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的美好已经完成
  • 点击:9695评论:62020/07/27 11:07

所有的美好已经完成


所有的美好已经完成

包括,朗晴的风吹过紫荆树

一棵在黄昏长满花的凤凰木,在她左边

红色的花朵浸满了红墨水。

绕小区走四分之三圈

经过一株蒲苇。

对面烧烤店已开门营业

它并未在繁重的压力下倒下

我的判断被证明是谬错。

这种谬错可以再多些。

一只花白猫经过细叶榕下

扑向垃圾桶,它的眼睛里渗着饥饿。

沙白已在送来的路上

我将水烧开,将老豆腐切成细块

撒上盐和酒糟。

通心菜梗被揉碎,温柔的小红椒被穿起。

沙白除了小,大抵鲜活。它们吐柔软的舌

透明的白色。我不忍将它们投入沸水

那样的余生残忍而静默。

它们的汤汁鲜美,抚摸苦难的胃。

电视被打开,我只是需要一点喧吵

不在乎是足球集锦

或喜上加喜的闹剧。

新闻里反复播放好消息

我希望它是真的。农民的瓜果、茶叶和蒜头

有了喜悦的去处。

譬如我,喝完一碗沙白豆腐汤

完成了今日的所有美好。

朴素的夙愿已发生。如果能看完一部

电影《托斯卡纳艳阳下》

最后的拼图就将完成。



寻常日子


告诫自己要休息好,如果必要

像蛇一样冬眠,储存巨大的热量。

一天原地跑步三次,变成兔子追逐胡萝卜

增加腹肌和臂力,多吃水果、蔬菜、白开水。

拜访老友宛若读一本书,反之亦然

将无聊的新闻扫进垃圾箱。

身体抑制不住摇摆,脑袋保持清醒;

夜晚,眼帘疲倦,眼睑昏沉。

一日将尽,验证了碌碌无为。

没写一句诗,没说一句话

做个诚实的哑巴也罢

点击鼠标查询无用之物,身体拧成一股绳。

吃饭、午休、游戏、与朋友闲聊

这无聊又无比有趣的部分

在临睡前得到美好验证。



午后

影子在蓝色窗帘上行走

它的身体很轻。它呼唤着某个名字

我从未听过的:光,火

一段音频从屏幕前爬过

蓝色蚯蚓,幽灵蛇,所能想象的与蜷曲物体

相关的任何事物

平缓的韵律,起伏的小型山丘。

卷起的粗毛线球抛在地上

和一只小猫共舞

它才过满月,瘦小的身子在金色

包裹里发抖。

哈姆西克的修长手指从电脑里弹出

滑动着白色琴键

出埃及记是红色的

阿拉伯神灵的铭文。底纹凹凸不匀,

恰似午后在梦中惊醒

模糊的影像记录如上,像刚真实发生。



读沃尔科特


恰好一只鸟儿落在窗台

它在沃尔科特诗集边上。

一只脚落在封面肖像。另一只脚

悬空。我打开它

比打开一瓶酒或一个马口铁罐头费力

文字里有橡木桶和加勒比鱼鲜的香

它不请自来。

来自风。

属于沃尔科特的酒瓶静止在窗台

无人能撼动他陶醉的能量

他独自痛饮时

酒里便有完整的人。



书架上的海螺


被撂在书架已多年,我倾听黑夜和白天。

强硬的外壳,犹如无数坚硬如铁的肉体

心中隐藏的秘方未被揭开。

我在海边搁浅那年,洁白的风飘过头顶

沙滩上荒废着一艘独木舟

它有着与我一样的伤痕和锈蚀

望着它冰冷的外壳,浑身一阵阵疼痛。

那个未知的黄昏

一群年轻人疯狂奔跑。星光和烟花坠落

新世纪的框架在眼前搭起

旧的钟楼轰然倒塌,一群鸽子(鹰隼或雁群)飒飒的翅翼

我再无法掀起浪涛的呼啸

被埋入沙子,成为死亡的罪证。

多年以后,我看着一个心酸的背影

在夜深人静的恸哭。我终于,又奏响海浪的声音

无垠的大海无边无际

一群年轻人疯狂奔跑

他们奔向,太阳坠落和升起的地方



简阅书吧


必须承认,书吧的冷气是足够火辣

如魔戒的幽灵军团。

黄昏的风搅动书页

书页从上到下翻转,又返回。

书页在我手中变得沉重

好比在一本巨石面前喘息

空间静如幽谷,空调散热气片呻吟出恼人的声响

变成耳边嗡嗡、摇头晃脑的私塾先生。

书吧东北角石英钟敲打着墙壁

巨匠的思想钻出厚重的袍子

黑色面纱被摘下

他们在高声朗读。在书吧深处。

松动的土壤一点点沉陷

墨香和黑色文字开始消解,散开,浸透

终于成为植物营养学的一部分。



燥热


休假日进城需要勇气(这不是玩笑)

