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华侨城里说归侨
  • 点击:8109评论:42020/08/28 18:51

和深圳经济特区很多地方一样,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因“锦绣中华”“民俗文化村”等闻名海内外的华侨城也是从无到有、到后来声名鹊起。四十多年前,这里还是块静悄悄的处女地。用一个七十年代末就到了沙河华侨企业总公司工作的一个老归侨的口吻说,这个地方原属“边防区”,人烟稀少得很,每年从唯一对外的深南路(当时是一条不宽的土路)上通过的车辆大约七千多次,不像现在,每小时都可能不止这个数了。但此地绿化非常好,树木葱茏,尤其多松树,花草繁茂,小鸟成群结队,空气清新,那时候我们饭后常到这里来散步,一点都不像有些文章说的“荒山野岭”。

老归侨说话时双眼放光,表情严肃,从他的话语中,可以看出他对这块土地充满热爱。此时他坐在星巴克侨城街店室外的坐椅上,指着前面的那块绿地说:“你知道吗?这儿下面原来是个小山谷,后来顺势而为,把它建成了地下停车场。”他指的这块绿地叫“湖滨广场”,面积约5000平方米,紧邻华侨城指挥部大楼和汉唐大厦,被人称为“指挥部的后花园”。二十多年前,华侨城集团有限公司把这块地方打造得别具特色,无论是树种的选择、花木之间的搭配,还是园艺造型,都显得很有品味,引来不少人参观。眼下正是夏日黄昏时节,广场里十几株紫薇花开得正艳,一树树,一丛丛,披上一层夕阳的余辉,照亮了这一方天地。

老归侨说完这番话还不过瘾,又把听者领到离此地不远的城市客栈锦绣中华店前,指着十几米开外的深南大道说:“这儿以前是条深深的山谷,比我刚才说的那里深得多,山谷里还有一线清亮的小溪流。当时也是请了好多设计师来,研究怎样更好地利用地形地貌来规划设计。”

经他一说,还真是。此地高低落差近20米,相同情况在深南大道华侨城路段几近占了一半,除非山城,在沿海一带的城市中这样的地形地貌确实少见。他还说起,1981年筹建的深圳湾大酒店九层高(实际六层)的主楼也是建在一个V字型由高而低的山谷的顶端,两翼山脊则建为四层高的梯级式翼楼,海滩平坦处辟为游乐场和人工湖。当时它是离海边最近也最高的一处建筑,站在酒店的绝大多数房间都能看见对面香港的元朗和青山。

这不由让人想起当年国务院侨办领导对华侨城作出的指示:“规划就是财富”,华侨城从初建开始就高度重视规划的高标准,坚持规划先行。在实施过程中,不因城市发展而牺牲环境,尽量保留原山丘、林地、湖泊等地形地貌,所有建筑随形就势,并在造型、布局、色彩上与周围环境自然协调。此言看来非虚。


凤凰木“书写”美丽传奇

1979年来沙河华侨企业总公司工作的老归侨,自然无从知晓百年前的沙河是怎样一幅情景。居住在上下白石、白石洲村的老人听祖辈们说,当时这儿可是真正的荒滩野岭,黄沙滚滚,“沙河六里无人烟”啊,只有一座破烂的车公庙。因为少人光临,破庙里海盗出没,即使大白天都透出一股阴森之气。共和国成立后,狠抓封山育林工作,沙河渐渐充满了绿意。1959年11月,佛山专区农垦局在沙河地域创办国营沙河农场,土地面积达12.836平方公里,上白石、下白石、白石洲和新塘村等4个村的农民带着耕牛、农具及其耕种管理的田地、蚝田、果园入场。农场后来更名为光明华侨农场沙河分场。1979年,省华侨农场管理局成立沙河华侨企业总公司,为省属国营企业,他们在此开设沙河工业区。1985年11月,华侨城建设指挥部在沙河华侨企业总公司的基础上成立,划地4.8平方公里。

一个地方的名字常常隐藏着外人不知的历史背景。为何叫“华侨城”?虽然在广州、福建等地的华侨农场,建有不少“华侨新村”,但真正用“华侨”二字来命名一座城,在国内实属罕见。尤其是对深圳这座改革开放的城市来说,更是如此。

