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梅姐的故事(完)
  • 点击:1322评论:22020/07/30 16:41

2

那次旅行结束后,约莫过了大半年,过年前夕,某个深夜,老公接到同事夏姐打来的紧急电话,她说梅姐“疯”了。半夜三更,她把衣服全脱光了在小区里奔走,梅姐家的保姆和儿子已经报警了。夏姐已经赶到现场安抚了。

老公大惊失色,急急地一连拨出好几个电话,和人谈论的都是此事。我在一旁静默地听着,直到他神情略为放松,这才敢出声询问梅姐的情况。

和我事先预想的不太一样,这次老公对梅姐“真正的发疯”没有一点讥讽。相反,他神色凝重,忧心忡忡,大概是惧怕如果梅姐这“这棵大树”真倒下了,不能倚靠了,他以后的日子可不会这么轻松自在了。说到底,有着一份远亲关系的荫庇,比没有好。况且,在人才济济的深圳,像我们这样学识、能力都一般的人实在是太难熬出头。

我默默看着脸色发青的老公。我还清楚地记得,曾几何时,一说起梅姐、雪姐,他脸上便露出鄙夷的神色,觉得她们满身铜臭味,觉得她们待他不公平,她们是“刀俎”,他是任人宰割的“鱼肉”。他作为打工仔那满腹的委屈与烦恼无法与外人诉说。

“你不知道,梅姐她们家从前好穷的!她母亲就是个疯子,她有时也是个疯子!”见我很是疑惑又惊讶望着他,老公只得跟我说起了一些往事。

很多年前,一个女人日日站在山岗上,远眺着与她分居两地的丈夫和她团聚,她望眼欲穿,枯苗望雨般地盼望,花开花落,夙愿未得,最后眼穿心死。这女人便是梅姐的母亲,当时梅姐的父亲还在部队工作。在梅姐七岁时,不知道什么原因,梅姐的母亲---一个好端端的人突然疯了,整日神经兮兮的,连隔壁家的小孩见着了也朝她吐口水,扔石头。梅姐九岁那年,她母亲便静悄悄地离世了,走得很急,很轻,像一片落叶回到它日思夜想的大地怀抱里一般。

梅姐在这样的家境中快速成长,一家人靠着父亲微薄的薪水艰难度日。梅姐参加过三次高考,仍旧落榜,彼时,他的父亲已转业到一家国企化工厂上班。见梅姐考学无望,他的父亲只得厚着脸皮四处求人托关系,把梅姐弄进化工厂上班。想着哪天梅姐能顶替他的职位,过上还算安稳的生活。梅姐在化工厂上了半年班后,不甘心过这样平淡安稳的生活,一个人偷偷跑到深圳。

那是上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初期,优先发展的广州深圳是很多人心中的天堂。梅姐也是众多怀揣着梦想闯深圳,一心想改变命运的人中的一员。很快,梅姐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坚毅勇敢的精神,靠和友人一起炒期货拥有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创立了一家贸易公司。梅姐用自己赚的钱帮衬着家里,供弟弟妹妹念书,她的弟弟也争气得很,一举考上北京大学的研究生,算是完成了梅姐多年求学不得的夙愿。让她们一家人好好地扬眉吐气了一回。后来,体弱多病的妹妹(雪姐)被梅姐接到深圳来,两姐妹一起开始美好的生活。

事业上春风得意,感情上也收获不小。梅姐创立公司不久后,因机缘巧合,她与一个广东客家男人相识相恋。男人长得高大魁梧,一表人才,还拥有当时非常吃香的重点大学的本科文凭,这对于从小就爱看琼瑶小说看言情剧梅姐来说,这个男人就是她梦中的“白马王子”,她幻想着以后他们在一起的美好浪漫的婚姻生活,也竭尽所能地与他在一起了。婚后,他们有了一个天资聪颖的儿子。那时,梅姐事业发展如火如荼,无法抽身照顾孩子,为了解决后顾之忧,她便从老家的亲友中高薪聘请一个适龄的婶婶,帮她尽心尽责地照顾儿子,料理家中的一切事务。她全身心地投入到事业中去,这种态度让一直以来“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大男子主义极为严重客家男人的有了怨言,两人争吵不断,家中“火药味”常年驱之不散。为了照顾男人的面子,梅姐不惜重金把男人请到自己的公司,担任副总。男人的面子是有了,可是倚仗着梅姐,更加颐指气使了,这种嚣张、诡异的气氛从家里蔓延到公司。很快,公司的几大家客户都不闭门不见了。公司的收益每况愈下。娇小瘦弱的梅姐,遭遇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

