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仁医文介峰
  • 点击:7544评论:62020/08/24 21:46



据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针灸大家张缙教授说:新中国成立后,国内针灸界,先后有七位公认的针刺手法大家,他们分别是郑毓琳、陆瘦燕、焦勉斋、管正斋、文介峰、楼百层、李志明;除此之外,当代大陆针灸界还流传着“东陆南文西郑北张”四大针刺手法名家之说,这其中,东陆指上海的陆瘦燕,南文指广东的文介峰,西郑指甘肃的郑魁山,北张指哈尔滨的张缙,也就是前面提到的张缙教授。

不管是针刺“七大家”之说,还是“四大名家”之说,这其中都包含有一个名字:“文介峰”。作为一个中医门外汉,我自然不知道文介峰针刺技艺的精湛绝妙,也不敢妄言,但从现在还健在的针刺大家张缙教授的言语之中可以断定,文介峰的针刺绝技堪称国内针灸界顶尖大师级人物。

文介峰先生在国内针灸界如此名重,但是,文介峰何许人也,似乎并不为世人熟知。而我,一个偶然的契机,采访了文介峰先生的女儿文妙璋女士,听她讲述她父亲令人动容的过往,我看到一颗火热的赤子之心在中华大地跳动,并撞击我的心跳,促使我走进大师的世界。


奋发图强,丕振家声


文介峰先生1915年11月9日出生于宝安县岗厦村(今深圳市福田区岗厦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因为家境贫寒,仅仅读过几年私塾,后来因为交不起一年三斗米的学费,无法继续求学了。当时的私塾先生刘秀清是一个心地善良、非常爱惜人才的好先生,他看到幼年文介峰天资聪颖,是个可造之才,竟然免费让文介峰上学,又因为文介峰幼时体弱多病,刘秀清先生就拿出钱来,给文介峰治病,还买回一条黑狗烹煮黑豆给文介峰滋补身体,结果,文介峰的病还真被先生治好了。

文介峰老先生的女儿文妙璋女士说:刘秀清帮助文介峰求学治病的故事,文介峰在儿女们面前讲述了一辈子。可是,由于刘秀清先生的收入实在太微薄,到第二年,再也无法继续资助文介峰上学,但是刘先生对父亲影响深远,因为有刘先生的精心教导,父亲的自学能力大大提高,刘先生乐于助人的品性也深刻地熏陶了父亲,使父亲也成长为一个乐善好施之人。

文妙璋女士说,刘秀清先生是平湖良安田人,由于在当地教私塾,学生也不多,家境也是相当贫寒,所以很晚才结婚生子,后来家境也不见起色,作为父亲的恩师,父亲后来持续供养他,直到终老。

文介峰辍学之后,没有别的出路,只能回家务农。

文介峰打小就勤奋懂事,好学上进,他在家里,除了和家人一同务农耕种,还要在山林间放牛,别人家的小孩放牛,把牛放到山上,就跑开玩耍去了,可是,文介峰不愿意浪费放牛的空闲时候,总是随身带着书籍,日日手不释卷,孜孜苦读,四书五经默诵于心。

当时的岗厦村,也是穷乡僻壤,地广人稀,村民勤劳苦做,并不富足,且多有积疾,更有甚者,由于当时医疗条件很差,瘟疫流行,很多人死于疾病、瘟疫。文妙璋女士说,父亲一共8个兄弟,就有6个死于瘟疫。这种现实的苦痛使文介峰十分痛心,大大的刺激了少年文介峰,他立志学医,做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治病救人,拯救乡民,造福乡里。

可是当时,文介峰并没有拜师学医的条件和环境,只好找一些中医书籍来看,比如《黄帝内经》之类的书籍。

机缘巧合,同乡有个早年到香港做药材生意的人,他在香港开办药厂,配制中药,一次回乡,走在家乡的山路上,看到一边放牛一边聚精会神读书的青年文介峰,很是惊讶,于是上前询问,被文介峰的聪慧吸引,就问了文介峰的名字和家庭情况,还到文介峰家中造访。那个香港人是见过世面的人,了解到文介峰忠厚老实,又有志向,决定带他到香港学医——这对青年文介峰而言,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1934年,文介峰19岁,跟随乡人到了香港,乡人把他介绍给自己的同行。于是文介峰到香港新界上水石湖墟保和堂去做伙计,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文介峰在保和堂的工作是配中药、加工中药。由于之前看过一些医学书籍,又勤快肯干,聪明好学,得到保和堂坐堂师傅的指点,文介峰进步神速,很快得到老板的赏识,慢慢在当地小有名气了。

