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人,一座城
  • 点击:9166评论:122020/08/20 15:58


1.

唐朝末年,中国各地军阀割据达到四五十个,常年混战,天下大乱。最后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朱温把刚扶上台的傀儡——哀帝给废了,自己登基称帝,改国号为后梁,五代十国时代开启。军阀们对朱温并不服,纷纷自立为王,为了地盘和利益,你打我,我打你,混战如故,中华大地,满目仓夷。

各地军阀里,要数闽王王审知最有智慧,对外不相争斗,以和为贵。对内励精图治,施政以德。中国各地战乱频,残破不堪,反观闽国,经王氏开发后变成“海滨邹鲁”,一派祥和。

末代唐朝工部侍郎黄峭山,审时度势,决心弃官归隐。纵观天下,发现只有闽国是一片净土,于是携家带口,回到了家乡福建邵武和平镇,那一年是公元907年,唐朝灭亡,而黄峭山才35岁,正值壮年。

黄峭山英才早露,十八岁时便变卖私产,组织自卫队,抵抗强盗,保境安民。二十岁时得到唐末名将李克用赏识,跟着李克用南征北战,赢得了侍郎功名。在朝为官时又看尽官场艰险,被人陷害,差点丢了性命。对打仗和从政从此心灰意冷,平安是福,只想安安静静过完下半辈子。

福建在王审知的治理下,治通人和。峭山公创建和平书院,投身于家乡教育事业。同时,迎娶了三房夫人,生儿育女,随后二十二年里,生了二十一个儿子,每房夫人各生七个,平均每年生一个。

可惜好日子并不长久,公元945年,闽国被南唐所灭,无国何以为家,峭山公开始意识到未来的风险。公元951年,南唐攻楚,战火又起,黄家在当地家大业大,仅二十一个儿子,聚在一起就是一队精兵。树大招风,峭山公经过深思熟虑,决心遣散儿子们以保家人平安。在峭山公八十岁寿辰时,峭山公把儿子们都招集在跟前,跟他们说了自己的决定:各房只留长子,其余十八子,每人分得碎银一升、骏马一匹、族谱一本,然后各奔前程。

临别时,峭山公为儿子们赠诗一首:

信马登程往异方,任寻胜地振纲常。

足离此境非吾境,身在他乡即故乡。

早暮莫忘亲嘱咐,春秋须荐祖宗香。

漫云富贵由天定,三七男儿当自强。

峭山公想跟儿子们说的话都在诗里,他告诫他们:任由骏马奔驰,东南西北,四面八方,离开就别回头,马儿跑到哪里,哪里就是新家,每天早晚都要默念父母的嘱咐,堂堂正正做人,每年春秋时节要记得给祖宗上柱香,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不要强求,不管在哪里,都要承担一个男人的责任,谨记祖训,自强不息。

黄家十八子与家人洒泪挥别,手鞭骏马,绝尘离去。他们都心里清楚,八十老父时日无多,这一别或许就是永别,只是父命如山不可违,不管对家乡多么依恋,对亲人多少不舍,他们都须遵守父命,择地开基、自力更生。

峭山公目送十八个儿子离开后,松了口气,两年后,无疾而终。

2.

峭山公的第二十个儿子为黄井公,忍痛离别父母时年仅23岁,途经建昌府南丰县时,突然骏马失蹄,跪地不起。井公视为天意使然,遂就此依山傍水,择地安家。

六百多年后,井公后代业以遍布福建、江西和广东。公元1638年,清军多尔衮部突破长城防线,短短数月里,先后攻破了1府、3州和57座县城,在明朝北方腹地为所欲为。在西北和南方,农民起义军李自成部和张献忠部转战大半年中国,明王朝已成为强弩之末,岌岌可危。其时,井公28世孙——52岁的走方郎中黄朝轩只身来到了坪山高寨子,租居民房,行医为生。人们只知道这位中年郎中是梅州兴宁人,在惠州住过,至于其详细身世来历,没人知晓。因为朝轩公医术精良、本性诚厚,许多疑难杂症,一到他手中,便药到病除,为他在坪山赢得了好名声,因此人们并不介意他的神秘往事,江边村的麦姓财主甚至与他结拜为兄弟。

麦姓财主见朝轩公无立身之地,当场写了地契,送给了他一间草屋。朝轩公在这间草屋的基础上建成了黄氏祠堂,迎娶了陈氏、管氏两位妻子,从此安心住了下来,在坪山悬壶济世,养家糊口。

公元1656年,朝轩公去世,留下18岁的儿子黄居中和弟弟黄立中。朝轩公一直没有告诉两个儿子他的人生经历和族谱传承。儿子们只知道父亲是黄氏后人,原籍兴宁,其它一无所知。从黄井公到朝轩公这二十多代里,族谱上一片空白,多种猜测的版本流传于族内,朝轩公的身世成为一个无人能解的谜。或许连朝轩公自己也从没想到,他这样一个年老贫困、流落异乡的走方郎中,竟然在随后短短几代人里,竟然创造出了一个超级大家族,其繁衍人数之多,发展之速堪称奇迹。

