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无处可逃
  • 点击:24526评论:82020/08/31 09:49

“你总是这样,除了逃避,你还会什么?!”

姚采薇愣住了。女儿的话无懈可击。她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迅速地瞥了一眼女儿,默默地低下头,放下手中的行李,静静地回到沙发上坐下。

此刻,窗外晚霞满天,与香港毗邻的深圳河波光潋滟,几只不知名的鸟儿从湖中腾起,飞入晚霞不见。阳台上的簕杜鹃正热烈绽放,与满天红霞激情相应。是啊,为什么要逃呢?哪怕只是站在阳台上眺望这海边风景,便是一种多么美好的享受啊。

然而,如果不逃,等待她的将是什么呢?她不敢想象,不敢面对。

“兵来将挡,水来土淹!”女儿看出了她的恐惧,斩钉截铁地说出八个字。这八个字,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和女儿的身份似乎互换了,女儿扮演起了母亲的角色,动不动就苦口婆心地教育她,遇到难题时指导她,犯错时毫不留情地批评她,就连她每天的穿着打扮,都是听从女儿的建议。

她成了一个女儿,什么事都拿不定主意。其实女儿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小姑娘,还没有参加高考。但她就是无条件地信任女儿,事实一次又一次地证明,女儿的话总是对的。

“你该承担的,你是逃不掉的;不该你承担的,你又何须逃避呢?所以,你坦然面对就好了。”女儿在她身旁坐下,问她,“妈,你说对吗?”

“对!很对!”她微笑着,把头放在女儿肩上,身心都放松下来。“对呀,现在是法制社会,怕什么。”女儿也把头靠在她的头上,母女俩不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靠着,望着窗外湛蓝的天空,海风轻柔地吹拂进来,撩起她们的长发,时间仿佛停止了一样,安静而美丽。

姚采薇才四十岁,在深圳,有很多像她这个年纪的女人还单着,从没结过婚呢,而她,却已经历经沧桑。她常常想,如果二十年前,女儿能帮她出主意多好啊,那她的人生,可能就要改写了。但是二十年前,怎么可能有女儿呢?姚采薇暗笑自己傻,那时她还是一个和女儿一样漂亮得晃眼的小姑娘啊。

1998年,21岁的姚采薇大专毕业,分配到了常德市的一家机械厂,师从林泽海,做了一名技工。

造化弄人。姚采薇从小长得瘦弱,安安静静的笑不露齿,业余时间就爱看书写作的一个女孩子,大家都认为是应该捧杯茶,戴副眼镜、坐在办公室里批阅文件的人,却穿上了蓝色的技工服,拿起机械工具,穿梭在轰鸣的机器中,闻起了机油味。

林泽海见到她的第一眼就皱起了眉头。他叼着一根烟,不屑地瞟了她一眼,毫不客气地向车间主任抱怨道,“主任,你眼睛长到后脑壳去了吗?”又冲姚采薇说道,“小姑娘,你应该分到绣花厂去!”

姚采薇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但眼泪一下子就漫出了眼睛,他的表情和语气很不友好,令她委屈。

“你看你,会说话吗?人家一个小姑娘,又是个读书人,以后说话注意点!”车间主任是个胖胖的大婶,她伸手把姚采薇脸上的泪水擦去,浓重的机油味加上汗溲味呛得姚采薇一阵猛咳,车间主任粗糙的袖口将她白嫩的脸擦得生疼,她本能地感觉到自己走错了地方,一瞬间她明白了师傅的意思。

哼,这个壮实的师傅也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嘛,还挺会拐弯抹脚地讽刺人!

“别害怕,林师傅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好好学,学会了把他饭碗抢去!”车间主任摸了摸姚采薇的头,就忙着巡视机床去了。

接下来的气氛相当尴尬,林泽海板着脸一言不发,“叮叮当当”地操作机器;“咕噜咕噜”地喝茶水;“嘘嘘嘘嘘”地吹口哨;“嗒嗒嗒嗒”地围着机器打转;“呼呼呼呼”地吐烟圈儿。他不停地重复这几个动作,始终不再看姚采薇一眼。姚采薇初踏进车间时觉得这里轰隆隆的机器声嘈杂得厉害,但呆了一会,却感觉静得能听见一切声音,包括自己的心跳声。 这真是件奇怪的事,她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于是开始疑心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在车间呆久了,出了什么问题。