在沙丁鱼罐头的车厢,被热的巨兽围困

吸饱了血的蚊子趴在地上

已失去飞行的能力。

燥热不值得肆意妄为

我的汗水只为爱我的人准备

之前,我积攒浑身力量

拖地,擦洗灶台,做可口饭菜,犒赏失去辨别力的胃

学会细嚼慢咽,学会牛一样反刍

白大褂告诫要均衡饮食,“别挑,像猪一样杂食”

红肉、烧烤、辣子、割伤食道的硬壳坚果:

像砒霜,像冒烟的地雷——

须拒之千里,像抵抗自杀性的恐怖袭击

这种极端嗜好无需辩解,亘古的羊皮卷里

写着属于我的句子:光与暮色,兵败如城墙倒塌

十万里毛细血孔不及的霜冻泥土

我要挖掘它

像挖掘一处矿物,充满艰辛

赤裸裸的汗水挥洒

最终一无所获。

——致衰败的

肉体和细胞卫士。



静物


也没足够时间让我静下来

让某些时光紧闭的智齿

耸动着砒霜般的疼痛

斜阳照在矩形桌子的某个直角

如杀手亮出的最后底牌

一本书歇息如沉睡的先知

疲惫退到最后防线

一只狸花猫卧在书桌腿暧昧着有孕的身子

挑逗着一条金鱼

距离圆形玻璃缸四十公分的地方

夕照诞下最后的暖色



向晚


尖嘴鹬致我以欢迎词

望乡之人无法忘记炊烟。

异乡人的真实身份昭然于外——

我被宽容以待。

滨海寄来的明信片撕开的一角

邮票上霞红色的图解

霞光染的胭脂、寄居蟹和鹦鹉螺

涂满青春的嘴唇。

不远处的油菜花上,蝴蝶飞落如钢琴键

一只田园牧羊犬朝田野奔去。

蓝色薄暮里,一盘太阳轰然落下。

远山,素雅;朝阳,橘黄,装在肥皂水里的凸透镜

一切彼此不语,心照不宣

我独创超级配方:胡萝卜素、羽衣甘蓝、芸香和燕尾草

紫云英花蜜泡制的柠檬

我从不告诉他人,关于旅行的秘密部分。



小满日


走出书吧,雨落了下来

空气混着玫瑰和油漆味。

一只黑白相间的猫爬过水泥墙。

一个女孩转动伞柄

雨滴像蒲公英散开。

天桥镂空的穹顶,玻璃明瓦晃动着彩虹。

澄澈天空如洗。

如上一切都是想象

我走在路上是真实。

背着双肩包,包里面塞着两本书

一本戴蒙德的《枪炮、病菌和钢铁》

一本阿多尼斯的《桂花》

电动车载着戴头盔的骑手

飞速穿过林荫道,凤凰木花朵腥红

那一颗颗倒悬的心。

人群快速穿过雨幕,缄默不语

这个世界和人群都模糊不清

只有我走在路上是真实

真实得无法格式化

更无法删除。



锻炼


假装脚下是跑步机,背景音乐舒缓

像一幅流动油画,最好是高更

梵高的向日葵也不错

保持着心跳频率,此刻似要飞出房间

桌子上摆着两颗巧克力

一颗金色,一颗银色

剥开其中一颗,果仁里藏着银河的秘密

我不断奔跑,脚步从森林到瀑布

到马里亚纳海沟,天山的雪见过我巨大的喘息

此时黄昏,光线褪了色

黑色金属包裹的灯管投射白炽灯

温柔的巨影,它是童话里

揭开公主面纱的精灵的手。

我加速逃离,脚依然在原地踏步

渐渐失去原动力。

时间如沥青般粘稠,行走在刀锋上的旅程

无比荆棘,像吞下一包苦杏仁。

我开始接受欢呼

像雨点降落。所有时间都崩开、消解、被蒸发

我摁住闹铃,结束跑步

颓废地坐在椅子上,成为一张丢掉灵魂的狐皮风衣。



时间就这样被拐走了


本想写一首诗,媲美歌德或米沃什

意象已想好,就差郁金香金色,紫罗兰在风中

散发的甜味。这首诗终被搁浅

如徒手捕捉一只座头鲸。

时间被某些物体拐走,如你所想

一只小西红柿滚在盘子里,我的眼睛被吸引;

