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第三十章
  • 点击:6867评论:02020/09/01 23:19

                                                 第三十章

李灿住院期间,李昕也在家休学,苗苗和小朵常来给他们辅导功课。李灿读高三,李昕读高二,少一两天不去上课,都明显感到知识脱节,何况是住院一个月。高中的功课有点难,苗苗和小朵辅导有点费劲,何翠莲索性请了几个家教。这期间,何翠莲少很去工厂,李灿每天想吃什么,她就吩咐保姆吴妈做,然后给李灿送去。工厂全由李梓南坐镇指挥。

李灿出院的第二天就去上学了,说是功课繁忙,尽管他走路还不太利索。这一天他早早起床,匆忙吃完早餐,催着李昕快点,李昕也要去上学了。李灿上学从来没有这么积极过,大概是经历了磨难更懂得珍惜了吧。李梓南叫彭宇每天负责接送他们兄妹俩上下学。

李灿来到教室时,里面只有几个同学比他先到。他个子高,座位在教室的后排,而且还是在后门对面的角落里。每个同学进教室,他都往门口看一眼。半个小时后,教室里基本坐满了人,就连平时来最晚的李灿同桌高平也来了,此时就差靠近教室前门的一个座位空着了。

“高平,蒋晓婉怎么还没来?”李灿问。

高平一脸坏笑:“想人家了?”

“少废话,快说!”

“唉,他爸开货车出了车祸受了重伤。”

“啊?”李灿大吃一惊,“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你出事之后的两三天吧。”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你俩这关系,我以为你知道了。”

“她爸现在怎样了?”

“听说脱离生命危险了,但还没出院。”

“在哪家医院?”

“这我就不知道了。”

这一上午,李灿无心听课,老是望着蒋晓婉空荡荡的座位发呆。他向几个平时跟蒋晓婉关系比较好的女同学打听蒋晓婉的父亲在哪家医院住院,她们都不知道。没到中午放学,他就去找老师请假,说是去医院换药。老师马上就批,还跟他说,要是伤没好利索,就在家多休息几天。

“老师,蒋晓婉她爸在哪个医院住院?我想顺便去看看她爸,我去哪个医院换药都可以。”

老师一脸困惑,把眼镜拉到鼻尖,上下打量他一番,然后把眼镜往上一推戴好,说:“在市第三人民医院住院部三楼,三一九。”

“好,谢谢老师!”

李灿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老师的声音:“等等,在新建的那一栋住院大楼。”

李灿转过身,笑了笑:“谢谢老师!”

市三医院离学校有点远,李灿打车赶过去。即使很近,他也得打车,不然他这样一瘸一拐的不知何时才能到。

李灿走进医院,想起自己曾住院一个月时间,感觉像浪费了大半辈子光阴。他一闻到医院的药味,就心有余悸。现在他已经认同健康才是人生最大的财富。他在走廊上一瘸一拐地走着,留意各个病房的房号。

他看见前面有个女孩从病房出来,朝另一头走去。他见那女孩的背影很眼熟,觉得应该就是蒋晓婉,他不由喊了一声:“晓婉!”

那女孩停下脚步转过身,果然是蒋晓婉,她向李灿跑来。李灿加快脚步走过去,一脚深一脚浅,好像地上有坑洼。

“你怎么来了?你出院了?”蒋晓婉惊讶中有几分惊喜。

“昨天出院了。我来看看你……你爸。叔叔现在怎么样了?”李灿见蒋晓婉瘦了好多,脸型都变了,脸上还有泪痕。

“医生说可能以后站不起来了。”蒋晓婉的眼泪顺着泪痕滑下。

“别太难过,会有奇迹的。”李灿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纸巾,抽出一张递给蒋晓婉。

蒋晓婉带李灿到病房里看望她父亲,其父浑身缠满纱布,像个粽子躺在病床上,还不太能说话。她母亲在喂她父亲喝粥。李灿看见病床旁边的柜子上放着一篮子水果,看样子应该是来探病的人拿来的礼物。他这才想起自己不应该空着手来,顿感羞愧。