应该说,从1979年到1985年这大约六年的时间里,有不少人的目光盯上了这个叫“沙河华侨农场”的地方。这块地北高南低,北面有燕晗山、杜鹃山,南部为滨海区,除了几个小村庄,大部分都是山坡、林地、稻田、蚝田和海滩。七十年代后期开始有人在这里“围海造田”,他们在现威尼斯酒店处建了一栋两层的砖瓦房用作办公兼住宿,还真让他们造出了几块梯田。1979年,沙河华侨企业总公司进驻,直接把人马拉到这简易房里办公。当年5月就引进了全国第一家电子企业“光明华侨电子厂”(即现康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等5家合资企业。消息传到国务院侨办,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主任廖承志敏锐地意识到什么,1980年初他提出将深圳沙河华侨农场办成引进华侨资金、技术和人才,用于开展新时代侨务工作的经济开发区。此建议虽未及时得到各方认同,但沙河华侨企业公司的工作仍卓有成效地推进,到1982年,大小企业已达26家的沙河工业区年产值突飞猛增到深圳总产值的十分之一,令不少人刮目相看。

1983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叶飞接管全国侨务工作,继承廖委员长未实现的遗愿,继续推动此项工作。1985年3月10日他视察了沙河工业区,紧接着3月16日就在东莞召开全国侨务工作会议,在会上他正式提出建设“深圳特区华侨城”,取得了与会者的一致赞同,后来叶飞委员长专门为此事写信给国务院领导。从1980年初提出,到1985年8月28日正式得到批准,历经五年多时间,这里面可谓凝聚了两代国家侨务领导人的心血。

两代领导人为何对办华侨城情有独钟?正如叶飞副委员长1985年在一次《人民日报》记者采访他时所说:“现在的华侨构成,和五十年代的情况有很大不同。过去以为华侨只是广东、福建等沿海的几个省有,今天全国各省、市都有华侨。过去华侨多数是经商,做小生意,大企业家很少,现在华侨中出现了一些大企业家、大财团。华侨、华人中科学技术人才多,尤其在北美和欧洲。广大华侨和侨胞对祖国有很深的感情,我们应当为他们创造报效祖国的良好环境和条件。”

一段话,道出了他的拳拳心声。也让人不得不佩服他们当年的眼光和胸怀。

只是说到环境,当时这儿还真是艰苦。

老归侨不知疲倦地说:“你不知道,最难的是水。尤其是吃的水。当时我们的一项工作任务就是四处找水。踏遍了这儿的每一寸地,还真找到了,就在办公楼的附近发现了一处泉眼,住在这里的几十号人每天排着队来打水。”

“在一条不宽的泥地上,常常看到人们挑着水赤脚走过。”说这话时,老归侨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表情,他的心肯定飞回了那波澜起伏的岁月。

关于用水难,原光明华侨电子厂的女工们也有很深的记忆。1980年8月从海南兴隆华侨农场来的18岁的女工吴燕梅回忆说:“那时用的水都是黄泥水,姐妹们就在中午打好水,放在那里沉淀一下午,到了晚上用来洗漱。冬天也没有热水洗澡,要自己生火烧水洗。”

已故的原华侨城建设指挥部党组书记、副总指挥兼香港中旅集团副总经理王谦宇先生有一次这样说:“现在人们都知道华侨城的辉煌,但是不知道先行者的艰辛。”他所说的艰辛其中就包括了老归侨和女工回忆中的“喝水难、用水也难”。

直到1988年1月1日,大冲水厂才真正向华侨城区域供水,结束了沙河地区多年来饮用水卫生不达标的历史。这点已白纸黑字地写进了华侨城“大事记”。

也是印尼归侨的王谦宇对那次会议印象至深。叶飞副委员长一锤定音,就叫“华侨城”。这位从菲律宾归国的全国侨务领导人,对华侨城的诞生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当时不觉得这个名字有多好,几十年过去,回过头来看这个名字还是起得不错。非常简练。还有它是一座城,不是一个工业区,这些年一直是独立的运作,独立的规划,独立的建设。如今作为一个地理的名字,它永远保留在地图上。” 说这番话的王谦宇先生真正见证了华侨城诞生的历史。

