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十五)
  • 点击:927评论:02020/07/16 14:19

第十五章:叶公好龙熊骗熊


李梓南和刘敬义从外地“出差”回来后,大概过了大半月,刘敬义给介绍一单生意,还挺大,李梓南和仅剩的一个同事忙不过来,得另外请人,忙活了好一阵子。李梓南觉得他陪刘敬义去外地“出差”见效了,但他还是打算以后不再去了,毕竟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李梓南忙完后,请刘敬义吃饭,表示感谢。谈笑风生中,李梓南得知刘敬义对风水感兴趣,刘敬义想给他的祖父移坟,但一直没找到风水宝地,他也没时间回老家。李梓南不懂风水也不感兴趣,但却撒谎说略懂皮毛,还说有空陪刘敬义回一趟老家找一找风水宝地。刘敬义听了很高兴,感觉遇到了志同道合之人。

李梓南觉得投他的这个兴趣爱好,总比陪他“出差”好。李梓南买了几本风水书籍回来看,了解一些专业术语,以免露馅。苏茜不知李梓南为何突然要看风水书籍,笑他兴趣广泛。

李梓南自己接的一个小单还没做完,刘敬义又给他介绍一单生意,单子也很大。李梓南跟上次一样需要另外请人一起做,但这次请的是刚离开他工作室没多久的两位同事。两位同事还没找到满意的工作,想重回李梓南的工作室,李梓南求之不得。两个同事对李梓南心存感激,工作更卖力了。

刘敬义常打电话问李梓南工作是否忙完,想叫李梓南陪他回一趟老家。李梓南和同事们加班加点,提前三天做完工作,然后陪刘敬义回老家。他骗苏茜和母亲说是去外地拍摄,因为苏茜不让他和刘敬义走太近。

刘敬义的老家离枫市有五百多公里,他没有司机,李梓南又不会开车,全程都是他自己在开,中途就歇过一次。他开车很猛,李梓南有点害怕,一路陪他说话,怕他睡着。他们早上九点从枫市出发,下午两点多就到了刘敬义老家。他们刚到家,天就下了大雨,说巧也不巧,说不巧也巧,反正他们今天是出不了门上不了山了。刘敬义是个急性子,只能干着急。

刘敬义家的老宅跟李梓南家的老屋有点像,也是青砖砌的墙,不过他老宅可比李梓南家的老屋气派多了,不仅面积大,还装修精致,雕龙刻凤,门口还放着一对石狮。李梓南看出这对石狮没放多久,至少可以肯定不是房子刚建好那时放的。李梓南用一些风水的专业术语赞美一番刘敬义的老宅,这马屁拍得刘敬义很舒服。

刘敬义早就把父母接到枫市住了,老宅没人住,平时请他的堂五叔帮忙照看。晚上,刘敬义带李梓南到他堂叔家吃饭、睡觉。李梓南认床,一换地方就不容易睡着。夜里他听见雨下了又停,停了又下,还刮风打雷。村庄本来就安静,夜晚更静,更加突显出雨声和雷声。他从窗户往外看,见闪电划过天际,像极了天神挥鞭,既壮观又令人胆战心惊。

第二天,李梓南被刘敬义叫醒。他们吃完早饭,雨停了,还有放晴的迹象,所以他们出门不带伞。他们在路上遇到的人都会热情主动和刘敬义打招呼。李梓南发现村里的人对刘敬义都很热情,还有几分恭敬。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刘敬义问李梓南。

“你有钱呗。”李梓南笑呵呵地说。

“说对了一半。我们这个村,有个人比我还有钱,但是有不少人总说他坏话。”

“为什么说他坏话?”

“因为他出钱给村里修路,只修了主干道,不修巷子。那些家门口路没修的人就说他抠门,那么大个老板修个路都修不全。”

李梓南惊愕:“这样的大好人还被人说坏话?这些人真是的,这主干道不是大家都受益了吗?”

刘敬义笑了笑:“我比他差远了,但我比他聪明。我没给村里做过什么贡献,反而没人说我坏话。”

“静坐自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不管有没有贡献都不该说人坏话呀。”

“唉,人心复杂啊!笼络人心这是一门深奥的学问,如假你给一百个人每人发一百元,还不如把一万元全部给一个人,或者只给几个人。与其让一百个人跟你说一声谢谢,还不如让一个人或几个人对你俯首帖耳,成为你的死党。这就像打仗,要集中兵力打一处,你把兵力分散了那是没有战斗力的。有些人不在乎你给他多少,只在乎你是否也给了别人。当他知道你只给他没给别人时,他就会觉得你对他特别好,所以他也会对你特别好,把你当铁哥们。这就是人性。当你在村里有了几个死党,就没人敢说你坏话了。”

李梓南听得似懂非懂,只顾着点头。

刘敬义继续往下说:“都说城市套路深,其实农村路也滑,人心更复杂。你在城市里,别人不知道你有没有没钱,有没有势力,不敢欺负你。但在农村,各家都彼此了解,有的人欺负起人来呀,那手段可狠了,什么阴招损招都用上,恨不得把人置于死地。你老家有没有这样的情况?”

