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六)
  • 点击:2027评论:02020/07/08 22:55

第六章: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李梓南连续两天给刘敬义打电话,约他见个面,他都说忙没有空,也没说什么时候才有空。他其实是怕麻烦,怕李梓南来找他帮忙,都不敢在电话里问李梓南找他有什么事。李梓南更是不敢在电话里说约他见面的意图。

李梓南实在没办法,只好在第三次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说有一笔生意要和他面谈。他一听到有生意要谈,立马应邀来到一个茶楼和李梓南见面。他一见到李梓南就问是什么生意。李梓南不慌不忙,先给他倒了一杯茶,寒暄几句,问他这两天在忙什么。

“到底是怎么生意?”刘敬义实在等不及了。

李梓南从包里掏出五万现金,放在刘敬义面前。

“这是?”刘敬义眼睛一亮,以为是生意的定金,没想到李梓南如此大手笔。

“这是你向苏茜买画的那五万。”

“怎么了?”刘敬义一脸茫然。

“苏茜知道她的画值不了那么多钱,他知道你是在照顾她,所以叫我帮忙把钱退还给你……”

“哎呀呀,”刘敬义很为难,“那画我都转卖给别人了。”

“那画苏茜就送给你了,她说你的好意她心领了,以后还有麻烦你帮忙的地方,所以这五万请你务必收回。”

“她真是这样说的?”刘敬义脸上掠过一丝惊喜。

“嗯。”李梓南点了点头。

“这可这钱……这钱”刘敬义又犯难了,“你们退钱给我可不要跟别人说呀,特别是周总,不然让人家笑话。”

“放心吧刘总,不会跟别人说的。就你我和苏茜知道。”

刘敬义面带愧色,把钱收下,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好像怕钱烫手。

把钱退还给刘敬义后,李梓南和苏茜第二天一早就去展馆撤展。不到半天工夫就全都把画撤下了,叫一辆货车运回家。他们没叫其他人来帮忙,因为大家都要上班,再说撤展也很容易。撤展之前,李梓南打个电话向周正德吱一声,周正德问怎么那么快就撤展了。李梓南说没人来参观,占着人家地方还得每天来守着,不如早撤。听李梓南这么说,周正德不再多言。

下午,李梓南和苏茜去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海边玩。苏茜没有自己骑摩托,李梓南载着她。现在的天气有点凉了,有的人穿上了长袖外套,有的穿上了羽绒服,但有的人还穿短袖,一些爱美的女孩还穿短裙。苏茜穿着一件白色的绒毛领风衣,坐在摩托后座上,搂着李梓南的腰,脸蛋贴在他的后背上,闭着眼,像一只白天鹅把头埋在翅膀下漂在湖面上沉睡。李梓南心里美滋滋暖洋洋的,他开得很慢,真希望这路没尽头,一直这样开下去。

苏茜刚开始还跟李梓南说说话,后面就不说了,似乎睡着了。快到海边,摩托车在爬一个高坡的时候,苏茜似乎醒了,搂着李梓南的腰搂得更紧了。

他们到了海边停车的那块空地,李梓南没叫苏茜下车,就静静呆着,想让苏茜搂着他多睡一会,哪怕今天就这样待下去他也高兴。

海边风很小,但浪很大。阳光明媚,万里无云,天空湛蓝湛蓝的,像被海水冲刷过似的,海天一色。海边有些人在散步,几只海鸥在海面上飞翔。对面此情此景,李梓南像曹操东临碣石一样,即兴作了一首诗,轻声吟诵,只是他作的诗体裁和风格及内容与曹操的《观沧海》相差甚远:

我要在海边建一座房子,

打开窗户,

就能看见大海,

隐约听见浪声。

房子里有我,有你,

还有一只大肥猫。

你在海边画画,

我在海边钓鱼,

天空像我们的梦一样深邃、蔚蓝。

我要在海边种一棵树,

树上挂个吊床。

我摇晃着你,

你的笑声堆成浪花。

我们的邻居只有鱼儿和海鸥,

大肥猫喜欢和鱼儿一起玩,

海鸥想带大肥猫一起飞,

它们有很多小秘密。

夜空中繁星点点,

海边只有一盏烛光,

和一双发亮的眼睛。

我不需要太多金钱,

只想做个渔夫。

我出海打鱼,

你在家做饭,

看见炊烟我就回家。

我喜欢大海,

它像极了你的眼睛,

纯净、透明、干净。

其实,李梓南刚吟诵两句苏茜就醒了,一直默默地听着。

“这是谁的诗?”苏茜问。

“当代诗人李梓南的诗。”李梓南郑重其事地说。

苏茜咯咯直笑,用额头撞了一下李梓南的后背:“到了怎么不叫我?差点听不到诗人吟诗。”

