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幻灭
  • 点击:10271评论:172020/08/17 16:07
  • 2020年福田区“睦邻文学奖”十佳

天还没黑透,路上连个人影都难见。偶尔跑出个人来,缩着脖子,紧个身子,踮着脚尖屏着气,四下来不及张望,就嗞溜钻进路边的房子里。这个冬天来得仓促,倏忽间,便断了热气。最难忍的是头几天,厚衣服尚发着霉,棉被还压在箱底,又赶上连阴天。连个晾晒的日子都没有,窗外永远是铅灰色,绵绵无期的样子。

郑守仁裹了裹皱巴的军大衣,往沙发里缩了缩身子。这沙发是他从附近小区捡回来的,刚捡来时还半成新,把手还没掉皮,只是人坐下去的地方裂一道口子。可现如今,那道口子已经扯出半米长,两个座位也都磨白了,靠背蹭出个人形来,一坐下去,就有碎屑四散着蹦跳到腿上和地上,落在硬邦邦的鞋面上,雪花一般。可是,即便这样,他还是喜欢窝在里面,尤其是这样的冷天,这样的夜晚。

风刮得厉害,吹得这间简易板房砰砰乱响。一会儿是树枝落在屋顶的刮啦声,一会儿是塑料袋飘到屋前,挂在哪个角上呼啦哗啦地兜着风。

眼前这个工地已经建了两年。干干停停,停停干干,却总不见楼板搭起来,工人来了又散,散了又来,个个渺茫无期的样子。郑守仁负责看工地,在长条的工人房旁腾出一间做保安室。说到保安室,其实就是个摆设。谁没事去偷那些死沉死沉的脚手架和不值钱的水泥沙子?能随手拿走的破铜烂铁早就被老郑拿出去卖了,就差把门外那条老黄狗炖了吃掉。这会儿,它肯定缩在门口那堆湿沙子后面,蜷着尾巴,掖着脑袋,时不时看一眼房门,等着老郑给它扔半个馒头之类的东西,馒头若是蘸点油腥就更好了。

老郑嘴角抽搐一下,抬头看了一眼准备点火的炉子。那炉子是去年工人临走时扔下的,还是老式工艺,灰黑的粗糙铸铁做成炉肚,旁边开个洞,用白铁皮卷成圆筒,插进去,一截连着一截,一直伸到墙外。说到墙,那根本不算是墙,不过是塑胶泡沫合成的夹板罢了。用普通的美工刀随便一划,就能挖出个洞来。那时,郑守仁手上还有力气,咔嚓几下就把墙豁开了。可是,只一年,他整个人就颓了。其实,早在十年前,他就像生了霉菌的麦草垛一样,从里头开始烂了。

更为倒霉的是:今年开春时,每个月尚有工钱可领。可是,九月过后,工人便散了,自己的口粮也莫名其妙地断了。现在,也不知道谁管这个工地。记在本子上的电话号码早已是空号,大家也就慢慢忘了他。可是,这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他也没地方可去。好歹,这间小屋也是个落脚的地方。

工地不缺木头,只是潮湿天,火半天燃不起来,顺着炉圈冒黑烟,满屋呛人。他能想象离这儿不远的楼房里,那个成天拉开窗骂工地的中年妇女皱起眉头的样子,诅咒他最好把整个工地都烧了。

他喜欢那女人烟火味十足的叫骂声,就像这满屋呛人的柴火味儿,活生生的,热烘烘的,连烟都可以省掉。可是,他还是从兜里摸出皱瘪的烟盒来,抠出一根,点上,狠狠吸了一大口。含烟的功夫,他脸上的肌肉微微颤动起来,手指也痉挛般抖个不停,膝盖上放不稳。口腔溃烂已经大半年了,刚开始还受不了,吃什么都疼得呲牙咧嘴。现如今,整张嘴都木了,照样大口嚼咸菜,吞浓烟。这点皮外伤算什么!他经历的痛,都是看不见的。一个人寂寞久了,连这疼痛都是个伴儿。有时,他甚至需要这点皮肉的伤害,提醒自己活着。

