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粤北散记
  • 点击:8339评论:62020/08/12 09:54

疫后,得以去粤北多地一走,记之与友共享。

——题记


一、学发公祠

可以说,学发公祠是粤北给我的第一印象。也可以说,从看见学发公祠的那一刻起,它便从此永远地镌刻在我的记忆里。

那日,初进阳山地界,一路行来,村庄稀疏,虽山青水绿,却总还是有寥落荒凉之感。

慢慢地,车从山棱坡涧丛中徐徐绕出,一片广袤的平原映入眼帘,只见溪流清缓田野青碧。而更让人惊喜的是,在那坦阔秀丽的原野里,竟有一幢灰白色宫殿般的建筑静默伫立。

还未及近,一行已被那建筑吸引,它端庄肃然,厚重规整,徐徐地呈现在旅人眼前,仿佛在诉说一个久远的故事,那故事或许曾有过挣扎有过血泪,如今却被静静的山野抚慰,终于收获了平和的心境。

村口有石碑,“学发公祠”四个字默默地告诉着人们那栋宫殿的称谓。

它是如此巍峨瑰丽,是谁建造了它?又是为什么缘故建造了它?它又是如何在久远的岁月里保持着完整?旅人有太多的问题需要它解答。

而它只是静静地矗立在那里,构筑门楼檐界的麻石条巨大斑驳,屋顶的镬耳墙弧度远比白云优美,门墩上精致的花纹,倾诉着建造者对这片土地的深情。

只是,在那高耸的主楼墙上,大小形态各异的枪眼炮孔睁着谨慎的眼睛,告诉人们这土地从前其实并不平静。

旅人的心里充斥着崇敬,从那七扇门前一一走过,虽然它们都悬锁紧闭,而“海均家塾”“高阳世第”“朱子家风”等石刻门楣却都在默默地解释,这楼的建造者当初是怀着“当阶日暖芝兰茂、盈户风和䆉䅉香”的美好希冀。

门前正对渔翁石,户外常停长者车。可不正是那宫殿赋予这世界的意境。

只是,一行只能徘徊于那楼前的池塘边,与守护村庄的大树对望,无比遗憾不能入内一观。

却巧,众人正扼腕之际,一位清瘦黝黑的村民慢慢地走近了楼,他或是那楼的看守,正掏出了钥匙,打开了左边的侧门。

一行无比惊喜,皆跑将过去,那门还只开一小缝,村人见状停止,狐疑询问。

一行求告:只让进去略一观即可。

村人犹疑,解释因瘟疫横行,皆不放行。

一行又央告,村人未及强阻,众人已迫不及待入内,入目只是恍若迷宫,不知几进,通道宽敞,廊、柱、顶、窗、门皆中西合璧无比精美。

村人谨慎,说已可,不可再进,行人不好为难于他,只好徐徐退出,看那门又复闭紧。

复观那楼,一正六辅中轴分明东西对称,前低后高主次分明。

想当初建楼之人,其孺慕之思桑梓之情,从远洋寄托,如此之深。

他建的这楼,可纳凉可娱乐可贮存可掩蔽,可为民教化之地,可为民栖身之所,如今,还成为一方传奇。

旅人无法猜想,当初那游子是历经怎样的艰辛,积聚下财富,从重洋之外运回建材,为这片土地的兴盛做出了怎样的努力。只是,如今这奇迹就展现在眼前,激荡在心底,让人不由自主地铭记。

“学道积躬量涵若海,发祥启后德茂惟均。”学发公祠正门的楹联,清末名儒朱汝真将这朱姓父子学发、海均的名字巧融入内。

是的,若干年后,这坚不可摧的建筑仍然会伫立在那片建楼人深爱的土地上,看新舂的罢亚嫩滑如珠,闻慕者的车马过往繁频。


二、四月,阳山的桐花

西山有桐,盛茂其花。白者含秀色,粲如凝瑶华。

入阳山腹地时,渐渐地,山间路旁,一树树繁茂洁白的桐花争先恐后映入眼帘。

记不起是有多少年未见此物了。只记得少时,村子老井对面的山坡上,还有屋子对面的路边,皆有一棵桐树。那桐树属于一位同宗的伯父,他很是宝贝那两棵树。

村子那两棵油桐不是很高大,却也不矮小,树干不粗,叶子宽大,春天换新的时候很是秀气。

犹记得那树开花起来是极其繁盛的,简直可以用堆砌来形容,洁白的花簇满新绿的叶端,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风过,又簇簇地落下来,花心微红,似是在那春日里微熏了。

