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第二十章
  • 点击:7076评论:02020/08/23 17:27

                                                        第二十章

李梓南陆陆续续借来的钱都是杯水车薪,感觉医院像个黑洞,多少钱都填不满。他真搞不懂治个病为什么那么贵?他想起运钞车每天都来医院运钞票,忍不住破口大骂医院,连这个世界也一块给骂了。骂吧,他现在除了悲伤和愤怒,就剩绝望了。

他儿子至少还有一个月才能做第二次造血干细胞移植,但现在不是儿子等不及了,而是他挺不住了。他已经欠了医院不少钱,他再不交费医院就要给他儿子停药了。停吧,他再也弄不来一分钱了,只能放弃治疗了。他打电话告诉母亲,晚上不用给他送饭来了。

天快黑了,街灯陆陆续续亮起。李梓南抱着儿子打车回家,儿子在他怀里昏睡。他感觉自己已死,脑子里像一间空荡荡的教室,任凭一个小孩闯进来乱涂乱画,画星星、画月亮、画大海、画天堂……可画的不可画的全都画。

车子停在路边,司机打开车内灯说到了,可李梓南没反应。司机提高嗓门又跟他说到了,他还是没反应。司机从后视镜看见他闭着眼,双眼深陷,头发蓬乱,脸色煞白,没有一点血色,脸庞瘦得像被什么动物啃过一样。司机有点忐忑,转过身,伸出微微颤抖的手,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腿,感觉他的腿也很瘦,好像没有肉。他还是没反应,像个死人一样。司机心里一颤,他不会是死了吧?他到底是人是鬼?

司机解开安全带,拉下所有车窗,开车门下车,绕过车头来到车子右侧的后车门旁边。他像小孩子捣马蜂窝一样,畏葸不前,想伸手探一探李梓南的鼻息但又不敢。他的手伸伸缩缩好几回,终于伸到李梓南的鼻子下。他确定李梓南没死,松了一口气。

司机拍了拍李梓南的肩膀,李梓南睁开眼,吓他一跳。他见李梓南瘦削的脸庞镶嵌着一双又大又凸的眼睛,他真怕这双眼睛掉出来。李梓南告诉他一个地址,说要去那里,那地方是那个在李梓南脑海里乱涂乱画的小孩告诉李梓南的。司机知道李梓南说的那个地方,那地方很有名,但有点远,而且那里很少有人打车,他不愿意去。李梓南不肯下车,他只好答应去。

天已全黑,路上的车辆走走停停,红彤彤的车尾灯连成一片,犹如一条红色的巨龙。司机载着李梓南父子俩,顺着车流,驶出市区,越走越顺畅,像个便秘的人吃对了药。

车子远离了城市的繁华灯火,向另一片灯火驶去,这片灯火有几分宁静和神秘,远看像一片鬼火。还没到达目的地,李梓南叫司机在一个三岔路口停车,说要下车了。司机觉得这乘客真奇怪,天快要下雨了,又是大晚上的,竟然没到目的地就下车,这周围又没有房子。司机懒得问,收了钱就走了。

李梓南抱着儿子,走在一条宁静的柏油路上。路两边的树木很高很挺拔,像两排卫士。路灯很昏暗,灯杆很矮,造型很别致。路上时不时有车辆驶过,柔和的近光灯洒在路面上,车子没摁喇叭,很安静,像是随风飘来。李梓南好像在哪见过这种场景,像是在动画片里,又像是在梦境里。

起风了,树叶簌簌往下飘落。再往前走两三百米就是枫市最有名的别墅群的入口了。李梓南停下脚步,把儿子放在路边,转身就跑。

一道闪电犹如金鞭从天而降,打在李梓南面前。李梓南吓了一跳,停住脚步不敢动。一声尖锐刺耳的雷声过后,他听见身后传来儿子的哭声。他依然站着不动,好像被雷击中了似的,感觉胸口疼得厉害,心脏快要炸了。他慢慢蹲下身,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撑着地。

下雨了,雨头稀稀拉拉打在地上。落在他手背的上雨有点烫,其实那是他的泪水,地上早已泪湿一片。他挣扎着站起来,跌跌撞撞跑回儿子身边,扑跪在地,抱起儿子,失声痛哭,似乎在用儿子的哭声做配音,但嘴型对不上。

雨下大了,李梓南父子俩淋了几滴雨。

李梓南抱着儿子钻进路边一个废弃的岗亭里。岗亭里黑黢黢的,李梓南掏出手机想用屏幕照点光亮,却发现手机没电了。外面风雨交加,电闪雷鸣,映得岗亭里忽明忽暗。李梓南脱下上衣,给儿子擦身体。他在黑暗之中和另一个自己对话:

“你刚才为什么把儿子丢在路边?”

“我实在没办法了,我希望能有个富翁大发慈悲把他捡回去给他治病。”

“放屁!一派胡言!你分明是想丢弃自己的儿子。这条路静悄悄的,没等人发现你儿子,你儿子就被雨淋死了!就算不被淋死也不会有人收养你的儿子。孤儿院里那么多健康的孩子都没人收养,人家怎么可能会收养的你奄奄一息的儿子?若不是上天可怜你的孩子,刚才那道闪电早就把你劈死了!你真是狼心狗肺,丧尽天良!”