在旁人眼里,像他这样的人,几乎算个废物,像件老旧的破大衣一样,即便扔在垃圾堆旁,也没人会捡。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人,活到五十多岁,通常是受人嫌恶的。更何况,他是那种天生面瘫的人,附近的人,无论谁,都不曾看见他微笑、目光闪亮、步履轻快。就连那条老狗见到他,也总是低垂着脑袋,冲着地面呜咽,懒得抬头看他。

他大概是有老婆子的,因为不定时会有个年纪大的女人来看他,也不久坐,放下手里的东西就走。好像他是瘟疫似的,呆久了会染上愁苦和不安。

多数时间,他都是一个人。偶尔看他从小屋子里摸索出来,磨磨蹭蹭地在工地上拖步子,捡两块木板,捏半个砖头啥的。一圈下来,裤腿便蹭了半截土。

一过冬月,夜就长了。风从墙缝里挤进来,发出吱吱呜呜的声音。周围的楼群都熄了灯,黑魆魆地困着这间小屋。屋里只有一根长条白炽灯,一高一低斜挂在屋顶。惨白的光砸在地上,亮得发冷。屋的一角凌乱地摞着还没洗的锅碗瓢盆,掺杂着洗衣粉袋子和塑料板凳,花花绿绿的,蒙着一层灰。

他背对着那呼呼作响的风口,把烟凑近嘴,又狠狠地吸了一大口。大概吞得急,咳嗽起来。一声比一声要命,眼珠子都要咳出来了,眼泪鼻涕一起往外冒。他也懒得憋回去,就任它咳下去,仅听那声音,都让人心头发紧。也不知道咳了多久,总算停下来,那张脸已经憋得通红泛紫,额头也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来。

今晚,必须得来壶酒,他对自己说。这么冷的天,得暖暖身子才是。他搓了几下手,朝窗外瞄了一眼。这个夜晚,让他想起妻子生第一个孩子那天,他也像现在一样,窝在墙角的破藤椅里,靠酒精的热力暖身子。看着满屋人乱成一团的样子,他觉得荒唐。生个女孩,有什么好紧张的?那天,风也很大,他把手缩进棉衣袖子里,过半会儿就伸出来,小心翼翼捏起一杯酒,砸吧完又很快把手缩回去。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只道他是个糙汉子。其实,他心里算计得可细呢!眼下这孩子不过是个赔钱货,长大就去帮别人生养,啥用也没有,一点光宗耀祖的边都不沾,几乎算个废物。想当年,他父亲就是这样对待他的三个姐姐的,从不正眼看她们不说,连吃饭都不能上桌,刚到结婚年纪,就早早打发她们嫁了。要是男孩,肯定不一样喽。比如自己吧,一出生就是宝贝疙瘩,郑家响当当的香火独苗,吃饭是要坐上位的,全家人都小心供奉着。他从小就知道自己的地位和价值,更知道眼下生出的这个女孩一文不值。丫头片子!赔钱货!他嘴里嘀咕着,把口里嚼了一半的花生吐在墙角,大概火急了,糊的糊,生的生,吃起来不痛快。

第二个孩子要出世时,他倒是有些慌了。要还是女儿怎么办?按照计划生育政策,是不能生第三个的!于是,在那个寒冬腊月,他赶着老婆去了远方亲戚家,避人耳目地生下第二个孩子。临产那天,他照例准备了一瓶酒,一个人蹲在门外候着,天地鬼神都敬了,自己没舍得喝一口。可是,老天不显灵,竟然又是女儿……他一狠心,把酒瓶一摔,卷了个布包,就把孩子偷偷送人了。现在想想,这第二个孩子也该二十多岁了。管她多少岁呢?反正都是替别人生养的,抱回家也是丢人现眼!老郑的心是硬的,从娘胎里出来,就硬着这个心肠。

