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华》第三十二章
  • 点击:6352评论:02020/09/05 22:02

第三十二章

冯云庆到县城里找个地方吃饭,然后再找个酒店住下。他并不着急回枫市,在这个北方小城里一连待了好几天,每天都出门转悠,像雪地里的一匹孤狼。其实,他是在等待DNA亲子鉴定报告,顺便利用这几天时间给自己放个假。最近半年来,他太累了。他看着漫天纷飞的雪花,好想像青蛙一样来个冬眠。

李梓南打电话问他在哪,他只说在外地办事。他不想把目前的情况告诉李梓南,怕李梓南再次失望。这半年来,他不断给李梓南希望又不断让李梓南失望。因此,他想等确定找到李佑后再告诉李梓南。

亲子鉴定报告出来了,方立冬就是李梓南失踪十八年的儿子李佑。冯云庆太高兴了,立马驱车赶往方立冬家。他不着急告诉李梓南,想直接带李佑回枫市,带到李梓南面前,给李梓南一个大大的惊喜。

方立冬一家人都在家,他们刚吃完晚饭,正在收拾碗筷。他养父养母不再对冯云庆的到来感到反感和惊讶,也不再叫方立冬的舅舅来撑场子。

“阿冬,能否跟我到外面说几句话?”冯云庆问。

“不用到外面去了,有话就在家里当着我爹妈的面说吧。”

“嗯,这样也好。你是我要找的人,是我的委托人李梓南十八年前丢失的儿子李佑。”冯云庆拿出亲子鉴定报告,“这是亲子鉴定报告,你可以看一下。”

方立冬瞥了一眼报告,没接过来,一脸疑惑地问:“你怎么采集到我的DNA样本?”

“我从几天前给你吸的那根烟的烟头上采集的。如果你不相信这份报告,你可以自己去做个鉴定。”

方立冬苦笑一下,坐到养父养母中间,搂住他们的肩膀,说:“我的父母在这。他们五十多岁的时候才领养了我,他们现在都七十多岁了,我不能离开他们,更不能开口叫遗弃我的人做爹妈。”

养父养母依偎在方立冬的肩膀上,老泪纵横,哭得像两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我的好儿子,我们没有白养你!”养母呜咽着说。

冯云庆顿生负罪感,感觉自己是个逼迫人家骨肉分离的罪人。可他一想到李梓南忍受十八年丢失儿子之痛,他很心酸,觉得李梓南才是最痛苦、最可怜的人。

“你的父母并没有遗弃你……。”

“不是遗弃那是什么?我是被人丢在路上,后来被我父母领养的,不是从人贩子手里买来的!”

“你当年是被谁抱走的,我以后一定会查清楚。我现在来找你,是想让你跟我回去见一面你的亲生父母,不是叫你丢下自己的养父养母不管。你可以随来回来,甚至你可以接你的养父养母到枫市去住,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这才是尽孝。你的亲生父母可是枫市有名的企业家、大老板。”

“我不管他们是什么人,与我无关。除非他们能证明我当年是被人抱走,而不是被他们遗弃。”

“这个我以后会尽快查清楚的。你现在应该尽快回去见一见自己的亲生父母。这十八年来,他们比谁都痛苦,比谁都可怜。他们每天都在想你,满世界找你,从未放弃过。当年你爷爷得知你被人抱走,血压飙升导致脑溢血去世。”

“你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认他们的。就算我是被人抱走的,他们就没责任了吗?”方立冬激动喊道,眼里噙着的眼泪浅了出来。

冯云庆劝不动方立冬跟他回枫市,没有达到他的预想,但他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毕竟人找到了。他回到县城的酒店,虽然时间有点晚了,但他估计李梓南还没睡,于是给李梓南打电话,就让李梓南高兴得睡不着觉吧。

李梓南正要去洗澡,电话响了,见是冯云庆来电,立马接听。

“哥,我找到李佑了,这回没错,亲子鉴定报告出来了。”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李梓南怀疑自己在做梦,夹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我找到李佑了,DNA亲子鉴定报告出来了,这回绝对错不了了。”冯云庆放慢语速,提高嗓音。

李梓南喉咙哽得难受,说不出话,泪流满面。

冯云庆知道李梓南此时已喜极而泣,他不说话,静静地等着李梓南。

过了一会儿,李梓南问:“他在哪?”