“我想让你多睡一会。”李梓南心里开了一朵花。

苏茜下车,站在李梓南身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李梓南感觉此时的苏茜好像一棵刚破土而出的小豆芽,他好想把这棵豆芽捧在手心,倾其所有呵护她。

“你睡得那么香,你梦到什么了?”李梓南问。

苏茜似乎想起了什么,噗嗤一笑,指着不远处的一片小树林:“我梦见一只鸥鹭在小树林里惊慌失措。”苏茜说完就跑开了。

“好你个惊慌失措,我就让你来个惊慌失措。”李梓南停好摩托车,要去追苏茜。

苏茜蹦蹦跳跳跑到沙滩上,脱下鞋子,光着脚丫在沙滩上跑。李梓南也脱掉鞋子,踩着苏茜脚印,追上苏茜,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便跑开。苏茜抓起一把湿沙捏成团,砸中李梓南的后脖子。李梓南惨叫一声,蹲下求饶。苏茜挠着李梓南的胳肢窝,李梓南满地打滚求饶。

李梓南和苏茜用沙子堆了一座10平方米左右的城堡,用树枝做门窗,贝壳做屋顶瓦片,小石铺路,大石当凳子,野草当树,做得惟妙惟肖。苏茜坐在城堡里,像极了白雪公主。李梓南给苏茜拍照,拍多少都不觉得够。苏茜想和李梓南一起合照,李梓南抱来一块大石头,把相机放在石头上,设置了延时拍照,然后跳进城堡里和苏茜紧靠在一起拍照。李梓南说在不久的将来,一定要让苏茜住进真的城堡里,要天天看到苏茜的笑脸。

两人玩累了,李梓南到摩托车上拿来他的大背包,爬上海边一块大石,把苏茜也拉上去,然后拿出食物摆在石头上,有包面、水果、泡椒凤爪、鸭脖、坚果、清水煮鸡蛋。更让苏茜惊讶的是竟然还有热牛奶装在保温瓶里。

“来,喝一杯热牛奶暖暖身子。”李梓南倒了一杯热牛奶递给苏茜。

苏茜看着眼前这个细致暖心的男人,她很感动。

“你也倒上一杯,我们一起喝。”苏茜接过牛奶。

李梓南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牛奶。

“来,我们喝一杯交杯奶。”苏茜笑嘻嘻地说。

“好。”李梓南心花怒放。

两人手腕相钩,喝了一杯交杯奶。

李梓南说:“面包有了,牛奶也有了,鸡蛋我们也有了。但我们向往的远远不止这些,我们还缺一座城堡。”

“哈哈哈,城堡也有了,”苏茜指着他们刚才堆起那座沙子城堡,“在那呢。”

“说得对,赐你一个肥肥的凤爪。”

李梓南抓起一个凤爪递到苏茜嘴边。苏茜张开嘴接住,又用手拿着吃。

李梓南从裤兜里掏出一块玉坠。

“茜儿,送你一块玉坠。”

“哇!”苏茜接过玉坠,“好漂亮啊!”

“喜欢吗?”

“嗯,喜欢!你是不是也戴着一块玉坠?”

“嗯。”

“给我看看。”

“不给!”李梓南捂着胸口的玉坠不让苏茜看。

“不给我也要看!”

苏茜挠了挠李梓南胳肢窝,抓住李梓南脖子上的绳子拉出玉坠,仔细地看着玉坠她的画像和名字。

李梓南托着苏茜的手,苏茜呼出的气吹在他手上,很柔和。

苏茜狎笑一下,把李梓南送的玉坠递给他,娇嗔道:“干吗不把你的画像和名字刻上再送给我?拿回去刻好再送给我!”

李梓南没应声,亲了一下苏茜的嘴。

苏茜一愣,含情脉脉地看李梓南,问:“什么味?”

