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居家令
  • 点击:4455评论:22020/08/18 16:33

李伟业
李伟业有个心病,也是他面临的一个难题,那就是老父亲的问题。老父亲已经八十多岁了,还在老家问村生活,李伟业想接父亲出来,跟自己一起生活,这是他最近很迫切的想法。为什么说是一个难题呢,难就难在父亲不想出来,而妻子和女儿对接父亲回来这件事,并不是十分积极,而是在他跟前说,要尊重父亲的意愿,你要是接他过来,本来是孝顺他,结果反而让他不高兴,不开心,这不合适吧!
李伟业知道她们说这样的话,一方面是尊重父亲的意见,另一方面也在心里上,还没有接受自己的想法。李伟业不要求妻子和女儿和自己一样拥有对父亲的感情,只要求她们在大的方面合上自己的节拍就行。妻子也是文化人,当然也通情达理,所以,李伟业知道,自己要是硬把父亲接进城里,妻子会慢慢接受的,关键还是做父亲的工作。
李伟业在深圳开了一家饭店,突出了地域特色,这个特色首先体现在名字上,名字就叫昆阳之家,然后里面的布局,也很是体现老家特色,里面有很多照片,比如火车站,电影院,县衙,革命老区段庄,石门水库,孤石滩水库,燕山水库,翠花桥,老城墙,老城河等等照片,都在彰显着昆阳的历史。
这个饭店从开业以来,因为地域特色明显,昆阳之家生意一直不错。
按说这两天,李伟业是没有时间回来的,马上就是春节了,年夜饭已经预定了不少,现在时代的风向变化了,在饭店吃年夜饭,成了一种风气,有时候要提前一个月预定,昆阳之家的年夜饭,在春节前三个月就预定完毕了,物资采购还早,因为要新鲜,必须即做即买。做食品,对于食材,李伟业还是很讲究的。因此预定完年夜饭之后,就是正常的经营,每天来这里就餐的人也不少,年夜饭是家里团聚的,而同学朋友同事也需要聚一聚,而朋友的同学的同事的聚会年前就多了起来,因此也是忙得不可开交。李伟业进而想,忙碌,也许是生活的常态吧,尤其是在深圳,这个快节奏的地方。在当下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忙碌意味着社会对你的需要,体现着你的价值,所以李伟业很享受忙碌的这个过程。
但他也担心父亲,春节了,按照惯例,他应该接父亲进城。每年春节,李伟业都会接父亲来深圳生活几天,李伟业对父亲说,爹,平时你一个人在家,不来城里,也就算了,春节了,该跟我们进城了,深圳毕竟是南方,冬天还是暖和一些。这个时候,父亲总是认真地说,行,我跟你们去深圳几天也可以,但过完春节,你要送我回来呀。对于父亲的这个要求,李伟业只得同意。年年春节接父亲来深圳就这样坚持下来了,而老婆张燕是一个通达的人,在家里的表现很好,至少在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的问题,对老人也挺孝顺的,这让李伟业觉得,如果接父亲过来长期居住,也应该是问题不大的。
有些事情,需要抓紧干,转眼就是腊月27了,李伟业和老婆张燕商量去接父亲的事,张燕说,这个不用商量,你去接他老人家过来吧。李伟业说,还是一起回去吧,有些事情需要一些仪式感。老婆张燕说,等老人家过来,我给他做几个好菜,这不也是仪式感吗,你放心,我就是不回去,我也不会给你掉链子的。李伟业说,不行,必须一起回去,仪式感除了让父亲感受外,还是要给父老乡亲看呢?张燕有点不太高兴地说,你这是商量吗,你也知道,这两天,我的美容会所也挺忙的,再说,现在武汉的疫情闹得这么厉害,我们这么跑来跑去,也不合适。李伟业说,女儿媛媛也回去,我和她说好了。张燕松了口说,那好吧,我也回去,不过,我可不能在家停太多时间,我真的很忙的。李伟业说,我也很忙,这个应该时间不太长吧,也就1-2天,放心吧,年夜饭,我们肯定会在深圳吃的。