李梓南想了想,笑道:“好像有。”

“这人啊,善良的人像菩萨,不善的人连动物都不如。动物之间的打斗只是为了抢食抢地盘,真没人类的这些花花肠子。”

李梓南点点头。

“就我那五叔,我真不想说他。我家老宅门前那对石狮,是我几年前叫我五叔帮忙找人做的。看着像石狮,其实是钢筋水泥做的,这是后来施工的人跟我说的。刚开始我还不信,后来我用磁铁一试,里面果然有钢筋。那师傅说这东西一万块都不到,可我五叔当时却跟我说这对石狮是用青石雕刻的,管我要了十万块。我爷爷跟他爸可是亲兄弟啊,多近的血缘关系啊,可他还这样算计我。他妈的!我一直装糊涂,不愿为了这点小事伤感情。”刘敬义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不说了,咱俩是兄弟我才跟你说这些。”

李梓南不由想起他在网络上看到的一句笑话:不一起嫖过娼不是铁哥们。他哑然失笑。

“是不是感觉我五叔太可笑?”刘敬义笑着问。

李梓南点点头又摇摇头。

他俩边走边聊边欣赏山路两边的风景,这里的山没李梓南家乡的山那么高,但是秀丽,有石山也有土山,石山像手指竖起一样耸立,土山像个绿色的馒头。山里的空气很好,雨后更不用说了,沁人心脾。

“石山如刀刃,没什么好风水,我们爬土山吧。”刘敬义说。

“好的。”

他们正要上山,突然又下起了雨,雨很大,还刮风。他们往果园旁边的一个小茅屋跑去。茅屋旁边停着一辆微型手扶拖拉机,锈迹斑斑,像一只晒干的螳螂。茅屋里住着一位大爷,和刘敬义同一个村,大概六十岁,皮肤黝黑,身材瘦小,他每天住在这里守果园。茅屋看着很烂,但很结实,不漏一滴雨。

刘敬义用家乡话和大爷寒暄,给大爷递烟。李梓南听不懂,看大爷的表情和手势,估计是问刘敬义大雨天来山里作甚。李梓南用普通话问候大爷,大爷也听不懂。大爷拎起一个蛇皮袋放到桌子上,打开袋子,里面是小半袋橘子,叫他们吃。接着他又提起一壶刚烧开的水给他们泡茶。

“刘总,你家乡的天气真奇怪,说下雨就下雨,说停就停,停了又下,没完没了,就像尿急尿频尿不尽。”

“哈哈哈哈哈,梓南,你真幽默,这形容真贴切!哈哈哈哈……”

大爷不知道刘敬义在笑什么,张着嘴看着刘敬义笑。

刘敬义给大爷翻译,大爷都笑呛了,咕咕地咳起来,一口浓痰像飞弹一样往外吐,打在一棵树的树干上,雨水都冲不掉。

雨下了半个小时就停了,于是李梓南和刘敬义开始爬山。

别看刘敬义长得胖,爬山不输李梓南,还不喘气。他们边爬山边看地势,爬到半山腰的时候,刘敬义感到肚子疼,是要拉肚子的那种疼。

“不行,我要拉屎。”

刘敬义稍微躲了躲,拉下裤子蹲下。

“你有纸吧?”李梓南问。

“没有。”刘敬义一脸如释重负的表情。

“我下山去问问大爷吧。”

“别费劲,你帮我摘几片大点的叶子吧,粗糙点的。”

“好,我去那边看看。”

李梓南摘了一把枫叶,给刘敬义送去。突然间,他看见刘敬义身后有山体滑坡。

“山体滑坡,快跑!” 李梓南大喊,向刘敬义跑去,想去拉他一把。

刘敬义吓了一跳,提起裤子往山下跑。

“往我这边跑,别往下跑!”

刘敬义像赛车漂移一样拐了个弯,向李梓南这边跑。他躲过了主体滑坡,却被一些零散的泥石往山下冲十几米。

“刘总!”

