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佛塔
  • 点击:2859评论:02020/08/18 11:05

我是打算由东湖绿道徒步去弘法寺拜佛的,行到半路,发现前面梧桐山上,有个金黄色亮点,它不高不低,不偏不倚,刚好置于大山的正中央。因为周边都是林木,远远看去,万绿丛中一点金,让人觉得分外显眼。

可能是我很久没有来过了,对那山上的情况不够了解。于是我便反复打量,整面山都是翠绿一片,就中间发出一点耀眼光芒,难道真的有什么奇迹在发生?仅凭直觉,我就觉得其中必有奥妙,莫非是金子在闪光,要么就是天外来客,二者必居其一。可再仔细想想,这是不可能的!谁曾有过那般奇遇?真是越看越觉得离奇,越想越不可思议,但无论如何,我得先前去探个究竟,弄个水落石出。

于是,便寻准方向,另择小道,朝那金黄色亮点走去。无奈山地崎岖,小道纵横,要找到正确路线,实属不易。一会是荆棘挡路,一会又浓荫蔽天,金光闪处,时隐时现。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依然还在丛林间转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正彷徨之际,忽见密林闪处,一塔高悬,飞檐翘角,尖尖金顶,我连忙擦了擦双目,定睛一看,原来远处看到的金光,就是从这塔身发出的。这又奇怪了,为什么在这丛林深处,突然会冒出一座塔呢?分明记得过去是没有的呀。我便停了下来,用目光四处搜索,发现在丛林外面,有庄严庙宇,原来弘法寺就在不远的山畔,终于明白了,这不是一座普通的塔,而是佛塔。

佛塔,也叫灵塔,是存放舍利子的地方。舍利子是方丈圆寂后,火化或经过特别处理后留下的颗粒物,据说此物极其坚硬,连铁锤都无法砸碎,是高僧毕生修炼而成的结晶。这佛塔无疑就是本焕长老最后的归宿之处。本焕长老对深圳人而言,并不陌生,弘法寺就是他亲手操办建立起来的,也是该寺的方丈,于八年前圆寂。本人曾见过方丈一次,他满面慈祥,说话和气,是位道行高深的住持,给我留下过深刻印象,想不到今天在这山野之上再次相逢,虽然此次见到的是一座佛塔,他早已化为舍利子坐在塔顶上面。

本焕长老是个传奇式人物,他出家八十一年,曾三步一拜到五台山朝礼文殊菩萨,历时半年,后又两次长途跪拜求见名刹高僧,共计一年半,其间风吹日晒,饥寒交迫不在话下。他还针剌手臂,用自己的鲜血抄写了二十一本经书,他的一生就是这样用我们无法想象的毅力修成正果,其目的只有一个:渡已渡人,除了他本人,还让更多的人功德圆满。

独自行走在山道上,前不见行人,后来见来者,及至离佛塔还有数百步之遥,我便停下来仔细察看,这是一座庄严肃穆的佛塔,亦称浮屠,它高高地耸立在山腰之上,除底座与塔尖之外,共有十三层,至于上面的经文与木雕石刻等,由于目力所限,均看不真切。

刚好来到拐弯处,这里位置稍高且视野开阔,抬头仰望,真是青山如画,衬托着蓝天白云,简直就像画家的一幅经典作品。我久久地凝视着,这并非常说的自然美那么简单,其中包含了一种无法言说的神秘感。它背靠大梧桐,下临东湖水库,山之精华,水之灵气,相互交流,充溢其间。所谓山川形胜,大美景象,尽收眼底。我不是唯心论者,不是佛教信徒,也不懂风水地理,但我会从自然的角度,用天人合一这种形神兼备的至理名言,去观察和思考那些深奥问题,

塔,是一种高而尖的建筑物,我们并不少见,它们大小不同,层次不一,但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象征性,并非实用价值。据说塔能镇邪挡煞,能招引风水,造就人才等,但它确实是一个景点,是题诗作对的好地方。不但古人经常描写它,就连鲁迅余秋雨也写过,只为借以排遣久积的情怀,抒发心中感叹。可我这里说的是佛塔,是存放佛骨的地方,如果要说起它的故事来,起码要追溯到二千多年前,释迦牟尼在印度圆寂时,那舍利子便要分到各地存放。要保存,就要造塔,后来中国也就分到了一份,分别存放于北京、陕西,江苏等地,同时开始造塔,故称佛塔,这对信徒而言,就是圣地。可中国人的观念还是很强的,认为儒家才是正统,因此抵制佛教的人也很多,最著名的就是大文豪韩愈的谏迎佛骨,因为当时的宪宗皇帝,要把佛骨迎进宫内静养三日,韩愈知悉后,立即写了一封言词激烈的谏书,呈给皇上,力谏放弃迎佛,称此物为番邦秽物,以免冲了皇庭紫气,因此而触怒龙颜,差点送了性命。

话又说回来,佛教从印度传入,它能为许多人所接受,是有其原因的。因为佛教专注的是人的内心,讲的是修心修德,净化心灵,与善结缘,赐福苍生,是什么时候都对社会有益不能废弃的。但这种起源于印度的宗教是相当神秘的,不是我们的语言可以随便就传达出来,它是要通过静思和顿悟,方能明心见性,达到心境澄明,这得靠修炼,修心不易,学佛更难,正因为其难,不信的人就更多。佛教倡导的是宽容、包容,对那些没有敬畏、没有善心、甚至作过恶的人,都不认为不可救药,而要用言行去感化他们,这就叫做渡: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依然可以走向光明的彼岸。