腊月27下午,一行出发了,在高速路上,车辆并不多。李伟业感到有点儿奇怪,按照往年的情况,高速路上的车辆应该是相当多的,今年怎么车辆这么少呢?张燕说,车辆少,还不是疫情给闹得,我给早给你说,今年最好的选择就是减少外出,你可倒好,还拉着老婆女儿到处乱跑。李伟业说,怎么是乱跑,我们这也是正事,媛媛你说,我们接你爷爷来咱家过年,是不是正事?媛媛笑了笑说,这个不好说。李伟业说,你这个鬼丫头,怎么想就这么说,有什么不好说的!媛媛说,接爷爷是正事,妈妈说的也有道理,爷爷身体也挺好的,你一个人接他就行了,还这么兴师动众的,你知道不知道,今天晚上在体育场有一横的演唱会,我和同学们都说好了,要一起参加呢,我们都是王一横的粉丝。李伟业听了,知道媛媛是受了张燕的影响。就接过话头说,在我们面前,媛媛你可以怎么想就怎么说,但在你爷爷面前,你要想好了再说,我们全部的目的,就是让你爷爷高兴。媛媛点点头说,好,我知道了,回家我就少说话。李伟业说,少说话也不对,这么多人回去,就是为了让你爷爷高兴呢?少说话怎么有氛围?所以不是不说话,而是要想好了再说,还要多说。媛媛有点儿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老爸,我知道了。
到了问村,发现村里也有变化,主要村外的道路硬化了两条,村里又盖了几所二层楼,这是让人高兴的变化;让人不太高兴的变化是,村里的小河水更加少了,大部分河床裸露了出来,一线污水再也没有了李伟业小时候的彭拜。
父亲更加老了,原来雄健的身材,现在变得瘦小,背驼得更狠了,越发地像一张破旧的弓。年轻的时候,李伟业曾经写过一篇作文,专门写的父亲,当时写到,父亲弯弯的身躯就像一张弯弯的弓,而我就是射出的一支箭。现在自己还是一支飞驰的箭镝,而父亲不再是一张有张力的弓了。
显然父亲还没有做好要去深圳的准备,看来不能马上回去了,张燕一回家,就有点儿不适应,家里太冷了,晚上张燕给李伟业说这个,李伟业还说,你还嫌冷,父亲都八十多岁了,还在这样家里,他老人家不嫌冷吗?张燕觉得李伟业的回答根本显示不出来他应有的水平,张燕就说,父亲他老人家,天天在家里,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环境,我不是不经常回来吗?李伟业说,哦,你不经常回来,这不是更不对吗?你应该经常回来。张燕生气地说,你这个人,一说回到老家,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完全乱了章法,你要是用这样的情商来做生意,不赔你一个底朝天才怪呢?李伟业说,我的昆阳之家好着呢,两口子之间,有什么说什么,那用什么客套。张燕生气地说,算了,懒得跟你理论。
晚上,休息的时候,张伟业被张燕推了出来,我跟女儿住,你赔你爹去吧!李伟业说,什么我爹,是咱爹,然后才明白,张燕为白天自己说的话,还生气着呢!李伟业也不是不想说宽心话,但这涉及到对家乡,对老人的态度,因此他不想迁就张燕。他认为张燕闹点情绪很正常,因为从结婚到今天,张燕的情绪就一直在折腾着李伟业的生活,李伟业认为自己对张燕也算知根知底了。
晚上李伟业在父亲房间里,另搭了一个床铺,晚上睡觉,说起去深圳的事情,父亲对李伟业说,明天还走不了,明天要去赶集,买药。李伟业说,买药到深圳,什么药买不了呀,我在家里没事,但张燕和媛媛在老家感到冷。父亲说,其实你不用让她们两个回来,你一个人接我走就行了,让她们两个回来受这个罪干什么。
李伟业听了父亲的话,心想,父亲也不承情,难道自己的做法真的有问题。父亲说,深圳买药,深圳有张医生吗?你要知道,我只有吃他开的药,才是特别有效的。李伟业说,深圳专家多的很,都是医疗的权威,什么病看不好。父亲说,到了深圳,又是挂号,又是扫描仪器,要折腾大半天,开出的药也不一定对症,哪像张医生,聊一会天,就把你的病症给理清楚了。李伟业见说服不了父亲,就说,行,明天我开车带你去。父亲抬起眼,看了一眼李伟业说,开你的车,这么大一个家伙,到底我们是去赶集呢,还是去显摆呀。