李梓南追下去。

刘敬义上半身被埋,下半身没被埋,乍看像一颗哑弹插在泥土里。李梓南快速把刘敬义刨出来,发现他已晕过去,脑袋淌着血。

“刘总!刘总醒醒!刘总……”

李梓南叫不醒他,万分焦急,手机也没信号,只好背他下山。他没李梓南高,但他至少比李梓南重三十斤。在平地背这样的人都艰难,更何况下山。李梓南感觉自己的脊柱快断了,整个人快被压垮了,但人命关天,不能耽误啊。他既得争分夺秒,又得小心翼翼,免得刘敬义没被泥石砸死却被他摔死。但他还是摔了,还不止一次,摔得浑身是泥。

李梓南背着刘敬义到山脚下,累得站不起来,也喊不出声,爬着去茅屋叫看果园的大爷,可把大爷吓坏了。他稍作喘息后,和大爷一起把刘敬义抬上手扶拖拉机,大爷拉着他和刘敬义赶回村里。

刘敬义五叔的儿子开着刘敬义的车,载着刘敬义和李梓南,还有他爸赶到镇上的卫生院。卫生院抢救不了刘敬义,医生给他包扎止血输液,然后用救护车转到县医院。刘敬义被推进抢救室后,一位医生来通知家属去交费。李梓南见五叔父子俩不吭声,他只好去交费,几乎用光了他身上带的钱,包括他银行卡里的钱。他知道后面肯定还要交费,可他身上没钱了,刘敬义五叔父子俩指望不上,他不想叫苏茜给他转钱,只好打电话向同事借了两万元,以无卡存款的方式存入他银行卡里。

这时,又一位医生来通知家属,说病人需要输血,医院血库现在没血,叫家属去做血液配型。五叔父子俩依然不吭声,李梓南只好自己去了,幸亏他的血和刘敬义的血配型成功,给刘敬义输了400ml血液。事后,李梓南在想,如果他的血配不上,刘敬义五叔父子俩会不会去配型呢?细思极恐。

经过四个小时的抢救,刘敬义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转入病房。他多处软组织挫伤,五根肋骨和左手臂骨折,头骨破裂,所幸没有脑出血。

晚上,李梓南独自留在医院守着刘敬义。当晚,刘敬义的父母和妻子从几百公里外的枫市赶到医院。他们得知是李梓南垫了钱,还献了血,很是感激,忙把钱还给李梓南。刘敬义的父亲对他堂弟父子俩恨得咬牙切齿,好像是他们父子俩打伤了他的儿子。

第二天下午,昏迷了二十几个小时的刘敬义醒了。他握着李梓南的手,泪流满面。

“好兄弟,感谢你救命之恩!”他艰难地说。

“刘总,快别怎么说!好好养伤。”

刘敬义出了这样的事,李梓南很自责,但又不能跟人说。他觉得若不是他叶公好龙,自称对风水感兴趣,刘敬义就不会叫他一同回老家找什么风水宝地,就不会出这样的事。好在他救了刘敬义一命,还给刘敬义输了血,这让他心里好受一些。后来他细想,这事虽跟他有关系,但也不能怪他,即使他不跟刘敬义回老家看风水,刘敬义也会自己回,或者叫别人一起回。至于刘敬义哪天回,跟谁一起回,会不会遇到雨天,会不会拉肚子,会不会遇到山体滑坡,会不会被埋,这就要看天意了。只要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就不能出了事就怪人家。这不,刘敬义一点都没怪他,还对他心存感激。但是刘敬义如果知道他不懂风水,会不会怪他呢?这就不好说了。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言情唯美青春浪漫励志孽缘豪门复仇职场现代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18
  • 1520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非常钦佩文章中的主人公“杨通荣”在深圳坚持不懈干了二十四年的义工,并且还要继续干下去的壮举!我想,正是因为有了你们,深圳宜人的暖意才会扑面而来,一种忘我的美好亦在深圳蔚然成风。同时,也非常感谢邻家举办“我的公益故事”征文活动,不仅让我们有幸认识并走近“红马甲”群体,也让我们在不经意间受到了正能量的熏陶。

    黄元罗脱下军装着红装

    2020/7/27 14:56:52
  • 来深圳并定居下来的人都是英雄,底层人物,尤其是一个来自小县城的漂亮小妹春水,能在深圳立业成家,她的故事堪称励志,但旁人只能从这篇文章中管窥一豹。25年间,多少悲欢离合,酸甜苦辣,还有老家给予的牵挂或者阻碍,从这位湘妹子踏足深圳开始应能猜出一二,但作者故意不写,为本文增添不少张力。

    changdeman一江春水向南流

    2020/7/26 23:36:59
  • 黄兄写的文章,语言幽默风趣,邻家社区的大小事情,他如数家珍,用如水般的文字,轻松描写,有条不紊,用数据与事实,旁征博引,令人折服。对于睦邻文学奖,我还是一个新人,虽然结缘邻家社区有一年,但我还在摸索与学习中。黄兄做为一位前辈,他的文章对新人有一种指引作用,让我更加全面认识与感知睦邻文学奖。