为了调整一下心情,那一年,梅姐把家搬到朋友的闲置的“大别墅”里,原想着一家人能过点风平浪静的日子了,却始终未料到,刚搬到“新家”,真正的“家”便解散了。等一个比梅姐更年轻貌美的女子闹上门来,梅姐才发现自己最傻,一直被蒙在鼓里。那个女子挺着大肚子找上门来,向梅姐一家人讨要说法,梅姐的老公不但没有避让,反倒与那女子一唱一和,里应外合,还逢人就倒苦水,吐槽梅姐性格强势,打扮老土,婚姻生活绝望无聊。梅姐原本还想着苦撑一段时间,但见老公去意已决,也只得同意在离婚书上签字。谁料当梅姐同意离婚后,她的老公却临时改口,他提出了必须要拿走一台路虎车、一间市中心公寓、公司的一部分股份、梅姐出资修建他老家一栋别墅等若干条件,才会签字离婚、让出儿子抚养权。他们彼此都明白,儿子,才是梅姐最大的软肋。梅姐经不起老公的软磨硬泡,只好应允了老公的要求,她老公才火速地了结了此事。

自此,梅姐就变了个人。用老公的话说,梅姐接受了身边人多年来直接或间接地提出的这个建议--牙齿做了微整形,她开始学化妆了,皮肤本来很白的她,学会画眉描眼线涂口红,学会如何妥帖地遮住脸上的星星点点的黄褐斑;她开始舍得为自己买昂贵又好看的服装、包包、鞋子了,衣柜里囤积的不再是千篇一律的职业装和运动装了;她开始学习高端珠宝的品鉴了,懂得用名贵的珠宝首饰扬长避短地装点自己了。渐渐地,她一扫过去的寒酸、老土装扮,变成了一个珠光宝气的贵妇,举手投足间散发着十足的贵气。甚至,她的指甲、手机壳上都贴满了无数的亮钻,走起路来亮瞎人的眼。那双经常做保养的小巧玲珑的玉手,让人见了,恨不得立马捧着,好好亲上一口才是。总之,她开始变着法似的对自己好,把从前对自己男人的那份好原封不动地换到自己身上。

梅姐像是重新认识了自己,把过去多年来被自个和别人漠视的自我给找回来了。连根拔起一般,深入时光深处把她自己给挖掘了出来。发现自己早已失血过多,血肉模糊,奄奄一息。她便对自己倾注了大量的,从前没有的爱。她似乎懂得,自己从前的爱,从前的好都用错了地方。有时,她想起那些被岁月尘封的令她觉得耻辱和委屈的往事,她就有些窝火,有些愤怒,继而看不起自己。她这般拼命地活着,理应对自己好才是。

梅姐活得那么神气活现,光鲜动人,又那么处心积虑,迫不及待,异常狂热得连她自个都认为恢复好了。


3

2014年除夕,梅姐是在医院里度过的。梅姐的儿子在去奶奶家之前,在我们家吃过一顿午饭。那个总是缄默不语的少年,似乎都对一切都了然于心,显得格外平静。他礼数周全,学习成绩也很好,在餐桌上默默夹菜吃饭。我看着他,不由得觉得有些感伤和心疼。

后来,我们才得知,那个让我觉得浮夸的梅姐的男友,果不其然,是一个骗财骗色的惯犯。他无疑是看上了梅姐的身份和钱财,才和梅姐交往。与梅姐交往的同时脚踏“N”只船。在和梅姐交往一年多的时间里,梅姐报销了他们每次聚会的各种费用,借给他二十万元的现金,还为他买了一台百多万的奔驰车,前前后后,为了这个所谓的“华裔男”,梅姐总共刷爆了十六张信用卡。梅姐费时费力费钱,还贴上人,一股脑地付出、投入,自以为找到“真爱”,不曾想到,却换来这样的下场!

