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被一碗放至微凉的白粥微熏
  • 点击:1373评论:42020/08/31 21:37

只有名扬四海的名校学霸,才会记性好到无一偏差?未必。

当我站在连招牌都没有的潮州粥店,只有25岁却已是3个孩子的老板娘只需往我五官轻轻的扫描1.8秒,就能说出我想要的早餐:一碗放至微凉但还有小许热气的白粥、一碟不用淋上辣椒油的原味炸菜、一个本店的招牌菜煎鸡蛋鸡蛋要油而不腻鸡蛋无需添加酱油。我不过是第三次光临她不足三十平方米的小店,她却牢记了我的喜好,精准度不偏不倚,一一击碎我此前对她略为挑剔的条条框框。

八点上班,七点起床,多数打工者的早餐都在路边摊购买,通过包子、油条、豆浆是最常见的。边走边吃,更是常态。

而我喜欢一碗粥。

比起去大酒店吃饭时那个精致到只有婴儿拳头般大的小碗,我更喜欢粥店的大碗。一眼望去,被熬熟的米粒仿佛一朵朵正在盛开的花儿,它们将脑门挤在一起,以最热烈的姿态在展示它们最美好的那一面。白花花的婉如一池的粥被盛在一个至少容得下成年人三个大拳头的大碗,我由此能联想到一个词:大气磅礴。

一定不要早起,如果碰上周末,最好在9点前到达粥店。只有在最热闹时,才能感受到粥店最有生命力的时刻。看到有空位,我自觉入座。小店不像大酒店,拼桌还有服务员提供服务。落坐,白粥,炸菜,鸡蛋很快摆在我眼前。慢条斯理的拿起筷子,这个美好的早晨,注定要被我消磨上小半天的时光。我并不赶时间,而时间如果来赶我,有人没有位置可坐,那我会也会加快吃早餐的速度。我并不是只能慢慢腾腾的人,关键时刻我也能快马加鞭。如果时间不来赶我,我会让自己在粥店久坐。我不会让自己空坐着,将一小勺粥慢慢地放入口中,咀嚼的过程,慢至等待一片落叶降落的过程。

老板肯花电费,遇上29度的天气,墙上不仅挂着几个风扇,地上还摆放着2个粗犷的大风扇,营造出四处有凉意的感觉。

落座之前,我特意选了一个朝向厨房的位置。年轻的高个男老板,在厨房煎蛋。他的身后只有墙上的一把小风扇。汗湿的后背,他煎出的鸡蛋,跟机器切割的大小一样,每个都面带金黄。当20个鸡蛋放在一个碟子里,我仿佛看到:一字排开的双胞胎姐妹。

我喜欢小店入门的第一张桌子。这一张桌子是没有位置可坐的。桌子的作用是:将滚烫的粥放凉。每次入店,看到一排排摆放得整齐的正在散热的粥,内心里就会涌起一种亲切感。仿佛有回家的温暖。

能够在酷暑的盛夏,吃一碗放至微凉的白粥,只需花2块钱。多么难能可贵!我曾想:为什么这样的粥店能成为万年青般富有永久的生命力?卖电动车的,卖火锅的,这些来得快的店消失的也够快,快到我只知道这条街曾在某年某月某天开过一家这样的店,我还没来得及去光顾他家一次,他就已经挂出旺铺转让的牌子。当与粥店只隔一条街道的装修豪华而有大招牌的糖水店在运营了不到半年之后挂出旺铺招租的牌子,粥店却在城市的小角落里跟每一天都准时打卡的日子一样照常升起他们的牌面,确切地说,他们连招牌都没挂。他们的脸就是招牌,我甚至不知道他们姓什么,私下里我给他们起一个花名:粥老板。

粥店是夫妻店,只有两人在经营。疫情之前,他们请了2名员工。疫情之后,他们两人轮流换岗式工作。男的煎蛋煎累了,换女的进去煎;女的站着接待客人累了,换男的来接待客人。更多的时候,却是男的在洗碗,女的只负责站在门前,轻声对顾客说一句“支付宝,微信,现金都可以买单。”

高个子男老板好疼矮个子老板娘。协调是怎么来的。也许这就是仅供参考的模式。但我也见过矮个子老板娘心疼高个子男老板的模样,看到他骑着电动车买菜回来,还没停稳车子,她就小跑着过去拿菜。我才知道,原来关键时刻她也是大力士,仿佛加了链条似的,她能一次抱起一堆由膝盖开始高至嘴角的码成堆积如山模样的成捆菜。

