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仁医文介峰
  • 点击:2315评论:12020/08/24 21:46



据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针灸大家张缙教授说:新中国成立后,国内针灸界,先后有七位公认的针刺手法大家,他们分别是郑毓琳、陆瘦燕、焦勉斋、管正斋、文介峰、楼百层、李志明;除此之外,当代大陆针灸界还流传着“东陆南文西郑北张”四大针刺手法名家之说,这其中,东陆指上海的陆瘦燕,南文指广东的文介峰,西郑指甘肃的郑魁山,北张指哈尔滨的张缙,也就是前面提到的张缙教授。

不管是针刺“七大家”之说,还是“四大名家”之说,这其中都包含有一个名字:“文介峰”。作为一个中医门外汉,我自然不知道文介峰针刺技艺的精湛绝妙,也不敢妄言,但从现在还健在的针刺大家张缙教授的言语之中可以断定,文介峰的针刺绝技堪称国内针灸界顶尖大师级人物。

文介峰先生在国内针灸界如此名重,但是,文介峰何许人也,似乎并不为世人熟知。而我,一个偶然的契机,采访了文介峰先生的女儿文妙璋女士,听她讲述她父亲令人动容的过往,我看到一颗火热的赤子之心在中华大地跳动,并撞击我的心跳,促使我走进大师的世界。


奋发图强,丕振家声


文介峰先生1915年11月9日出生于宝安县岗厦村(今深圳市福田区岗厦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因为家境贫寒,仅仅读过几年私塾,后来因为交不起一年三斗米的学费,无法继续求学了。当时的私塾先生刘秀清是一个心地善良、非常爱惜人才的好先生,他看到幼年文介峰天资聪颖,是个可造之才,竟然免费让文介峰上学,又因为文介峰幼时体弱多病,刘秀清先生就拿出钱来,给文介峰治病,还买回一条黑狗烹煮黑豆给文介峰滋补身体,结果,文介峰的病还真被先生治好了。

文介峰老先生的女儿文妙璋女士说:刘秀清帮助文介峰求学治病的故事,文介峰在儿女们面前讲述了一辈子。可是,由于刘秀清先生的收入实在太微薄,到第二年,再也无法继续资助文介峰上学,但是刘先生对父亲影响深远,因为有刘先生的精心教导,父亲的自学能力大大提高,刘先生乐于助人的品性也深刻地熏陶了父亲,使父亲也成长为一个乐善好施之人。

文妙璋女士说,刘秀清先生是平湖良安田人,由于在当地教私塾,学生也不多,家境也是相当贫寒,所以很晚才结婚生子,后来家境也不见起色,作为父亲的恩师,父亲后来持续供养他,直到终老。

文介峰辍学之后,没有别的出路,只能回家务农。

文介峰打小就勤奋懂事,好学上进,他在家里,除了和家人一同务农耕种,还要在山林间放牛,别人家的小孩放牛,把牛放到山上,就跑开玩耍去了,可是,文介峰不愿意浪费放牛的空闲时候,总是随身带着书籍,日日手不释卷,孜孜苦读,四书五经默诵于心。

当时的岗厦村,也是穷乡僻壤,地广人稀,村民勤劳苦做,并不富足,且多有积疾,更有甚者,由于当时医疗条件很差,瘟疫流行,很多人死于疾病、瘟疫。文妙璋女士说,父亲一共8个兄弟,就有6个死于瘟疫。这种现实的苦痛使文介峰十分痛心,大大的刺激了少年文介峰,他立志学医,做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人,治病救人,拯救乡民,造福乡里。

可是当时,文介峰并没有拜师学医的条件和环境,只好找一些中医书籍来看,比如《黄帝内经》之类的书籍。

机缘巧合,同乡有个早年到香港做药材生意的人,他在香港开办药厂,配制中药,一次回乡,走在家乡的山路上,看到一边放牛一边聚精会神读书的青年文介峰,很是惊讶,于是上前询问,被文介峰的聪慧吸引,就问了文介峰的名字和家庭情况,还到文介峰家中造访。那个香港人是见过世面的人,了解到文介峰忠厚老实,又有志向,决定带他到香港学医——这对青年文介峰而言,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1934年,文介峰19岁,跟随乡人到了香港,乡人把他介绍给自己的同行。于是文介峰到香港新界上水石湖墟保和堂去做伙计,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文介峰在保和堂的工作是配中药、加工中药。由于之前看过一些医学书籍,又勤快肯干,聪明好学,得到保和堂坐堂师傅的指点,文介峰进步神速,很快得到老板的赏识,慢慢在当地小有名气了。