考虑到梅姐的颜面,梅姐一家人选择和骗子私底下解决此事。骗子同意不再纠缠梅姐,可他继续开着梅姐给他买的车逍遥快活,赖着不还。还有欠梅姐的20万元,也绝口不提。为了要回车和钱,梅姐的弟弟不得不威逼利诱,软硬兼施,采取各种办法,才将车子要回来。而20万元的现金,最后只当打了水漂。

梅姐的前夫也来医院看过她,听老公说,梅姐的老公看着披头散发的梅姐为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哄骗了她身心和钱财的男人嚎啕大哭时,竟也黯然神伤。我没有见过梅姐的前夫,也无法得知他见着这副场景的真实感受。他曾经背叛了梅姐,没想到,又有了一个真正的骗子欺骗了梅姐。他们都用爱情的名义,毫不犹豫地拿走了梅姐的钱财和身心。不同的是,梅姐的前夫留了一个聪慧早熟懂事的孩子给她。

我们都认为强悍如梅姐,即使离了婚,也会活得好好的。包括我,都深信不疑地以为她活得真如展现在我们面前的那个样子。

我记得,和梅姐相熟后,在她没有发疯之前,有好几次,梅姐把那双闪闪发亮的白皙小巧手摆弄到我面前,细声细气地说:“宝儿,女人要对自己好。”梅姐总是把精细、完美、有力量的一面给我,给她身边的所有人看,她一直力求,孜孜不倦地向别人证明着她活得多么好。我也真是被她给吸引了,被她热气腾腾的外表和架势。

4

梅姐在精神病院入住了三个月后,医生才批准她面会家人。

2015年2月底的一个阴郁天,我和老公在田贝站下了车,从D口出来,走出地铁站,又沿着一条充斥着美容美发、饭馆、花店和几家装修公司的小街往南前行了500米左右,匆匆进入一个傍山宁静的医院。

一踏进医院,老公便拨通了雪姐的的电话,焦急地询问着梅姐她们一群人所处的具体方位。这个医院,我们之前来过。即使是对这个医院有些许印象,但真见到梅姐她们一群人,我们左逛右问,还是颇费了一番功夫的。离家属探视患者的规定时间只剩下二十分钟,从一些面色空洞面无表情的人身边经过后,我们快速走进了探视病人区。

我站在一米开外的地方和雪姐、梅姐、梅姐的儿子、梅姐家的保姆,还有梅姐的几位下属(也就是老公的同事)一一打起了招呼。她们回应了我。

一脸神色疲惫又消瘦的梅姐慢慢走到我跟前,眼神直勾勾地望着我问:“宝儿,你还好吧?”

梅姐的声音有些凄凉,仿佛从地狱里传来,她的眼睛里好似藏有一个深不可测的洞,又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在升腾旋转,似乎随时可以把任何事物吸附进去。我看着,不免有些害怕。我的听力不太好,好半天,才通过周围人的表情,听清了梅姐的话。

我没有想到,曾经热情灵泛明媚如春的梅姐陡然变成了这样。看着她,我的内心五味杂陈。我强忍着眼眶里打转的泪花,笑着回答:“好啊,我当然好啊,梅姐最近好吗?”

梅姐没有回答我的话,她的表情很沉郁。她又静静地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看得我的心里有点发毛。梅姐的目光最后落在我的脖颈间,她仔细地看着我那条玫瑰金的项链,不发一言。良久后,才幽幽吐出一句:“这个镶钻的吊坠真好看,像一颗心。”

我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好在梅姐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神色。她开始对我嘘寒问暖,边说着边还把我拉到身旁的石凳上。我们两人坐下来,不紧不慢地闲聊着,老公忙把我母亲先前备好的点心呈上来。梅姐胡乱地吃了两口后,就停筷不语了。

  • 1
  • 2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婚恋打击重生一波三折如梦人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写完整了,一个很好的开始
  • 深深感谢,谢谢您接连的打赏和鼓励!!先开始摸头不知脑的哈哈,见谅了!!文章有几处也是临时改的!!