李灿离开的时候,蒋晓婉送他下楼。

在住院部楼下,李灿递给蒋晓婉一张银行卡。

“晓婉,这张银行卡你拿着,里面有十万块钱。”

蒋晓婉大吃一惊,没有接过银行卡。若在以前,她一定会问他哪来那么多钱,但现在不必问了。自从绑架案发生后,几乎全校同学都知道他是富二代了。

“这钱我不能要,这太多了。”

“这钱是我平时用不完,自己积攒的。你拿着吧,你家里现在很需要钱。”

“我爸还有点积蓄,以后要是急用钱我再找你借吧。”

“你就拿着吧,密码是你生日,我刚才来的时候改的密码。”李灿抓起蒋晓婉的手,把卡塞进她手里:“我走了,我改天再来看你。你回去吧,别再送我了,我没事。有事给我打电话啊。”

“嗯。”蒋晓婉点点头。

李灿走到医院大门,转身看见蒋晓婉还站在原地。他隐约看见她脸上有泪光在闪动,他鼻子一酸,冲她挥挥手,走了。

半个月后的一天,老师把一个信封交给李灿,说是代蒋晓婉转交给他。他打开信封,里面有一封信和他给蒋晓婉的那张银行卡。蒋晓婉在信里写道:

李灿:

见字如面。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和我母亲带着我父亲回老家去了。我父亲今后可能会丧失劳动能力,母亲身体又不好,我不想上学了,我要撑起这个家。

原谅我不能和你当面道别,只怕离愁剪不断,也怕你不肯收回你的银行卡。生活得靠自己,女孩也要有骨气,你的钱我不能要,你的好意我已心领。我会照顾好我的父母和我自己,请不用为我担心。如果我实在有困难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我再找你帮忙。我有你这样的同学,我感到很幸运。

你和其他的富二代不一样,你是个低调善良有理想的人,我相信你今后的人生一定是精彩的,幸福的。祝你学习进步,明年能考上理想的大学。我们后会有期。

蒋晓婉

李灿的心像被大雨淋湿的一堆灰烬,凉透了,失望透了,再也没有丝毫复燃的机会。蒋晓婉宁可辍学也不愿接受他的帮助,他似乎什么都明白了,又似乎什么都不明白,真想当蒋晓婉的面问清楚。可是,上哪找她?他只知道她老家在枫市下面的一个小县城,具体地址老师和同学们没人知道。她在信上连个地址和电话都不留,分明是不想让他去找她。不找也罢,找到了又能说什么?

夜深了,李灿打开手机,看着去年全班同学去野外拓展时他和蒋晓婉拍的合影,泪流满面。照片上,她挨着他,双手放在身后,脑袋向他肩膀上倾斜,笑容甜美,酒窝浅浅;他手插裤兜,面带微笑,从容淡定,但其实春心悸动。他没想到,他这颗花苞般的春心尚未绽放就枯萎了。他一宿没睡,泪湿了枕头……

一连几天,李灿精神恍惚,像丢了魂一样。

这天中午,李梓南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睡觉。他迷糊着将要睡着,彭宇急促地敲门进来。

“哥,出事了!”

“出了什么事?”李梓南迅速坐起来。

“昕昕的同桌同学蔡丽在学校跳楼自杀身亡了,就在今天上午。”

“怎么会这样?”李梓南大吃一惊。

“前段时间,网上有人传言,说那个被击毙的绑匪是蔡丽的父亲蔡杰。还说昕昕常在蔡丽面前炫富,蔡丽家境贫寒,常抱怨父母,导致其父仇富绑架。”

“唉!”李梓南猛扇了自己一巴掌,“我之罪也!”

“哥,这怎么能怪你?我查过了,那个被击毙的绑匪确实是蔡丽的父亲蔡杰,但其他都是造谣、污蔑!蔡丽的遗言里也证实这些是污蔑!警方正在查造谣的人。”

“蔡丽的遗言写了什么?”

“就写了一句话:尘世污浊,人心险恶,生无可恋,唯有一死得以清净,以正清白。”

“可恶!”李梓南猛拍桌子,“造谣的人可恶,传谣的人也可恶!”

