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佛塔
  • 点击:8392评论:02020/08/18 11:05

我是打算由东湖绿道徒步去弘法寺拜佛的,行到半路,发现前面梧桐山上,有个金黄色亮点,它不高不低,不偏不倚,刚好置于大山的正中央。因为周边都是林木,远远看去,万绿丛中一点金,让人觉得分外显眼。

可能是我很久没有来过了,对那山上的情况不够了解。于是我便反复打量,整面山都是翠绿一片,就中间发出一点耀眼光芒,难道真的有什么奇迹在发生?仅凭直觉,我就觉得其中必有奥妙,莫非是金子在闪光,要么就是天外来客,二者必居其一。可再仔细想想,这是不可能的!谁曾有过那般奇遇?真是越看越觉得离奇,越想越不可思议,但无论如何,我得先前去探个究竟,弄个水落石出。

于是,便寻准方向,另择小道,朝那金黄色亮点走去。无奈山地崎岖,小道纵横,要找到正确路线,实属不易。一会是荆棘挡路,一会又浓荫蔽天,金光闪处,时隐时现。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依然还在丛林间转辗,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正彷徨之际,忽见密林闪处,一塔高悬,飞檐翘角,尖尖金顶,我连忙擦了擦双目,定睛一看,原来远处看到的金光,就是从这塔身发出的。这又奇怪了,为什么在这丛林深处,突然会冒出一座塔呢?分明记得过去是没有的呀。我便停了下来,用目光四处搜索,发现在丛林外面,有庄严庙宇,原来弘法寺就在不远的山畔,终于明白了,这不是一座普通的塔,而是佛塔。

佛塔,也叫灵塔,是存放舍利子的地方。舍利子是方丈圆寂后,火化或经过特别处理后留下的颗粒物,据说此物极其坚硬,连铁锤都无法砸碎,是高僧毕生修炼而成的结晶。这佛塔无疑就是本焕长老最后的归宿之处。本焕长老对深圳人而言,并不陌生,弘法寺就是他亲手操办建立起来的,也是该寺的方丈,于八年前圆寂。本人曾见过方丈一次,他满面慈祥,说话和气,是位道行高深的住持,给我留下过深刻印象,想不到今天在这山野之上再次相逢,虽然此次见到的是一座佛塔,他早已化为舍利子坐在塔顶上面。

本焕长老是个传奇式人物,他出家八十一年,曾三步一拜到五台山朝礼文殊菩萨,历时半年,后又两次长途跪拜求见名刹高僧,共计一年半,其间风吹日晒,饥寒交迫不在话下。他还针剌手臂,用自己的鲜血抄写了二十一本经书,他的一生就是这样用我们无法想象的毅力修成正果,其目的只有一个:渡已渡人,除了他本人,还让更多的人功德圆满。

独自行走在山道上,前不见行人,后来见来者,及至离佛塔还有数百步之遥,我便停下来仔细察看,这是一座庄严肃穆的佛塔,亦称浮屠,它高高地耸立在山腰之上,除底座与塔尖之外,共有十三层,至于上面的经文与木雕石刻等,由于目力所限,均看不真切。

刚好来到拐弯处,这里位置稍高且视野开阔,抬头仰望,真是青山如画,衬托着蓝天白云,简直就像画家的一幅经典作品。我久久地凝视着,这并非常说的自然美那么简单,其中包含了一种无法言说的神秘感。它背靠大梧桐,下临东湖水库,山之精华,水之灵气,相互交流,充溢其间。所谓山川形胜,大美景象,尽收眼底。我不是唯心论者,不是佛教信徒,也不懂风水地理,但我会从自然的角度,用天人合一这种形神兼备的至理名言,去观察和思考那些深奥问题,

塔,是一种高而尖的建筑物,我们并不少见,它们大小不同,层次不一,但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象征性,并非实用价值。据说塔能镇邪挡煞,能招引风水,造就人才等,但它确实是一个景点,是题诗作对的好地方。不但古人经常描写它,就连鲁迅余秋雨也写过,只为借以排遣久积的情怀,抒发心中感叹。可我这里说的是佛塔,是存放佛骨的地方,如果要说起它的故事来,起码要追溯到二千多年前,释迦牟尼在印度圆寂时,那舍利子便要分到各地存放。要保存,就要造塔,后来中国也就分到了一份,分别存放于北京、陕西,江苏等地,同时开始造塔,故称佛塔,这对信徒而言,就是圣地。可中国人的观念还是很强的,认为儒家才是正统,因此抵制佛教的人也很多,最著名的就是大文豪韩愈的谏迎佛骨,因为当时的宪宗皇帝,要把佛骨迎进宫内静养三日,韩愈知悉后,立即写了一封言词激烈的谏书,呈给皇上,力谏放弃迎佛,称此物为番邦秽物,以免冲了皇庭紫气,因此而触怒龙颜,差点送了性命。

话又说回来,佛教从印度传入,它能为许多人所接受,是有其原因的。因为佛教专注的是人的内心,讲的是修心修德,净化心灵,与善结缘,赐福苍生,是什么时候都对社会有益不能废弃的。但这种起源于印度的宗教是相当神秘的,不是我们的语言可以随便就传达出来,它是要通过静思和顿悟,方能明心见性,达到心境澄明,这得靠修炼,修心不易,学佛更难,正因为其难,不信的人就更多。佛教倡导的是宽容、包容,对那些没有敬畏、没有善心、甚至作过恶的人,都不认为不可救药,而要用言行去感化他们,这就叫做渡: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依然可以走向光明的彼岸。

