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第二十三章
  • 点击:7021评论:12020/08/23 17:47

                                  第二十三章

李梓南现在不如以前热爱摄影了,可能是跟工作有关系吧。他不玩游戏不打麻将不打牌,一是不会玩,二是没时间。但是,他宁可一天不吃饭,也不可一天不看新闻。无论是国际新闻、还是省台新闻、市级新闻他都喜欢看。每天国内外发生什么大事奇葩事,他都一清二楚。

他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枫市即将举办一场国际服装设计大赛,参赛者网上报名即可。他抱着玩一玩的心态报名了,觉得这年头有的人建个厕所都要扯上“国际”二字。他报完名,正要关电脑,又弹出一条新闻:枫市公安局副局长彭春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像这样的新闻很常见,李梓南每次看到这样的新闻都很解气,像在自家谷仓里抓到了老鼠。这则新闻除了让李梓南解气以外,还有几分惊讶,因为后面的报道写着:其子彭宇涉嫌敲诈勒索罪,已被批捕。

李梓南在想这个彭宇会不会是他认识的那个彭宇呢?极有可能,他一直觉得彭宇的家庭背景可不一般。但也说不准,毕竟同姓同名的人那么多。他拿起手机想给彭宇打个电话,转念一想觉得不妥,只好打电话问问刘敬义。

“哥,彭宇的父亲是叫彭春泰吗?”

“呵呵呵呵呵……”刘敬义乐得直笑,“是的,就是枫市的公安局副局长彭春泰。看到新闻了吧?”

“是的。这彭宇怎么也……”

“天若欲其亡,必先令其狂。这家伙道貌岸然,暗地里很霸道,像黑夜里的螃蟹,江湖人称膨大少,膨胀的膨。”

“哦。”

李梓南没跟刘敬义多说,挂了电话,一股惆怅涌上心头,毕竟彭宇曾给他借钱救子,他对彭宇是有感激之情的。他穿上外套,出门去裁缝铺。

天气有点冷了,大街上也冷清了许多,有部分人已经回老家准备过年了,但是菜市场还是很热闹。李梓南路过菜市场时,听见很多人在议论彭春泰父子俩的事。

李梓南在裁缝铺里干活时,时不时听见鞭炮声,持续还挺久。最近结婚放鞭炮比较多,但今天的鞭炮声频繁得出奇。他向隔壁店铺的人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有些人在放鞭炮庆祝彭春泰落马。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放炮庆祝这种事,忍不住笑了,不由想起快过年了。

“翠莲,你们什么时候回老家?”李梓南问。

“再过一个多星期吧。你们呢?”

“我老家近,等你们回去后我们再回。”李梓南接着说:“我儿子和你儿子两周岁的生日快到了,要不我们提前给他们过生日吧,你看怎么样?”

“好啊,我也是这么想的。”何翠莲脱口而出。

李梓南说什么何翠莲都同意,跟之前比起来,她现在都会加上一句“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饭店订座位,再订两个蛋糕。叫小朵他们晚上过来一起吃饭吃蛋糕。”

“嗯。”何翠莲点点头。

小朵一见李梓南就喊他爸爸,还搂抱着他,亲昵得很。小朵不太喜欢何翠莲,好像是何翠莲把她苏茜妈妈赶走一样。但是出于礼貌,她还是得开口叫何翠莲做阿姨。话说回来,她还真不知道苏茜为什么走,她问过李梓南,也问过她的爷爷奶奶,但是他们都不告诉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说苏茜嫌贫爱富,抛夫弃子?那不合适。说出差去了?那也不行,苏茜都走那么久了,还回不回来不好说。大人们越是不肯说,她就越想知道,总想解开这个谜。

李梓南的儿子李佑和何翠莲的儿子魏小雨几乎每天都在一起玩,李佑学魏小雨叫何翠莲做妈妈,魏小雨学李佑叫李梓南做爸爸。这两个小家伙这么一叫,他们俨然是一家人了。小朵的爷爷奶奶很喜欢何翠莲,他们私底下告诉李梓南,要是苏茜真不回来了,就和何翠莲结婚吧,两人挺般配的。李梓南估计苏茜不会回来了,可他心里还一直装着她,装得满满的。

两个小家伙生日还没到,何翠莲就带着儿子和婆婆回老家了,李梓南也带着儿子和母亲回老家了。小朵还想跟李梓南一起回老家过年,可是她爷爷奶奶怎么办呀?总不能让他们孤零零地过年吧?叫他们一起跟李梓南老家过年?那也不合适,他们哪好意思去。过年是一家人团圆的日子,他们收养了小朵,李梓南就不能不考虑他们的感受了。所以,李梓南没有带上小朵。他把道理跟小朵讲清楚,小朵能理解,不愧是吃过苦的孩子,懂得这份亲情来之不易。

李梓南感觉老家也有苏茜的影子,他想起他开着手扶拖拉机拉着苏茜、小朵、苗苗,在村道上飞驰,想起苏茜在老家的厨房里烧火花了脸,想起苏茜被老家的香炉砸到脚,想起他给苏茜受伤的脚换药……但凡是他见苏茜到过的地方都有苏茜的影子和气息。这种影子和气息不会随时间的流逝而模糊和淡化,反而像白酒一样,放越久越香醇,历久弥新。