她很想表现出一个实习生应该有的求知欲,但是一看林泽海那种摆明了不想理她的架势就退缩了。她只能静静地站在机器旁边,看着冲床一遍遍地完成一系列的动作,一个个长相相同的零配件神奇地变成成品,乖乖地躺进一个大木箱子,她知道师傅就是靠这些机械产品拿计件工资的。车间主任说了,如果她表现优秀,不出三个月就可以出师拿计件工资。

谈何容易呀?她现在像个木偶一样地站在这里,对这些不会说话的机器一丁点感觉也没有。长时间的站立让她身体有些僵硬,大脑开始发晕,她觉得自己应该坐下或蹲一会,但是她不敢,她不知道车间里都有些什么规矩,学徒上班时能不能坐着呢?

“坚持,坚持!应该快到午饭时间了吧?”这个念头刚一闪出来,她就觉得眼前一黑,身子不受控制地歪倒了。

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躺在厂里的医务室,身上盖着洁白的被子。床头有一张掉了黄漆的旧木桌,桌上放着一杯还冒着热气的白开水,她正要坐起来喝水,门被推开了,林泽海捧着两个饭盒走进来。

“快吃吧,吃完了我带你去退货!”他的表情似乎是生气的,话语也硬梆梆的,但采薇还是读出了他的关心。她想,当他背着自己朝医务室狂奔的时候,一定被吓坏了。

她昏倒后,大脑的意识是断断续续的,依稀记得他大声呼救,然后抓起她的双手,将她拎起放到背上。他跑得很快,气喘声很大,跟头牛似的。她的身子像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一样,她甚至还冒出过一个念头:我这骨头不会被颠散架吧?可她浑身软绵绵的,即使心有恐惧,也只能由着他去。

“退货?”姚采薇纳闷地重复了一句师傅的话。她的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毕竟,师傅终于和她对话了。

“你——嗨!”林泽海欲言又止,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姚采薇装作没看见师傅的嫌弃表情,捧起桌上的饭盒,打开一看,排骨炖莲藕汤,腊肉炒蒜苔,“呀,全是我爱吃的!”她惊喜地“咦”了一声,便埋头吃饭,不过三分钟,一盒饭菜便被她一扫而光。她将小小的脸蛋从饭盒里露出来时,意外地看见师傅根本没动筷子,呆呆地望着她。

“怎——么——啦?”她细声细气,一脸无辜地问。

“你——嗨!”林泽海想说什么,却无奈地摇摇头。“这一盒也给你吧!”他递过手中自己的那一份。

姚采薇摆摆手,“不,不,我吃饱了。”师傅却跟没听见似的,把饭盒塞到她手中,长长地“唉——”了一声,出去了。

就是这一声“唉”,姚采薇听出了师傅的善良,果真是刀子嘴,豆腐心。他可能对这个没经他同意就分来的女徒弟有很多牢骚话要发,但是他又不敢打开话匣子,怕伤害她可怜的自尊心,只能一言难尽地一声叹息。

姚采薇不由得同情起师傅来,摊上这样一个没用的女徒弟,他的运气的确不够好。她默默地打开师傅的饭盒,愣住了,师傅的饭盒里只有一个清炒红菜苔,不由得心一暖,师傅是个对别人好过对自己的人。

吃了两份午餐的姚采薇力气倍增,她“噌噌”地往车间走,步步生风。她暗暗下决心,无论如何,一定要学会师傅的手艺。

“小姑娘,你没事吧?”还没踏进车间,她与车间主任迎面碰上了。“主任,我没事。”姚采薇并没有停步,她急于去学艺,她要通过实际行动告诉师傅,她能行。

“来来来——”车间主任一把将她攥住,说话和动作都没了上午的那份温柔。

“你家是农村的吧?”姚采薇点头,“你父母都是农民?”姚采薇点头。“你毕业分配,父母没帮你找关系?”姚采薇摇头。“没找?”姚采薇摇头。“找了?”姚采薇点头。

“一个大学生,到厂里来做个普通工人还要找到关系?!”车间主任夸张地尖叫起来。

姚采薇不愿意回忆这个问题。这个问题对全家来说,是一个痛苦的回忆。她双手绞着胸前的一粒纽扣,等待着车间主任更换话题。

“我明白了,关系不硬,就只能分到这儿来了是吧?”车间主任把她拉到一棵歪脖子树下,压低声音问她,“如果有人可以帮你换份好工作,你父母愿意花钱吗?”