    回复

  • 最近来访
  • 宝宝
  • (我名即我号)
  • 1布衣
  • 1星
  • 1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100
  • 2
  • 410
  • 一部短篇,写出了几个男人的恩怨,也写出了一段男女情缘,还写出了一代人的奋斗历程,信息量真是丰富。这么大的容量,无论时间或空间跨度都非常大,却没难到茨平兄,读起来还蛮有味道,不愧是写了多年小说的江湖老手。起伏的情节,离不开作者的精心设计,鲜活的语言和对小说节奏的把控,得益于作者长期的小说写作训练。事实上,从故事布局到情景设计,于作者而言并不费劲,因为他就是宁都人,就在一个饲料厂上班。

    段作文陈年旧事

    2020/8/8 15:35:54
  • 读完后,感觉这是一篇由故事发展起来的故事。当然,这样讲未必准确。小说只要写下第一句话,作者心中就有了故事的走向。然,故事伦理中却有无限可能。就广场扰民事件来说吧,如果老谭交涉一回无果就算了,如果王晓珍特别能忍,公司组织结构不发生变化,结尾就不是这样。我猜江兄是先有了结尾,才进行设置铺陈。我也喜欢这样写。小说是社会的照妖镜,但也是美学。这个美学叫文学美。这方面还欠点。

    茨平他看见一只蝴蝶

    2020/8/8 11:04:37
  • 城中村绝对不是让人一见钟情的地方,但却是可以让人日久生情。雨淇这篇埚居记,这是最打动人的一句。我们这些异乡,真的不太喜欢城中村,太乱太吵了。谁不希望住进小区,多舒服哈。可住城中村是我们异乡人的宿命,可能谁都有这经历。城中村住久了真会生出感情来,所有的兵荒马乱都是浓浓的烟火味。在时,这儿有个家。离开后是满满的回忆,我曾在那儿住过。我想,雨淇写这篇文字时也是这心情。

    茨平沙嘴村蜗居记

    2020/8/8 10:18:50
  • 我是带着温暖的心情来写这些事情的,而在每次回忆的时候,心里很是悲伤。有时候我问,他们写什么赞美诗呢?有那么多赞美的情感可抒发吗?那个被冤屈27年出狱的人,他草籽般的命运、顽抗的信念没有冲击过你的内心吗?如果大家理解过我笔下这些老人的处境,会发现人生路的要义,根本不是飞黄腾达,而是关心你的人依然在你身边守护。我的社工生涯很悲伤,很短暂。我希望社区的领导能真正关心做为人而存在的老人,而不是工具人。

    浅尘尘姑娘,你回来了

    2020/8/6 9:48:57
  • 多么真诚的感情,读后我差点流泪了。因为文学,他对梅子有了那种情愫,纯洁而高尚的情愫。因为生活,他在奔走。最后又是文学,他们相遇了,却有了各自的生活圈。情愫还在。作者是在自述,却感觉在讲我的故事。年少时也喜欢文学,也有一个女孩。后因为狗日生活,女孩离开我,我离开文学。重新让文学唤醒,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年。说来也奇,前几日女孩打来电话,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祝福你还爱文学。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茨平原来你也在这里

    2020/8/4 17:47:14
  • 公益不是做出来的,而是用心去感受出来的,正如本文的作者,她体察入微的情感体会,用心去与心碰撞,“以公益之心去做事,最宝贵的收获就是,总能得到他人的反馈和回应......我相信其实是一种真实的情感共振。”这一句把作者的真实感受表达的非常贴切!公益只有用心去体感,如果做公益是纯粹工作性质的,那么公益也就是一杯泡好放久了的牛奶,奶皮下面的冷凝,让人喝下去肠胃不适。为公益不但要有爱心,更要付出细心与耐心。

    叶紫姑娘,你回来了

    2020/8/4 14:27:44
  • 去年省作协培训碰到茨平兄,很平实温和,跟他笔下的生猛文字有点错位,这种错位让他的文字极具有感染力,像一把刀子,切开一道口子,阅读的欲望就像冒出的鲜血,无法阻挡,疼痛感和生猛都有了。他笔下的垃圾车司机的经历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就像开叉车的司机,做建筑工的女诗人,矿井下的诗人,他们都迅速成名。这个世界需要这种反差。这种反差的妙处在于它是特殊的、罕见的、能进入人心的。本文显然做到了。祝福作者。

    江飞泉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30 11:05:57
  • 看完这篇小说,更像篇隽永的追寻散文,它的新颖在于将疍家文化和习俗融入文字中,让对疍家风俗并不了解的读者有一个熟悉认知的过程,这种过程是对新生事物的阅读体验中自由生发的美好过程。老教授的身世并不复杂,而作为谜题,又牵扯出不堪回首的过往岁月里的伤痛和灰暗,这种伤害影响到了后代人。真正的解药在哪里?是故园的追寻,是血脉的牵连,也是寻根问祖的豁然开朗。