“在东北这边的一个村庄。我发详细地址给你。”

“他现在怎么样?你跟他说明情况了吗?”

“他很好。我跟他说明情况了,想带他回去,但他一时还想不通。”

“好,我马上过去。你到机场接我。”

“好的。”

李梓南从衣柜里拿出一件风大衣,何翠莲刚好从浴室里出来。

“这么晚了你要出去吗?还拿着大衣,现在很多人都还穿短袖呢。”

“翠莲……”李梓南喉咙还哽得难受,流着眼泪。

“怎么了?”何翠莲发现李梓南不对劲,顿时慌了。

“佑儿找到了!”

“啊?”何翠莲大喊一声,不知是惊吓还是惊喜,“在哪找到的?”

“在这?”李梓南把手机递给何翠莲。

何翠莲接过手机,看冯云庆发过来的详细地址,激动得流泪大叫:“天啊,太好了!十八年了!终于找到佑儿了!感谢上天啊!”何翠莲的声音突然像烧红的铁块被扔进水里,“你现在就去接他吗?”

“是的,现在就去!”

“我和你一起去。佑儿啊,你等着,爸爸妈妈马上就来接你回家。”

李梓南本来想叫何翠莲留在家里,可听她这么一说,觉得她也应该去,她可是李佑的妈妈呀,她可是把李佑当自己亲儿子一样看待呀。以后还要对李佑说,李佑和李灿是双胞胎兄弟呢。儿子失踪了十八年,现在终于找到了,难道不该父母一起去接吗?妈妈就不想尽快见到儿子吗?怎么能他做父亲的自己去?他太自私了,不不不,是他太着急了,一时没想到这一点。

“好,我们一起去接儿子。”

李梓南和何翠莲连夜飞越大半个中国。

冯云庆到机场接上李梓南二人,天还没亮就赶到方立冬家的大院门前等着,像打伏击战一样。村庄里静悄悄的,他们坐在车上,看见雪花在车灯前飞舞。

拂晓了,远处山峦和近处房屋的轮廓变得清晰了,大地像一幅素描,整个村庄很安静,只有隐隐约约的风声。冯云庆熄了车灯,点了一支烟。李梓南下车,走近院墙,端详着院子里那棵枯树,在想儿子小时候应该经常爬这棵树吧。何翠莲走到李梓南身边,帮他拂去头上和肩膀上的雪花。

天全亮了,大地白茫茫一片。村庄依然还很安静,风似乎停了。一些房屋上升起的袅袅炊烟,像古代婀娜多姿的舞女甩动的长袖。院子里的枯树上落了很多雪花,乍看像一棵银树。

院门开了,大爷站在门内愣愣地看着站在门外的李梓南和何翠莲。随后,他看见冯云庆走过来,他一下子全明白了。

大娘给他们倒水,大爷去叫方立冬起床。李梓南环顾着屋里的摆设,觉儿子的生活并不太好,至少物质生活不太好。此时,李梓南内心依然很激动,只是他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都快憋出内伤了。

一扇门打开,方立冬跟在养父身后走出房间,打了个哈欠。李梓南看见方立冬的那一刻,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好像是自己丢失了十八年的部分魂魄瞬间归位了。

“佑儿!”李梓南和何翠莲异口同声,一同上前抱住方立冬,失声痛哭。

方立冬像个木桩一样,一动不动,面无表情,似乎还没睡醒。

养父养母看着李梓南他们,感觉自己是外人,一脸无奈和忧愁。此时,一些邻居像渡口的鱼群堵在房屋门口看热闹。

过了好一阵子,李梓南才放开方立冬,打量着他,感觉他跟自己确实有点像,特别是眼睛,有点深邃和忧郁。李梓南擦了擦眼泪,转身走到方立冬养父养母面前,跪下。

“感谢二位把我们的儿子养大成人!”