他知道大女儿恨他,这种恨不仅仅是因为他把妹妹送走,还怨他作为一个父亲,从来都没有爱过、疼过她。老婆子也恨他,恨他把骨肉至亲都不放在心上……唉!这些婆婆妈妈的女人真让人心烦,动不动就哭哭啼啼。他也懒得哄她们,更不为自己辩解,就任由她们哭天抹泪。反正,他一门心思都想着:第三胎,怎么也得生个男孩,要不然,投井的事儿他也干得出来!恨就恨吧,郑家的香火总不能在自己这儿断了!绝对不行。

今晚,必须得来壶酒。尽管想着,他却没动。是的,他在寻思下酒菜。前几天,老婆子送来的芋头炖肉,还剩下半碗,想必早就凉透了,就放在门后的木架子上。床头还有半包花生,是他昨天故意留下的,用来打发今天的肚子。再仔细想想,竟然什么吃的都没有了。不过,对付今晚,应该够了。尽管想着,他还是磨蹭一阵子,才站起身来。膝盖像陡然翻过来似的,发出清脆的嘎巴声,让人想起树枝断裂的声音。他蹙了蹙眉头,挪着步子向床边走去,一天没吃什么东西,整个身子却不见轻,死沉死沉的,拖不动。

板床上胡乱堆着一团看不清颜色的被子,像个人形似的,看得吓人。枕头芯里填充着荞麦皮,一动就发出沙沙的声音。这唯一的活声让他感觉舒服,忍不住多摆弄了一会儿。那枕头是他儿子用过的,每次躺在上面,他都会想起儿子滚圆的小脑袋,湿漉漉地蹭在上面。香喷喷的,臭烘烘的,唤起他无法克制的爱怜。  

他想念他,无法不想。

今晚,必须得喝点酒,要不然,准熬不过去。


床底的纸箱里只剩一瓶二锅头了,那是他用一瓶泸州老窖换来的勾兑酒。好酒入口是软绵甘甜的,这谁都知道。但是,这样的好酒,一瓶能换一箱,至少可以多喝俩月。这买卖,怎么算,都划算!勾兑就勾兑吧!在他看来,是酒就行,够辣就成。

他猫下身子,摸起酒瓶,用袖子蹭了蹭上面的灰。又蹲了一会儿,才扶着床板站起来。这两年,他的身体坏透了,手脚肿胀得吓人,血管像蚯蚓似的,弯弯曲曲地贴着薄薄的皮肤,青黑青黑地四处盘踞,稍微做个动作,就浑身酸涩,非要歇息半天。最难看的还是他那张脸,肿得像充足气的鱼鳔,整个儿透明发亮,五官也挨挨挤挤,害得眼皮都耷拉下来,垂在眼前。以至于看什么,都不得不歪一下脑袋,让人感觉他随时都会倒下去似的。

再挪到沙发,他已经脸色煞白,呼吸粗重。盯着酒瓶,他停了半响,才拧开盖子。一股醇香立刻散开来,头顶的白炽灯蓦然间更亮了。灯下那双眼睛放出光来,眼皮间好像也有了劲。他砸吧了一下嘴,弯下腰,从桌子下的鞋盒里摸出一个酒杯来,端端正正地放在酒瓶一旁。

整个屋子,最讲究的,恐怕就是这酒杯了。难得的白瓷,在冷亮的灯管下,闪着光。端起酒瓶,听着浓烈的液体倒进杯子的声音,他的眉头很快舒展开来。杯子水光潋滟,映着屋里挂满尘的物象,像个老得不能再老的朋友,静静瞅着他。

他小心翼翼用手摩挲着杯子光滑的外沿,咽了一口口水。医生告诉他:绝对不能再喝酒了。他身上的器官已经多处衰竭,尤其是肾和肝,就连心脏也受了牵连。阶段性的房颤虽然要不了他的命,可是,非常难熬,跟死一回差不多。尿毒症的症状也很明显,再做一次化验,就能确诊。确诊又能怎样呢?那要命的医疗费,谁来付呢?自己当年攒下的活命钱,已经全给了那个捡来的孩子。这会儿,他又不知道在哪儿鬼混!想到这儿,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把酒杯凑近嘴唇,一口喝了个精光。热辣辣的感觉顺着喉头一下子涌向胸口,刺疼和甘甜一股脑儿袭来,乏力的身子却腾地热了。