而那位伯父期待的却和我期待的不同,我期待花期,他期待果熟。每当那时,他将树间的桐果悉数采回家中,放在墙角沤,直沤到深冬,他便开始在那黑暗的墙角剥桐籽。

桐籽可以榨油,据说是极好的漆家具底料,但是桐果的壳十分坚硬,沤化的果皮还十分粘滑。但是那位伯父锲而不舍,有时或是用了手套的,更多的时候是徒手,整个冬天,他的手也一直是漆黑开裂着的了。

而在粤北途中,桐花肆意地洁白着。阳山的山大多保持着亘古的棱角和青色,水也没有被污染,干干净净清清亮亮。

所以,那陡峭的山崖上,或是水边,那桐花点缀其中,或是落了一地,便都十分的自然和皎洁,有种恬静和谐的美。

老人们曾说,桐花是节气之花,桐花盛,寒食至。是啊,时气自然是盈虚有数。那桐花,是春、夏递嬗之际的重要物事,是这季节的时序特征。这个季节,它必来,它必盛,它必履行对这季节的承诺。

时隔多年以后,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那漫山遍野的桐花开到荼蘼,它们开得和记忆中村子里那两树一样动人,以无比热情的姿态,告诉远方到来的人,这里的春意正浓。

而这种浓郁,在贤令湖边更让人惊艳。只见水的那边,贤令山间星星点点皆是桐花,隔着遥遥的水摇曳,隔着遥遥的水送来遥遥的香,让人流连。

“桐华最晚今已繁,君不强起时更难。”

我不知,曾被贬为阳山县令的韩愈是不是曾因这漫山桐花而稍有抒怀。只是,这如今因他而命名的山里,桐花还是按时地开,在这春水满南塘时,开得深山漫雪。


三、杜步镇的田野和鱼水的铁索桥

路过杜步镇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我是许久没见过那么真实的田野了。

最开始吸引我的,是路边的菩提树。

开始是两三棵,稀疏有致地在路侧站了,我与它们隔着车窗互望,或许它们是想告诉我,你已来到一个叫杜步的地方,而我却匆匆与它们擦肩而过。

又行进一段路,又出现几棵,隽秀、挺拔、郁郁葱葱,叫人忍不住回头。

接着,居然有七八棵之多,在路旁连续地站了,蓊郁繁茂,车窗摇下来,其叶沙沙声不绝于耳,行者索性在空旷处停下车来,仔细回望。

而此时,与菩提士兵相隔已颇有距离,然,面前的田野却挽住了旅人的目光。

是的,人就是这样,为一些事物产生留恋感,又为另外新发现的事物欣喜若狂。

那田野是我想象中的田野,广袤得连着远处的青山。那山远得并不真切,只是如一幅画必备的远景一般的,青。是的,是青,是青山的青,是真正的青,自然的,没有污染的青。

那田野就那样绵延开去,从旅人足下紫色的草籽花开始,从草籽花旁边鹅黄的秧苗开始,从秧苗那边青碧的田埂开始,就那样绵延开去,坦然又芬芳地绵延开去。

空气里弥漫着香气,一股浓烈的带有粉质的香气。我不用去寻那香气的来源,或是去思索散发它的树或草是什么模样,因为我知道,那是来自四月的板栗树,来自那枝干上毛茸茸的花,对于它们的气味,我从幼时便十分的熟稔了。

我站在那原野的边上,同行者却在呼唤,原来他们还发现,这个叫杜步的地方,还有更多物事值得欣赏。

我沿着他们走去的小路前行,那山野间的小镇,居然有一条现代的蓝色绿道,在那小道的旁边,紫云英一片一片地开着,连着那溪边的村庄,都染成了紫色。或许溪边还有几株栀子,它们的香气混杂起来,让久被口罩囚徒的旅人,寻回久违的自由呼吸的天堂。

这便是旅途的乐趣,有如杜步镇一般颜色、气味丰富的田野,也有如鱼水山水宁静的安详。

鱼水属于一个叫水口的小镇,它是一片河湾,湾里的水波密密麻麻悄无声息地在河床里淌着,给旅人那其实是静物一般的错觉。

河湾上有一座铁索桥,连着这边的湾滩和那边的青山。

我曾在无数的风景画里看过铁索桥,迷恋它们穿过丛林渡过河流的孤险模样,却从未真正穿越过一座铁索桥。

怀着欣喜和向往,我走上了那座桥。它给予我的第一步,是无处安放的不安稳感,如在这世间晃动,无落足处,灵魂无寄托处,就那样地晃动,迫切地想抓住些什么。

但是,那正是我想要的铁索桥。我喜欢那种明确的无处安放的感觉,我喜欢在那桥上,看到的那真切无比的河流,它们在我的足下静静地淌,告诉我它们毫无恶意,告诉我正是它们哺育了我看到的田野和树木,花朵和飞鸟。