文介峰在香港保和堂时,正值年少青春,风华正茂,加之相品、人品均好,受到当地人的称赞,不可避免地吸引了周遭一些女孩子的爱慕,说媒的人也很多。

当时在上水石湖墟保和堂附近,有一家烧腊经营店,文介峰经常到店里用餐,与店主廖先生一家早已熟络,店主有一女儿廖英娇,情窦初开,对文介峰很是爱慕,尽管已经熟悉,但是不好自己向文介峰开口。店主廖先生是个精明人,早已看在眼里,计上心头。有一天晚上,文介峰照旧到烧腊店吃饭,廖先生与他天南地北地聊着闲天,末了,廖先生拿出一个牛皮纸信封交给文介峰,交代他回家了再拆开慢慢看。原来那是廖先生写给文介峰的一封信,信中说了他以及他女儿对文介峰的喜欢,并附上了廖英娇的生辰八字,向文介峰提婚呢。

文介峰自然是喜欢廖家闺女的,可事发突然,当时还是奉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文介峰不敢独自做主,为此,他专门请假,回了一趟岗厦,向父母亲做了交代,穷家小户的文家听到这等喜事,很是高兴,于是父母亲请人合了八字,可谓天作之合,于是这事就定下来了。

一家欢喜一家悲,文介峰的婚事定下后,廖家人兴高采烈,可另外一户人家的女儿悲从衷来。原来保和堂家主也有一个妙龄女儿,对文介峰早生情愫,芳心暗许,只是碍于体面不好开口道破——文妙璋女士说,父亲讨人喜爱,是个敦实人,知道这事的时候已经允了廖家的婚事,所以尽管东家家境殷实,还是委婉谢绝了;听说保和堂家主的那个女儿,郁郁中嫁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没过多少年,竟然去世了——这事到底触痛了文介峰的神经,他在内心深处,沮丧了好多年。

文介峰在香港差不多5年,已少有积蓄,医术方面更是长进不少,想回家行医的愿望越来越迫切,只是觉得行医之前,还要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医术和医学造诣,所以文介峰回到岗厦村没多久,又去东莞县常平镇赞育堂做店员,师从谢亦谦先生学医。多年苦学钻研,文介峰已熟谙医家名著和汤头药赋,学到多种临症技能,文介峰终于如愿成了一名扬名乡里的医生。

谢亦谦先生是祖传名中医,传到他已是家传第十一代了,文介峰继承了他的衣钵,又将衣钵传给了自己的女儿文妙璋,所以到文妙璋,是第十三代传人了。

据文妙璋女士说,文革时期,谢亦谦老先生受到打压,连自己的亲生儿女都和他划清了界线,穷愁潦倒,生活无着,在谢亦谦老人最困顿的时候,文介峰每个月从自己并不富足的工资中抽出30元寄给老人,一直寄了六年,直到谢老先生过世。

其实文介峰本人,作为广东省针灸界的领军专家,也受到了文革动荡的冲击,只是由于文介峰救死扶伤、悬壶济世的医者仁心,受到了广大群众的保护,所以文介峰在文革中没有受到过分的伤害,斯为幸事。


救死扶伤,造福乡里


文介峰学成回家,在岗厦开馆行医,想不到开馆第一天,就迎来一位危重病人。据说病人送到医馆时,已经昏迷两天了,家里面已经给病人准备好了寿衣,听说文介峰开馆,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把病人送到了医馆。文介峰经过精心诊断,觉得病人还有生命体征,有机会治好,于是开方施药,嘱咐病人家属悉心照料,结果当晚深夜,病人奇迹般的清醒了过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病人竟然痊愈了,听说那位病人后来活到了80多岁。

文介峰在家行医,一炮打响,名声大噪,十里八乡的病人闻声而来。文介峰始终把救死扶伤作为自己的责任,所以不管是有钱的病人,还是没钱的病人,文介峰从不怠慢。由于文介峰医术高明,且乐善好施,那时的宝安县,文介峰的名字,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文介峰开馆行医那时候,正处于抗战时期,那时医馆里时不时有伤病员送来,有时病人送到医馆已是半夜三更,那些伤病员,有的是东江纵队的游击队员,有的是国民党的兵,文介锋本着医者仁心的理念,但凡来治病的人,都会给予及时的救治。

那时候,东江纵队有意发展文介峰加入地下组织,国民党也在积极拉拢他,考虑到医生救死扶伤的本能,文介锋没有加入任何党派。更何况当时,十乡八邻的父老乡亲,生病了都需要他救治。

由于没有答应国民党的要求,文介峰曾经受到国民党的威胁。在香港的岳父听到这样的消息后,很是担心,极力主张文介峰到香港去开医馆,并且为他在香港找好了开医馆的地方。文介峰权衡再三,考虑到家乡的乡邻更需要他,最后还是决定在家乡留了下来,造福乡邻。

