?”周正德问。

“嗯。”李梓南点点头。

8号女孩走过来挽住李梓南的手臂。

“要不再来一个?”周正德笑眯眯地问。

“不了不了,哥。”李梓南很惊慌。

“去吧,好好放松放松。”

李梓南和8号女孩来到一个房间,很豪华很宽敞,就连卫生间和浴室也很大。浴缸洁白如玉,里面已提前放满了热水,水上飘着花瓣。卧室里灯光柔和,一张大床估计有两米多宽。

“先生(森)。先洗个澡吧。”女孩的声音很嗲。

李梓南洗完澡穿着睡衣出来。

女孩给他按背,手很柔软,力度不轻不重。李梓南之前的紧张与不安渐渐消失了,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不就是按个摩吗?自己竟往那方面想,他在心里骂自己思想龌龊。

李梓南感觉很舒服,迷迷糊糊睡着了。

“先生,先生,请翻个身换个姿势吧。”女孩摇晃着李梓南,轻声细语。

李梓南醒了过来,睡眼惺忪,慢慢翻过身,感觉有点不对经,睁大眼一看,傻眼了。

女孩的手搭在李梓南胸前。

李梓南胸膛被个硬东西磕了一下,立马想到那是刻着苏茜画像的玉坠。他一把甩掉女孩的手,猛地坐起来,跑进浴室,站在花洒下淋着冷水。他内体的那一团火像一个被放到大雨中的火盆,瞬间熄灭。他掏出玉坠,看着苏茜的画像,感觉自己的心被一只铁爪狠狠地抓了一把,哗啦啦往下落的水滴像他的心在滴血。

女孩敲浴室的门,问:“先生,您怎么啦?”

“滚!”李梓南大吼一声。

过了十几分钟,李梓南穿着另一件睡衣走出浴室,见女孩已穿上衣服,坐在床边。

“先生,您……您怎么啦?”女孩声音有点发抖。

李梓南发现女孩有点害怕,他把面色缓和下来,强颜一笑:“没事,你别害怕。”

“嗯。”女孩点点头。

李梓南也坐在床边,与女孩并排。

“咱们就聊聊天吧,什么都不做了。”

“好的,哥。”

李梓南发现女孩的声音不嗲了,他忍不住噗嗤一笑。女孩见李梓南笑了,她一下子放轻松了,跟李梓南聊了起来。

“哥,你这是怎么啦?”

“我突然想到了我的心上人,我不能对不起她,更不能对不起我自己。”

“呵呵,你真有意思,我很少听人说心上人,都是说女朋友或者妻子老婆。”

“我们认识还没多久。”

“哎呀,还没确定关系呀?那你有什么好内疚的。你为人家守身,人家可不一定为你守身。”

李梓南听了这话,像被人灌了一碗醋,心里酸溜溜的,沉默不语。

“你不会还是处男吧?”女孩笑着问。

李梓南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女孩哈哈大笑:“真的假的?我看你也有三十了吧?我见过女人装清纯,没见过男人装清纯的。”

李梓南苦笑着摇摇头。

“哥,那你谈过几次恋爱?”

“没谈过。”

“哈哈哈哈哈……”女孩笑得更厉害了,“哥,你这就装得有点过了,装处男也就算了,还说没谈过恋爱。”

“信不信随你,你我萍水相逢,我没必要跟你装。”李梓南很平静,一点没生气。

“哥,你不会是……”女孩想问什么问题又不太敢问。

“你是不是想问我身体或心理是不是有毛病?”李梓南笑了笑,“我能有什么毛病?你看我像有毛病的人吗?”

“嘻嘻,刚才看样子的确不像有毛病的人。”女孩捂着嘴吃吃地笑。

李梓南掏出钱包,取出三百元递给女孩。

“哥,钱是统一给酒店的,你们给过了。”

“这是我另外给你的小费,今晚的事不要跟我那两个朋友说。”

“放心吧哥,客人的事,我们不向任何人透露的。”

“那就多谢了!钱收下吧。”

“谢谢哥!”女孩接过钱。

李梓南拿起一张被子起身离开。

“哥你去哪?”

“你就睡床上吧,我睡沙发。”李梓南走到沙发前坐下。

房间安静了一小会。

“哥,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这种人?”

“没有。不过我倒是想问问,你为什么不找一份工作呢?”

“我这不是工作吗?这工作轻松来钱快。”

李梓南无奈地笑着摇摇头:“睡吧,时间不早了。”

熄灯一个小时了,李梓南还没睡着,但女孩早就睡着了,他隐约听到女孩的呼噜声。他握着胸膛的吊坠,脑海里浮现出苏茜的笑脸。他庆幸他今晚能悬崖勒马,否则他将坠入愧疚的深渊,也许一辈子都爬不上来。

第二天早上,李梓南发现他昨晚晾在浴室窗外的白色内裤不见了。他把脑袋探出窗外,看见他的内裤挂在楼下尖锐的防盗铁栅栏上随风飘扬,像极了败兵降将在城墙上插起白旗。他很无奈,只好直接穿上长裤下楼,感觉下半身空荡荡的像没穿裤子一样。

李梓南三人在酒店餐厅吃早餐的时候,周正德问:“梓南,昨晚感觉怎么样?”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言情现代青春虐恋孽缘复仇职场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18
  • 152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