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第二十一章
  • 点击:6789评论:02020/08/23 17:39

                                                       第二十一章

再过两天,李梓南的儿子就要做第二次造血干细胞移植了,供者就是李梓南。他既期待又紧张,比一个内心脆弱的高三复习生即将高考还要紧张百倍。

儿子手术后,李梓南依然紧张焦虑。人家高考结束等分数,心里多少有点数,可他心里没一点数,毕竟这事半点由不得他。他每天都在医院里守着儿子,几乎寸步不离。住院部同住一个楼层的病人家属大部分都认识他。

一个女子坐在李梓南身边,年纪估计比李梓南小几岁。她儿子仅比李梓南的儿子小两天,前段时间因感冒咳嗽没及时治转成了肺炎,现在已住院治疗好几天了。

“咦,我怎么没见过你老婆?”女子问。

李梓南苦笑了一下:“她走了。”

“唉,我们的孩子都是苦命的娃,一个没了妈,一个没了爸。”

“她没死,走了。”

“啊?那她上哪去了?娃生了那么大的病,怎么不来看看?”

“不知道。”

“不要娃了?不回来了?”

李梓南搓了搓脸,没回应。

“哎呀,这个女人怎么狠得下心啊,娃都不要了!太狠心了!是跟别的男人跑的吗?”女子有点气急败坏。

“不知道!你就别问了!”李梓南有点不耐烦了,后悔跟她说这些。

“哦,好吧。”女子低下头。

过了一会儿,李梓南问:“你丈夫怎么死的?”

“在建筑工地摔死的,那时候我儿子还没满月。太惨了,一分赔偿都没有。”

女子忍不住哭了。

“他们为什么不给死者家属赔偿?”

“他们说我老公自己违规没带安全帽,可那明明是手脚架塌了我老公才掉下来的呀。”

“真他妈奸商!”李梓南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往后女子常和李梓南拉家常。她叫何翠莲,老家是安徽的,来枫市做裁缝已有好几年。丈夫在工地坠亡后,她继续留在枫市,主要是想为丈夫讨个公道,可却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李梓南母亲看她母子俩挺可怜,母亲每天给李梓南送饭时,也给她送饭。何翠莲很感动,感觉自己在枫市像是有了亲人。李梓南的儿子营养不良,何翠莲把自己的奶水挤进奶瓶里让护士送进移植仓给他儿子喝。有时何翠莲全身消毒后,进入移植仓直接给他儿子喂奶。李梓南和母亲深受感动,李梓南打算等儿子出院后一定帮她讨回她丈夫的死亡赔偿金。

李梓南的儿子恢复很好,两个月后终于出院了。李梓南祖上三代都是农民,但都是善良本分,乐善好施之人,果真应了“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的俗语。李梓南的儿子比何翠莲的儿子个子小很多,还很瘦,像一个烤熟的小红薯。也难怪,他儿子可是刚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啊。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李梓南不求儿子将来能大富大贵,只愿他一生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就好了。

何翠莲几乎每天都带着自己的儿子来和李梓南的儿子一起玩。其实两个小孩都还不会走路,也还不会说话,何翠莲主要是来给李梓南的儿子喂奶。她觉得这孩子的妈妈走了,怪可怜的,有奶水就多喂他吧,反正她儿子已断奶了,她奶水多的是。

李梓南的母亲不知该如何报答何翠莲,所以每次何翠莲来,母亲都给她做好吃的。母亲觉得人家来给她孙子喂奶,她给人家做点好吃的还不应该嘛。母亲还寻思着,如果苏茜以后不回来了,她就撮合何翠莲和李梓南在一起。母亲每次想到这事,她就隐隐有点担忧,她倒是不怕人家看不上她儿子,而是怕她儿子对何翠莲没这意思。母亲之前听李梓南说以后不再吃肉了,她以为李梓南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还真是,这都两个多月了,李梓南真是一块肉都没吃。母亲觉得这是因为苏茜离开对李梓南打击太大,她真担心李梓南会遁入空门,好在目前尚未发现李梓南有万念俱灰的迹象。

有母亲在家照顾儿子,还有何翠莲来给儿子喂奶,李梓南每天可以安心去工作了。然而,工作室的同事都走了,因为最近几个月来几乎没有单子。走就走吧,李梓南不怪他们,总不能让人家留下来喝西北风吧。

今天,李梓南闲着没事,想去何翠莲她丈夫曾经待过的建筑工地探一探。他在远处望见工地几幢大楼快要封顶了,时不时有带着安全帽的工人进出工地,大门外有个门卫在转悠。李梓南去劳保店买了一个便宜的安全帽戴上,身上抹点泥巴,顺利进入工地,那门卫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李梓南在一块公示牌上看到了这个建筑工地的基本信息,建筑占地面积,开工时间,建设单位名称、企业法人姓名等。他觉得来错地方了,应该去建筑单位才对,这工地上都是负责施工的人,老板怎么会待在这里。

他正要离开,见外面进来几辆车,车上下来一些人,鞍前马后围着其中一个梳大背头的人转。李梓南觉得这个大背头应该是建筑公司的高层,到工地视察来了。李梓南深呼吸几下,挺了挺胸,向他们走去。

“你是建筑单位的负责人吧?”李梓南问大背头。

大背头笑眯眯的,不说话,眼睛像扫描仪一样上下打量着李梓南。

“你有什么事?有事下班后到办公室说,你先去干活!”一个胖子说。

“我不是你们的工人,我来讨要魏大勇的死亡赔偿金。”

大背头还是不说话,笑眯眯地走了,其他人跟在他身后。

“喂,你先别走!”