居中公之后,接着是三振十九瑞七十八元,到了第五代元字辈时,朝轩公的玄孙已达到七十八位,每次分家时,离家的儿孙,沿着坪山河,另寻新址,建造围屋。黄氏族人仅在坑梓就先后筑造起规模不等的围堡36 座之多。围内住人少则几十人,多则上百人,一座围堡就是一个自然村。村落的拓展是以经济基础为基础保障的,黄氏族人亦农亦商,聚敛财富,逐渐在坑梓一族坐大,成为富甲一方的强宗豪族。

无心插柳柳成荫。如今朝轩公家族已经传承到16代,子孙数万,分布在坪山、龙岗、惠州、广西、香港及东南来等。特别是原坑梓镇区域的户籍居民,80%都是朝轩公后人。只是令黄家人遗憾的是,他们数次派人去惠州、兴宁查访,都没找到朝轩公的准确出身。子孙后代们猜测,朝轩公在明朝为官,不愿为清人做事,怕连累亲朋好友,便断了一切联系。但猜测归猜测,事实仍然是镜花水月,朝轩公迁到坪山江边村六年后清兵才入关,所以把朝轩公想象成反清义士还是有些牵强。但通常来说,一个普通人肯定不会对后代隐藏自己的来历,况且朝轩公迁到坪山时已经52岁,大好的中青年阶段都是空白,想象空间很大。

52岁才隐居坑梓的走方郎中的朝轩公,仅仅凭着自然繁衍的力量,开辟出一座方圆四十平方公里的黄姓城镇——坑梓。让我们大胆假设一下:在朝轩公52岁前,他在惠州、兴宁或者中国某地某个城市,他有着另一种身份,可能是明朝官员,也可能是义军首领、医馆医师、落第秀才等等,三十而立,娶妻生子……,依此类推,或许,二世祖居中公在世上还有着许多同父异母的兄弟们,世上还存在着另一座由朝轩公始,由其后代开辟的“坑梓镇”呢?一切皆有可能。

3.

2020年8月中旬,我同数位作家朋友去坪山采风,我的采访对象为龙田街道老坑社区井水龙居民小组的66岁黄海忠和龙田社区田段心居民小组的76岁黄桂容。在出发之前,我查阅了一些资料,老坑和龙田2016年前都属于坑梓镇,我的采访对象都姓黄,他们会不会有关系呢?既然有了这样的想法,采访过程中就可以顺便验证一下,客家传承探索是我感兴趣的一个课题。

龙田街道位于坪山中心区,北接惠阳,东连龙岗,深圳大工业区位于其境内,工业发达。从沈海高速坑梓出口下高速,不到两公里,就到了老坑井水龙。现在的龙田,道路宽阔,车多人多,高楼大厦一栋接着一栋。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政策刚实行,龙田便开始了第一轮的建设,港资厂纷纷进驻,一片片厂房代替了一丘丘的农田。而今,坪山设区,市政府给坪山区的定位是:深圳都市圈东部创新中心与商务中心。龙田因此又迎来第二次发展机遇,成为东部新城建设的主力军。

如今的龙田村民,早已不是数十年的“泥腿子”,现在的每一个居民小组,都是一个股份公司,每一个村民都是公司股东,他们迎着改革开放的东风,分地建房做工业,率先走上富裕之路。

我对黄海忠大叔的采访地点在社区办公室,采访时黄大叔很腼腆,总跟我强调他一生平平无奇,没什么可以写的。一直聊到年青时代的苦日子,黄大叔的话匣子才打开,他说,小时候家里很穷,一家六口住在二十平方的房间里,父母一张床,他们四兄弟挤一张床。大哥结婚了,要把床让给哥嫂,三兄弟只能住离家不远处的草屋,草屋里堆满干草,父母给他们在草堆旁边支了一张床,一住就是十多年。

其实黄大叔的父亲有份很好的工作,坪山建筑队的队长,收入也不错,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黄大叔至今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家那么穷,父亲不怒而威,客家人以孝为先,他也不敢问,据他猜测,父亲的钱都用来支持更穷的宗族兄弟了,几代人都住在大围屋里,低头不见抬头见,谁家无米下锅或生病等等一清二楚,父亲见不得自己的宗亲兄弟受苦,自然也就留不住钱。

住房紧缺的状态直到九十年代初村里统一分配宅基地时才得到改变。生活条件好转后,大叔辞去位于葵涌的港资企业管理工作,回到坑梓,在镇政府任办事员直到退休。黄大叔说,他现在很满足,自建的房子很大很宽敞,有退休工资、村里分红,生活无忧。的确,像黄大叔这样经历过贫苦的人才更珍惜当下。