本焕长老的一生就致力于这项工作,自从他仮依佛教以来,一直在渡已渡人,他几乎走遍了全国著名寺院,拜见过许多高僧老道,做过不少名刹住持,其主责便是教人如何坐禅,如何修心,如何入定,如何炼成金刚不败之金身。就拿弘法寺来说,许多人不但去过,可能还见过本焕长老,他平时言语不多,常常独自静心打坐,不要以为他真的没有什么事干,早晚念念经一天就过去了,若大一座弘法寺,单和尚起码就有数十人,不亚于一个行政机构,管理得如此井井有条,全靠方丈一把手。特别是那些剃度不久的新和尚,跟本不懂得寺中规矩,那就要手把手去教。一般外行人都会认为,做和尚无非就是烧烧香,念念经,磕磕头,这些都是非常容易的事,其实不然,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十分严格的,甚至苛刻,若是念错一个字,踏错一个步,不但要重新再来,说不定还会挨执事师傅的棒头,这种场合,一定要心到目到,不得有半点走神,因为这是在炼功,此功与武功不同,武功是用来打人的,这种叫禅功,它是专门教人清除杂念,让人获得悟性,成为一个超凡脱俗的人。

随着我的脚步越临越近,纷飞的思绪又回到了佛塔,从寺院到佛塔,本焕和尚足足走了八十一个年头,经过无数磨难,凭着毅力走完了他的成佛之路,终于走进佛塔中。据说他106岁临终之时,并没有半点痛苦,十分安祥地离开人世。

本焕长老当时也不知道人们会为他造塔,更不知道塔就建在他每天念佛颂经的旁边,这应该是个热闹地方,可我总觉得奇怪,在如此阳光明媚的上午,我走了那么长的路,居然没遇上一个人,不由地让我暗暗生起疑心,莫非这是一条天路?再往前走,就能遇上长老本人,虽然我们只见过一面,他给我留下的印象却是那么和蔼可亲与平易近人,若真能遇见长老,我不但不会害怕反而会感到荣幸,不过仔细想想,这是不可能的。长老是经过千辛万苦修来,才能走上那条佛国之路,我不但没打过坐,没念过经,就连阿弥陀佛也会念歪的,完全是一个大俗人,只能各走各的路,就象商参二颗星。

当然,我对一切善心人,愿意为社会谋福祉的人,一向总是十分敬㐽的,至于各种宗教,只要它的教义是好的,是符合大众利益的,我都一律赞成,包括本焕长老,我希望他最好能活到二百岁。

佛塔,虽然是宗教纪念物,但从长远角度来看,却包含着历史文化方面的丰富信息。假如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深圳的崛起,就不会有弘法寺,更不会有这样一座十三层的佛塔,有了这座佛塔,对将来研究深圳历史的人,还可提供一份重要的依据。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走近佛塔,距离也不过一二百米,虽然近得很,却变得更难看清,因为这里是陡坡,还得拐个大弯,方能到达目的地。更主要的是佛塔周边被林木所包围,越近反而越容易被遮挡。如今只能看到佛塔的上半部分,但毕竟是近在咫尺,转眼就可以到达了。于是便兴冲冲地向右边拐去,就在那转角处,一块木牌赫然竖立在眼前,上面写着:游客止步!

面对着这样的一块牌子,简直让我目瞪口呆,我一口气走了大半天,为什么眼看快到佛塔之时,突然给我泼来一盆冷水,难道是我不够诚心,得罪了长老,这恐怕说不过去。我认为最大的可能,是还有些设施尚未完工,目前还不能让游客进去。这样想着我便渐渐平静了下来,也不打算强行进入。于是便停了下来,进行近距离观察并用心去体验,尽管我睁大了眼睛,也只看到了一些大理石上的浮雕,以及那些金黄色的飞檐翘角和指向苍穹的塔顶。佛塔内存放有何物,尤其是舍利子放在何处,我依然一概不知。但仔细想想,凡是佛界中的一切,不是眼睛看看,用手去摸摸就可以明白的,而是要静思方能进入,用心去体验才能领会。经过一番自我劝慰之后,刚才的心中不快便烟消云散。

虽然我还没有到达佛塔,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站在佛国的大门前,离那神奇的世界并不遥远,更主要的还是让我重新认识了本焕长老不平凡的人生。尽管其中隔着佛门与凡俗两个世界,但善良和美德总是相通的,尤其是本焕长老他一生皈依佛门,诚心修炼,品行高尚,且告戒后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空总是祸根;欲即是火,火即是欲,欲火容易焚身。本焕长老一生可谓冰清玉洁,一尘不染,直至百余岁高寿,方涅槃升天。

这次完全可以说是阴错阳差,误把佛塔当作天外来客,当作梦想中的黄金,如今回想起来,纯属非分之想,且对佛祖有所不敬。但许多事情往往就是塞翁失马,因祸得福,我就是因为距离太远,便产生了错觉,出现误判,才会走到此地。假如一开始就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也就不会有如此悬念,不会让我产生如此好奇心,便不会急着要来揭开这个谜底,这篇散文也就肯定写不成。


  • 1
  • 2
  • 3
  • 4
  • 关键词:弘法寺仙湖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2钻
  • 文学应当向上,要充满阳光;写作应该向下,去掘泉挖矿。
  • 文学应当向上,要充满阳光;写作应该向下,去掘泉挖矿。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9
  • 20813
  • 19
  • 2760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