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幻灭
  • 点击:4515评论:162020/08/17 16:07

天还没黑透,路上连个人影都难见。偶尔跑出个人来,缩着脖子,紧个身子,踮着脚尖屏着气,四下来不及张望,就嗞溜钻进路边的房子里。这个冬天来得仓促,倏忽间,便断了热气。最难忍的是头几天,厚衣服尚发着霉,棉被还压在箱底,又赶上连阴天。连个晾晒的日子都没有,窗外永远是铅灰色,绵绵无期的样子。

郑守仁裹了裹皱巴的军大衣,往沙发里缩了缩身子。这沙发是他从附近小区捡回来的,刚捡来时还半成新,把手还没掉皮,只是人坐下去的地方裂一道口子。可现如今,那道口子已经扯出半米长,两个座位也都磨白了,靠背蹭出个人形来,一坐下去,就有碎屑四散着蹦跳到腿上和地上,落在硬邦邦的鞋面上,雪花一般。可是,即便这样,他还是喜欢窝在里面,尤其是这样的冷天,这样的夜晚。

风刮得厉害,吹得这间简易板房砰砰乱响。一会儿是树枝落在屋顶的刮啦声,一会儿是塑料袋飘到屋前,挂在哪个角上呼啦哗啦地兜着风。

眼前这个工地已经建了两年。干干停停,停停干干,却总不见楼板搭起来,工人来了又散,散了又来,个个渺茫无期的样子。郑守仁负责看工地,在长条的工人房旁腾出一间做保安室。说到保安室,其实就是个摆设。谁没事去偷那些死沉死沉的脚手架和不值钱的水泥沙子?能随手拿走的破铜烂铁早就被老郑拿出去卖了,就差把门外那条老黄狗炖了吃掉。这会儿,它肯定缩在门口那堆湿沙子后面,蜷着尾巴,掖着脑袋,时不时看一眼房门,等着老郑给它扔半个馒头之类的东西,馒头若是蘸点油腥就更好了。

老郑嘴角抽搐一下,抬头看了一眼准备点火的炉子。那炉子是去年工人临走时扔下的,还是老式工艺,灰黑的粗糙铸铁做成炉肚,旁边开个洞,用白铁皮卷成圆筒,插进去,一截连着一截,一直伸到墙外。说到墙,那根本不算是墙,不过是塑胶泡沫合成的夹板罢了。用普通的美工刀随便一划,就能挖出个洞来。那时,郑守仁手上还有力气,咔嚓几下就把墙豁开了。可是,只一年,他整个人就颓了。其实,早在十年前,他就像生了霉菌的麦草垛一样,从里头开始烂了。

更为倒霉的是:今年开春时,每个月尚有工钱可领。可是,九月过后,工人便散了,自己的口粮也莫名其妙地断了。现在,也不知道谁管这个工地。记在本子上的电话号码早已是空号,大家也就慢慢忘了他。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他也没地方可去。好歹,这间小屋也是个落脚的地方。

工地不缺木头,只是潮湿天,火半天燃不起来,顺着炉圈冒黑烟,满屋呛人。他能想象离这儿不远的楼房里,那个成天拉开窗骂工地的中年妇女皱起眉头的样子,诅咒他最好把整个工地都烧了。

他喜欢那女人烟火味十足的叫骂声,就像这满屋呛人的柴火味儿,活生生的,热烘烘的,连烟都可以省掉。可是,他还是从兜里摸出一包烟来,点上,狠狠吸了一大口。含烟的功夫,他脸上的肌肉剧烈地抽搐起来,手指习惯性地抠了抠膝盖。口腔溃烂已经大半年了,刚开始还受不了,吃什么都疼得呲牙咧嘴。现如今,疼得都麻木了,照样大口嚼咸菜,吞浓烟。这点皮外伤算什么!他经历的痛,都是看不见的。一个人寂寞久了,连这疼痛都是个伴儿。有时,他甚至需要这点皮肉的伤害,提醒自己活着。