文介峰在香港保和堂时,正值年少青春,风华正茂,加之相品、人品均好,受到当地人的称赞,不可避免地吸引了周遭一些女孩子的爱慕,说媒的人也很多。

当时在上水石湖墟保和堂附近,有一家烧腊经营店,文介峰经常到店里用餐,与店主廖先生一家早已熟络,店主有一女儿廖英娇,情窦初开,对文介峰很是爱慕,尽管已经熟悉,但是不好自己向文介峰开口。店主廖先生是个精明人,早已看在眼里,计上心头。有一天晚上,文介峰照旧到烧腊店吃饭,廖先生与他天南地北地聊着闲天,末了,廖先生拿出一个牛皮纸信封交给文介峰,交代他回家了再拆开慢慢看。原来那是廖先生写给文介峰的一封信,信中说了他以及他女儿对文介峰的喜欢,并附上了廖英娇的生辰八字,向文介峰提婚呢。

文介峰自然是喜欢廖家闺女的,可事发突然,当时还是奉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文介峰不敢独自做主,为此,他专门请假,回了一趟岗厦,向父母亲做了交代,穷家小户的文家听到这等喜事,很是高兴,于是父母亲请人合了八字,可谓天作之合,于是这事就定下来了。

一家欢喜一家悲,文介峰的婚事定下后,廖家人兴高采烈,可另外一户人家的女儿悲从衷来。原来保和堂家主也有一个妙龄女儿,对文介峰早生情愫,芳心暗许,只是碍于体面不好开口道破——文妙璋女士说,父亲讨人喜爱,是个敦实人,知道这事的时候已经允了廖家的婚事,所以尽管东家家境殷实,还是委婉谢绝了;听说保和堂家主的那个女儿,郁郁中嫁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没过多少年,竟然去世了——这事到底触痛了文介峰的神经,他在内心深处,沮丧了好多年。

文介峰在香港差不多5年,已少有积蓄,医术方面更是长进不少,想回家行医的愿望越来越迫切,只是觉得行医之前,还要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医术和医学造诣,所以文介峰回到岗厦村没多久,又去东莞县常平镇赞育堂做店员,师从谢亦谦先生学医。多年苦学钻研,文介峰已熟谙医家名著和汤头药赋,学到多种临症技能,文介峰终于如愿成了一名扬名乡里的医生。

谢亦谦先生是祖传名中医,传到他已是家传第十一代了,文介峰继承了他的衣钵,又将衣钵传给了自己的女儿文妙璋,所以到文妙璋,是第十三代传人了。

据文妙璋女士说,文革时期,谢亦谦老先生受到打压,连自己的亲生儿女都和他划清了界线,穷愁潦倒,生活无着,在谢亦谦老人最困顿的时候,文介峰每个月从自己并不富足的工资中抽出30元寄给老人,一直寄了六年,直到谢老先生过世。

其实文介峰本人,作为广东省针灸界的领军专家,也受到了文革动荡的冲击,只是由于文介峰救死扶伤、悬壶济世的医者仁心,受到了广大群众的保护,所以文介峰在文革中没有受到过分的伤害,斯为幸事。


救死扶伤,造福乡里


文介峰学成回家,在岗厦开馆行医,想不到开馆第一天,就迎来一位危重病人。据说病人送到医馆时,已经昏迷两天了,家里面已经给病人准备好了寿衣,听说文介峰开馆,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把病人送到了医馆。文介峰经过精心诊断,觉得病人还有生命体征,有机会治好,于是开方施药,嘱咐病人家属悉心照料,结果当晚深夜,病人奇迹般的清醒了过来。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病人竟然痊愈了,听说那位病人后来活到了80多岁。

文介峰在家行医,一炮打响,名声大噪,十里八乡的病人闻声而来。文介峰始终把救死扶伤作为自己的责任,所以不管是有钱的病人,还是没钱的病人,文介峰从不怠慢。由于文介峰医术高明,且乐善好施,那时的宝安县,文介峰的名字,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文介峰开馆行医那时候,正处于抗战时期,那时医馆里时不时有伤病员送来,有时病人送到医馆已是半夜三更,那些伤病员,有的是东江纵队的游击队员,有的是国民党的兵,文介锋本着医者仁心的理念,但凡来治病的人,都会给予及时的救治。

