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第二十二章
  • 点击:6360评论:02020/08/23 17:41

                                            第二十二章

何翠莲把丈夫的死亡赔偿金大部分寄给老家的公公婆婆。二老叫她把儿子送回老家,由他们来抚养。何翠莲不肯,因为这是她的儿子,必须由她抚养,她相信自己有能力把儿子抚养成人,培养成才。二老没办法,婆婆只好赶到枫市,说是来帮她带孩子。她知道婆婆此来不仅仅是帮她带孩子,还另有目的。

何翠莲之前和几个姐妹一起租了一个店铺做裁缝铺修改衣裤,房租水电费共担,自由接活。她们当中何翠莲手艺最好,接的活最多,收入最多。她的很多新顾客都是经老顾客介绍来的,有的顾客宁愿排队等她也不把衣服给其他人改,就算她开口顾客也不肯给其他人。她很无奈,还遭到姐妹们的怨怼,想把她挤走。

她的这些苦恼,除了向李梓南诉说,再没其他人了。她觉得李梓南连她丈夫的死亡赔偿金都能帮她要回来了,这事李梓南应该也能帮到她,至少能给她一个建议。

“优秀的人待在平庸的人群里,是错误的。你手艺那么好何不自立门户,自己租个小铺子做裁缝呢?”李梓南给她建议。

“自己做啊?我真没想过这事,怕自己做不下去。”

“万事开头难嘛,做起来坚持一段时间就好了。”

“呵呵,要不你和我一起做吧,我教你。”何翠莲嚅嗫着说。

李梓南问:“这裁缝好学吗?”

何翠莲眼睛一亮,忙道:“好学,只要认真学,很快就能学会的。”

李梓南想了想:“好,我们一起做。”

“真的吗?”何翠莲不太相信,“你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没开玩笑,我的工作室就剩我一人了,几个月来几乎没接活,偶尔接个活挣的钱还不够交房租和水电费呢。”

“那太好了!”

何翠莲喜出望外,顿时有了信心,感觉找到一棵可以依靠的柱子。

若换是以前,李梓南是看不上裁缝这工作的,他以前在心里以文艺青年自居,骨子里多少有几分廉价的清高。现在不同了,他经历了儿子大病、妻子离开、事业跌落,他现在像一根木桩一样接地气了,只要能挣钱,掏大粪他也不嫌弃。

李梓南在想裁缝铺开在哪里最合适。在繁华的商业街,那里房租太贵,只怕入不敷出;在高档小区附近,那里的人消费能力比较强,不屑于到裁缝铺改衣服做衣服;在工业区附近,那里人虽多但缺乏生活气息。选在菜市场附近最合适,那里人流多,每天来买菜的大多是大爷大妈或家庭主妇,他们很会过日子,旧衣服或不合身的衣服不轻易丢,改一改还能穿,看见价格合适的好布料还会定制一两件衣服。

何翠莲认同李梓南的分析,她觉得跟着李梓南走就对了,其他不用想太多。李梓南一连几天都在各大菜市场附近转悠找店铺,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满意的店铺,无论是价格、位置、采光都令人满意,铺主也很好说话。

铺子租下来后,需要装修一下,李梓南独自一人用几天时间就搞定。何翠莲原本已有一台缝纫机,只需再买一台就可以了。从租下铺子那天算起,不到一个星期就开业了。开业当天,除了原先和何翠莲一起租铺做裁缝的几个姐妹来看一眼,再无其他人来看。其实李梓南也没跟别人说,开个裁缝铺嘛,没什么好跟人说的,又不是开公司或大酒店。

几个姐妹背着李梓南嬉笑着问何翠莲,她和李梓南是什么关系。何翠莲说是普通朋友与合伙人,她们不信,还不肯罢休,问起了李梓南。李梓南知道她们的心思,只笑着叫她们猜。

刚开始,裁缝铺的生意不太好,何翠莲正好利用这空闲教李梓南做裁缝。没想到,李梓南很有做裁缝的天分,没几天就学会了。他围上围裙,还真像个老裁缝。

李梓南的儿子和何翠莲的儿子都会走路了,李梓南的母亲和何翠莲的婆婆每天在家带孙子,经常相互走动,有时也会到裁缝铺里看看。李梓南的母亲只是普通话说不好,而何翠莲的婆婆真是一句普通话都不会讲,但也奇怪,两个老太太竟然能聊得起来。原来何翠莲她婆婆也很会打手语,也是个人才。

李梓南的母亲还常去安大爷家串门,因为安大爷和他老伴也是她孙子的救命恩人,而且小朵还一直叫她儿子做爸爸呢。母亲可喜欢小朵了,苗苗还在枫市的时候,小朵常来和苗苗一起玩,还帮着哄弟弟呢。

李梓南的母亲和何翠莲的婆婆同病相怜,一个跑了儿媳,一个死了儿子,这两人凑一块,自然像两姐妹一样无话不谈,都有撮合李梓南和何翠莲在一起的意思。何翠莲的婆婆起初不希望何翠莲再嫁人,怕孩子跟人家姓,长大了不认祖。这也是她来枫市的目的。可后来她觉得,如果何翠莲不再嫁人,一个单身母亲独自抚养孩子那得多辛苦啊。虽然何翠莲勤劳能干,就算她能独自养孩子,可她毕竟年纪轻轻啊,总不能叫人家守寡一辈子吧,那样多缺德啊。她如果再嫁谁又能拦得住?所以,她婆婆主动提出来让她找人再嫁,以显自己开明体贴。