他心里很清楚,这热力不会持久,不出五分钟就会变成冷汗冒出来。医生说得没错,他这病已经拖了很久,连基本代谢都失控了。如果不住院治疗,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可是,住院的钱从哪儿来?他一开始就不该来医院丢这个脸,都怪自己那死老婆子,说是检查检查就好。可是,没头没脑就住了院。吃药、打点滴,确实舒服。可是,那分分秒秒都是钱啊!儿子的债还没还清,自己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所以,躺在病床上的他想出个法子。第二天装疯卖傻地把针管拔了,吊瓶砸了,想赖掉那高额的费用。可是,他赖得掉吗?他的一生都是赖不掉的。

  • 1
  • 2
  • 3
  • 4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惨淡人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5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闲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30
  • 太奇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8-27
  • 520周冠打赏27000,共计27000
  • 2020-08-24
  • 蔡德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23
  • 蔡德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8-21
  • 胭脂扣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21
  • 石来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20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8-19
  • 梦蝶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8-1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感觉到了作者的精雕细刻,不仅仅是语言,还有谋篇布局。繁华的背面,不为人知的角落,满怀悲悯的作家,这构成作品的沉重。但仅仅是主人公重男轻女导致一生的悲剧?由此觉得失掉了一些批判力度。又想起《没火柴的小女孩》,现实境况也是同样悲惨,但她却是在幸福的幻象中含笑离开人世,绝望中有救赎;这篇小说的末尾也是在幻象中见到儿子,但只有老旧的观念与虚幻的慰藉。
    • 黑雪2020/08/22 11:32:29
    • 分享到:
  • 感谢评委老师的赏识细致的评价和内涵的点拨都让我内心温暖。惟愿自己可以不负众望,信心满满地快乐码字,继续前行。

    回复

    • 闲墨2童生2020/08/29 14:27:46
    • 分享到:
  • 繁华、富有的都市,总会有一些充满痛苦和绝望的地方,人生无常,谁也难以预知是什么样的情景剧在生命的尽头等着你。人生本就艰难,如同一场漫长的生命苦役。如何过好自己的一生,并且能够让结局向着自己期待的方向发展,这是一道无解的人生命题。 老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结局?是因为重男轻女,没有好好读书,过度溺爱儿子?这些似乎都不是。 命运如同一道绳索,让人逃无可逃。人生是一项工程,稍不留意的过失,也会导致前功尽毁。
    • 黑雪2020/08/31 15:46:59
    • 分享到:
  • 闲墨读得认真细致。在这个繁杂的世界里,还能静下来读这么一个老旧的故事,实在难能可贵!感谢你将生命沉着冷静的认知,与我们分享,感谢留评

    回复

    • 胭脂扣1布衣2020/08/20 15:20:59
    • 分享到:
  • 小说的整个结构很特别,没有明确的所谓顺序,却清晰地勾勒出一个人的悲惨人生。时间和变故信手拈来,全在那一杯又一杯的酒上,完全没有违和感,几乎是酒成全了老人的想象。最为难得的是,小说里只有一个人出现,全程没有对白,这样的写法有点意思。但是,在情节上有些拖沓,交代的事情繁多,阅读起来稍见乏味。若能适当做些删减,结构不变的情况下,定能获得更好的阅读体验。
    • 黑雪2020/08/22 11:25:38
    • 分享到:
  • 胭脂扣的心思同样缜密,才能看到如此多的细节和设计。能耐心看完小文的人都不容易,确实有些乏味。谢谢你给予我的好建议,好评价