李伟业说服不了父亲,只得同意。第二天一早,下雪了,雪下得不大,就像一层轻雾笼罩着大地,雪落到地面,很快就化了,落到房顶,落到草垛上的那些雪,却在顽强地白着。农村的早晨,显得有些静谧,鸡叫声,狗叫声,鹅鸭的叫声,成了乡村早间最主要的音符。李伟业想,自己已经多长时间,没有过这样的生活了,听着这早晨的音符,让李伟业想起了《桃花源记》,其实人人梦里都有一个桃花源,而这个桃花源绝对不在钢筋水泥的深圳,而是在鸡犬之声相闻的乡村。
父亲起得比自己早,李伟业起来后,发现父亲已经买来了早餐,胡辣汤,村子东头的老胡家的,还是记忆里的味道,李伟业喝的满头冒汗。父亲说,张燕和媛媛还没有起床,这两份是他们的,我先给她们温着,这样不至于太凉。李伟业看看手表说,她们起床还早呢,现在才6点多,我们先去赶集吧,电车有电吧。父亲说,满格的电,赶集能跑三个来回。
李伟业说,我开吧,你坐后面。父亲有点不放心地说,你开行吗?李伟业自信满满地说,怎么不行?我有驾驶证。父亲笑笑说,你是开汽车的驾驶证,开电动三轮不好使。李伟业说,我试试吧,他骑了上面,打开开关,刚走了一段,就滑向了道边。父亲笑笑说,不行,还是我来开吧,你坐后面。李伟业一边下车一边说,三轮车的车把不好控制呀,我感觉好想是车把歪了。父亲走到前面,上了车,父亲的动作有点儿慢,毕竟是八十岁的人了,父亲回头说,你上车,坐好,骑电瓶车,关键是要硬着手脖,控制住方向。
坐在车上,看着白发苍苍的父亲,李伟业心里五味杂陈。小的时候,李伟业有严重的气管炎,经常看医生,都不见好转,李伟业印象最深的就是父亲的后背,那个时候,父亲虎背熊腰,身材高大,父亲背着自己,李伟业就能感受到父亲澎拜的力气,父亲背着自己去过拐河,去过柏宁冈,去过独树。而现在父亲老了,身材变得瘦弱,头发也变得十分稀疏,而且全都白了。
路过老孔家门口,见有不少人,穿着红背心,在给老孔打扫院子。父亲停了车,说,我问问老孔买什么东西不?我给他捎回来一些。父亲和老孔是多年的朋友,从修孤石滩水库就在一起,然后在一起进问村剧团,后来剧团解散,两个人都做了生产队的饲养员,一起养牛耕田,友谊绵延了五六十年了。
老孔在院子里满面笑容地说,不买什么了,你看看这些志愿者,来给我打扫卫生呢?还有扶贫干部,给我送了不少东西,我这里年货都备齐了,不用买了。然后老孔问父亲,镢头,你的年货还不齐吗?父亲名字叫李镢头,听起来像是一个很遥远的名字。父亲笑笑说,老孔,今年我不办什么年货,我要去深圳过年,我去街上买点儿药。老孔笑了,买药上街呀,到深圳什么药买不来?就是灵芝仙草也能买的到。
因为父亲和老孔都在剧团干过,白蛇传曾经是剧团的保留曲目,这个戏里,他们两个经常合作,因此最珍贵的,最难买的药,就是灵芝仙草了。
路上人并不多,和常年这个时候相比,这个差别太大了,集上也是稀稀拉拉的几个人,以前每年这个时候,人是拥挤不堪的。父亲说,看来还是疫情影响的,以往年份,这个不是不要说骑电瓶车了,就是步行也是困难的。父亲畅通无阻地把车骑到民生药店门口,药店人特别多,这些排队的人中,有的要买口罩的,有的买双黄连的,有的买板蓝根的,这些都是防感染的物资及药品。
父亲停下了车,说,伟业,你在这里等着,我去买药,顺便也问问张医生。李伟业想进去看看,就跟着父亲往前走并说,我给你掏钱。父亲说,不用你掏钱,你就在这等着吧,要是觉得冷,那边有背风的地方,你看看张医生的药店,人都排到外面了,看来名医就是名医,人这么多,你再跟进去,不就更拥挤了吗。
李伟业想想,觉得父亲说的也有道理,刚才坐在三轮车后面,三轮跑起来后,自己被风冲着,李伟业是感觉挺冷的,就去东边供销社门前,避避风。
这时候雪已经下得比较大了一些,雪花伴着北风飞舞。路上已经看着有些发白,几只麻雀在地上和檐头嬉戏。屋顶上已经全白了,像是蒙上了一层圣洁的装饰。
这个时候过了几个人,带着红袖章,上面写着防疫的字,在墙上贴了一个告示和一个通知,周围人都围了上来看。这个告示是用红字写的,挨着这个告示的是县防疫指挥部的一个通知,盖着红章。这几个人一边贴,一边说,不能这么聚集,不能这么聚集,你们看看,这是居家令,居家令,今年春节大家哪里也不要去,就呆在家里,就待在家里。
周围有人笑着说,我们这是买药呢,也是为了抗疫情,买药也不让吗?
