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十四)
  • 点击:1431评论:02020/07/16 14:17

第十四章:难忘温柔富贵乡


苏茜生孩子之前,李梓南就提前把孩子需要吃和用的东西都给买齐了,奶粉自然少不了。不料,孩子生下来后,竟然不用吃奶粉,苏茜要母乳喂养,一是她奶水充足,二是她觉得乳母喂养更好。她把奶粉给李梓南的母亲和苗苗吃,苗苗每天都冲两三杯奶粉,吃得津津有味,说自己没吃过奶粉。母亲不好意思吃,也舍不得吃,还不让苗苗吃太多,叫她给弟弟留着,怕苏茜万一奶水不够。

母亲哪里知道,她儿媳妇的奶水,孙子都吃不完,还得她儿子李梓南帮忙吃,不然会涨奶。这都归功于母亲太会给儿媳妇做利于下奶的饭菜。母亲以前在老家养猪时,也很擅长给母猪下奶,就算母猪奶头不够,小猪也不会饿死,她真是个下奶高手。

李梓南没想到他都三十岁的人了,竟然还吃奶,而且是跟自己的儿子一起吃奶。他常跟苏茜撒娇开玩笑,说他和儿子一样,也是个宝宝。他当上爸爸后,挣钱的欲望更大了,毕竟肩上的担子更重了。照顾儿子的事,几乎都交给母亲和苏茜了。苗苗有时也能帮忙照顾,她哄弟弟的时候,俨然是个小大人了。

带小孩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子经常夜间哭闹不睡觉,李梓南哄不了,还得苏茜来哄。然而,苏茜有时也哄不了,最后还是母亲有办法。母亲总跟李梓南和苏茜说一些稀奇古怪的哄小孩的方法,他们有时也试过母亲说的法子,不管用,还得母亲亲自出马才行。如果母亲不来帮忙照顾儿子,就凭他俩,估计够呛。

李梓南每天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就是抱抱儿子,或者把儿子放在床上,用嘴巴亲一亲拱一拱儿子的脚,让儿子用肥肥的小短腿蹬他的脸,每每这时他感觉工作一天的疲惫都消失了。

时间过得真慢,苏茜感觉自己当妈妈好久了,可儿子刚满月,估计她是从怀孕时就觉得自己已当妈妈了。儿子的满月酒和乔迁之喜一起办,就在新房里办,也算是双喜临门。李梓南把父亲和哥嫂叫来枫市,还请来安大爷一家、孤儿院的院长、郭一竹两口子、李梓南的同事、还有几个朋友,刘敬义也来了,一共就三桌,大家一起吃个饭。每个大人都给李梓南儿子红包,李梓南实在不想收,可盛情难却不得不收。他本想提前说好不收红包,可一细想,如果这样反而让人误会他想收红包。

晚上,李梓南和苏茜坐在床上拆红包,像极了洞房花烛夜拆红包。刘敬义的红包最大,包了两千元,是别人的十倍,这让李梓南想起刘敬义当初高价买苏茜的画,不过这个红包他得收下,毕竟这跟买画不同。他以后找机会帮刘敬义公司做策划报答人家就是了。

话说回来,刘敬义至今还没给李梓南介绍过生意。自周正德去美国后,李梓南工作室的生意逐渐冷淡,他努力维护老客户,提高服务质量,降低价格,给客户送礼,可还是收效甚微。不知道是行业不景气,还是其他什么原因。特别是最近两个月来,工作室只接了几个小订单,挣的钱少得可怜。李梓南的三个同事当中有两个另谋高就了,李梓南不怪他们,毕竟人往高处走,他都想另谋出路,更何况别人。他曾去找过刘敬义两次,刘敬义都说暂时没客户资源。他在想,刘敬义虽不能和周正德相比,但在枫市商界还是有些分量的,给他工作室介绍一些生意不成问题。这会不会是因为刘敬义几次约他去“老地方”他没去令刘敬义不悦呢?