确实,说起深圳华侨城,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无人不知,无人不晓。1989年10月1日开业的锦绣中华在当时创下了几项全国记录:几乎每位国家领导人都来此视察过;开业3个月累计接待游客100万人次;一年半收回全部投资,至今无人超越。让华侨城骄傲的还有全国第一家中外合资电子企业生产的“康佳牌电视机”,在1995年被评为全国十大驰名商标;还有八十年代以东方花园、九十年代以锦绣花园等为代表的房地产业,让华侨城这个闹中取静之地成为以“环境优美”著称的最宜居的大型社区之一;让他们自豪的还有以占地25公顷的燕晗山公园和占地5公顷的生态广场为代表的一批城区公共活动空间,以及街头随处可见的无数个精美绿化小品,让人一走进华侨城,就有一种城在林中、林在城中的静谧感和美感。每年的五月,华侨城生态广场的十几株凤凰木同时开花,几乎映红了半边天,一年又一年,来此观光的人摩肩接踵,纷纷攘攘。该广场从1999年12月31日建成开放,到今天历经21年,热度始终保持不减,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这个华侨城如果搞得好,五年左右就可以见成效。”华侨城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叶飞副委员长当年对它的期待。


归侨撑起“半边天”

说这句话并无半点浮夸。起码在八十年代的早中期情况就是如此。

与当时开发模式相同、地理也邻近的蛇口工业区比,华侨城最大的特色在于一个“侨”字。它是引进侨资,开展侨务工作的窗口和基地,企业工人也主要从华侨农场的归难侨子女、青年职工中择优录取。这两点都写进了1985年4月国务院侨务办公室给国务院的正式报告中。

其实早在1979年,华侨城之前的沙河华侨企业总公司执行的就是这个政策。所以,如果要记录华侨城这块地面的“归侨”历史,应该从1979年算起。有人说,那时走进华侨城的每一家企业,都能见到不少归侨,尤其以印尼、缅甸、马来西亚等国家为多。走在路上,耳朵里常常能听到飘过来的一两句东南亚口音的普通话,哪怕他们不做声,你也能辨别得出刚才与你擦肩而过的那个人也许就是归侨,因为他身上的花格衬衫充满了浓郁的印尼风味。

细数最早来到此地的归侨,本文开头的“老归侨”要算一个,他叫刘国麟,曾任沙河华侨企业公司的党委书记,退休前是康佳集团有限公司的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曾被评为“全国归侨侨眷先进个人”。其实还有比刘国麟更早的人。他叫“傅谭喜”,在1979年年初筹办光明华侨电子厂时就被上级指派到此,担任筹备组组长。为何要派他来?他曾长期在广东省电子局从事管理和新产品试制工作。5月,工厂建成,他当了副厂长,1982年底工厂出现亏损,他临危受命,成为厂长。傅谭喜是解放前夕归国的马来西亚华侨,当过兵,念过大学,政治觉悟过得硬,大事讲原则,小事讲风格,但办企业光凭一腔热情还不行,还得有办法。他曾对人说,如何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办好中外合资企业,这是一个新课题。自担任厂长后,他对工厂的业务进行了较大调整,同时注意搞好与合资港商的关系,尊重港商,虚心学习对方经营管理方面的经验,遇事主动征求意见,共同协商解决。在他的领导下,1983年该厂整机产量、生产总值和企业利润大幅度增长,年底利润突破二千万港元,相当于建厂几年来的全部投资。此后该厂利润年年稳步增长,成为深圳电子业中的主力军,1992年通过股份制改造后,“康佳”股票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归侨”特色满侨城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2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14
  • 胡野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1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华侨城是深圳一处神奇的存在,让人多次在其中流连忘返,却极少有人真正了解华侨城。这篇文章道出了华侨城的前世今生,上到国家侨办领导,下到华侨城餐厅服务员,全方位讲述了华侨城。一些归侨带着热血建设深圳,定居华侨城,并于此地终老,读来令人感动。这些陈年旧事,再不讲述就没人能讲述了,所以期待作者作为资深深圳人,加大篇幅,甚至可以把华侨城写成一本专著。
  • 回复
  • 作者关注到一个极易被忽视的群体:归国华侨。因为历史的原因,深圳有一批华侨农场,他们接纳了大批辗转归国的华人,这些人都有不为人知的故事,有些酸甜苦辣令人唏嘘。文章通过几位代表人物的命运,反映了这些归侨曲折的心路历程,有几处让人感动。如果作者抓住典型人物,深入挖掘更多的细节,也许会更深地打动读者内心。
  • 回复
    • 嘲讽4举人2020/09/25 16:50:06
    • 分享到:
  • 有软文之嫌,哈哈。不过也难得有这些史料,让我们更详细的了解华侨城。
  • 回复
  • 蛮好的,还是觉着短,没到体量。
  •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1600
  • 1
  • 27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