一枚拆封的巧克力黑色的诱惑,侵蚀我的嘴巴

尔后,我看了一首MV,全身被电流通过

苍凉中有不可言说的虚幻,与冷峻的爱。

我翻越所有藩篱去寻找它

无意深入李商隐的深邃花园。

“四周树起篱笆,垒起围墙”,他在等候我敲门。

“这花园好美”,惊叹的子弹

穿透时间的膜。我的诗也随之完成

在时间被拐走之前

终于被我验证,它曾经来过。



旅途


我在旅途中寻找的逝去的光线

又回到我守护的岸边。

浮在水中的木杆和立在山中的栗树

它们孤独如斯。

盘点空气中的新鲜事物

在身体和太阳一起沉陷时

无法预知的泥淖等着我

在梦里,被一只无脸幽灵追杀

逃过曲折的小巷和溪流

断续在光影中的木杆和栗树

在眼中次第退后

我被花岗岩封印的逼仄出口

豹子亦无法逃出



垂枝红千层


足以吓退密集恐惧症患者

这神灵祈福用的利是封。

她们层叠垂下,女儿口中的鞭炮

红色毛虫、煮熟的小龙虾弓在枝丫

柔软的肢体绵软无力。

一只只火红的朝天椒倒转着身躯

猩红的蛇信子抵达水面

舔着天空的蔚蓝影子

她们静默不语,似乎积攒着巨大的神秘力量

又像是拖着爱情的信物,神的经幡。



每一种水果都有它的秘密


剥开一枚糯米糍放入口中

经过冰箱冷冻的果肉在口腔里

洗涤我燥热的心。

我没想起苏轼或者唐朝贵妃

只想到一个农人种植荔枝的辛劳

经过一个年度的轮回,这枚荔枝

有幸被我品尝。它在唇齿之间

隐藏着它独有的秘密。

事实上,每一种水果都有它的秘密

故乡的杨梅和桑葚已经过季

柑橘还未成熟,李子正好被摘下

酸涩是它们赋予我的,甘甜也是。



乡村电影院


一只手从地上伸出,那只捏碎

房屋和树木的巨手也瞬间捏碎我

我捂着惊恐的眼。从指缝里我看到

某些预感,我忘了是秋天还是夏天

那个夜晚,我从围墙外翻进电影院

如同一只耗子被猫盯着,瑟缩着手脚

猫是仁慈的。电影院里的光线灰暗

封存在1987年,偌大的电影院塞满

我的父亲、堂叔、表姐和乡亲。

这座电影院如今空空如也

寂寥如空巢老人,它无法让我回到那个

遥远的午后,黄昏和深夜。光阴撕碎一切

如那只恐怖的大手,它举起遗忘的屠刀

我心有余悸却不敢吭声。我是怯懦的人

木质座椅褪去的颜色,依旧雕刻着被

泪水或尖叫掩盖的童年,满是自行车环绕的

广场,父亲牵着我的手,在小食部

吃到此生最好吃的肉馅汤饺——

肉馅里有时光和电影院的杂陈滋味。



母亲给予的


这棵凤凰木是有生命的,显然。

它直抵我浴室窗台

想窥视我长满瑕疵的肉体

事实上,比肉体更多瑕疵的我的灵魂

它未必能感知。

火红的花,是母亲常戴的红发卡

看到它,仿佛看到自己充满瑕疵的身体的部分

母亲给予的,我无法不去珍惜。

我常常忽略的、凤凰木无法感知的

我的灵魂的部分

是最让我动容的那一部分。

它是母亲给予我的,最真实的那部分。



不习惯身边的事物逐渐消逝


日晷的影子,白掌凋落的花

蝴蝶兰的枯叶,一只只死亡的蝴蝶

缺水的金钱树腐烂的根系

汲水的绿萝洁白的须

不锈钢窗棱上的余晖

煽动最后的爱情

这些都不属于我能控制的部分

倾颓的墙、碎裂的玻璃、断翅的飞蛾

一只壁虎忍痛切掉自己的尾巴

我不习惯身边的事物逐渐消逝

却无能为力召回它们。



  • 1
  • 2
  • 3
  • 4
  • 关键词:深圳叙事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健字号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09
  • 健字号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04
  • 520周冠打赏42000,共计42000
  • 2020-08-03
  • Inna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7-2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读刘郎与江飞泉的诗,消耗了两三个下午,本人出道也是个诗人,得到过刘郎的夸赞,顺带踩了我后来的非诗写作。诗歌是各领风骚三两年,到现在的三两月吧,少数人是一本书写作,多数人厚积薄发后,就是瓶颈。原因很多。飞泉的诗似在转型,一会沃尔科特,一个阿多尼斯什么的,每首诗的结尾几乎都有个“最后,终于”,是在告别也像在致敬与突围,又似被现代主义或者别的再次纠缠上。好在退缩与示弱的日常中,鲜嫩的触角仍饱含生命的汁液
  • 有时做不了勇士,回归平常本真也挺好。这组诗歌写得纠结,一直在和之前的意象作斗争,但现实告诉我,这种转型是值得的,更容易读懂了,也更贴近生活。谢谢老头。

    回复

    • 老师父2童生2020/08/15 19:40:30
    • 分享到:
  • 原来诗在这里
  • 我怎能缺少诗呢

    回复

    • Inna2童生2020/07/27 11:56:46
    • 分享到:
  • 为你的辛勤,点赞。
  • 谢谢鼓励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0
  • 145410
  • 155
  • 3802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