在旁人眼里,像他这样的人,几乎算个废物,像件老旧的破大衣一样,即便扔在垃圾堆旁,也没人会捡。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人,活到五十多岁,通常是受人嫌恶的。更何况,他是那种天生面瘫的人,附近的人,无论谁,都不曾看见他微笑、目光闪亮、步履轻快。就连那条老狗见到他,也总是低垂着脑袋,冲着地面呜咽,懒得抬头看他。

他大概是有老婆子的,因为不定时会有个年纪大的女人来看他,也不久坐,放下手里的东西就走。好像他是瘟疫似的,呆久了会染上愁苦和不安。

多数时间,他都是一个人。偶尔看他从小屋子里摸索出来,磨磨蹭蹭地在工地上拖步子,捡两块木板,捏半个砖头啥的。一圈下来,裤腿便蹭了半截土。

一过冬月,夜就长了。风从墙缝里挤进来,发出吱吱呜呜的声音。周围的楼群都熄了灯,黑魆魆地困着这间小屋。屋里只有一根长条白炽灯,一高一低斜挂在屋顶。惨白的光砸在地上,亮得发冷。屋的一角凌乱地摞着一些还没洗的锅碗瓢盆,掺杂着洗衣粉袋子和塑料板凳,花花绿绿的,蒙着一层灰。

他背对着那呼呼作响的风口,把烟凑近嘴,又狠狠地吸了一大口。大概吞得急,咳嗽起来。一声比一声要命,眼珠子都要咳出来了,眼泪鼻涕一起往外冒。他也懒得憋回去,就任它咳下去,仅听那声音,都让人心头发紧。也不知道咳了多久,总算停下来,那张脸已经憋得通红泛紫,额头也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来。

今晚,必须得来壶酒,他对自己说。这么冷的天,得暖暖身子才是。他搓了几下手,朝窗外瞄了一眼。这个夜晚,让他想起妻子生第一个孩子那天,他也像现在一样,窝在墙角的破藤椅里,靠酒精的热力暖身子。看着满屋人乱成一团的样子,他觉得荒唐。生个女孩,有什么好紧张的?那天,风也很大,他把手缩进棉衣袖子里,过半会儿就伸出来,小心翼翼捏起一杯酒,砸吧完又很快把手缩回去。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道他是个糙汉子。其实,他心里算计得可细呢!眼下这孩子不过是个赔钱货,长大就去帮别人生养,没啥光宗耀祖的能耐,几乎算个废物。想当年,他父亲就是这样对待他的三个姐姐的,刚到结婚年纪,就早早打发她们嫁了。要是男孩,就肯定不一样喽。比如自己,是郑家响当当的香火独苗,得小心供奉着。他从小就知道自己的地位和价值,更知道眼下生出的这个女孩是多余的。赔钱货!他嘴里嘀咕着,把口里嚼了一半的花生吐在墙角,大概火急了,糊的糊,生的生,吃起来不痛快。

第二个孩子要出世时,他倒是有些慌了。要还是女儿怎么办?按照计划生育政策,是不能生第三个的!于是,在那个寒冬腊月,他赶着老婆去了远方亲戚家,避人耳目地生下第二个孩子。临产那天,他照例准备了一瓶酒,一个人蹲在门外候着,天地鬼神都敬了,自己没舍得喝一口。可是,老天不显灵,竟然又是女儿……他一狠心,把酒瓶一摔,卷了个布包,就把孩子偷偷送人了。现在想想,这第二个孩子也该二十多岁了。管她多少岁呢?反正都是替别人生养的。老郑的心是硬的,从娘胎里出来,就硬着这个心肠。

