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看见一只蝴蝶
  • 点击:2564评论:72020/07/14 16:02

01

王晓珍终于决定搬离这个社区,自从去年上半年开始,她受够了那群跳广场舞的老太太。她甚至动过杀了她们的心,自然这只是想想,她手无缚鸡之力,不说杀人,连杀一条鱼都费劲。

隔壁老谭很热心,曾经替她出面和那群跳舞的交涉过一次,对方丝毫不理会。

“你去找个地方给我们跳。”带头的老太,身材高挑却面目有些狰狞,六十多岁,皮肤很透明,老谭想到老家的青花瓷。其他老太叫她章兰老师。老谭听成了“蟑螂”,他心想,果真像一只大蟑螂啊。

“我哪里去找地方?”老谭觉得她们是无理取闹。“你们把音量关小声点。对面有人怀孕了。”老谭撒了个谎。

“她怀孕了,去住酒店总统套房啊。这点声音都忍受不了,太娇气了。”对方撇撇嘴,又招呼其他人跳开了。“来来,下一曲跳我的名字叫中国。大家一定要有节奏感,一二三四……”

老谭对她们毫无办法,偃旗息鼓回来了。

“要不,打电话到市噪音污染部门投诉。”

“打过好几次电话了,丝毫没有作用。”王晓珍无可奈何地说,“社区工作站的人都介入了,还被骂了一顿。那个小芳,你认识的,她和同事去说过一次,被训斥了一次,再也不去了。”

“她们也太过分了,肆无忌惮。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吗?”老谭说,“实在不行,我叫表弟带几个人过来……”

“千万别这样。她们顶多是道德低劣,我们这样做就是犯法,别让你表弟进局子,就不好了。”

“那该怎么办,我也经常被惊醒。尤其周末,先睡了懒觉都不能。”

每天七点半,那群老太太穿戴整齐,有穿红衣白裤的、全身蓝色的、白衣白裤的,戴着白色手套和帽子,摇摇摆摆地跳着韵律操,活像一只只趾高气昂的刚下过蛋的母鸡。从服饰看,她们不是一个团队的,看来是周边几个社区的退休居民。那位蟑螂老师只是其中一个团队负责人。

“乌合之众。”老谭不懈地唾了一句。他看到她们活动开了筋骨,音响也开动了。七点半,四周还清静,那一阵阵鼓点将老谭吵醒,尤其那一句“齐步走”,非常铿锵有力,在他听来倒像撒旦发号的施令,听了人的心肝一颤一颤的。

他来火,只好压住情绪。昨天加班到两点多,好不容易趁周末补个觉,结果七点半就被吵醒。他打电话给辖区派出所,没人接听,打电话到社区工作站,估计还没上班。忽然记起周六没人上班,他这些天加班都加班蒙了。他被吵得实在无法入睡,只能起身,眼皮都撑不起来,只好躺下。又是一阵动感旋律,他拉开窗帘,一只非常小的蝴蝶在不锈钢窗棱上趴着,他冷不丁吃了一吓。没想到,一早就看到一只蝴蝶,很快那只小蝴蝶就慢慢地飞走了。

他开窗,声音如洪水灌入耳际,只见那群人跳得可欢了,整齐有力的韵律操,摇摇摆摆的舞姿,他看上有多丑陋就多丑陋,活像一只只笨拙的鸭子。他没有兴趣想象,也没有精力嘲笑。他只好开窗,那音乐越发震耳欲聋,足足接近一百分贝,比公园里摆的歌摊伴奏还大。他实在不明白,这些老太太是耳聋了吗,需要开这么大声。

他决定再去跟她们交涉一次。

“你们大周末的开这么大声,影响到其他人休息了?”他没好气地说。

“我们玩我们的,关你什么事儿了?”那群人完全没有停止的意思,“就你一个人多事。”

“你们吵得我睡不着。”

“都几点了,还睡懒觉。你不知道早睡早起的好处吗?”一个穿红衣白裤的偏年轻的搭了腔,语气还温和。

“昨天加班两点多,肯定要补觉。哎,我说你们开这么大声,不觉得扰民吗?”