    阮声感谢睦邻文学奖陪伴的三个夏天

    2020/7/25 23:43:24
  • 夜色斑斓,我静静阅读着这组叙事诗,一种渔舟唱晚的意境,晚霞辉映,渔人载歌而归的画面感,在我眼前徐徐展开,听渔歌响起,一曲古筝的悠扬缭绕。诗歌中一系列连贯的意象,张弛有度,富有质感,意境悠远。“被挤痛的乡愁”作为结尾,言已尽而意无穷。将深圳改革开放40周年的阵痛与欢乐、梦想与幸福,表现得淋漓尽致。“你悄悄地老了,而深圳却正年轻着”,让人怦然心动,岁月无情,深圳有梦,我们都是追梦人。

    阮声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5 23:15:04
  • 城中村是一种坚硬而柔软的存在,它是包容的,亲民的,但也因其起点低而难免有所垢病。我见识过不同城市的城中村,相比之下,对深圳的城中村最有好感,因为深圳的城中村最安全、管理最完善,也最不排外。对沙嘴村也不陌生,除了作者说的密集和嘈杂,几乎再难找出缺点。无论如何,谢谢它的存在,给了外来者一个相对廉价的安身之所。

    青初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4 16:54:32
  • 很难归结为是散文诗还是传统意义上的现代诗,这没关系,这组诗有种质朴的美感。看开始几首,我一直萦绕着《黄河渔娘》的画面,那种与江河湖海搏斗的渔人让人尊重。此渔村自然不是普通的渔村,而是几十年前的深圳。那时的蛇口还是一片滩涂,短短四十年,蛇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正是深圳四十年的史诗级变迁的一部分,见证了传奇和伟大。无论是袁庚,还是蛇口港,或是深圳湾,都已成深圳历史的一部分。

    江飞泉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7/23 16:21:30
  • 城中村蜗居的题材,具有普遍性。作品的语言清新活泼,描写从恐慌到喜欢,再到离开,一系列的心路历程,酸甜苦辣,一气呵成。写出了城中村一些不为人知的租房趣事。城中村充满人间烟火味,生活与爱情,工作与梦想,每天都在上演着精彩故事。诚如作者所言,城中村和我的青春一样,是一种青涩而美好的回忆。从故乡到他乡,从农村到城市,城中村,曾经是我们许多年轻人梦想的起点,让我们痛并快乐着,蜗居也是一种朴素的幸福。

    阮声沙嘴村蜗居记

    2020/7/22 0:22:56
  • 这是我第二阅读作者小说。才女鱼幼微道号鱼玄机,容颜丽质、天资过人,从小就诗名远扬。然天妒红颜,她情路坎坷,命运多舛。曾暗恋词人温庭筠,后嫁作当朝头榜状元李亿为妾。后因精神崩溃、衣食无继便进了咸宜观,因其才华西横溢而任观主。在咸宜观期间以“诗文候教”之名交结各界人士,为当时道德所不容,被冠之为“淫妇”。后来又分别与将军李近仁(一说富商)、才子左名扬、琴师陈韪相恋。因为情感纠葛失手杀死了贴身婢女绿翘。

    春风妙语女观主的传说

    2020/7/21 19:46:56
  • 从小切口下笔,来书写深圳不为人知的某一处角落,既让读者们感受到非常浓郁的现代化气息,也不时嗅出那一丝丝历史沧桑。个人认为,这种类型的文章,邻家应该予以“偏爱”,一是因为,它深入深圳的“肺腑”,紧贴深圳的“头皮”;二是因为,它的主题思想非常有价值,很有意义,算得上是另类的“入深圳记”。

    黄元罗合水口 现代文明与盎然古韵

    2020/7/21 19:36:50
  • 我是26601,这个数字是我的幸运数字。看完全篇,有点小感慨。数次搬家的经历和借钱筹首付的艰难,让我感同身受。买房之前,我尝试过十元店————我一直觉得是很好的素材,城中村,合租房,两居室出租房,直到12年买房,才结束漂泊而繁琐的搬迁日子。买房就更是记忆深刻的经历,我的首付几乎都是借来的,朋友笑称我是众筹买房,很形象。28人,45万,这几个数字深入我骨髓,铭心伴随一生。

    江飞泉被房号串起的日子

    2020/7/20 15:28:37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江飞泉写给母亲

    2020/7/20 10:05:1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