本焕长老的一生就致力于这项工作,自从他仮依佛教以来,一直在渡已渡人,他几乎走遍了全国著名寺院,拜见过许多高僧老道,做过不少名刹住持,其主责便是教人如何坐禅,如何修心,如何入定,如何炼成金刚不败之金身。就拿弘法寺来说,许多人不但去过,可能还见过本焕长老,他平时言语不多,常常独自静心打坐,不要以为他真的没有什么事干,早晚念念经一天就过去了,若大一座弘法寺,单和尚起码就有数十人,不亚于一个行政机构,管理得如此井井有条,全靠方丈一把手。特别是那些剃度不久的新和尚,跟本不懂得寺中规矩,那就要手把手去教。一般外行人都会认为,做和尚无非就是烧烧香,念念经,磕磕头,这些都是非常容易的事,其实不然,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是十分严格的,甚至苛刻,若是念错一个字,踏错一个步,不但要重新再来,说不定还会挨执事师傅的棒头,这种场合,一定要心到目到,不得有半点走神,因为这是在炼功,此功与武功不同,武功是用来打人的,这种叫禅功,它是专门教人清除杂念,让人获得悟性,成为一个超凡脱俗的人。

随着我的脚步越临越近,纷飞的思绪又回到了佛塔,从寺院到佛塔,本焕和尚足足走了八十一个年头,经过无数磨难,凭着毅力走完了他的成佛之路,终于走进佛塔中。据说他106岁临终之时,并没有半点痛苦,十分安祥地离开人世。

本焕长老当时也不知道人们会为他造塔,更不知道塔就建在他每天念佛颂经的旁边,这应该是个热闹地方,可我总觉得奇怪,在如此阳光明媚的上午,我走了那么长的路,居然没遇上一个人,不由地让我暗暗生起疑心,莫非这是一条天路?再往前走,就能遇上长老本人,虽然我们只见过一面,他给我留下的印象却是那么和蔼可亲与平易近人,若真能遇见长老,我不但不会害怕反而会感到荣幸,不过仔细想想,这是不可能的。长老是经过千辛万苦修来,才能走上那条佛国之路,我不但没打过坐,没念过经,就连阿弥陀佛也会念歪的,完全是一个大俗人,只能各走各的路,就象商参二颗星。

当然,我对一切善心人,愿意为社会谋福祉的人,一向总是十分敬㐽的,至于各种宗教,只要它的教义是好的,是符合大众利益的,我都一律赞成,包括本焕长老,我希望他最好能活到二百岁。

佛塔,虽然是宗教纪念物,但从长远角度来看,却包含着历史文化方面的丰富信息。假如没有改革开放,就不会有深圳的崛起,就不会有弘法寺,更不会有这样一座十三层的佛塔,有了这座佛塔,对将来研究深圳历史的人,还可提供一份重要的依据。

不知不觉间,我已经走近佛塔,距离也不过一二百米,虽然近得很,却变得更难看清,因为这里是陡坡,还得拐个大弯,方能到达目的地。更主要的是佛塔周边被林木所包围,越近反而越容易被遮挡。如今只能看到佛塔的上半部分,但毕竟是近在咫尺,转眼就可以到达了。于是便兴冲冲地向右边拐去,就在那转角处,一块木牌赫然竖立在眼前,上面写着:游客止步!

面对着这样的一块牌子,简直让我目瞪口呆,我一口气走了大半天,为什么眼看快到佛塔之时,突然给我泼来一盆冷水,难道是我不够诚心,得罪了长老,这恐怕说不过去。我认为最大的可能,是还有些设施尚未完工,目前还不能让游客进去。这样想着我便渐渐平静了下来,也不打算强行进入。于是便停了下来,进行近距离观察并用心去体验,尽管我睁大了眼睛,也只看到了一些大理石上的浮雕,以及那些金黄色的飞檐翘角和指向苍穹的塔顶。佛塔内存放有何物,尤其是舍利子放在何处,我依然一概不知。但仔细想想,凡是佛界中的一切,不是眼睛看看,用手去摸摸就可以明白的,而是要静思方能进入,用心去体验才能领会。经过一番自我劝慰之后,刚才的心中不快便烟消云散。

虽然我还没有到达佛塔,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已经站在佛国的大门前,离那神奇的世界并不遥远,更主要的还是让我重新认识了本焕长老不平凡的人生。尽管其中隔着佛门与凡俗两个世界,但善良和美德总是相通的,尤其是本焕长老他一生皈依佛门,诚心修炼,品行高尚,且告戒后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空总是祸根;欲即是火,火即是欲,欲火容易焚身。本焕长老一生可谓冰清玉洁,一尘不染,直至百余岁高寿,方涅槃升天。

这次完全可以说是阴错阳差,误把佛塔当作天外来客,当作梦想中的黄金,如今回想起来,纯属非分之想,且对佛祖有所不敬。但许多事情往往就是塞翁失马,因祸得福,我就是因为距离太远,便产生了错觉,出现误判,才会走到此地。假如一开始就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也就不会有如此悬念,不会让我产生如此好奇心,便不会急着要来揭开这个谜底,这篇散文也就肯定写不成。


  • 1
  • 2
  • 3
  • 4
  • 关键词:弘法寺仙湖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2钻
  • 文学应当向上,要充满阳光;写作应该向下,去掘泉挖矿。
  • 文学应当向上,要充满阳光;写作应该向下,去掘泉挖矿。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9
  • 20813
  • 19
  • 276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