“我错了,我要把儿子带回家,即便他活不了了,我也要把他抱在怀里,给他最后一丝温暖,让他记住我,下辈子还做我儿子。不,下辈子不要再做我儿子了,我怕我下辈子还是个没用的人……苍天啊,我愿用半生阳寿换我儿一生平安,我若能看我儿长大成人,我就了无牵挂了。”

……

李梓南光着膀子,抱着儿子。儿子张开嘴,含住他的乳头。他浑身一颤,心如刀绞。他想起了苏茜,心里不再恨苏茜了。他险些丢弃儿子,他有什么资格去恨苏茜?他只想,此时要是苏茜在身边给儿子喂上几口奶那该多好啊!

雨停了,他抱着儿子走到大马路边等的士。这个地方确实不好打车,又是刚下完雨,更不好打。

他们打车回到家里,已是深夜。母亲不在家,李梓南一下子慌了,估计母亲去医院找他了。他马上换了一块手机电池,要给母亲打电话。电池刚换好,母亲就回来了。

“妈,你上哪去了?”李梓南看见母亲衣服湿溻溻的,心里怪难受的。

“你们是怎么回来的?”母亲问。

“我们在路上被大雨困住了,雨停后才打车回来。”

“我见你们迟迟没回来,打你手机又打不通,我就去医院找你们。医生说你们早就走了,我就冒雨走回来,好接应你们。”

“我手机没电了,我们在路边的店铺里躲雨。妈,你快去洗个热水澡,早点休息吧。”李梓南鼻子发酸,喉咙哽得难受。

“我大孙子在哪里?”

“在屋里呢。”

母亲赶忙进屋去,见她的大孙子昏睡得迷迷糊糊。她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想抱抱她的大孙子,低头看见自己衣服是湿的,所以没抱。她跪在大孙子的床前,老泪纵横,像一个不肖子孙跪在长辈的病床前请罪。

李梓南不敢想象,如果母亲知道他今晚差点丢弃自己的儿子,母亲会有多生气,定会狠狠地打骂他,或者来不及打骂他,母亲就气晕过去。今晚这件事将会成为永远的秘密。人活一辈子,谁能没几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呢,只是这个秘密将会让他内疚一辈子。

大雨过后的夜里,天气有点凉。今晚是李梓南自儿子生病住院后第一个晚上在家睡觉,他上次在这张床上睡觉的时候,是两个人,他和他的妻子。今晚这张床上也躺着两个人,他和他的儿子。然而,他的儿子可能也要离开他了,而且是永远地离开,到另一个世界去。他把儿子的小手攥在自己手里,把自己脑袋和儿子脑袋靠在一起,什么都不想,心里很平静,似乎泪已流尽,心已成灰。

夜里,儿子醒过一次,他赶紧冲奶粉喂儿子吃。他不敢睡就是想等儿子醒了喂奶粉。他看着儿子吃得还挺香,心里有了一丝慰藉。

今天是李梓南把儿子接回家的第五天,这五天来,医院每天都打电话来催他交欠费。李梓南每次都说暂时没钱,有了钱立马交,可医院还是每天都催,好像人家过一天就能筹够钱一样。下午,医院又来电话了,李梓南每次见到这个号码都想挂掉不接,可每次都接了,这次也不例外。

“李先生,赶紧把孩子送回医院吧……”

李梓南一惊,难道医院要拿他儿子做抵押吗?真是岂有此理!

“有个慈善家大老板,要资助你儿子治病。”

“啊?真的吗?”李梓南激动得热泪盈眶,有点不敢相信。

“真的。所有费用他都包了,包括你之前的欠费。”

“他叫什么名字?哪里人?是青海那边的吗?”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人家是匿名资助的,预付了一百万呢。”

“一百万?”

“是的。”

“可我总得知道这位大恩人是谁啊。”

“哎呀,这个你以后自己查,快把孩子送回来吧,救命要紧!”

“好的,好的,我马上送孩子去医院。”

李梓南从未遇到过哪位医生这样热心豪爽。他挂了电话,忙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正在楼上晒被子的母亲。母亲听后,激动得站不稳,跪下来泪汪汪地仰拜天空,好像是大恩人在天上往下撒钱。李梓南不敢耽误,立马抱着儿子赶往医院。

晚上,李梓南翻看手机通话记录,找到半个月前青海那位大姐给他来电的座机号码,拨了过去。接电话的人还是那位大爷,李梓南把详情跟大爷说。大爷倒是很有耐心听,他告诉李梓南,这电话是路边店的公用电话,别说找一个半个月前用过这个座机的人,就算是半小时前用过该座机的人都难找。上哪找去?这可是大海捞针啊。如果是一个小区的公用电话,那还有可能找得到人。

李梓南心想,他儿子的大恩人肯定就是大姐跟他说过的那位慈善家。可大姐为什么不打个电话告诉他呢?大姐跟他说过,不管情况怎样都要打个电话告诉他的。难道是大恩人不想让人知道,所以不让她说?李梓南现在终于相信,人世间真有活菩萨,像大恩人这样的大善之人就是活菩萨。

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没什么好怕的,但可怕的是没钱治病只能等死。儿子有大恩人的资助,李梓南看到了希望,但他悬着的心还没放下,毕竟有钱治病不一定就能救命。

  • 1
  • 2
  • 3
  • 4
  • 关键词:言情现代都市青春浪漫职场豪门偶像甜文虐恋孽缘复仇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1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600
  • 56
  • 424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