李梓南上有老下有小,再这样下去真的要坐吃山空了,他现在没多少存款了。郭一竹向他借的三万元说两个月就还,现在都一年多了还没还,说是没钱。他后悔把钱借给郭一竹这个无信之人,但他没把关系闹僵,一是觉得不至于,二是觉得闹僵了以后更难把钱追回。

一天下午,李梓南给苏茜打电话,说临时要去外地拍摄,明晚才能回来。

晚上,李梓南和刘敬义去了“老地方”。

刘敬义的车子刚停在酒店门口,酒店经理就笑容灿烂地跑出来迎接,就像见了老熟人老顾客一样。其实刘敬义真是这家酒店的老顾客,会员卡就有好几张。

李梓南时隔一年多再来到这里,顿感往事如昨。

在包厢里,刘敬义叫李梓南先选女孩。李梓南对酒店经理招了招手,经理近前,俯首帖耳。

“那个叫娜娜的女孩在吗?”李梓南对经理耳语。

“娜娜?”

经理没想起娜娜是谁,递给李梓南一个又大又厚的本子,说:“请您翻开看看是哪一位?”

李梓南像翻菜单一样翻着本子,上面有很多女孩的照片和资料,包括昵称、年龄、身高、体重等。李梓南记得他上次来的时候,还没有这样的本子。不过那是一年前的事了,服务都在优化。

刘敬义凑过来,和李梓南一起看。

“这里那么多女孩没你满意的?干吗一定要找那女孩?

“我先找找看吧。”

“这都一年多了还记得她,哈哈,我明白了!”刘敬义一脸坏笑。

李梓南笑而不语,继续翻着本子,翻到本子尾部,看到了“娜娜”的照片。

李梓南指着照片,低声对经理说:“就……就是她。”

“真不巧,李总,这个女孩今天休息,没来上班。真是抱歉!”

“你就另选一个嘛,”刘敬义指着李梓南手上的本子,“这上面那么多女孩。”

“可是我……我只对她感兴趣啊。”

“要不这样,李总,我给她打个电话,您请稍等。”

经理出去打电话,李梓南和刘敬义在包厢里等着。刘敬义走近对面站成排的女孩们面前,色眯眯地打量着,像极了古装电视剧里花花公子在大街上调戏良家妇女。

过了一小会儿,经理回到包厢,走到李梓南跟前:“李总,娜娜待会就过来,要不您先到房间休息吧。”

“好的。”

李梓南走到刘敬义身边:“刘总,那我先回房间了。”

“去吧,好好放松啊。”

李梓南打开电视躺在床上,想给苏茜打个电话,后来没打,怕露馅。

过了半个小时,门外有人按铃。

“先生(先森)您好!我是娜娜,很高兴为您服务。”娜娜声音很嗲,她不记得李梓南了。

“请进吧。”

娜娜走进房间,李梓南把门关上。

“你不记得我了?”李梓南坐在沙发上,问娜娜。

“先生您是?”娜娜打量着李梓南。

李梓南神情自然,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神秘微笑,不说话,任她打量。

“噢。”娜娜叫了起来,声音不嗲了,“是你啊哥。”

娜娜也坐在沙发上,紧挨着李梓南。李梓南不由地挪了挪屁股,拉开一点距离。

“哥,你怎么又来了?是不是想老妹了?”

“陪一个朋友来的。”

“什么?还跟上次一样?”

“嗯,就聊天,所以我还是找你,毕竟有过合作嘛。要是换了别人还得解释半天,弄不好还会说漏嘴。”

“呵呵,哥,你真有意思。正好我今天不舒服,来大姨妈了。”

“不舒服还来啊?”

“嗨,你是不知道,客人不能得罪,就当帮经理一个忙了。”

“不好意思啊,让你带病上岗。”

“哈哈哈哈哈,哥,你真幽默啊!”

李梓南从裤兜里掏出钱包,取出三百元递给娜娜:“给你一些辛苦费。”

“哥,你这是干吗?我也是有职业道德的,君子爱财,不,淑女爱财,取之有道。”

李梓南噗嗤一笑。

“你笑什么?这话不对吗?”