也就是在这个时间,总会遇到一辆现代车。车子保养得虽然还有三层新,但一看都是有年份的车。至少也是一辆在深圳闯荡了20年以上的车。

车子的主人我并不陌生。我的前老板。湖南人在深圳闯荡的经历让我深感佩服。

每次看他现代车的刮痕,不管是车头、车身、车尾、车内,都留下了或轻或重的痕迹。那些印记的背后,每撕开一个口子来看,都能构成深圳记忆的一部份。

谈及过往,前老板说得风轻云淡,仿佛主角并不是自己。“副驾驶座的外车身,有个地方被刮得很严重,经过了多次维修也无法还原它的原样。那一次,已经是晚上八点,我开车从龙岗方向往坪地方向走,员工们都在工厂等着我发工资,我去找了几家客户商谈都没有如愿凑够这笔钱。在快要进入横岭路口时,也许是太困了,我竟然眯了一下眼,这一眯眼,等待我的是一辆泥头车与我迎面撞来。幸运的是,只是车身与车身之间发出了碰撞,车身因此留下无法弥补的重伤。”

不足三十平方米的小店,我品着一碗放至微凉的白粥。前老板吃着一碗皮蛋瘦肉粥,他每点一样小菜上面都要淋上辣椒油。

无辣不欢,有辣的日子才有盼头。他说。

生活就是这样,我的胃口并不是小到只需要一碗白粥,只是在经历色彩斑斓的生活之后,经过多轮磨合,我知道清淡且简约更适合我对生活的要求。然而他在经历过低潮还能有滋有味的来品尝一碗皮蛋瘦肉粥,何尝不是把热情当成了胃口。

前老板24年前来深圳。刚来深圳时,他的第一份工作是销售员。他肯定没想到,自己一做销售,竟然就是24年。

“我的客户,最近的从坪山开始,最远的出广东省。有次周末开车出去闲逛,不管走到哪,都能发现客户的工厂就在身边。才知道,这么多年以来,我竟然累积了这么多的客户,深圳京基100有多高,我所有的客户累积起来,至少大于一个京基100。”听说,做业务的人,是很能吹牛皮的。当前老板对我说出这番话时,他还不是我的老板,我对他说的话持半信半疑的态度。

后来,当他成为了我的前老板。我在一天之内就对他肃然起敬。一个在深圳做了24年销售的打工仔在自己当老板之后,他没有聘请新的销售,他选择了继续做销售。他在当上老板之后拿到的第一个订单,金额竟然是:380000。这个金额让我想到两个字:开挂。我以为我打字够快的,给一个金牌销售当文员,与开挂对应的词,无疑就是:累坏。

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办公时间,我连一口水都顾不上喝,手指始终放在键盘上,时间久了,感觉自己的手仿佛就是一双蝴蝶,那么轻盈,被时间的年轮训练成会飞的模样。

快,报价;快,扫描;快,看邮件;快,下单给车间。前老板的一声快如军令,让我的指尖更轻盈。突然想起了自己多年前刚来深圳时的第一份工作:打螺丝。刚开始,因为速度很慢,我的面前老堆货,拉长就会冲我大喊:快点再快点。我的心跟着螺丝一起跳动,巴不得把脚趾变成手趾,能让速度飞起来!

只有在下班之后,我才有空想:什么时候,我能清闲一点?

做梦也没想到,人生的起伏,竟然快过电视剧的情节。我甚至后悔自己此前对自己的发问,为什么想要清闲呢。

还是那间铁皮房,还是那间有空调但我不愿意开空调的办公室。每次望着车间工人们汗湿的后背,总觉得自己没有足够的勇气按下办公室空调的开关。当我的电脑里,不再弹出你有新邮件的信息,我真的慌了。

是疫情,让小微企业的发展成为了不可突破的瓶颈?

有员工说,模胚行业最鼎盛时遇上疫情,肯定会受到冲突。

仿佛坐上了过山车似的,当我坐在铁皮房的办公室里,看着急剧下降的订单。当最小额的订单1050元被我在电脑里按下确定键,想起此前这里曾经出现的一个超级大订单380000,我的心一下就凉到后背发冷。

窗外的天气,至少也有29度。

这里会关门吧?前老板创立的还不足四年寿命的模胚公司,在某一天也会出现在报纸的一个小角落上,写着:结业、清算。

工厂的生意是什么时候开始下滑的?

是钢材开始加价的时候吗?

还是员工们要求加薪时?