“花钱?”父母当然愿意为她花钱,问题是,父母没钱可以花了。她摇摇头。

“唉!”车间主任提高了嗓门,“实话告诉你吧,你师傅刚才找我退货,你说说你打算怎么办吧!就你这样瘦瘦弱弱,风一吹就倒的,没哪个师傅愿意要的!才第一天上班,啥事没干,就昏倒了,哪个师傅敢要?”

姚采薇的眼泪又不争气地跑到眼眶里来打转,她把头抬的高高的,竭力不让泪水溢出落到脸上。我瘦弱招谁惹谁啦?从小学到大学,她的成绩从来都是班上第一名,是老师宠爱、同学们仰望的对象,她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嫌弃过。如果不是高考发挥失利,她肯定会是名牌大学的本科毕业生。

“如果没有师傅要会怎样?”她突然冷冷地问车间主任。

这句话还真把车间主任问住了。她不愿意在一个小女孩面前表现出自己的无知,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后,她咳嗽两声,丢下一句,“还能怎样?”摇晃着她肥硕的屁股走了。

姚采薇听见自己冷笑了一声,她狠狠地从歪脖子树上拉下一根垂下来的枝条,恨恨地将枝上的叶儿拔下,零乱地扔在地上。“都还没有开始呢,凭什么说我不行?!我是正大光明分到厂里来的,就算我不行,只要我肯学,就没人有退货的权利!”姚采薇从车间主任慌乱的眼神里,顿悟出这个道理。她抬起衣袖,把那快要溢出的眼泪果断地擦去。

身旁没了那个小姑娘,连呼吸都顺畅多了。林泽海一边干活一边想,小姑娘晕倒得太及时了,他名正言顺地找到车间主任,要求退货,车间主任没法反驳他,答应去找小姑娘谈谈。

“嗨,林师傅,我回来了!”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响亮的声音,与此同时,他的后背被什么东西抽了一下,工服布料厚实,他没感觉到疼,但是抽打的声音很清脆,他没防备,吓得猛地转身,看见姚采薇右手扬起一根细枝条,正准备再抽打第二下呢。

“你——?”在医务室睡了一觉,吃了两个盒饭,这姑娘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林泽海疑惑地问她,“你——没碰到车间主任吗?”

“碰到了,她让我好好干活,说教不会我,要罚你工资!”姚采薇故作威胁地瞪了他一眼,随手将那根细枝条儿一扔,顺势卷起袖子,走向机床。林泽海呆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她,不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

“快过来呀,师傅!这个零件快做好了吧?做好了是不是按下这个开关,把它取下来?”姚采薇离机床很近,小手指指点点的,林泽海怕她被机器伤着,只得不情愿地挪步过去,给她讲解操作规程。

两碗饭的能量咋这么大呢?这丫头从下午进来车间到下班,一刻没停过,嘴不停,手不停,完全不是上午那副弱不禁风、不知所措的模样。照这样下去,她用不了三个月就可以出师。林泽海想,早这样表现我就不用说退货了嘛。

“师傅,明天见!”关掉机器,收拾好工具,姚采薇灿烂地笑着对林泽海挥挥手,他还是头次听到别人对他说明天见。在厂里,工友之间一般没有说再见的,最多一句“走啦”就散了。这姑娘,到底是多喝了些墨水的人,有点意思。

  • 1
  • 2
  • 3
  • 4
1/48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错爱代价职场报恩婚外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文夕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10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10
  • 文夕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09
  • 鱼鳍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20-09-09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20-09-0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文夕评委2020/09/09 21:01:49
    • 分享到:
  • 刚开始读的时候没想到是一个长篇,一口气读完了!一开始以为是一篇有关白领的职场小说,越读越感到份量。小说从一个爱情悲剧开始,我以为是追着女主的悲剧人生发展的故事。然而,小说却详叙了深圳的爱,爱在人间,深圳用她的朝气激励着每一个追梦的青春,深圳还用她的大爱抚慰着每一个受伤的心灵。故事很吸引人,只是后面长了一点。
    • 青初2020/09/10 11:07:25
    • 分享到:
  • 读长篇比写长篇更辛苦!感谢您对作品的厚爱!