“我已经把昕昕接回家了,让吴妈在家照顾着。”

“昕昕肯定不会炫富的,她连名牌的衣服鞋子都没穿过。不过这事还是怪我,我要是早注意到这个问题,那个女孩就不会自杀!一个花季少女啊,就这样没了。”李梓南把桌子捶得咚咚响。

“哥,这不能怪你。谁能想到会发生这事?谁能整天像那些八卦记者一样留意网上各种信息?”

“这个叫蔡丽的女孩家里还有什么人?”

“听说还有她妈妈和一个弟弟,她弟弟还在读小学。”

“家住哪里?”

“这个不知道。”

“你去查一下,我抽个时间去看看他们。”

“好的,哥。”

李梓南不放心女儿,赶紧回家一趟。

“先生,你回来了?”吴妈很惊讶,像白天见了鬼似的,她几乎没见李梓南大白天回过家。

“昕昕呢?”

“在她自己房间里。”

李梓南敲了几下女儿的房门,门没开,也没回应。他又用力敲了几下,喊李昕,还是没回应。他猛然想起他最后一次敲母亲房门的情景,心里一惊,忙推门进去。

他看见女儿坐在窗前,愣愣地看着窗外。窗外的树梢上有几只小鸟蹦蹦跳跳,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昕昕。”他走到儿女身边。

“爸。”女儿抱着他,脸贴在他肚子上,流下眼泪。

“昕昕别哭,一切都过去了。别怕,有爸爸在。”他帮女儿擦眼泪。

“我感觉全世界的人都在说我坏话。”女儿哭着说。

女儿的这句话让一丝笑意像闪电一般闪过他的愁容,几乎让人觉察不到。他边给女儿擦眼泪边说:“至少人家不会,让他们说去吧,说够了就不说了。”

“我感觉蔡丽还没走,还在我身边。”

李梓南下意识地环顾一下房间,说:“别想太多了啊,我叫你苗苗姐回来陪你好不好?”

“嗯,好。”女儿点点头。

李梓南打电话叫苗苗回来。此时,他心里很难受,心想这学校女儿是去不了,就先让女儿在家待一段时间吧,以后再想办法。女儿刚遭遇绑架,现在又遭遇网络暴力,就像一株瓜苗刚经历冰炮,又经历暴风雨,这株苗子怎能受得了?他得想办法给这株苗子搭起一个温室才行。

蔡丽的家距离市区有点远,司机开了一个小时的车才把李梓南和彭宇送到她家楼下。那是一幢很老旧的楼房,墙面斑驳,长了青苔,远看像一张受潮褪色的老照片。楼房旁边的几棵老树爬满了树藤,垂下又密又长的树须,像百岁老人的胡子。

李梓南和彭宇走上三楼,敲了敲门。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来开门,估计是蔡丽的弟弟。

“你们是谁?”男孩问。

“你妈妈在家吗?”李梓南问。

“谁呀?”一个妇女从房内走到门口,目光呆滞,神态有点像祥林嫂。

“你是蔡丽的妈妈吗?”

“是的,你们有什么事?”

“我们来看看你们,我是蔡丽的同桌同学李昕的父亲。”

蔡母听了这活,抓住门把子想把门关上。李梓南把门抵住。

“大妹子,别生气,先听我说。这事不能怪我女儿,要怪只能怪那些造谣的人,造谣者已被警方捉获,将会受到应有的惩罚。我女儿也是受害者,我也很心痛,也很愤怒。我知道你失去女儿有多伤心难过,但是生活还要继续,人生还很长,你还有儿子要抚养,你要坚强起来!”

蔡母泪水滑了下来,李梓南扶着她到沙发上坐下。李梓南环顾一下客厅,看见一张灵桌上摆着她女儿蔡丽的遗照,不见一张她丈夫蔡杰的照片。蔡丽长得像她,眼神里有几分忧郁。

“我知道不是你女儿害死我女儿,是那造谣者,是我那该死的丈夫。”蔡母气得发抖,咬牙切齿,“这个男人死了活该,他除了打老婆打孩子,喝酒赌博,什么都不做。”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言情现代都市青春浪漫职场豪门甜文虐恋孽缘阴谋复仇较量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1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600
  • 56
  • 424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