“除了你有意见,看到谁投诉扰民了。就是你多事,有本事搬到香蜜湖去啊。那里独立别墅,方圆一公里没有人吵到你。”后面几个人听着,呼啦啦笑了起来。

“怕他没这个本事买那边的房子吧。”不知谁小声嘀咕着。

“我住在这里,是这个小区的业主,凭什么要搬走。”他生气了。

“哟,还动气,小伙子,冷静点。我们是街道办审批的场地,碍着你啦?”

“你们跳舞的确没碍着我,可是你们开太大声就是噪音污染,吵到我们了。”老谭觉得这群人真不可理喻,油盐不进啊。

“我们,哪个们?你说出来。哦,就你隔壁那个孕妇对吧。她怀孕了关你什么事?难道你们有什么关系不成?”另一个浑身蓝色的老年妇女嬉皮笑脸地走过来,撇撇嘴说,“不会是你相好吧?”。

“你们瞎说啥,不要乱造谣。我们一码归一码,你们吵到人还有理了。”

“你有什么证明吵到你了?你带了噪音分贝测试仪了?超标多少了?你说说。”蓝衣老妇继续说。

“这还要测吗?这么大声。比车辆都大声。”

“是哦,那车辆吵到你,你怎么不去跟开车的说?……”

“你们胡搅蛮缠,汽车在马路上奔跑,我怎么去说他们,再说他们没有一直停在这鸣笛……”

“我们也是阶段性的,就两小时就离开了。——好了,我们再跳一曲我爱你中国。”

老谭实在忍无可忍,欲动手去关掉音响。他还没触碰到音箱,那边的一群老太太蜂拥而上围住他,“你想干什么,想破坏私人财物吗?”

“让你们小点声,你们不理,我给你们关小声点。”

“你再动一下试试,小心我们揍你。”那个带头的六十多岁的女人,终于从人群中昂着头走出来。

“你是蟑螂老师?”

“我姓章,这个音响是我的。你想干什么?”

“你们太大声了,再不关小声点,我投诉到市里。”

“哎哟喂,我们好怕啊。你去投诉啊,我们跳个舞,合理合法,街道没说什么,社区也没说什么,连小区物管都没管,你算老几,来这里指手画脚的。”

“你们不要以为人多势众就肆无忌惮。”老谭脸都气白了。

“我们就人多了,你眼睛看不到吗?我们这么几十号人在这跳得好好的,你哪里钻出来的二百五?”听到对方骂人,老谭怒目相对,越发想关掉音响。不料,他太大劲失去重心,跌倒在地,对方有人乘机用脚踢了他几脚。好在他算灵活,立马弹起身子,扑向音响。只听到一声闷响,音响被老谭重重地撞在地上。

02

警车来的时候,王晓珍被一起叫去警察局。她看到老谭去交涉,半天没回来,打电话报了警,幸好她的报警电话,否则,老谭可能会被那群彪悍的女人群殴。老谭还算膀大腰圆,也敌不过一群人。再说她们可不是善茬,她们真够毒的,撕烂了老谭衣服,踢得他后背都肿了。好在民警小郝认识王晓珍,他问清情况,将老谭、王晓珍、几个为首的老妇人叫到附近的警务室询问情况,那被撞坏的音响自然也被运走。

老谭百口莫辩,确实他不小心撞倒人家的东西,也确实哪个零件坏了。

“那套音箱是我们几个凑的,买来不到两个月。”章兰率先开口。

老谭想驳斥什么,张了张嘴,又说不出什么。他明白说什么都没人相信,除了王晓珍。他明明知道那音箱至少用了两年,每次经过那里,都是这台五星牌音箱。那群老女人显然要讹他。