他知道大女儿恨他,这种恨不仅仅是因为他把妹妹送走,还怨他作为一个父亲,从来都没有爱过、疼过她。老婆子也恨他,恨他把骨肉至亲都不放在心上……唉!这些女人的心思可真麻烦,动不动就哭哭啼啼。他也懒得哄她们,更不为自己辩解,就任由她们抱怨。反正,他一门心思都想着:第三胎,怎么也得生个男孩,要不然,就再送走!恨就恨吧,郑家的香火总不能在自己这儿断了!绝对不行。

今晚,必须得来壶酒。尽管想着,他却没动。是的,他在寻思下酒菜。前几天,老婆子送来的芋头炖肉,还剩下半碗,想必早就凉透了,就放在门后的木架子上。床头还有半包花生,是他昨天故意留下的,用来打发今天的肚子。再仔细想想,竟然什么吃的都没有了。不过,对付今晚,应该够了。尽管想着,他还是磨蹭一阵子,才站起身来。膝盖像陡然翻过来似的,发出清脆的嘎巴声,让人想起树枝断裂的声音。他蹙了蹙眉头,挪着步子向床边走去,一天没吃什么东西,整个身子却不见轻,死沉死沉的,拖不动。

板床上胡乱堆着一团看不清颜色的被子,像个人形似的,看得吓人。枕头芯里填充着荞麦皮,一动就发出沙沙的声音。这唯一的活声让他感觉舒服,忍不住多摆弄了一会儿。那枕头是他儿子用过的,每次躺在上面,他都会想起儿子滚圆的小脑袋,湿漉漉地蹭在上面。香喷喷的,臭烘烘的,唤起他无法克制的爱怜。  

他想念他,无法不想。

今晚,必须得喝点酒,要不然,准熬不过去。


床底的纸箱里只剩一瓶二锅头了,那是他用一瓶泸州老窖换来的勾兑酒。好酒入口是软绵甘甜的,这谁都知道。但是,这样的好酒,一瓶能换一箱,至少可以多喝俩月。这买卖,怎么算,都划算!勾兑就勾兑吧!在他看来,是酒就行,够辣就成。

他猫下身子,摸起酒瓶,用袖子蹭了蹭上面的灰。又蹲了一会儿,才扶着床板站起来。这两年,他的身体坏透了,手脚肿胀得吓人,血管像蚯蚓似的,弯弯曲曲地贴着薄薄的皮肤,青黑青黑地四处盘踞,稍微做个动作,就浑身酸涩,非要歇息半天。最难看的还是他那张脸,肿得像充足气的鱼鳔,整个儿透明发亮,五官也挨挨挤挤,害得眼皮都耷拉下来,挡着视线。以至于看什么,都不得不歪一下脑袋,让人感觉他随时都会倒下去似的。

再挪到沙发,他已经脸色煞白。盯着酒瓶,他停了半响,才拧开盖子。一股醇香立刻散开来,头顶的白炽灯似乎更亮了。灯下那双眼睛放出光来,好像也有了劲。他砸吧了一下嘴,弯下腰,从桌子下的鞋盒里摸出一个酒杯来,端端正正地放在酒瓶一旁。

整个屋子,最讲究的,恐怕就是这酒杯了。难得的白瓷,在青冷的灯管下,闪着光。端起酒瓶,听着浓烈的液体倒进杯子的声音,他的眉头很快舒展开来。杯子水光潋滟,映着屋里挂满尘的物象,像个老得不能再老的朋友,静静瞅着他。

他小心翼翼用手摩挲着杯子光滑的外沿,咽了一口口水。医生告诉他:绝对不能再喝酒了。他身上的器官已经多处衰竭,尤其是肾和肝,就连心脏也受了牵连。阶段性的房颤虽然要不了他的命,可是,非常难熬,跟死一回差不多。尿毒症的症状也很明显,再做一次化验,就能确诊。确诊又能怎样呢?那要命的医疗费,谁来付呢?自己当年攒下的活命钱,已经全给了那个捡来的孩子。这会儿,他又不知道在哪儿鬼混!想到这儿,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把酒杯凑近嘴唇,一口喝了个精光。热辣辣的感觉顺着喉头一下子涌向胸口,刺疼和甘甜一股脑儿袭来,乏力的身子却腾地热了。