李梓南的母亲撮合李梓南和何翠莲,实属无奈。如果李梓南在未婚时说要娶一个生了孩子死了丈夫的女人,母亲一定着急得要上吊。她觉得自己的儿子大学毕业,又在城里有一份事业,让村里多少人羡慕不已,她绝不能让儿子娶一个这样的女人,怎么也得娶个黄花大闺女。可现在不同了,儿子经历了一场大变故,落魄了,她膨胀的心气像一个被针扎的皮球,弹不起来了。

李梓南的心虽然已被苏茜伤透,但他心里依然只容下苏茜一人,再也装不下别的女人了。他对何翠莲只有感激之情,丝毫没有爱情,他们只能是朋友关系,合作伙伴。何翠莲是怎么想的,他不知道。婆婆问何翠莲的意思,何翠莲只说暂时不想改嫁这事。

裁缝铺开张一个月后,裁缝铺的生意逐渐好起来了,甚至有些之前的老顾客来到店铺里定制衣服。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李梓南的手艺竟然比何翠莲的手艺还好,效力更快。这并非何翠莲为了鼓励他而夸他,很多顾客也认为他手艺很好。这点让李梓南自己也很吃惊,他原本刻苦学裁缝,只是为了谋生,并无兴趣,没想到竟能学得那么好。看来压力是最好的动力。现在他对裁缝有了兴趣,对生活更有信心了。

衣服定制,大多由李梓南来做,如果他一个人忙不过来,何翠莲忙完手头的活也跟他一块做。每天晚上李梓南比何翠莲晚回家,有时候何翠莲晚上八九点就离开了,李梓南要到晚上十一十二点才离开。每天早上何翠莲比李梓南早来店里。有的顾客送来衣服没时间等就把修改要求告诉何翠莲,何翠莲会写一张字条和衣服一起放在袋子里,怕忘了顾客的要求。

今天下午,李梓南做完了客人定制的衣服后,和何翠莲一起改顾客送来的衣服。他从袋子里拿出一条裙子,感觉很眼熟,因为苏茜也有一条这样的裙子,灰白色,大小也一样。以前苏茜常穿那条裙子,李梓南每次见她穿那条裙子都说她是灰姑娘。后来李梓南不见她穿了,她说林燕拿去穿了。

“翠莲,送来这条裙子的人多大年纪?长怎么样子?”

“人太多,我想不起来了。你照字条上写的要求改就好了。”

李梓南看了看字条,腰围改大5cm。

李梓南陷入沉思,林燕确实长胖了。这裙子该不会是林燕拿来改的吧?

“梓南,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李梓南回过神,“我在想,这裙子要是穿在原来主人的身上那该多好看。”

“嘿嘿,看你说的,好像这裙子是人家偷来的。”

李梓南笑了笑,开始干活。也许是他想多了,穿同款同尺码裙子的女孩可多了,这怎么可能是林燕拿走苏茜的那条裙子。

傍晚时分,顾客纷纷来拿改好的衣服。李梓南忙着给顾客找衣服,何翠莲负责收钱。

“李老板,有看见眼熟的裙子吗?”

李梓南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抬起头一看,见林燕赫然出现在眼前。

“那条裙子是你拿来的?”。李梓南问。

“是啊,眼熟吗?”

李梓南觉得林燕另有来意。

“我们到外面说。”李梓南把裙子递给林燕。

何翠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李梓南和林燕是什么关系,又不好意思问,只好继续给顾客拿衣服,好多顾客在等着呢。

“你怎么大老远的拿裙子到我这里来改呢?”

“没什么意思,就是让你看看这条裙子还能不够勾起你的回忆,别有了新欢就忘记旧爱。”林燕阴阳怪气地说。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和何翠莲就是普通朋友,合作伙伴。”

李梓南有点气恼。

“就这么简单?孤男寡女朝夕相处。苏茜才走了半年,你就……”

“你什么意思?你是来指责我吗?我就算是另找新欢又有什么错?抛夫弃子的人是她!”

“你要是个有本事的男人,她能走吗?”

“怪我咯?”

“不怪你怪谁?”

“一个女人觉得自己丈夫没本事就要离开他?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难怪你会做出偷人生子的龌龊事来!”

李梓南情绪很激动。

林燕情绪更激动,声音更大:“你觉得我龌龊是吗?你自己是个窝囊废还觉得自己高尚是吗?你有本事为什么来找我借钱?那钱是我儿子的抚养金,是做龌龊事得来的,你为什么厚着脸皮来借这钱?!”

几个顾客站在裁缝铺门口,远远地看热闹。

“我明天就还你!”

“好,明天你不还就不是男人!翻倍还!这是你当初说的,一分都不能少!”

“我明白了,原来你是为钱的事来的。”李梓南苦笑了一下,“你放心,明天就还,翻倍还你,一分都不少!”他感觉自己像咬了钩的鱼儿,想吐钩都吐不了了。

“我等着!”

林燕气冲冲地走了。

李梓南回到裁缝铺里,何翠莲没问李梓南发生了什么,就连李梓南向她借四万元钱她也一句没问就借了,估计她听到李梓南和林燕在裁缝铺外面吵架的内容了。

第二天,李梓南把钱还给林燕,他觉得这个女人太坏了,他要与她绝交,从此不再来往。

  • 1
  • 2
  • 3
  • 4
  • 关键词:言情现代都市青春浪漫职场豪门甜文虐恋孽缘阴谋复仇较量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1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600
  • 56
  • 424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