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写给母亲
  • 点击:2283评论:32020/07/16 17:01


好不容易将母亲从家乡接来观澜,可还没有住满半年,母亲却反复提起要返回家乡去。初几回尚能耐心劝慰,慢慢便有了情绪。其实事先也提醒过自己,语气温和些,可说着说着便全然忘却了。似乎害怕母亲不明白所要表达的意思,一再着重强调,最后母亲也不乐意听了。

我不是一个善于控制情绪的人,语气在不断提高的音量中渐渐变得生硬起来,甚至充满了怒气,已然由劝慰变成指责了。事后想想非常后悔,无论如何都不应该用那样的语气跟母亲说话的,而且还惹母亲生气,确实太不应该了。

那天从哥哥家里离开后,因为没有向母亲当面道歉,心里一直充满了自责。回到租房处躺下来,还是没法让心里归于平静;睡意没有如期而至,往事却纷至沓来,有些艰难的场景即便年月已久,记忆却依旧将其清晰地呈现于脑海中,心里更是不安。索性穿衣在书桌前坐下来,铺开稿纸,将头脑中闪过的所有愧疚付诸于文字,其后方才因为释然而睡去。第二日随便整理一下,不意成了一封写给自己的书信。当即便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办法,很多想说而未说的话,完全可以这样写给母亲的,就算是另一种方式的道歉与劝慰吧。这样想着,心里竟然有些激动,迫不急待的再次铺开了稿纸。

其实说来惭愧,已经记不清相隔多少年没有给母亲写过信了。自从家里通了电话后,写信这般费时费力的事情,自然受了冷落。当初母亲看到邮递员来到家门前喜出望外的情形,渐渐变成了回忆。但母亲不以为意,反而告诉我们兄妹,说家里能够通电话,是那年让她感到最高兴的一件事情,因为可以随时听到千里之外的我们说话了。母亲至今仍记着第一次通话的情景,因为她曾紧张得说不上话来;后来母亲想起是在跟亲人通话,才慢慢放松下来。母亲没有让这些记忆落在家乡,她珍藏在心里,与行李一块带到千里之外的观澜,每次总是微笑着娓娓道来,仿佛那是一段美好的回忆。

现在,最得母亲疼爱的侄女也学会了摹仿她奶奶讲述时的样子,每次她在大家面前表演,母亲是笑得最开心的。

侄女还小,自然不能理解通电话在当时所具有的特殊意义。我是理解的,它无疑拉近了深圳与家乡的距离:担忧能够及时得到解除,问候和祝福也能及时抵达。

母亲长年留守在家里,为田地间的农活而奔忙,即便到了晚上还有一大堆家务等着,不知母亲是如何抽空给我们写回信的?记得那年假期回乡时,留了好些已经贴好邮票和填好地址的信封给母亲备用。即便后来不必回信了,母亲也没舍得丢弃,保存在房间的抽屉里,不知现在还在不在?那些年,母亲真的不容易。

家中最困难那几年,我们还在上学,母亲忙里忙外都是一个人,却没有落下一件活。每次冒了呼啸的北风从学校回来,厨房里堆得高高的木柴,总让我们的心里感到无比踏实,就如同母亲说的那样:

“这个冬天又有着落了!”

母亲难得提前从地里收工,通常是夜幕降临的时候我们去路上接母亲。寒风中母亲瘦小的身影独自前行,将无边的暮色留在了身后。当我们快步接过母亲肩上的担子时,母亲总是微笑着,夸我们兄妹长大了,懂事了,以后更有盼头了!

可我们并没有如母亲所期望的那样,踏入荣耀的大学校门,中学刚毕业,便相继外出打工了。也许母亲曾有过失望吧,或许也曾为了没有给儿女们创造一个宽松的入学条件而有过自责;可离开校园的我们心里反而变轻松了,如同解脱一般,从此每个开学的日子,都不会再因为学费而为难了。

我是最晚去观澜的。那天哥哥托人捎了口信回来,说是他上班的厂区附近有家待遇非常不错的工厂正在招工。当天中午,母亲便帮我收拾好了行李。我原本打算留在家里忙完农忙才去的,田地里那么多活,母亲怎么忙得过来?