红袖章说,不让聚集,不管干什么都不让聚集,你知道这里的这么多人,有没有从外地回来的,有没有从湖北,从武汉回来的呢?!所以,好好呆在家里,就保护好了自己,也保护好了别人。
有人说,你看看这疫情闹得,春节本来是热闹的,走动的,现在要过一个安静的春节了。有人反驳说,春节的热闹可以明年继续,人要是没有命了,就一切都跟你没有关系了,众人大笑。
李伟业看过去,发现许多人没有戴口罩,当然李伟业和父亲也没有带,周围有几个人戴了,有两个还戴了n95口罩,周围人就笑道,你看看你,带着这个,很像猪八戒呀。戴的人马上反驳说,什么猪八戒,这是n95口罩,防疫效果最好的口罩了。李伟业觉得应该提醒父亲多买一些口罩,但想想,药店里买口罩的肯定不少,父亲看到别人买,自然就会买的,因此没有必要提醒。
有人拿了手机,边拍照,边说,这是居家令,这是县防疫指挥部的通告,老铁们,给我点赞呀。现在微信、抖音盛行,即时的许多消息,都通过这些平台发布,有人说,现在人人都是记者,人人都是信息的发布官。
通告是打印的,盖着县防疫指挥部的公章,居家令是手写的,红纸黑字,写的很有功力,李伟业赞叹乡间还是有高人。现在李伟业虽然经营着一个不小的饭店,但在公司里,他确实找不到什么写字写得很好的人,现在手写的机会越来越少,有多少人开始提笔忘字了呢?!
父亲买药出来,药买的不少,也买了两包口罩,李伟业看看那些药,有治疗糖尿病的药二甲双胍,李伟业想,父亲什么时候有糖尿病了呢,看来自己对父亲关心不够,只知道父亲有胃病,血压好像也有点儿问题,从来不知道父亲有糖尿病。想到这里,李伟业有点儿后悔刚才没有跟着父亲一起进去。
在路上,李伟业问父亲,爹,你有糖尿病,什么时候得的?父亲说,糖尿病?我没有得糖尿病。李伟业很奇怪,问,没有糖尿病,我看你买了不少糖尿病的药。
父亲顿了一下,说,那不是我的药,是给你胖婶玲子的,她有糖尿病,我这不是要去深圳了吗?给她买点儿药,你也知道,兴和耀都不在家,都在外打工没有回来呢?李伟业这才恍然大悟,同时也感到,这件事情值得琢磨。
父亲还说,现在疫情严重,你看看刚才门口贴的通知,你听听路上广播里的要求,我想,我还是不去深圳了,就呆在家里,这里比较安全,你们回去吧。广播上通知,疫情期间不要乱跑。
李伟业有点儿吃惊了,说,爹,你这里什么年货都没有准备,不去深圳,你吃什么,喝什么。父亲说,让你姐送过来点,刚才我已经给你姐打过电话了,肉下午都送来,我不但不回深圳,要让我说,你们三个也不要回去,大城市里人来人往,哪里有咱们问村安全。
  • 1
  • 2
  • 3
  • 4
1/6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关键词:疫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陈彻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9-0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彻评委2020/09/02 10:57:07
    • 分享到:
  • 非常好的故事,突如其来的疫情给原本就暗流涌动的家庭关系带来怎样的冲击,给人们带来怎样的思考、取舍、领悟、变化,这样题材的小说其实是很稀缺的。本文叙事完整、文字流畅,多角度叙事的结构也十分讨巧,可惜是语言太过平实,且叙述太主观。小说区别于散文、纪实文学的最主要特点就是要尽量客观中性,毕竟故事中的每个角色身在自己的故事中时,自己都是中心,作者不宜做过多主观判断。这篇小说有进步空间,往继续努力!
  • 谢谢陈老师点评及建议,我有时候,写东西,就是主观判断加的过多,以后要尽量往客观冷静,要具体细节上写。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森林,业余作者,有数部中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
  • 森林,业余作者,有数部中篇小说,在省级刊物发表。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3
  • 29590
  • 81
  • 11510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