李梓南有点蒙,舔了舔嘴唇,突然结巴说:“辣……辣味!”

“那就给你辣个够!”

苏茜像一只猫往前一蹿,像啄木鸟似的,啄了几下李梓南的嘴。

李梓南捧着苏茜的脸,像个吸盘似的吸住苏茜的嘴……

两人在石头上打滚,突然掉进海里,瞬间冰火两重天。刚打过来的一个巨浪正在后退,把他们卷到海里。紧接着又一个巨浪打过来,他们推向岸边,但是他们还没抓住石头,后退的巨浪又把他们卷入海里。苏茜不会游泳,胡乱扑腾着。李梓南在她身后托着她,趁着下一个浪打过来时,奋力将她推向岸边。可是,他们的脚刚触碰的地面,后退的浪又将他们卷入海里。

这时,岸上有几个人闻声赶来,有个人扔一根绳子给李梓南。李梓南左手抱着苏茜,右手抓紧绳子,岸上的人便把他们往岸上拉。到了岸边,苏茜已被水呛得迷迷糊糊,李梓南把苏茜托举起来,岸上的人抓住苏茜的手把她拖上岸。又一个巨浪打来,把李梓南冲倒。李梓南还没站起来,后退的浪又把他卷入海里。岸上的人来不及拉绳子,绳子也被卷入海里。

苏茜吐出几口海水,苏醒过来,看了看身边,没看见李梓南。她摇摇晃晃站起来,看见李梓南在海里挣扎。

“梓南!!!”苏茜踉踉跄跄往海里跑去。

大伙拉住她。

“别下去,水又深浪又大。”

“是啊,这样下去不但救不了他,还搭上自己的命!”

“哎呀,怎么办呀?怎么办啊?他快不行了!”

“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去救他!”苏茜挣不脱大伙的拉扯。

每一个浪打来,都能把李梓南往岸边推一些,但是每一次浪退都把李梓南卷走更远。苏茜的希望在浪起浪退中点燃与幻灭。

李梓南早已精疲力竭,隐约听到苏茜的哭天喊地,但他应不出声,眼前渐渐模糊。他觉得自己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的时间虽然很短暂,但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还能救了自己的心上人一命,他已无悔,已知足。

苏茜眼睁睁地看着李梓南在海里停止了挣扎,她感觉自己也快窒息了,悲伤、无助、绝望、恐惧吞噬着她,像海水吞噬李梓南一样。她真希望大伙放开她,让她下去就李梓南,哪怕救不上来一起死她也不怕。

李梓南不挣扎了,一动不动,越飘越远。苏茜已哭不出声,只觉得天昏地暗,天旋地转。

这时,一条小船经过,大伙看到了一线生机,拼命喊着船家。船家反应很快,立马加大油门往岸边驶来,好像知道出事了。达达的柴油机声在海浪声中渐渐清晰洪亮。船上只有一个人,是个皮肤黝黑身材瘦削的中年男子,看样子是个渔夫。他听不清岸上的人在说什么,但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用一个很大很长的捞鱼网套住李梓南,想把李梓南拖上船,但是很困难,试了几次都拖不上来,大伙看着很着急。渔夫索性一只手驾驶船,另一只手拉着捞鱼网,驶向有沙滩的地方。

船快到沙滩时,渔夫把船熄了火,从船上跳下来,船带着惯性像强弩之末插在沙滩上。渔夫把李梓南从捞鱼网里抱出来,拖上沙滩,动作非常麻利,像拖一条大鱼一样。

苏茜跌跌撞撞向沙滩跑去,大家紧随其后,好像众人在追捕她一样。

苏茜看见李梓南躺在沙滩上,只穿一条内裤,像一条死鱼,一动不动,胸前的玉坠摆过一边,在阳光下晶莹剔透。渔夫在给李梓南做人工呼吸,然后再做胸外按压。苏茜扑跪在李梓南身边,又冷又慌,浑身颤抖,说不出话。

“你给他做人工呼吸,我做胸外按压。”渔夫边按边说,气喘吁吁。

苏茜忙趴下给李梓南做人工呼吸,这个急救措施她还是很懂的。可是她在发抖,她的嘴对不准李梓南的嘴。她深呼吸两下,镇定下来,再趴下就一嘴对上了,像两个高铁车头在对接。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都市言情现代青春虐恋孽缘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18
  • 152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