那天,坐在开往深圳的列车上,窗外的稻田紧密相连,呈现出一眼望不到边的宽广,让人感到恐惧与心慌。那个年月,没有任何机械参与家乡的农忙,烈日炎炎之下,田间地头没有一件轻松活。我却在水稻收割在望的日子里离开了家乡,如同一场逃离,将这个季节里最苦累的辛劳留给了母亲。坐在列车上越是舒适,便越是觉得不安。

如愿进厂后,有活总是抢着干,似乎只有一身汗水,方才算是争气的表现,方能让心里好过些。有同事笑话我傻,问我难道不怕累吗?其实他们不知道,跟家乡的那场农忙比起来,这点辛苦根本不值一提;而且我确实未曾感到过累,习惯了农村那些肩挑背扛的体力活,便会觉得车间包装封箱的活儿特别顺手。却不想因此得到车间领导赏识,大约三个月之后,便从普工升职为车间领料员,一下子又成了很多同事羡慕的对象。来不及高兴,赶紧忙着去熟悉新的工作去了——明天产线要上哪款产品,有哪些物料需要提前领取,这些事情都是需要提前了解和准备的,初时接手,感觉压力很大。下班回来赶紧冲凉、洗衣服,然后靠在床架上给母亲写信,困意不知不觉就袭来了,时间似乎还不够用。

离乡打工的第一年,写给母亲的信是最多的。大概每隔几个月,便有加薪、升职这样的喜悦分享给母亲。母亲的回信却总是显得很谨慎,一再告诫我不许张扬,不许骄傲,勤勤恳恳,任劳任怨。

虽然性子谈不上聪慧,甚至有时候显得有些愚钝,可终究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通过不断磨练自己,感觉进步很快,几乎年年被评为先进员工。算下来,获得的荣誉证书应该比上学时的奖状要多了,堆在房间的书桌上,厚厚的一摞。每年假期回乡,荣誉证书上总是一尘不染,也许母亲每次想念远方的亲人时,便会擦拭一遍吧。翻看那些旧日的奖状和荣誉证书,总能轻松回想起当初登台领奖时的激动心情,那些珍贵的时光被母亲以这样的方式保存了下来。回望来路,深感知足与幸福!

我们出去打工的头几年,总是到了年末放假才会一起回来。匆匆归来又匆匆返厂,每次与母亲相聚不会超过一个星期。每年分别的日子里,母亲总是积攒下许多话,也许事先早已分拣归类了:那些不顺心的艰难和委屈,默默藏在心底;只有那些高兴的事儿,才与我们一起分享。

母亲陪着我们坐在火炉边,将炉火烧得旺旺的,墙壁的四周,依旧堆着高高的木柴,如同儿时惯常所见的情景。母亲的记忆也多是停留在我们儿时的趣事里;然后我们的笑容带着些许羞愧,浮上了脸庞。时光,仿佛在不经意间悄然完成了倒流。一年又一年,不管窗外大雪纷飞或是阴雨绵绵,屋里的这份温馨没变,火炉中烤着的红薯和油茶的香气也没变。

我们也因此误以为,留在家乡的母亲是轻松和快乐的。

有一次不经意去厨房,母亲正在收拾碗筷。灯影里的母亲后背驼了些,动作也迟缓了,我明明见她已经往洗碗盆里倒了洗洁精,却又重复倒了一次。我在旁边看了许久,母亲却一直没有发觉。那一刻才意识到,这些年里对母亲的关心太少了。时光,让我们成长,让我们走向远方,却也给母亲留下衰老,留下孤独。我隐隐有些伤感,那么多年里,母亲陪伴着我们,将最美好的年华给了这个家,可我们现在为母亲做了些什么呢?

也就是在那天,才想着要接母亲来深圳。我跟母亲说起时,母亲却挂念我们在远方打工不易,更为我们成家而考虑。尽管我们兄妹劝说很久,母亲却一直不肯改变主意。似乎等到一切都尽善尽美了,母亲才会心安理得地来到观澜。

于是,母亲依旧独自留下,依旧奔忙于四季;母亲说等到年末回来,一家人再欢喜团聚。

然而在新的一年里我们兄妹开始轮流回来。每次回乡,都将往返的车票拿给母亲看。

母亲在家中过惯了省吃俭用的生活,哪里许我们这样花费。当母亲得知哥哥是请假回来的,更加不安了。再三思量,终于打电话告诉我,决定来观澜了。

看来,这回是我们胜利了,我们兄妹击掌以示庆贺。但我们很清楚,都是母亲抚养长大的孩子,这点小小的伎俩一定瞒不过她。但母亲没有生气,最初到来的几天是很高兴的,每天说的话也多,晚饭后也乐意陪着我们去周边逛逛商场。可当母亲看到超市里各类蔬菜的标价时,逐渐变得沉默了。尤其是雨季菜价疯狂上涨的那些天,母亲总是埋怨哥哥菜买多了。那些在家乡水沟边随处可见的野菜,提着竹篮随便出去转一圈,便能满载而归;现在不但冠冕堂皇地摆进了超市,而且贵过米价,母亲对此最是愤愤不平。