“至少要五千块。”另一个女人搭腔。

“顶多就两千,你看看京东的货源。”王晓珍经常网购,很快就搜出价格。

“我这个是原装进口的。我儿子从德国寄来的。”章兰接了话。他儿子已经到德国留学三年了,在那成了家,娶了个法国女孩,有了一个孩子。

小郝没有说话,任他们自己说。他问老谭为何弄坏人家音箱,老谭把事情原委从头到尾一句不落地说了一遍。

“你先不要插嘴,让他先说完。”小郝阻止了章兰。

“扰民确实不对啊。况且不止一个住户投诉你们。”

“他们有证据说我们声音超过分贝数了吗?哪来的检测标准?”几个女人七嘴八舌说开。

“他确实把你们的音箱弄坏了,你们也打扰他睡眠了,都是同个小区的邻居,你们看怎么私了。不然我只好递交分局。”

“五千块,一分钱都不能少。”章兰吊起眉毛不容分说。

“你要这样,那就奉陪到底。你分明是敲诈勒索。”老谭昂着头,青筋从脖颈上暴起,青蓝青蓝的,有些骇人。

调解不了了之。老谭以恣意闹事被罚了五百。那群女人满足地各自散去,说等待着上级进一步处理。

王晓珍觉得对不住老谭,尽管这次和她无关。老谭是实在人,平素没少帮助她。王晓珍一个人居住了好几年,在小区也没什么朋友。她五年前看到小区还不错,加上中介说是样板工程,心动了一次性付款买的。近年倒是涨了两三倍。她对这里的环境非常满意,如果不是这群老妇人,她几乎挑不出小区的毛病。物业、邻居和管理都是一流的。内部环境更不消说,常年林荫蔽日,凤凰木、紫荆花、三角梅、细叶榕、香樟,还有一些说不出名字的花草,简直就是绿色植物的天堂。每次下楼散步,遇到熟悉的邻居,大家都欢喜且客气地打个招呼,她在想这里居住一辈子。她买的洋房朝南,正对着一个城市干道,平素车流也算汹涌,渐渐地也习惯了。独独那一阵鬼哭狼嚎的广场舞背景音乐令人无法忍受,她感觉要得抑郁症了。每天早上,听到那个生猛的开场舞曲,心脏就要蹦出来了。

她看过医生,医生告诫她要静养。她苦笑,这如何静养?

她不知道那一排朝南的邻居是否都和她一样深受广场舞的干扰,在邻居群里,也只有老谭抱怨了几回,群里偶尔还有三两人抱怨一番,更多的是劝慰,说习惯了就好了。

“我现在睡得很好,她们来之前就醒了。”

“不要跟她们一般见识,那就是一群自私自利的老货。”

“为老不尊的东西,人都说老人变坏了,我觉得是坏人变老了。”

“她们年轻时一定也是这样的,飞扬跋扈,自以为世界都欠她们的。”

“说不定是那个,那个,你们懂的。”……

一句吐槽能得到若干回复,王晓珍总算心里平衡些,但这不能解决实质问题,她的心理阴影依然存在,只要那老年广场舞队伍还在闹腾,她就过不下去。

“老谭也是倒霉,确实冲动了点。打电话给派出所啊。”

“听说,那个蟑螂老公是某领导。儿子在德国都是通过关系买去的。”

“难怪这么嚣张,背后有靠山。”

“一看那老女人就不是好东西,整天吊着一张脸,臭烘烘的。”

“咱们不说人家坏话,也不揭别人家底。善恶自有公道。”

终于有邻居出来总结,打了圆场,这一场吐槽自然就散了。王晓珍心里咯噔一下,看来老谭是凶多吉少。她见过那蟑螂嚣张跋扈的样子,不知道身后台子这么硬。蟑螂本不是小区业主,是隔壁高端小区的,她投诉物业,物业也爱莫能助。另个小区的物业自然不会理会外来投诉,他们本小区业主也有投诉的,还有邻居扔啤酒瓶,都无法撼动她们。物业只能做和事佬,让他们去找社区和街道处理。