“对对对,但你还是拿着吧。我真得感谢你呢。”李梓南把钱塞进娜娜手里。

“哥,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搞摄影的,整天跑来跑去,又累又不挣钱。”

“我不信,来这里消费的都是有钱有势的人,你出手又那么大方,小费都给那么多。”

“都是朋友请我来的,我可没钱来这里消费。”

“嘿嘿,你要是没钱能跟有钱人做朋友吗?”

李梓南手机响了,是苏茜打来的。李梓南对娜娜做一个安静的手势,然后接听电话。

“梓南,你找到地方住下了吗?”

“刚找到宾馆住下,正想给你打电话呢。”

“大晚上的跑到外地去,累了吧?”

“不累,我一想到你和儿子就不累了。”李梓南笑嘻嘻地说。

娜娜躺在床上:“哎哟,好累呀!”

“是谁在说话呀?”苏茜问。

李梓南一愣,环顾四周,吓了一跳,他都忘了房间里还有个人。

“噢,是电视的声音。”李梓南急中生智,顺嘴胡诌。

“哦。”

李梓南把电视的声音放大,瞪了娜娜一眼。娜娜捂住嘴,点了点头。

李梓南到浴室里讲话,把门关得好好的,直到挂了电话才敢出来。

“你都结婚有孩子了?”娜娜从床上坐起来问。

“是啊。”李梓南坐在沙发上。

“孩子多大了?”

“两个多月了。”

“嘿嘿,记得你上次来的时候,还说你和你喜欢的女孩还没确定关系呢,后来你是跟那个女孩结婚的吗?”

“是啊。”李梓南脸上露出微笑。

“真的吗?”

“嗯。”

“真好!有情人终成眷属。”娜娜突然想到了什么,突然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

“我记得你说过她是你的初恋,那时你还说你还是个处男。”

“你记性真好!”李梓南呵呵地笑着。

“那是,你太特别了……你是他初恋吗?”

“是的。”

“啊,真好,一生只睡一人!”

“你才好呢,阅人无数。”

李梓南突然觉得这玩笑不妥,不料娜娜丝毫不介意。

“哈哈哈哈哈,谁像你跑这来找人聊天。”

此时,电视正在播放省台的晚间新闻:今晚,杉市警方出动三百名警力,在某五星级酒店抓获六十余名涉嫌卖淫嫖娼人员。

“嘿嘿,要是今晚咱也被抓了,你可冤大了,拘留罚款还通知家属。”

“啊,”李梓南吓一跳,“有那么严重吗?”

“哈哈哈哈哈哈……,”娜娜笑得前俯后仰,“我吓唬你的,那么严重。你什么都没做你怕什么?就算做了也不怕,这酒店的老板后台可硬了,手眼通天。这里的客人非官即富,这里要是不安全他们敢来吗?”

李梓南还是有点不安,拘留罚款他都不怕,就算全世界的人都误会他是嫖客他也不在乎,他就怕苏茜误会他。

夜已深,娜娜在床上打着呼噜,睡得很香。李梓南躺在沙发上,睡不着。

第二天一早,李梓南和刘敬义回到枫市。李梓南此时还不能回家,他昨天跟苏茜说要到今晚才回到家,如果提前那么早回家说不过去;工作室也回不去,他昨天跟同事也是那样说的。他想跟刘敬义去其公司,但又怕影响人家工作。最终,他去了图书馆。

李梓南以前常来图书馆借书看书,有时他在图书馆看书一看就是一天,常常忘了吃饭。他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来图书馆了,总之很久了。他要趁此机会好好看看书,可是他静不下心来,总想着妻子和儿子。他一天没见到妻儿了,感觉这一天真是度日如年。他时不时地看时间,恨不得像滚雪球一样把时光往前推。

下午五点,李梓南离开图书馆,回家去了。

李梓南回到家里,感觉像刑满释放回到家一样,有种莫名的激动。他以后再也不想去外地“出差”了。

  • 1
  • 2
  • 关键词:言情唯美青春浪漫励志孽缘豪门复仇职场现代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18
  • 152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