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第二十八章
  • 点击:1698评论:02020/08/30 13:27

                                    第二十八章

彭宇出狱了,他在服刑期间有立功表现,得到减刑。如果他没得到减刑,也快刑满了。他出狱没人去接,因为他已经不是昔日的“膨大少”,不值得人去关注和巴结了,躲他都来不及。他出狱两天后才给李梓南打电话,李梓南这才知道他已出狱。

李梓南在酒店订个包房,晚上为彭宇压惊。李梓南原本想叫上刘敬义,但彭宇说他不想见刘敬义,所以李梓南就没叫,就他俩喝酒。

“哥,感谢你在我妈生病的时候去医院看望她,还多还我一万块钱。我妈去监狱探望我的时候都跟我说了。大恩不言谢!我敬你一杯!”彭宇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快别这么说,应该是我感谢你才对,借钱给我救我儿子。”

“你儿子的事我听说了,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找回你儿子。”

“谢谢你,兄弟!”

李梓南和彭宇干了一杯。

“哥,我儿子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都上小学三年级了。他长得很像你。”

彭宇听后直傻笑。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先找份工作,儿子就让他跟着林燕吧,这抚养权我估计抢不到。以后再想办法认儿子吧。”

“你想找怎么样的工作?”

“还不知道。”

“要是你愿意,可以到我工厂来,开车送货,或者学裁缝都可以。”

“谢谢哥,我去开车吧。”

李梓南从包里拿出五万现金,放到彭宇面前:“这些钱你先拿着用吧。”

“不不不。”彭宇像怕钱烫手似的把钱推到李梓南面前,“这钱我不能要,我怎么还好意思要你钱呢。”彭宇满脸羞愧。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就拿着吧,你也是我儿子的恩人啊。”李梓南把钱推回彭宇面前。

彭宇站起来,扑通一声跪在李梓南面前,泪水哗哗往下淌:“哥,我对不起你!”

李梓南大吃一惊:“这话怎么讲?快起来说!”

李梓南要把彭宇扶起来。

“哥,你别扶我,我不起来,让我跪着说吧。”

彭宇不肯起来。

“哎呀,起来再说!”李梓南一把抱起彭宇,把他放在椅子上,抽出两张纸巾递给他:“什么事说吧。”李梓南有点着急想知道。

“当初你儿子生病,我只借两万给你,其实我是有钱的,要多少都有。是刘敬义不让我钱借给你,一分都不让借,叫我装穷打发你。”

李梓南很震惊:“他为什么叫你这么做?”

“不知道。当时我不敢得罪他,他公司比我大,后台也比我硬。现在我都这样了,也不怕他了,再不跟你说更对不起你了。这是我不想再见到他的原因。”

“难怪当时他公司一副快黄的样子,原来都是装的。可恶!”李梓南猛一拍桌子把彭宇吓了一跳,“亏我还救过他的命!”

“对了哥,你去找小姐的事,是他……”

“我没找过小姐!”李梓南吼道。

“你和他去玩的事,也是他说出去的。”

“你怎么知道是他说出去的?”

“那时我和他吃饭闲聊,他说那郭一竹假正经,他想请郭一竹去玩,郭一竹不肯去。后来他告诉郭一竹,连你都去过,于是郭一竹就心动了,去了。”

“原来如此。我一直纳闷当初苏茜怎么会知道这事,一定是郭一竹回去跟林燕说,林燕再告诉苏茜。真卑鄙!”

“还有,你儿子生病时,你着急卖的那套房子,其实是郭一竹托他一个亲戚帮买的,后来不到半年,他以五十五万卖出去。”

“郭一竹,卑鄙小人!可恶可恨!”李梓南气得满脸通红,咬牙切齿。

郭一竹是赤裸裸的卑鄙无耻,显而易见,但这个刘敬义到底是何居心,李梓南真琢磨不透。李梓南打算找刘敬义问个明白,哪怕撕破脸也不在乎,这种朋友不要也罢。

几天后,李梓南就在他和彭宇一起喝酒的包房里约见刘敬义。这个包房也是他和冯云庆以前常在一起喝酒的地方。这包房似乎是他和朋友兄弟的聚会之地,看来他此时还当刘敬义是兄弟。

“来了哥,请坐!”李梓南看见刘敬义推门进来,站起来招呼。

“唉,咱哥俩好久没见面了。”刘敬义坐在李梓南对面,“你现在可是大老板大忙人了,手底下有好几百号人了吧?”

“没那么多,两三百人而已。”李梓南给刘敬义倒了一杯茶。

“那也不少了,难怪那么忙。今天怎么有空约我喝酒?”

“这不是好久没在一起喝酒了嘛,最近有去老地方吗?”

“没有啊。”刘敬义色眯眯地笑着,“你是不是想去?”

“不是。你有跟别人说我和你去过老地方吗?”

“没跟谁说啊,这有什么好说的,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刘敬义脸上浮起疑云,“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你有没有跟郭一竹说过?”

刘敬义脸上掠过一丝惊慌的神色,笑了笑道:“可能是在一起喝酒时无意间说过吧。怎么了?”

“这事苏茜后来知道了。”

“啊,要真是这样,那就是老兄我的罪过了,都怪我嘴不严。”刘敬义假装扇一下自己的嘴巴,“弟妹不是因为这事走的吧?”

李梓南苦笑一下:“也许是,也许不是。”

“哎呀,要是我跟别人说过这事,那也是无意的,对不起呀,兄弟。”

“我相信你是无意的。”李梓南笑了笑,问:“我们是不是朋友,是不是兄弟?”