我一双习惯在键盘上飞舞的双手,竟然闲得:无处安放。

我竟然闲到上班时可以光明正大的刷抖音。有一天,一条抖音上的一段文字让我落泪:在深圳,先走创业一路,创业如果失败就走翻身路,翻完身了再走创业二路,最后创业成功走宝石路登上人生巅峰!视频中震憾我的是地铁画面,“下一站翻身”这一行字如同催泪剂,它的药力,让我眼角的泪水瞬间决堤。

下一站翻身,我做梦都想。前老板曾在铁皮房的办公室对我说过这句话。

当厂牌被摘下,我站在铁皮房。谁能想像得到,这里的明天会是什么样的。也许重型机器很快就会来临,将这里挖平。这里曾经诞生过的一张380000的模胚订单就会被淹没。25名曾经在铁皮房里工作过的工友的记忆也被一个铲子一铲清除。

可以选一样纪念品。前老板对我说。

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键盘,它最懂我。我的手一放在它面前,它就知道要往哪个方向前进或后退。它从最初的刚硬被磨合到最后的柔软,这一切,得感谢前老板做为一个金牌销售源源不断接下的订单。

“我的客户,最近的从坪山开始,最远的出广东省。有次周末开车出去闲逛,不管走到哪,都能发现客户的工厂就在身边。才知道,这么多年以来,我竟然累积了这么多的客户,深圳京基100有多高,我所有的客户累积起来,至少大于一个京基100。”我终于相信了他说的话,他用实力证明了年过五旬的他,还是有能力制造一个京基100销售之路的勇气与信心!

在粥店重逢。前老板已经不是我老板的第25天。

听说,在他不当老板的日子里,他每天都要来光顾粥店一次。也许人在失意之时,需要找一处安静的烟火之地来安放正需要安慰的心灵。

买单时,我抢先一步比他拿出手机。“一起多少钱?”我问潮州老板娘。

还在铁皮屋办公室时,我曾看到前老板在看他的信用卡,他有许多的卡。还问我有多少钱。他告诉我,为了能确保员工们都能领到工资和供应商们都会拿到货款,他的身家已经是负数。

“你在我这里打工将近四年,吃住在厂里,逢年过节有奖金,年底有小奖励。你绝对比我有钱。”前老板把他的微信余额打开,我看了一下,上面显示:0.26。

“刚刚在一个群里抢到一个小红包。”前老板说这句话时,声音微弱,如果我不注意听,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想起他刚开业时说的那句话:“兄弟姐妹们,大家都要加油干,第一张大订单380000要准时出货给河源客户。”

目送前老板离开粥店。虽然我没问他未来的路怎么走,但我知道,他肯定会接着走出一条崭新的精彩之路!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被一碗放至微凉的白粥微熏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9-09
  • 文夕打赏1000,共计1000
  • 2020-09-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文夕评委2020/09/04 16:34:41
    • 分享到:
  • 一碗白粥写出如此的味道,高手!小微企业老板的艰辛挣扎,尽在粥中,0.26元的微信余额,令人唏嘘……
  •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20/09/04 16:49:48
    • 分享到:
  • 春丽是我的朋友,准确地说是我在邻家第二个朋友,第一个是李瑄。当年她对我的作品细致热情的点评依然让我难忘,于是,每次春丽发文,我都会细细地看。这一篇依然保持着春丽特有的文字特点,俏皮、带着生活味道、温暖不失乐观,一碗粥里有着生活命运的千回百转,又有着失意和希望的瞬间转换,让人看了唏嘘,又感慨万千。春丽笔下的粥老板夫妻,前老板,都是我们身边的甲乙丙丁,他们很平凡,也很奋进,他们身上带着人生向上的味道,
  • “不管未来的路怎么走,但我知道,他肯定会接着走出一条崭新的精彩之路!”或许也是每个人必须践行的宿命。或许这就是人生信条,毫无疑问,本文配得上一个提名。祝福。

    回复

  • 白粥养胃,原汁原味的生活,从文字里散发出脉脉的芬芳。
  • 回复
  • 最近来访
  • 6探花
  • 4星
  • 3钻
  • 再小的雨滴,也有光!
  • 再小的雨滴,也有光!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87
  • 24385
  • 239
  • 50320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虚实交替,诗意沛然,或飞升入云,或铺陈在地,作者在生活之拙相上架构出悬空之意境,文字节奏、韵律,水到渠成,极具美感。

    秦锦屏月光下的城市

    2020/9/14 11:37:42
  • 毫无疑问写疫情的作品在本届呈井喷之态,书斋写,现场写,读屏写,但我欣赏这篇作品的选材,欣赏这份父母心,公仆心,呵护幼子,保一方平安,一个双警家庭在疫情下的选择和守护,非常金贵,可贵,高贵!

    秦锦屏​兮宝战疫记

    2020/9/14 11:37:1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