“街道办都派人来询问过了,被她们骂了回去。”王晓珍很无奈地在群里发了一句话,又默默撤回,她知道,说这个毫无意义。

她想到媒体。她在之前的公司经常跑媒体,认识了一些记者,不乏仗义执言的。小蒋就是其中之一。她也好久没跟小蒋联系,不知他是否还在都市快报。

  • 1
  • 2
  • 3
  • 4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蝴蝶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茨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10
  • 520周冠打赏36000,共计36000
  • 2020-07-20
  • 落梅打赏5000,共计15000
  • 2020-07-19
  • 落梅打赏5000,共计10000
  • 2020-07-18
  • 落梅打赏5000,共计5000
  • 2020-07-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茨平3秀才2020/08/08 11:04:37
    • 分享到: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 原来结尾还真不是这样,是老谭从楼下坠落,但我觉得便宜了那些广场舞了……这种结尾的确小概率,却在意外中不幸发生了。故事存在超现实,旨在提醒写什么。谢谢茨平兄

    回复

  • 踢猫效应,我预测的结尾是老谭抑郁,像蝴蝶一样飞下楼去。
  • 的确栽下去了,但结尾有些意外。

    回复

    • 阮声2童生2020/07/21 23:48:24
    • 分享到:
  • 《他看见一只蝴蝶》,标题有些诗情画意,阅读之后,内心却感到沉重。一个广场舞扰民事件,引发的悲剧故事。从一个小概率的事件,反映社会存在的大概率问题。社区邻里关系,家庭和谐,城市的生存压力,相关单位的协调方式都让人深思。蝴蝶作为一种隐喻或意象,画龙点晴,使作品有了深度。众所周知,蝴蝶效应,知微见著。但愿在现实生活中,社区邻里之间多一些理解与宽容,在生活与梦想的双重压力下,我们能生活更加从容与淡定。
  • 谢谢精彩点评。有些内容有点超现实手法,文中出现了好几处蝴蝶,都有不同寓意,故乡的蝴蝶,窗台的蝴蝶,医院的蝴蝶,空中的蝴蝶……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20/07/14 16:08:34
    • 分享到:
  • 时隔两年后再发小说,感觉好陌生。这是根据前一阵困扰自己很久的广场舞扰民事件改编的小说,并不是主旋律。这是一个壳子,夹杂里面的生存压力和中年人的崩溃更像潮水说来就来,无可挽救。蝴蝶的象征意义,每个读者有自己的看法。里面至少有多层意思,象征着缤纷复杂,令人无奈且憧憬的生活碎片。看过《蝴蝶效应》的朋友应该知道我要说什么。我设置了这么一个结尾,可能是我对当前发生很多案件的悲观情怀的指示,并非现实本身。
  •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6
  • 577388
  • 150
  • 36550
  • 篇幅较短,内核平实感人。这似乎是作者作品的标签,他的好几篇都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始发站,对始发站总是记忆犹新,充满感恩。从懵懂入职到牛刀小试,再到职场小成,为文学之梦选择离开,没有对错,只有选择。作者用几乎朴素到泥土的文字叙述一段往事,看来是发自内心的感悟。唯一不足的是,细节的丰满和时间的跨度上可以再扩充些,那样的话,感情更丰沛,文字更充盈,效果更动人。作为坪山主题的第一篇?看好本篇能走更远。

    江飞泉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7:12:51
  • 这是一段值得作者回忆的时光,作为能参与一次有意义的新车试验,它的骄傲远比得到多少薪水,赚了多少钱更有意义。正是无数像本文作者这样的打工者,参与了深圳的建设,使深圳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地发展,让深圳的科技力量变得越来越强大,深圳会感谢每位建设者!作者的文字平实,真诚,但如果能够写得更艺术化、细节化一些,将会是一篇不错的深圳坪山记忆文。

    叶紫回忆在坪山的日子

    2020/8/12 14:23:54
  • 陈年旧事,世间百态,爱恨情仇。读后如品陈年老茶,回味悠长。巧妙的构思,生动细腻的描写,作品充满厚重质感。吴叔的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特别是那把“活动扳手”做为工具或者是一种隐喻,反映出社会的现实问题,引人深思。大量的细节描写,吴叔是似而非的故事,一波三折,亦真亦假,让人扑朔迷离,这种写作手法,具有魔幻现实主义色彩。如果行文能够多分些段落,文学的阅读视觉效果会更好。