那时候,东江纵队有意发展文介峰加入地下组织,国民党也在积极拉拢他,考虑到医生救死扶伤的本能,文介锋没有加入任何党派。更何况当时,十乡八邻的父老乡亲,生病了都需要他救治。

由于没有答应国民党的要求,文介峰曾经受到国民党的威胁。在香港的岳父听到这样的消息后,很是担心,极力主张文介峰到香港去开医馆,并且为他在香港找好了开医馆的地方。文介峰权衡再三,考虑到家乡的乡邻更需要他,最后还是决定在家乡留了下来,造福乡邻。

文介峰在家乡行医多年,德高望重,后来经村民联名推举,做了村长,那时,大概是1943年前后。

做了村长的文介峰,除了行医之外,还要考虑村里的事情。文介峰相信知识的力量,而当时的岗厦村,只有私塾,可能上私塾的孩子也很少,不能解决大多数孩子上学的问题。为了能让所有的小孩都有学可上,文介峰认为当务之急是要兴办学校,可是村里很穷,没有钱盖学校,实在无计可施,文介峰打起了岗厦村祖庙的主意。岗厦村不大,可是祖庙却有三四百平方米,可以解决村里孩子们学堂的难题。主意打定,文介峰召集村子里有名望的族人一起商量,决定把祖庙改成学校——岗厦文氏,是文天祥家族的后裔,向来以“耕读传家”,都认为读书事大,所以文介峰没费多少周折就说服了大家。

岗厦祖庙改成学校,取名文蔚学校。文蔚学校就是岗厦小学的前身。村里有了学校后,孩子们有了个可以上学的地方,这可是解决了村子里的一件大事。据文妙璋女士回忆,在很长时间里,岗厦村全部学生都在文蔚学校上学,她自己也曾在里面读书,直到一九六五年前后,岗厦村建立了新的小学。


研习中医,独步杏林


文介峰的本职是一位医生,所以后来他辞去了村长的职务,专职治病救人。新中国成立前后,文介峰在宝安县及家乡岗厦村一带行医,那时家乡时有瘟疫,城镇乡村,患者无数,他本着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精神,积善行德,日夜应诊,不怕艰苦,不怕传染,以至于常常废寝忘食,遇到贫、困、灾民之类的求医者,他经常义诊施药,鼎力相助。

1952年1月,文介峰和几位中医师在宝安沙头圩开办了联合诊所,积极倡导联合行医,竭心尽力为人民服务。1953年4月,文介峰调入宝安县人民医院任医师。1954年1月通过全省中医考试,择优录取并进入广东省中医进修学校深造,同年12月结业返院任中医师。

文介峰在中医内科特别是针灸学术上造诣深厚。刚开始行医时,他只知药石之功,不识针灸之技。1959年1月至10月,文介峰进入广州中医学院针灸师资班学习,眼界渐宽,认识到针灸是祖国医学的宝贵遗产。他有幸师从著名医学大家韩绍康先生,得到大师的指点,亲身领略了大师的神针妙技,茅塞顿开,从而对针灸技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加之文介峰温顺勤奋,刻苦钻研,锲而不舍,不单熟读理论,记准经络穴位,而且重视实际操作,反复琢磨,体验针感,认真观察机体反应,终于熟练掌握了针灸技术,获得优异成绩,结业后留院任教。在留院任教期间,他认真备课,因材施教,既对学生严格要求,又循循善诱,既重视书本知识,又提倡临床实践。他引导学生多读、多思、多练、多记,要求每一个学生都成为会用、会讲、会治病的医师,将针灸这门古老中医瑰宝世代相传,造福病人。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仁医文介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叶紫4举人2020/08/27 13:56:15
    • 分享到:
  • 读了骚风兄这篇人物传记,才知道真有这样一位神医,只是太可惜,后世人没有承传下来,或者说现在即使有此高明医术的人,却被高高束在高等医院,让老百姓望着高昂的挂号费,一号难求。医者仁心,就应不分贵贱老幼皆能平等地受到惠治。通读下来,对中医学说的博大精深,更有感触,只是现在的中医难于精道,退而不得不求于西医。
  •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3星
  • 3钻
  • 写作方向:冷漠中的温暖毁灭中的希望
  • 写作方向:冷漠中的温暖毁灭中的希望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2
  • 20437
  • 155
  • 23800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