他心里很清楚,这热力不会持久,不出五分钟就会变成冷汗冒出来。医生说得没错,他这病已经拖了很久,连基本代谢都失控了。如果不住院治疗,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可是,住院的钱从哪儿来?他一开始就不该来医院丢这个脸,都怪自己那死老婆子,说是检查检查就好。可是,没头没脑就住了院。吃药、打点滴,确实舒服。可是,那分分秒秒都是钱啊!儿子的债还没还清,自己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所以,躺在病床上的他想出个法子。第二天就装疯卖傻地把针管拔了,吊瓶砸了,想赖掉那高额的费用。可是,他赖得掉吗?他的一生都是赖不掉的。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惨淡人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闲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30
  • 太奇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8-27
  • 520周冠打赏27000,共计27000
  • 2020-08-24
  • 蔡德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23
  • 蔡德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8-21
  • 胭脂扣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21
  • 石来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20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19
  • 梦蝶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8-1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感觉到了作者的精雕细刻,不仅仅是语言,还有谋篇布局。繁华的背面,不为人知的角落,满怀悲悯的作家,这构成作品的沉重。但仅仅是主人公重男轻女导致一生的悲剧?由此觉得失掉了一些批判力度。又想起《没火柴的小女孩》,现实境况也是同样悲惨,但她却是在幸福的幻象中含笑离开人世,绝望中有救赎;这篇小说的末尾也是在幻象中见到儿子,但只有老旧的观念与虚幻的慰藉。
    • 黑雪2020/08/22 11:32:29
    • 分享到:
  • 感谢评委老师的赏识细致的评价和内涵的点拨都让我内心温暖。惟愿自己可以不负众望,信心满满地快乐码字,继续前行。

    回复

    • 闲墨2童生2020/08/29 14:27:46
    • 分享到:
  • 繁华、富有的都市,总会有一些充满痛苦和绝望的地方,人生无常,谁也难以预知是什么样的情景剧在生命的尽头等着你。人生本就艰难,如同一场漫长的生命苦役。如何过好自己的一生,并且能够让结局向着自己期待的方向发展,这是一道无解的人生命题。 老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局?是因为重男轻女,没有好好读书,过度溺爱儿子?这些似乎都不是。 命运如同一道绳索,让人逃无可逃。人生是一项工程,稍不留意的过失,也会导致前功尽毁。
    • 黑雪2020/08/31 15:46:59
    • 分享到:
  • 闲墨读得认真细致。在这个繁杂的世界里,还能静下来读这么一个老旧的故事,实在难能可贵!感谢你将生命沉着冷静的认知,与我们分享,感谢留评

    回复

    • 胭脂扣1布衣2020/08/20 15:20:59
    • 分享到:
  • 小说的整个结构很特别,没有明确的所谓顺序,却清晰地勾勒出一个人的悲惨人生。时间和变故信手拈来,全在那一杯又一杯的酒上,完全没有违和感,几乎是酒成全了老人的想象。最为难得的是,小说里只有一个人出现,全程没有对白,这样的写法有点意思。但是,在情节上有些拖沓,交代的事情繁多,阅读起来稍见乏味。若能适当做些删减,结构不变的情况下,定能获得更好的阅读体验。
    • 黑雪2020/08/22 11:25:38
    • 分享到:
  • 胭脂扣的心思同样缜密,才能看到如此多的细节和设计。能耐心看完小文的人都不容易,确实有些乏味。谢谢你给予我的好建议,好评价