我慢慢地走过那桥,朝着那巍峨的青山,走着走着,心忽然变得踏实,世界忽然变得豁朗,连同那山上的云彩,也像是属于我的,可以即刻就揽入怀里的了。

是的,不管是杜步镇还是鱼水,那就是我想要的远山与河流,是我想要的池塘和村庄,是我想要呼吸的,植物香气混杂的空气……

那就是我一直梦想的,世界鲜活又宁静的模样。


四、昆盛客家围屋

为了见它一面,我们很是费了一番周折。

从阳山县城出发,过了神峰关,再到百花山,皆是盘山小路,村庄稀疏,难见车人。当日,最后拟去的目的地是昆盛客家围屋,而在山间盘旋时,不过才下午四时许,天就已十分阴沉,类似傍晚,颇为碜人。

昆盛客家围屋网络图身处深山盘路之间,还去不去看那山间围屋,大家很是纠结了一番。

是的,我是很想去看看的,因为网络上,那座屋子坐落在青碧的田野里,工工整整,朴素大气,一直吸引着我前去一探究竟。仔细查了线路,从那时我们所在的位置回城,也得近一小时的路程,且全是沿来时盘旋山路,若去了围屋,则附近不远就可以上高速,回城时间相差无几。大家一致决定,还是继续前行。

在山间又盘旋了半时许,渐入坦阔平原。粤北许多地方就是如此,深山里时常出现坦阔之地,转而又入群山之顶。那平原上很是有了点人气,可见房舍炊烟,大家也都有点放松之感,毕竟,久居城内的人,已经很难接受在无人之地久行,人,毕竟是群居动物。车按导航行进,在那平原中间,一座建筑徐徐地进入了眼帘。

坦白说,看到它的第一眼,我是有点失望的。那座让我神往已久的昆盛客家围屋,它显然是在飞逝的时光里日益衰败了。

我们下了车了,站在它的面前,与它久久的对视。是的,它曾经是巍峨的,强大的,繁盛的。那屋子,后衔山势、前接月池,建造它的人们,必定是历时弥久、耗尽心血。

那围屋是规整的半月形,两侧横屋凸出,簇拥中间的一开大门两开侧门。屋子的多门悬锁紧闭,从苍老的木门缝往里望,久未有人居的房子家什杂堆,一片荒凉。

从侧面的小门进入,却也能得见围屋内景。后面的围呈半圆弧状,围前楼而建。足下的弯道杂草丛生,身侧的夯土墙面土黄斑驳,有风有雨留下的痕迹。

在其间绕行,感叹这里也曾是有过人丁兴旺、耕读传家的盛景吧,而如今,他们都从这大山之间迁去了何地?那片围屋,据说总共有108间,历时七八代才得以建成。那些朴实勤劳的人们,耕种这片肥沃的土地,筑造起荫蔽族人的城堡,希望不要再受到驱逐和侵袭。他们崇尚传承故园的儒家文化,在陌生的地方创造出丰富的民俗风情。他们珍惜自己的牲畜,保护自己的家园,两侧的炮楼记录着他们的斑斑血泪。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旅途随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刘郎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9-10
  • 健字号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09
  • 健字号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0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一篇粤北游记,写得余音绕梁。感叹一个女孩心里放下的一个“盛大的衰败”,还夸“挺好的”,是为了换那个应许之地吧,挺好,我当提名。想起自己有个千县之旅计划,不知何日成行,看了此篇,就当走了一个大县,在这位女县长的引导下,我没去登顶,因为上面有军训,挺好的。赏玩着幽涧的露珠,想它们甘心守着的秘密,挺好的。又跳进古龙峡,尝到了“天绿香。人生的妙意不过如此,容得下衰败,才能闻得到丝丝心香,扯平了就是真水无香
    • 无香2020/09/06 11:13:27
    • 分享到:
  • 感谢王老师提名,点评太美。

    回复

  • 一般来说,游记难出佳作,很多期刊直言“不发游记”,大抵到此一游往往浮光掠影,难以真正走入。这篇粤北散记却比较深入,作者观赏客家围屋、祠堂、广东大峡谷等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身心便与景观融为一体,才有了这篇活色生香的表达,给人眼前一亮之感。我来投一票!
    • 无香2020/09/16 11:56:02
    • 分享到:
  • 谢谢欧阳老师

    回复

  • 我计划退休以后去采写《五岭散记》
    • 无香2020/08/14 18:40:40
    • 分享到:
  • 期待🙃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也无风雨也无晴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2
  • 12362
  • 20
  • 561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