    江飞泉龙升月亮湾

    2020/7/30 10:41:10
  • 醒目的《龙升月亮湾》吸引我将文章一口气读完。70岁冯德教授暑热天从香港来到梦寐以求的疍家村,寻根问祖。来南澳完成父亲遗愿。1948年,教授的父亲在红树林拾到一男婴(冯教授)。新婚夫妇要将头胎遗弃。老冯临终前将一枚银元交给教授,让他搞清亲生父母状况。胥家村风景宜人,有三十间老房将退出年轮的阴影。开发商想拆旧建新楼。鱼民老陈的父亲是当时的鱼霸,解放后被镇压。冯教授的悲剧或许与老陈的父亲有关。

    春风妙语龙升月亮湾

    2020/7/30 0:39:58
  • 这篇小说,具有散文化的唯美意境,融叙事、写景、抒情于一体。通过教授寻找身世之谜的亲情故事,呈现出一种独特的民俗文化。疍家人以船为生,常年漂流于江湖海洋,渔业捕捞。作品从不同角度,折射出一种人性的光辉,新旧社会对比,深圳的改革开放,疍家人从此走向美好生活,有着深远的现实意义。我曾经读过有关疍家文化的专著,对疍家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作者用一种诗意的笔触,刻画出一幅幅疍家人的民俗风情画卷。

    阮声龙升月亮湾

    2020/7/29 18:17:58
  • 这篇短文之所以打动我,是因为它的朴实无华和故乡的那口井————距离我家一百米远的地方也有这么一口古井。润泽着故乡,滋养着乡亲。印象最深的是,天刚刚亮,就听到欸乃的推水车的吱呀声,湿漉漉的小街到处是乡亲们的担子,挑水的,在水井旁洗衣洗菜的,磨豆腐的,带着又一天的露珠晨曦,将小村修饰成一幅迷蒙的水幕画。而水井某种意义上扮演着信息中转站的功能,很多家长里短、闲言蜚语都是在水井旁滋养荡开去。

    江飞泉水井

    2020/7/29 14:34:15
  • 最琐碎的家长里短,这些俗套得不能再俗套的故事,不知为什么,在作者的笔下,看起来却那么温情,亲切感十足?我想,最大的可能性不在于它的烟火味,而是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许许多多像作者这样的异乡人回忆起来到深圳打拼之初逝去的点点滴滴。那段时光,虽然有过遗憾,甚至是不美好,但它却有着我们这一生当中回不去的激情和拼搏!

    黄元罗园岭十年点滴录

    2020/7/29 9:34:44
  • 作者通过一系列平凡的故事,反映了一种生活的疼痛。这种非虚构作品通过底层叙事,具有一定的独特性。轻松的字里行间,隐藏着一种沉重。语言简洁朴素,作品的基调是平缓的,主题仍是正能量。平凡卑微的工作,仍然有生活的梦想。垃圾车司机,装车女工,清洁女工,拾荒老人等都是底层生活的代表人物。他们都是被生活撞倒的人,他们用顽强的生命力,证明着人生存在的意义与价值。这也是作品打动我内心主要原因。

    阮声被生活撞倒的人

    2020/7/29 0:04:48
  • 这篇小说虽然篇幅不长,但语言老道,精致隽永,题材也新颖。关于疍家文化,在邻家参赛作品中似乎没见过,应该是填补了一个空白。而且,在深圳这座移民城市里,对疍家的生活状态关注度也不是很高,但疍家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忽略的存在,这里面应该有很多值得挖掘的东西。

    花未眠龙升月亮湾

    2020/7/28 14:22:08
  • 诗歌是诗人情感的宣泄。我这些诗歌表达了心里的渴望,生命的,情感的,战争的,女人的,父母亲情的,各种环境的,人的因素,物的因素等等。实际上我是从战争死亡线上拉回来的幸存者。老山战斗,八里河东山战斗,去过云南边境旅游的人们也许清楚。八十年代的老山奉献精神,实际上就是说的我们这一代参战军人,血染的风采也是描述我们这一代参战者。战争是残酷的,和平来之不易,因此爱国主义教育尤其重要,我的诗歌充满了正能量。

    潮湿的梦

    2020/7/27 22:37:25
  • 邻家悦读
  • 满足
  • 宋永江(言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