李梓南说完连连磕头。

“谢谢你们!”何翠莲也跪下给他们磕头。

方立冬的养父养母不知道该说什么,面面相觑。

养母一着急,跪下来哭着哀求:“他也是我的儿子,求求你们不要把他带走!我求你们了,我下辈子给你们当牛做马!”

“我们一直把他当自己的亲儿子,你们不要带走他!求你们了!”养父也跪了下来。

“爹、妈,快起来!”方立冬把养父养母拉起来,“我是你们的儿子,谁也带不走,我也不会跟别人走,不用这样跪下求别人!”他说完就回房间里去了。

李梓南和何翠莲慢慢站起来,一脸尴尬和焦虑。

“怎么办?”何翠莲问李梓南。

“不着急,给孩子一点时间,毕竟他是在这里长大的,还是尊重他的意愿吧,不能强求。我们以后可以常来看他。”李梓南安慰何翠莲,也是自我安慰。

“哎哎哎,让一下!”方立冬的舅舅挤进屋里,环顾四周,一脸茫然,欲言又止。

冯云庆拍了拍方舅的肩膀:“你跟我出来一下。”

方舅跟着冯云庆来到院子。冯云庆突然转过身,方舅吓了一跳,不由往后退了两步。冯云庆忍不住笑了笑。

“你知道屋里那两位是谁吗?”冯云庆问。

“阿冬的亲生父母?”

“没错。他们是枫市著名的企业家,大老板。”

方舅惊呆了,眼睛睁大,嘴巴张开,像沙漠里一条渴死的鱼。

“多劝劝你的外甥,认自己的亲生父母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冯云庆拿出一万现金递给方舅。

“这钱?”方舅两眼放光。

“给你买酒喝。”冯云庆笑道。

“好的好的。”方舅接过钱,“你放心,我一定会劝阿冬的,他最听我的话了。”

“有什么情况给我打电话,这是我名片。”冯云庆递一张名片给方舅。

“好的。”

“那就拜托你了,这事你要是办成了,不少你的好处。”

“放心,绝不会让你们失望。哪有不认自己亲生父母的!”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王忠勇。”

“你打一下我手机,我存下你手机号。”

“好的。”

王忠勇拨通了冯云庆的手机,冯云庆把他手机号码保存下来。

冯云庆递给王忠勇一支烟,两人抽着烟继续聊。王忠勇告诉冯云庆,方立冬高中毕业后,就一直和他在村里养鱼养鸭。他看着方立冬长大,把方立冬当自己的亲外甥,照顾着姐姐一家的生活。所以,方立冬平时最听他的话。

冯云庆走出院门,看见一个女孩靠在他的车子上,一个小伙子给她拍照。他就看着他们拍,让他们拍个够。女孩时而手捧着雪,时而把雪抛向天空,时而脚踩车轮,不断变换姿势。后来,女孩竟然爬上车子的引擎盖。冯云庆实在忍无可忍,叫她下来。她嘟嘟囔囔的,怏怏地离开了。

李梓南和何翠莲从院子里郁郁地走出来,围观的人跟在他们身后,像一群小鱼跟在一条大鱼身后。他们一上车,冯云庆就开车离开了。围观的人在后面目送他们。

冯云庆把李梓南和何翠莲送到机场,他自己开车回枫市。

  • 1
  • 2
  • 3
  • 4
  • 关键词:言情现代都市青春浪漫职场豪门甜文虐恋孽缘阴谋复仇较量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1星
  • 1钻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八桂子弟,深漂一族。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600
  • 56
  • 426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