大年初八,李梓南带着儿子和母亲返回枫市。当天,李梓南去看望小朵,送去一些家乡的特产,给小朵一个大红包。小朵的爷爷奶奶也给李佑一个大红包。

这时的枫市还没恢复往日的热闹,很冷清,裁缝铺没生意。然而,李梓南还是每天都到裁缝铺来,他感觉全世界只有裁缝铺没有苏茜的影子和气息,只有待在裁缝铺他的大脑才能放空。他在裁缝铺闲坐着,掏出手机想打个电话问何翠莲什么时候来,却突然想起两天前刚问过她,她说她们要过了元宵节才返回枫市。

李梓南没打出电话,把手机放在桌子上,在想自己是不是想何翠莲了?是的,想她了,但那是像想念朋友、同事、战友的感觉。这跟想念苏茜的感觉不一样,苏茜在他心上上了一把锁,别人是没法进去的。

他逼自己不去想何翠莲,可越是这样他越是想起平日里何翠莲坐在他对面认真干活的样子,人挺耐看的,身材也很丰满,他不禁心头一热。他在心里骂自己下流无耻,忙拿出服装设计的书籍研究起来。

元宵节还没到,何翠莲他们比原计划提前返回枫市了,给李梓南带来很多家乡特产。李梓南给魏小雨包了一个大红包,没想到何翠莲给他儿子李佑的红包更大。他知道何翠莲是个热情、大方、细心、善良的女人,他真有点喜欢上这个女人了,但他始终觉得这种喜欢不是爱情,而是友情。

元宵过后两天,李梓南接到一个电话,是枫市本地一个座机号打来的。对方说李梓南之前参加的服装设计大赛获得了一等奖,邀请李梓南参加颁奖仪式。李梓南愣了一小会儿才想起来他确实有参加过这个比赛。他知道有些比赛就是个骗钱的噱头,骗人交一些乱七八糟的费用。他在电话里声明,如果叫他交钱他就不要这个奖,一分钱都不交。对方承若,这是正规比赛,除了奖杯和证书,还奖励三万元。李梓南惊呆了,这可不是小数目啊,忙答应参加。对方还叫李梓南准备好获奖感言,重点谈谈设计理念。

李梓南当初用几块废布料随便做了一件大衣,拿去参赛,没想到竟然能获奖,还是一等奖,他觉得太可笑。他根本不懂什么设计理念,但为了这三万元的奖金,他不懂也得装懂,用心写了一篇获奖感言,在网上摘抄了很多专业术语。

去领奖的那天,何翠莲和他一起去,裁缝铺门上贴着:歇业一天。

到场参加颁奖仪式的嘉宾很多,估计有好几百人,其中有不少外国人,还来了不少记者,说是国际性比赛看来不是胡扯。李梓南第一次参加这样的颁奖仪式,有点战战兢兢,正襟危坐。何翠莲也一样,她的手和李梓南的手不由地碰在一起,却像碰到烧红的铁块一样弹开,脸一下子红了。

T台上,模特们穿着参赛者设计的服装轮番亮相,男中文和女英文同步解说,台下掌声如雷,一阵又一阵。李梓南也跟着鼓掌,不禁想到皇帝的新装,忍不住笑了出来,人一下子就放松了。

服装展示时间有点长,李梓南又紧张起来了,怕事情万一有变,盼着快点颁奖,钱到手心里才踏实。好不容易等到服装展示结束,接下来又到领导讲话,一个又一个。颁奖的时候,还是从小奖开始,李梓南实在煎熬得难受。

颁奖结束,李梓南拿到奖金,心里总算踏实了。很多人围上来向李梓南道贺、递名片,让李梓南应接不暇。他后悔自己没准备名片,怪自己想不周到。何翠莲拿着李梓南的奖杯,像是她获奖一样心里美滋滋的,觉得自己教出了一个好徒弟。

此次服装大赛颁奖仪式上了当地新闻,这让李梓南的裁缝铺一下子火了,来找李梓南定制服装的人络绎不绝,李梓南和何翠莲都忙不过来。李梓南打算扩大规模,把隔壁两个店铺也租下,聘请曾经和何翠莲一起做裁缝的几个姐妹过来上班,计件薪酬,多劳多得。何翠莲去跟姐妹们说这事,她们都很乐意,求之不得。

不到一个星期,李梓南把隔壁两个店铺租下装修好,买回设备开工了。扩大规模,这只是李梓南的小目标,他的大目标是要开一个制衣厂。现在需要先积累资金。

李梓南和何翠莲每天忙得不可开交。这样的机遇来之不易,他们觉得自己都是曾经在泥潭里挣扎很久的人,现在终于爬出泥潭站起来,跑起来,他们绝不能让自己停下,怕一停下就失去惯性和动力。


  • 1
  • 2
  • 3
  • 4
  • 关键词:言情现代都市青春浪漫职场豪门甜文虐恋孽缘阴谋复仇较量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1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600
  • 56
  • 424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