从那天起,母亲开始去楼下转悠,说是要找块空地种些蔬菜。

我陪着母亲去附近找过。周围几个小区的出租房一直非常紧缺,所有在建的楼房几乎都是用来出租的,哪里会留下可以种菜的空地?好在从路边捡了几个旧木筐回来,傍晚去工地边装了些土,母亲第二日便撒了菜种。小小的阳台,从此成了母亲的菜园,也成了我们的骄傲。每有客人到来,吃饭时照例有几棵刚从筐中拔的青菜,色香味俱全地盛在盘中,压轴摆上餐桌。

在我们的夸奖声里,母亲的脸上也多了些光彩。

筐中的产出终究太少了,日常三餐,母亲不得已买些一元钱一块的白豆腐搭配。到了菜种新播的日子里,白豆腐便成了主角。

小葱拌豆腐,青青白白,是我们儿时等到考试那天才能吃到的一道菜。“葱”与“聪”谐音;“白豆腐”与“百分”两个词的首字发音相近:那是母亲对我们考取一个好成绩的一种祝愿。现在母亲尝试了很多做法:红烧、油煎、烧汤……每到吃饭时还会像位营养学家一般强调多吃豆腐的好处。侄女是个有样学样的孩子,有时候母亲忘了讲,她便站起来补充一遍。

大概也就是从那段日子开始,母亲渐渐不再与我们一起外出走动,即便到了节假日也是守在家里,一声不响地承担起所有家务。之前每次去哥哥家里,我老是忘了换鞋,如今母亲即便不提醒,我也不敢大意。光洁如新的地板砖上可以映照出推门而入的身影,怎么忍心在上面留下脚印!有时候哥哥会动手打扫,母亲却不乐意了,让他赶紧歇下来。母亲愿意慢慢忙,轻手轻脚地呵护着家中的那份安静。我的手中多是捧着一本书,却一直看着母亲忙碌的身影。

母亲一直虔诚地相信,行善是可以积福的,即便对一个擦肩而过的路人,母亲一样会给予诚心诚意地帮助。对于她的儿女,母亲更是不会吝啬自己的气力,似乎忙碌起来,母亲才会开心一些。

可我们却是心有愧疚的,总想着陪母亲多出去走走,多看看这座走在改革开放前沿的城市。

那天,好不容易陪着母亲去国贸大厦转了一圈,不想回来后母亲回老家的打算更加坚定了。母亲说,曾经国家领导人到访的地方已经去过了,她对这里没有留恋。

那天,侄女也知道挽留了,她说:“我舍不得奶奶回去!”

说完便拉着母亲去阳台。木筐里新播的秧苗绿意越来越浓了,又将迎来一片欣欣向荣。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写给母亲的道歉与劝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7-2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5进士2020/07/20 10:05:17
    • 分享到:
  • 大凡写给母亲的文章,我都会特别关注一下。我也说不出更多原因,许是母亲是天下最特别的人。文中讲到与母亲生气,对母亲发脾气、吼叫,这些我年轻时也做过,母亲几乎都是默默地承受着,她还能如何,世间最亲的人都对她发脾气,内心的痛楚如冰渣。过后自然会自责,但伤害如钉子,拔出来,印痕依旧在。我们都明白,亲人们才会肆无忌惮发脾气,然而伤害最深的也是亲人。近年来,情绪算控制很不错,却依然会忘记一时情绪。
  • 估摸作者也是如此,一时失控,事后自责。夜深人静时,那种痛苦会如关节炎,如刀口一样折磨你。而母亲是那个永远不会责怪你的人,但这不能成为我们不善待她的理由,因为母亲正在老去,直到我们失去她的悔恨一天。
  • 飞泉老师的点评深入心间,感恩相遇,谢谢!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李启远,广西桂林人,2002年来深圳打工,深圳市作协会员。
  • 李启远,广西桂林人,2002年来深圳打工,深圳市作协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1990
  • 6
  • 97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