    回复

    • 石来乐1布衣2020/08/19 20:07:59
    • 分享到:
  • 在众生眼里,深圳是一个以幸福为王的城市。而她却用独特的视角描绘了这样一个场景,一处落魄的工地,一所在寒夜里挣扎的工棚,一位连疼痛都是伴儿的老郑,一张不能再称为沙发的沙发,一个人生将近的夜晚,一杯廉价的劣酒,一段幻灭前的执念,一个由此执念而心定走向幻灭的悲剧。她能将视角聚焦在深圳的最低层,无疑是一种勇气,是一种责任担当,是一种良知,感谢作者的真实,正如石涛所说:纵使笔不笔,墨不墨,画不画,自有我在。
    • 黑雪2020/08/20 10:51:42
    • 分享到:
  • 关于契合主旨,思考得不多。想得太多就写不出来了,全当由着天性爱自由。而这最后一块拼图,便有劳你来补上了。谢谢巨赏,以及赞美和鼓励

    回复

  • 读完丽娜新作,一阵惊喜。首先是小说的结构形式,有点类似于欧洲18、19世纪那种一群人围坐灯下听人讲故事的方式,但又有创新——这部小说只是个人的回忆与呓语。一盏灯,一瓶酒,一个人——他的故事,只能讲给自己听!二是小说的叙述语言,舒缓而跳跃,冷静而细腻,构成心理小说的巨大叙事张力。三是蕴藏其中的批判精神。主人公的悲剧,与其说捡来的儿子造成的,毋宁说是他愚昧的思想造成的,他的重男轻女,使他亲手毁掉了自己
  • 原本可能的幸福,可以想象,即使他的亲生儿子活着并长大,其行径可能跟他捡来的兄弟也差不了多少。小说中对此不置可否,但批判之意尽在其中。
    • 黑雪2020/08/19 11:01:46
    • 分享到:
  • 书评人的评论果然非同一般,结构、语言和内涵都囊括其中。能耐心读完这个孤独的故事,实在不易。感谢书生的鼓励和赞美,攒攒力量,继续码字。

    回复

    • 黑雪3秀才2020/08/19 11:28:12
    • 分享到:
  • 文章从起笔到落笔效仿了近期上映的电影《1917》的一镜到底,尽量避开干扰视线的那些磕磕绊绊,用一个人的独立形象,在一间陋室里完成整个故事。期间用一壶酒一盏灯和一只老狗作为故事链条,串起一个人的人生。这种冒险的做法其实很容易引起阅读疲惫,从故事的趣味性和生动性来讲都是挑战,但从文学性角度来看,尚有可取之处。需要再度重申的是:这个故事并非虚构,用诗意的文字和童话般的表达是我的刻意设计,算是告慰逝人吧!
  •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20/08/18 16:45:30
    • 分享到:
  • 丽娜的语言越来越好,这是不争的事实。羡慕嫉妒,不恨。一个注定要默默死去的不名一文的老头,他的悲剧一生,或许也是自身的选择。赶走女儿,抱了一个弃婴,男的。多像地久天长里的那个捡来的孩子,只是有点像儿子,却毕竟不是儿子。他的结果基本就确定了,不可逆转。所有的幻想如灯泡炸裂般破灭,其实我一直想着结尾会不会逆转,会不会有暖色。没有,作者冰冷的笔如刺刀,揭露了一个自我损毁的社会底层的一生。
    • 黑雪2020/08/18 17:36:53
    • 分享到:
  • 谢谢飞泉洋洋洒洒的大评酷热的八月送个冬夜的故事,看似虚构,确有其人。大概故事太离奇,反而像假的。第一次感觉:艺术来源于生活,不一定高于生活。

    回复

    • 曾楚桥3秀才2020/08/18 15:50:35
    • 分享到:
  • 小说审慎而细腻,笔法错落有致,叙事老道而节制,在方寸之间跳跃腾挪,颇显功力。唯题材或故事稍显老旧,然读后,人物仍然跃然纸上,令人不禁唏嘘。
    • 黑雪2020/08/18 16:17:13
    • 分享到:
  • 江湖高手写个评都用词讲究,小文也跟着熠熠生辉谢谢楚桥中肯的评价,关于题材的老旧,深有同感。鼓励,也一并收下。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152938
  • 21
  • 3460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