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冲突
  • 点击:424评论:02020/09/12 17:41

林老板在深圳经营手机生意十多年了,他十多岁就来深圳闯荡,现在已是五家手机连锁门店的老板。而他也刚过而立之年,正是意气风发之时,生意上也是顺水顺风,仿佛人生的高潮即将来临,事业正向巅峰发展。然而突然发生的一件事,让他一直上升的状态嘎然而止,随后跌入了低谷。

林老板是潮州人,说到潮州人不得不说几句,潮州人历来就有经商的传统,从地域上划分,潮州,陆丰,汕尾等广东的西南边垂的人都统称潮州人。这里三面环山,一面临水,经常遭受台风地震的袭扰,自然环境恶劣。而历史上的人祸也不少,清兵入关后,明王朝政府也是逃到了这里,最终在这个省尾国角之地被清军剿灭。潮州人比较注重子嗣,生育观念颇浓,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计划生育高峰期,这里的一个家庭生育七八个孩子的都很正常,偏偏这里耕地稀少,人均不足三分。所以为了生存,这里的人纷纷外出讨生活。潮州人善于经商,在全球都能看到他们经商的身影。他们精明强干,又能吃苦耐劳,在风云变幻的商海中牢牢站稳了脚根。其中出了不少知名人物,如李嘉诚,马化腾都是响誉全球的风云人物。潮州人在国际上被誉为东方的犹太人。

深圳的首任市委书记吴南生就是潮州人,在深州小到卖菜杀鱼的小贩,大到房地产,娱乐界的大亨,大部分部是潮州人,潮州人非常的团结,全世界各个角落都有潮州商会,他们人多势众,实力雄厚,在深圳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团体。

然深圳又是一个移民城市,这里有来自全国各省的人群,这里有多种文化,多种思想,多种势力在这里交叉碰撞,有时会如火星撞地球般的激烈。

买买提从新疆来深圳已有多年了,深圳的繁华富庶让他眼花瞭乱,喜欢这里却又缺乏在这里生存的技能,没有文化,没有技术,汉话都说不好,想找个工作比登天还难。就像一只荒蛮孤独的西北狼,突然闯入城市的森林中,找不到猎物了,只剩下动物撕咬的本能了。老买今年四十多岁,在新疆拿刀捅了人,呆不下去了被迫逃到深圳。后来与和他差不多遭遇的维族老乡纠集在一起,结成团伙。以抢劫,盗窃,敲诈等最原始最简单的手段谋生。他们这个团伙自成一派,也从不与社会上其他势力交往,他们也有自己的优势,他们有着维族彪悍好斗的血统,体格高大壮实,个个能打能杀。又属少数民族,国家的政策法律对他们有所保护,这更让他们有持无恐。一般人不敢惹他们。有一次在深圳一条街道上,城管正在清理乱摆卖,小商小贩们吓得到处乱跑,整条街搞的鸡飞狗跳。只有俩个新疆人在那里低着头烙烧饼,他们有说有笑旁若无人,城管从他们身旁经过也视而不见。是呀!你赶他们也不会走,他们一般身上都带着刀,真把他们干倒了,弄不好又上升为民族矛盾,那就太不划算了。

有时他们正在犯罪时被警察抓往了,甚至不惜拔刀自残。连见惯了血雨腥风的警察都怵了,不得不放了他们。老买他们抓住这个弱点大干特干,肆无忌惮。其实他们也挺可怜,没有背景,没有实力,有的只是一腔蛮力,冒这么大风险,也只是为了在深圳生存下去而已。

林老板和老买原本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的生活也不会有任何交集,但一次偶然的机会,这俩个人碰到了一起,连同他们背后的两股势力,发生了一次火星撞地球般的激烈碰撞,也彻底改变了俩个人的人生与命运。

林老板又有一家手机店准备开业,开业的前一天,林老板亲自前来坐镇,他从各分店抽调十多名员工前来帮忙,加上新店的员工一共二十多人,大家忙着上货,准备宣传材料,打扫卫生一片忙碌喜庆的气氛。投资这家新店林老板下了血本,他非常看好前景,这次他特意提拔林阿毛做店长,林阿毛是他的同宗堂弟,跟他干了三年了,阿毛人也机灵肯干,林老板准备让他再历练一年后,就自己单干。也过过老板的瘾,也算对叔叔婶婶有个交待。

大家正忙得不可开交之际,忽然店里进来了三个人,三个都是新疆维族人,人高马大的,站在那里象三座铁塔。领头的就是老买。

林阿毛忙迎上去说:对不起,老板,今天还没开业,要买手机明天再来吧!