访谈结束,我问起黄大叔的族系。黄大叔说他是朝轩公第十二代传人,七世祖为奕敏公。社区办公室左边便是奕敏公祠堂。我让他带我去参观一下。

祠堂很新,门楣上写着“黄氏祠堂”四个大字,走进大门,右边墙壁刻着江夏黄氏著名的内外八句诗(即上文提到的峭山公遣子诗)。邻近铭文是关于奕敏公的介绍,大意为井水龙黄氏开基祖奕敏公生于1785年,于1824年带领六个儿子在这里建屋筑祠,历经一百七十多年风雨,二十年前倒塌。2016年,全体族人筹资66万元,重建祖祠。

黄大叔说,他们以前的族人都住在祖祠老围里,奕敏公下的六房族人围绕着祠堂一圈圈的建房,大家齐心协力,为祖屋添砖加瓦,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经过数代人努力,成为井水龙黄氏围屋。黄大叔带我绕过侧门,带我看他住过的地方,那是一块约二十平方的空地,四面还有土墙的痕迹。黄大叔的介绍让我对客家人团结一致、勤劳吃苦、坚持不懈的精神所感动,颠覆了对客家围屋的想象,曾经,总认为宏伟壮观的围屋都是族里富商大贾的成果,事实上,留存于世的大围屋如“大万世居”、“长隆世居”、“龙田世居”等大型围屋的确是经商赚了大钱的族人所建,但更多的是如奕敏公这样普通的以务农为生的族人,他们只能通过儿孙的力量,一代代的积累,才能成就一座并不坚固的小型围屋。可以想象,当初黄大叔一家六口住在这仅仅二十平方空间里的窘况和迫切改变命运的渴望。

大概是旁边没有别人在场,跟黄大叔也聊得很愉快,黄大叔便跟我说起他一生中最有成就的一件事情:

1977年,23岁的黄大叔当上了生产队队长,那时四人帮刚下台,百废待兴,井水龙生产队工作一天的工分才一毛钱。黄大叔读过高中,虚心请教一个坐过八年牢,刚刚刑满释放的劳改犯,这位劳改犯在劳改时专门耕种芋头,他告诉黄大叔,井水龙的土质,上层只有薄薄的不到十公分的一层泥,下层都是沙,种水稻产量低,亩产才二三百斤,但却是种芋头的好地方。黄大叔一听,大喜过望,立马任命这位劳改犯当技术员,把队里稻田全都平整成芋头地,当年即获得大丰收,并组织村民们背芋头去淡水墟上去卖,每人平均一天可以赚到5毛8,村民收入翻了将近六倍,大家都欢天喜地。黄大叔正准备带领队员大干特干的时候,没想到大队领导却把黄大叔给换了下来,理由是黄大叔搞经济作物不对,要求村民坚决执行中央的指示,以粮为纲,复耕水稻。黄大叔郁郁不乐,却无可奈何。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客家黄氏坑梓坪山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太奇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8-27
  • Inna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8-25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叶紫4举人2020/08/26 10:35:23
    • 分享到:
  • 作为江西黄峭山的后裔,为此骄傲。
  • 向峭山公后人致敬

    回复

    • Inna2童生2020/08/25 07:44:29
    • 分享到:
  • 故事有起源,有结尾。黄氏的面,到坪山的点,再回到黄氏,行文中规中矩。体裁涉猎范围不小,大概是很多细节未能提及,些许遗憾。
  • 刚重看了一遍,我还是觉得点到为止挺好

    回复

  • 笔力劲健,纵横捭阖,仿佛杨过使用玄铁重剑,别人看来很沉重,他却舞得潇洒自如。
  • 书生的赞词太好,惭愧!

    回复

    • 小宇5进士2020/08/20 17:36:35
    • 分享到:
  • 黄婆婆急得没办法,干脆破釜沉舟,放手一博,她把村民们都召集在一起,宣布把田土全分到户,自家的田地自己想办法。她找来一根长竹竿,亲自量测,按人头分配……说来也怪,分田到户后,大家不知哪来的劲,硬生生把原本认为不可能的收割任务完成了——黄婆婆的敢为天下先的魄力令人敬佩,就是拿到今天来说,仍然如此。多少官员为了保住乌纱帽,只扮演棋子的角色。
  • 谢谢李玉兄点评:)许多老人都有很多故事都很可敬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20/08/20 16:58:25
    • 分享到:
  • 题材切入点很赞,就是稍微显短一些。
  • 同感,拼写没校对
  • 说三五千字,我可是翻倍了呢
  • 意犹未尽就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63396
  • 21
  • 186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