李梓南想跟过去,被胖子拦住。

“有事跟我说!”

“你们为什么不给人家死亡赔偿金?”

“你是他什么人?”

“他朋友。”

“朋友?叫家属自己来!”

“家属不是早就来过吗?你们为什么不给?”

“这事还在研究。”

“都快一年了还没给人赔偿。”

“他这情况特殊,这事故完全是他个人的责任。公司再三强调安全问题,你看。”胖子指着大楼上挂的几条安全标语,“你看看,贴了那么多安全提示,可他不当一回事,安全帽都不带。”

李梓南顺着他的手看去,见几幢大楼上拉着不同的巨幅标语,其中一条格外醒目:你如果出事故,别人就睡你老婆。

“混蛋!写这样的标语!你们比睡别人老婆的人还可恶!”李梓南很愤怒。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胖子指着李梓南说。

几个保安闻声跑过来。

“就因为他不带安全帽,出了事就是自己的事?就不算工伤?”李梓南缓和了语气,好汉不吃眼前亏。

“那当然了。”胖子挑起眉毛。

“他不带安全帽,你们为什么让他作业?”

“难不成每个工人都要我们安排个人盯着?”

“脚手架不倒塌,他能摔下来吗?”

“他要是带安全帽他能摔死吗?就一层楼高,其他戴安全帽的人就没事!”

“反正人是在工地作业时出的事,这是工伤死亡!安全事故!”

“这不是你说了说!”

“也不是你说了算!”

“那就别说了!”胖子转过头对几个保安说:“把他给我赶走!”

“我要去法院告你们!”

“随便!”

几个保安又推又拉把李梓南往外撵,胖子跟在他们身后。

李梓南被赶出工地大门,听见胖子恶狠狠地对门卫说:“你以后再敢乱放人进来,我就让你滚蛋!”

李梓南感觉自己像遇到土匪一样,但这个结局,他是早有预料的。他知道这样死磕是没用的,得另想办法。晚上,他写了一篇文章发给在报社任主编的朋友,文章名叫《工地上的冤魂在哀嚎》。朋友感到为难,不敢刊发。在李梓南在请求下,朋友答应发,但要李梓南修改一下文章,只能说事,不能点名。李梓南没办法,只能改。李梓南知道单凭这样一篇文章怕是起不了什么作用,非打官司不可,于是他在网上找了个名叫冯云庆的律师,还通电话约时间面谈。

李梓南在电话里听冯云庆讲话,感觉他是个成熟稳重的人,应该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两人见面后,李梓南才知道冯云庆才二十多岁。

“楠哥,如果你相信我的能力,我就免费帮你这个忙。”

“你为什么要免费帮我这个忙?”李梓南问。

“一是我想锻炼锻炼,积累经验;二是我见你瘦成这样,一定是刚经历过大难。所以想帮帮你。”

“好兄弟,多谢了!”

李梓南紧紧地握着冯云庆的手,想没到冯云庆如此豪爽仗义。

冯云庆给对方发律师函,并开始收集材料。他本以为对方收到他的律师函,就会有私了之意,不料对方没有一点反应。他意识到不能小看对方,毕竟人家财大气粗啊。可这恰恰激发了他的斗志,他一定要打赢这场官司,打下为富不仁恃强凌弱之鼠辈的嚣张气焰。

其实李梓南对冯云庆并没抱太大希望,只是他没钱到律师事务所请有名的律师,只好让冯云庆帮忙,心中颇有“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的感觉。然而,冯云庆在法庭上的表现令李梓南刮目相看,对方律师的每一次辩护都被他反驳得哑口无言。最终,法院判被告赔偿死者家属四十万元。

冯云庆觉得这个赔偿不合理,建议死者家属继续上诉,要求六十万赔偿。何翠莲不懂这事,全听李梓南给她拿主意。李梓南有点犹豫,他觉得一条人命陪多少钱都不够,但他了解过枫市目前这类赔偿,大概就是这个数。他劝冯云庆见好就收。冯云庆还是建议继续上诉,说有把握拿到更多赔偿。李梓南见冯云庆这么有把握,决定继续上诉。

第二次开庭,冯云庆又赢了,法庭判被告赔偿六十万。被告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此时,冯云庆在李梓南心里,不再是廖化,而是关公,斩颜良又诛文丑,连胜两局,令李梓南敬佩得五体投地。冯云庆也因此在枫市律师界小有名气,崭露头角。


  • 1
  • 2
  • 3
  • 4
  • 关键词:言情现代都市青春浪漫职场豪门甜文虐恋孽缘阴谋复仇较量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1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600
  • 56
  • 424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