    回复

    • 石来乐1布衣2020/08/19 20:07:59
    • 分享到:
  • 在众生眼里,深圳是一个以幸福为王的城市。而她却用独特的视角描绘了这样一个场景,一处落魄的工地,一所在寒夜里挣扎的工棚,一位连疼痛都是伴儿的老郑,一张不能再称为沙发的沙发,一个人生将近的夜晚,一杯廉价的劣酒,一段幻灭前的执念,一个由此执念而心定走向幻灭的悲剧。她能将视角聚焦在深圳的最低层,无疑是一种勇气,是一种责任担当,是一种良知,感谢作者的真实,正如石涛所说:纵使笔不笔,墨不墨,画不画,自有我在。
    • 黑雪2020/08/20 10:51:42
    • 分享到:
  • 关于契合主旨,思考得不多。想得太多就写不出来了,全当由着天性爱自由。而这最后一块拼图,便有劳你来补上了。谢谢巨赏,以及赞美和鼓励

    回复

  • 读完丽娜新作,一阵惊喜。首先是小说的结构形式,有点类似于欧洲18、19世纪那种一群人围坐灯下听人讲故事的方式,但又有创新——这部小说只是个人的回忆与呓语。一盏灯,一瓶酒,一个人——他的故事,只能讲给自己听!二是小说的叙述语言,舒缓而跳跃,冷静而细腻,构成心理小说的巨大叙事张力。三是蕴藏其中的批判精神。主人公的悲剧,与其说捡来的儿子造成的,毋宁说是他愚昧的思想造成的,他的重男轻女,使他亲手毁掉了自己
  • 原本可能的幸福,可以想象,即使他的亲生儿子活着并长大,其行径可能跟他捡来的兄弟也差不了多少。小说中对此不置可否,但批判之意尽在其中。
    • 黑雪2020/08/19 11:01:46
    • 分享到:
  • 书评人的评论果然非同一般,结构、语言和内涵都囊括其中。能耐心读完这个孤独的故事,实在不易。感谢书生的鼓励和赞美,攒攒力量,继续码字。

    回复

    • 地三仙2童生2020/12/04 16:27:17
    • 分享到:
  • 生活是复杂的幻像,但这一切终将走向灭亡
  • 回复
    • 黑雪3秀才2020/08/19 11:28:12
    • 分享到:
  • 文章从起笔到落笔效仿了近期上映的电影《1917》的一镜到底,尽量避开干扰视线的那些磕磕绊绊,用一个人的独立形象,在一间陋室里完成整个故事。期间用一壶酒一盏灯和一只老狗作为故事链条,串起一个人的人生。这种冒险的做法其实很容易引起阅读疲惫,从故事的趣味性和生动性来讲都是挑战,但从文学性角度来看,尚有可取之处。需要再度重申的是:这个故事并非虚构,用诗意的文字和童话般的表达是我的刻意设计,算是告慰逝人吧!
  •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20/08/18 16:45:30
    • 分享到:
  • 丽娜的语言越来越好,这是不争的事实。羡慕嫉妒,不恨。一个注定要默默死去的不名一文的老头,他的悲剧一生,或许也是自身的选择。赶走女儿,抱了一个弃婴,男的。多像地久天长里的那个捡来的孩子,只是有点像儿子,却毕竟不是儿子。他的结果基本就确定了,不可逆转。所有的幻想如灯泡炸裂般破灭,其实我一直想着结尾会不会逆转,会不会有暖色。没有,作者冰冷的笔如刺刀,揭露了一个自我损毁的社会底层的一生。
    • 黑雪2020/08/18 17:36:53
    • 分享到:
  • 谢谢飞泉洋洋洒洒的大评酷热的八月送个冬夜的故事,看似虚构,确有其人。大概故事太离奇,反而像假的。第一次感觉:艺术来源于生活,不一定高于生活。

    回复

    • 曾楚桥3秀才2020/08/18 15:50:35
    • 分享到:
  • 小说审慎而细腻,笔法错落有致,叙事老道而节制,在方寸之间跳跃腾挪,颇显功力。唯题材或故事稍显老旧,然读后,人物仍然跃然纸上,令人不禁唏嘘。
    • 黑雪2020/08/18 16:17:13
    • 分享到:
  • 江湖高手写个评都用词讲究,小文也跟着熠熠生辉谢谢楚桥中肯的评价,关于题材的老旧,深有同感。鼓励,也一并收下。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4星
  • 3钻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文字是我身体和灵魂的栖息地。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9
  • 39438
  • 22
  • 363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