文介峰在家乡行医多年,德高望重,后来经村民联名推举,做了村长,那时,大概是1943年前后。

做了村长的文介峰,除了行医之外,还要考虑村里的事情。文介峰相信知识的力量,而当时的岗厦村,只有私塾,可能上私塾的孩子也很少,不能解决大多数孩子上学的问题。为了能让所有的小孩都有学可上,文介峰认为当务之急是要兴办学校,可是村里很穷,没有钱盖学校,实在无计可施,文介峰打起了岗厦村祖庙的主意。岗厦村不大,可是祖庙却有三四百平方米,可以解决村里孩子们学堂的难题。主意打定,文介峰召集村子里有名望的族人一起商量,决定把祖庙改成学校——岗厦文氏,是文天祥家族的后裔,向来以“耕读传家”,都认为读书事大,所以文介峰没费多少周折就说服了大家。

岗厦祖庙改成学校,取名文蔚学校。文蔚学校就是岗厦小学的前身。村里有了学校后,孩子们有了个可以上学的地方,这可是解决了村子里的一件大事。据文妙璋女士回忆,在很长时间里,岗厦村全部学生都在文蔚学校上学,她自己也曾在里面读书,直到一九六五年前后,岗厦村建立了新的小学。


研习中医,独步杏林


文介峰的本职是一位医生,所以后来他辞去了村长的职务,专职治病救人。新中国成立前后,文介峰在宝安县及家乡岗厦村一带行医,那时家乡时有瘟疫,城镇乡村,患者无数,他本着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精神,积善行德,日夜应诊,不怕艰苦,不怕传染,以至于常常废寝忘食,遇到贫、困、灾民之类的求医者,他经常义诊施药,鼎力相助。

1952年1月,文介峰和几位中医师在宝安沙头圩开办了联合诊所,积极倡导联合行医,竭心尽力为人民服务。1953年4月,文介峰调入宝安县人民医院任医师。1954年1月通过全省中医考试,择优录取并进入广东省中医进修学校深造,同年12月结业返院任中医师。

文介峰在中医内科特别是针灸学术上造诣深厚。刚开始行医时,他只知药石之功,不识针灸之技。1959年1月至10月,文介峰进入广州中医学院针灸师资班学习,眼界渐宽,认识到针灸是祖国医学的宝贵遗产。他有幸师从著名医学大家韩绍康先生,得到大师的指点,亲身领略了大师的神针妙技,茅塞顿开,从而对针灸技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加之文介峰温顺勤奋,刻苦钻研,锲而不舍,不单熟读理论,记准经络穴位,而且重视实际操作,反复琢磨,体验针感,认真观察机体反应,终于熟练掌握了针灸技术,获得优异成绩,结业后留院任教。在留院任教期间,他认真备课,因材施教,既对学生严格要求,又循循善诱,既重视书本知识,又提倡临床实践。他引导学生多读、多思、多练、多记,要求每一个学生都成为会用、会讲、会治病的医师,将针灸这门古老中医瑰宝世代相传,造福病人。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仁医文介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大作拜读,念念不忘,终有回响,2013年起开始寻访文介峰老先生的资料,专门去惠州,寻访惠州市图书馆、中医院针灸科,一点踪迹都没有。邮件索问过当时民间文艺协会,求到管丽芳老师的联系方式,她写在惠州文史上的内容应该是关于文介峰最完整的了。我记得当时好像管老师是给我发了手机信息,大意是她也没有文老后人的联系方式,线索戛然而止。没想到今晚竟然有新发现,感动!不知先生可否告知文老后人的联系方式,不胜感激。
  • 已帮你转达骚风老师
  • 感谢,因为最近在重新整理岭南针灸学术史,准备增补后出版。昨晚翻阅到文介峰部分时,感觉始终是跳不过去的坎,所以再搜索看看有没有什么新信息或新线索,没想到还真有意外惊喜。多谢了!!!
  • 欢迎把此次写书和整理的过程、心得和故事写出来哦,邻家平台欢迎你的故事
    • 骚风2020/10/21 12:24:32
    • 分享到:
  • 我的电话13530914911

    回复

    • 叶紫4举人2020/08/27 13:56:15
    • 分享到:
  • 读了骚风兄这篇人物传记,才知道真有这样一位神医,只是太可惜,后世人没有承传下来,或者说现在即使有此高明医术的人,却被高高束在高等医院,让老百姓望着高昂的挂号费,一号难求。医者仁心,就应不分贵贱老幼皆能平等地受到惠治。通读下来,对中医学说的博大精深,更有感触,只是现在的中医难于精道,退而不得不求于西医。
  •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3星
  • 3钻
  • 写作方向:冷漠中的温暖毁灭中的希望
  • 写作方向:冷漠中的温暖毁灭中的希望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2
  • 20437
  • 155
  • 2384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