“那当然了,我们是生死之交的兄弟呀,当年要不是你背我下山,我早就没命了。”

李梓南苦笑一下,站起来,上半身伸过桌子,凑近刘敬义的脸,看着他的眼睛,吼道:“可你当初为什么不肯借钱给我救我儿子?!”

刘敬义的脸刷地一下全白了。

李梓南慢慢收回身子,转过身,背对着刘敬义,缓和了语气说:“你当初是不是真的遇到困难,我不知道。你不借钱给我,我也不怪你。”他突然回过身大喊,“可你为什么不让别人给我借钱!”他指着刘敬义,“你是何居心?!”

刘敬义苍白的脸,一下子变红了,支吾道:“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怎么会……哪有不让别人给你借钱?”

“呵呵,你还装!亏我当你是兄弟!你当我是傻子吗?!别装了,我什么都知道了,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彭宇跟你说的?”

“是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从今往后,你我恩断义绝!”李梓南说完,抓起桌子上的一个杯子摔得粉碎,然后离开了。

刘敬义坐着一动不动,咬着牙齿,眼角频频地抽动。

刘敬义居心叵测让李梓南不寒而栗,李梓南在想儿子的失踪会不会跟刘敬义有关。若是刘敬义所为,他一定要亲手宰了这个畜生!

彭宇在李梓南的厂子里开车送货,干得不错,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也能干体力活。但没多久李梓南叫彭宇别开车了,赶紧帮他找儿子。于是彭宇专门负责这事。彭宇以为自己以前的人脉还能用,不料没人搭理他,连他电话都不接。他说过一定要帮李梓南找回儿子,现在他的人脉已像是一根生锈堵塞的管道,用不了了,他只能靠自己了。他经常浏览各个寻人网站,联系各地的寻人志愿者,还经常留意大街上与李佑年纪相仿的乞讨儿童,他因此被人毒打过。

彭宇出狱后不久就结婚了,后来他妻子生了个女儿。他继续跟着李梓南干,李梓南给他年薪几十万,他感恩戴德,做事不敢懈怠,只要发现疑似与李佑有关的线索就去追踪。有时他会因为一个线索,只身一人赶到一两千公里以外的地方。他不在外奔走时就到李梓南厂里帮忙。

彭宇踏踏实实地跟着李梓南干,一跟就跟了十年。他看着自己跟林燕生的儿子已长大,他想认儿子了。不料妻子发现了这事,跟他离婚,女儿判给妻子。然而,他的美梦落空了,儿子不肯认他。因为林燕告诉儿子,是他抛弃了他们母子俩。他父亲出狱后,头发全白了,看到家里这情况,更是哀愁,每天在公园拉二胡,拉得漫天凄凉。

林燕和郭一竹这么多年来一直住在一起,也没生孩子。彭宇向人打听到原来是因为郭一竹没有生育能力,郭一竹和林燕当年闹离婚是假的,后来并没离。彭宇感觉像是自己种的果树被别人摘了果子,真是奇耻大辱,快要气炸了。他原本以为他把郭一竹给绿了,没想到郭一竹把他给黄了。

他时常躲在远处偷偷地看儿子,看见儿子跟郭一竹很亲,他的心又疼又胀又酸又苦,很是难受。然而,他还没绝望,觉得儿子现在还小,等儿子再长大些就懂事了,也许就会认他这个亲生父亲了。天底下哪有孩子不认自己老子的?血浓于水,他和儿子是父子,谁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他发誓迟早要与郭一竹、林燕开战,把他们彻底打败,让他们把儿子还给他,让儿子跟他一个姓。

这十年来,李梓南依然坚持做慈善,给孤寡老人送米、送油、送衣服棉被,给没钱治病的小孩捐款,捐钱建学校,修桥、修路,连续十年获得枫市十大慈善家称号,成为枫市家喻户晓的名人。他的服装厂现在已有两千多名员工,生产的服装出口到欧洲各国。

然而,让他感到遗憾的是,他一家人住进别墅,请了司机、保姆后没多久,母亲就回老家去了,死活不肯在城里生活,好像跟好日子有仇。何翠莲的父母,更不愿来住,说是在老家住习惯了,只是偶尔来看看。至于李灿的亲奶奶,自从她十多年前回老家后,就没再来过枫市,没几年就去世了,李灿对自己的亲奶奶没印象。

李梓南的侄女苗苗在他家里住,她之前在枫市读大学,现在工作了。这丫头有点倔,不在自家人的工厂工作,偏要跑到别人家公司去做会计。小朵和苗苗一样,也工作了,她常来李梓南家里和苗苗睡一个房间,两人亲得像亲姐妹。小朵依然叫李梓南爸爸,李梓南这么多年来对得起这个称呼,他把小朵当自己亲女儿一样看待,他的亲女儿李昕经常吃醋。

李昕比李灿小四岁,但她读书只比李灿低一个年级,因为她脑瓜聪明,跳了两级。他们兄妹俩从小学到高中,几乎每天都一起上下学。他们读小学时,每天是何翠莲接送,后来上了初中,他们自己骑单车上下学,从不让司机接送。他们没带同学回过家里,同学们都不知道他们的家庭情况。

李梓南的别墅是买地自建的,面积很大,很像当年他和苏茜在海边用沙子堆成的城堡,也许他真是照着那个沙子城堡规划设计的。这么多年来,他经常梦见苏茜,地点不是在海边,就是在苏茜原来租住的房子里,但就是没梦见过苏茜出现在他城堡般的别墅里,也许是因为苏茜没来过这里吧。

  • 1
  • 2
  • 3
  • 4
  • 关键词:言情现代都市青春浪漫职场豪门甜文虐恋孽缘阴谋复仇较量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1星
  • 0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600
  • 37
  • 2890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