    回复

  • 尽管深圳没有那样一座雕像,上面刻写着“将你疲倦的,可怜的人,将那些无家可归的,被暴风雨吹打得东摇西晃的人,送给我吧”,但这座城,的确像小说《无处可逃》描摹的一样,是很多人遭遇人生重大变故后歇脚疗伤的首选之地。“去深圳!”有时就相当于给自己一个重生的机会。因此,小说主人公数次进出,几乎将深圳当成了一座爱的逃城。这就是深圳的包容特质,这就是深圳的内在荣耀。而且,小说大团圆式的结局,也是我中意且欣慰的。
    • 青初2020/09/09 14:27:04
    • 分享到:
  • 谢谢您的支持心生暖意

    回复

    • 文夕评委2020/09/09 21:12:17
    • 分享到:
  • “你该承担的,你是逃不掉的;不该你承担的,你又何须逃避呢?所以,你坦然面对就好了。”其实深圳不仅给人逃避者提供了庇护所,还给了面对者足够的自信。这只有深圳才有的魅力
  • 回复
    • 鱼鳍1布衣2020/09/09 15:15:52
    • 分享到:
  • 无处可逃不是因为懦弱,而是善良与责任。小说中的男女主人公对自己无心造成的过失,主动选择了用自己的一生来偿还。无处可逃,是因为并不想逃。为善良的人们点赞,为开放而包容的城市——深圳点赞。如果女主人公跳上的那辆车,不是开往深圳,她的命运,或许要改写了。
  • 回复
  • 截稿最后1天,迎来个大长篇,令人鼓舞
  • 回复
  • 最近来访
  • 青初
  • (我名即我号)
  • 2童生
  • 3星
  • 3钻
  • 文学是我幼时的理想,曾经以为早已实现。为了生活曾经远离,蓦然回首才发现她应该是我一生的梦想与毕生的追求,此生不会再放弃。
  • 文学是我幼时的理想,曾经以为早已实现。为了生活曾经远离,蓦然回首才发现她应该是我一生的梦想与毕生的追求,此生不会再放弃。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3
  • 68590
  • 8
  • 1580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看到楚桥哭了,我赶紧读完了。朴素的文字感动人心,可怜的母亲,是在旧时社会成长的,很多这样的母亲的真实写照,一个被抱养的女儿,后来又成为媳妇,一个物质贫乏的时代,有时人的婚姻还真不由得是自己作主。。飞泉的母亲年轻时的不能干,以我看是因为你祖母太能干,把什么事都包办了,以致你母亲没有动手能力。好在中年后的母亲做事又利索起来了。

    红红的雨​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6:13:31
  • 作者的经历,每一段都是一个打工者的缩影,几乎来深圳打工的底层都经历过。只是有的较为幸运,有的甚至比本文作者经历过的还多,无论如何这篇文章都是来深圳的人代表性的经历,真实而充满着艰涩的过程,吸引着读者不断读下去,让读者无不勾起自己来深圳的打工经历,感同身受。只是最后作者怎样华丽地转身,作者并没有写下去,就此戛然而止,余情绕梁。

    叶紫一直往南方开

    2020/10/26 14:04:25
  • 看了本文,我觉得邻家需要这样以大视野观察深圳本土企业的文章,无论是从侧面还是从正面,都让我们身在当时当下的人,看到了整个时代浪潮,让企业风起云涌经历。

    叶紫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6 9:56:23
  • 《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一篇侧面反映华为如何腾飞的好文章!作者小龙的旅行很巧妙地用自己的所见所闻,简要介绍了自己和华为在工作上的相交相接。文章中华为的狼性文化、《华为人》报、《华为基本法》等都是非常好的第一手素材,读后既真实可信,又可以资借鉴。特别是文章中写任正非的几小段,几笔勾勒下来,一个睿智低调的老人就跃然于纸上。华为是中国民营企业的一面大旗,是一部耐读耐看的现代大剧,期盼更多这样的好文章。

    方华吉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0/10/21 19:43:41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谢龙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