    阮声陈年旧事

    2020/8/12 10:31:20
  • 本短篇有点像电影地久天长或岁月神偷那种的多重叙事,试图用彼此的情节发展,交错成一部时代荒废的颓丧背景下的故事内核,无论是金红花姐弟还是小姨夫,都是被时代隐蔽的个体,在这个飞速变迁的时代背景下不过砂砾一颗,如放在星辰寥廓的更大景深里,几乎无法让人记住任何面目,恰如个体本身的悲剧,被时代无限拉阔放大,自身越发渺小。唯一感遗憾的是,文本的主旨似乎存在疑问,看似留白,却有些混沌,

    江飞泉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3:49
  • 文章的当头一句就把我震住了。是啊,人生就是一个闭环,我们最终将回到生命的原点。可是,在这个看不见的环里,幸福、欢笑、爱情、困顿、绝望、泪水无处不在交织和纠缠。我想文中的小姨夫、金红花并没有失踪,因为每个人都会有同一个终点:死亡。此文看得心紧,最后竟几乎窒息——看周遭众生大多如此——在隐秘的闭环中过完暗淡的一生。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隐秘的一生

    2020/8/11 16:00:29
  • 读来让人折服!一:一个大老爷们,竟深得张爱玲文风精髓,语言干净利落,却让人回味无穷,语言似刻薄却含深情;二:中年人写新生代,居然毫无代沟,心理、行为都拿捏的透透的,或许是作者本就有一颗新生代的心?

    青初深圳出生代

    2020/8/11 15:39:57
  • 作为一个二十几年写日记习惯的我而言,这一篇仿佛看到自己写日记的影子。当然我写得更长些。诚如我所说,文本叙述的内容琐碎,却也活色生香。活色,是源自笔下的一人一事,白描,没有过度美化,也没有贩卖苦难,却是生活的真实。送课也算是公益一种,年近退休的雷小叔能持之以恒将手头事情做好,收获颇多本身就是一种善举。兼之家庭、生活、学校、教学,杂糅着难处、苦处。之外还要坚持爱好爬格子,更显弥足珍贵。

    江飞泉上五华——我的公益日记

    2020/8/11 0:10:50
  • 如茨平兄所言,读完我也被感动了。我自然没有这样一个女孩,之前的笔友或者女友,多少有点羡慕你们。文学能带来的不仅是精神依托,还有某种念想,远方的某个人,心中的某个梦,未来的某座山。这篇文章文字质朴动情,想来作者写作时也是饱含深情吧。梅子某种意义上是种象征,是个提醒奋进的药引,抑或是某种图腾,她不是某个人,某件事,而是文学本身。

    江飞泉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10 22:07:20
  • 飞泉真能写啊!疫情不幸,把人关在家里几十天,但写作者并未闲着,他们一直在观察,在记录,在探求问题的根源。邻家作者里,段作文记录了深圳,飞泉记录了老家,这些文字,一具有保存历史档案的作用,二具有文学审美的意义,不同于一般的新闻报道。写作者为文,审美是基本要求,飞泉这组文字观察细腻,文笔生动,剪裁精巧,其中有小情怀、小情趣,也有大悲悯、大感慨,既写了一己的生活,也隐现了一个时代的社会生态。值得手动点赞

    笑笑书生庚子年疫事

    2020/8/10 16:07:30
  • 不容否认,近几年来,精短类文章(诗歌除外)在角逐“睦邻文学奖”时,毫无例外,全军覆没。然而,个人感觉这篇短文还是很有嚼头的:一来,它以第一人称叙述非虚构的公益故事,不仅内容更趋向真实打动人,在细节描写中流露出的真情也颇为顺畅;二来,它在不经意间提出的某些问题,例如,老年人的居家安全、用药安全和保姆照顾安全,等等,也值得相关部门,乃至整个社会关注与思考。

    黄元罗姑娘,你回来了

    2020/8/10 9:17:0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