老买看了看林阿毛用生硬的汉语说:我要找你们老板,找老板明白吗?

林阿毛说:老板正忙着,我是店长,有什么事跟我说吧。

老买说:你不行,让老板出来说话。说着伸手轻轻一推,阿毛猝不及防一个踉跄后退了好几步。

林阿毛一看这架式,来者不善呀!忙跑到办公室去找林老板。

林老板正在给潮州商会的领导打电话,邀请他明天过来捧场。一看阿毛神色慌张的跑了进来,忙挂了电话问:什么事?

林阿毛指了指外面站着的三个新疆人说:阿哥,那三个人一定要见你,看他们不像好人。

林老板瞟了一眼后说:不怕,我去会会他们。说着走出了办公室,来到三人跟前。

林老板说:我就是老板,三位找我有事吗?

老买说:钱,我们要钱,给我们钱。

林老板听懂了他的意思,不就是敲诈勒索吗?林老板在商场跌摸滚打多年,什么场面没见过,但和少数民族打交道还是头一次。他怀疑是不是同行请他们过来砸场子的。不过林老板也从不惧怕,在深圳还没人敢砸潮州人的场子的。他笑着说:我是潮州商会的小林,在这里还是有几分面子的,不知道你们老大是谁?是哪里得罪了你们?要不打电话让你们老大过来,一起喝喝茶怎么样?

这样的套话老买也听不懂,他不耐烦地说:你们汉人真麻烦,快点给钱,拿钱来……。

林老板收起笑脸,说道:我做这么多年生意,还没有人敢这样来敲诈我的,钱我不会给的,请你们离开……。

话还没说完,啪的一记耳光打在了他的脸上。老买这一耳光打很重,林老板的耳膜嗡嗡作响,他半天才回过神来。门店里的人也都惊呆了,大家都看着林老板不知所措。林老板此时怒不可遏,俗话说打人不打脸,潮州人是最要面子的,更何况当这么多员工的面打他的脸。他大喝一声:都给我上,往死里打……。

最先冲上去的是林阿毛,十几个跟着他的老员工也多半是林老板的老乡,也都冲了上去,还有几个新员工也加入了战团……,老买他们三人也慌了,本来只想要点小钱吃顿饱饭,没想到搞出这大动静,捅了马蜂窝一般,三人再能打也不可能以一当十,不一会有俩个被打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只剩下老买还在顽抗……,突然老买从身上抽出了一把一尺多长的钢刀向人群乱砍,大家惊叫着慌忙到处乱躲,新装修的玻璃柜台被挤倒了,玻璃碎了一地。老买趁大家躲闪之际,提刀直向林老板冲了过来,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林阿毛挡在了林老板的前面,刀一下子扎进了阿毛的腹部,血溅了一地,老买拔出刀后也愣住了。林阿毛双手捂住肚子,血从他的手缝喷出,他回头对林老板喊道:阿哥!我好痛呀!说完倒在了地上。

林老板感觉眼前一黑,仿佛那一刀是捅在了他的身上,他的心痛得失去了知觉。现在他只有一个想法,给阿毛报仇。他看见墙角有一根装修剩的一米多长的钢管,跑过去抄起来向老买扑过去,这是玩命的架势。老买过惯了这种刀囗舔血日子,也不含糊,他抡刀迎了上去,钢管与钢刀相碰,咣的一声冒出火星,俩人就这样战成一团,俩个素味平生的人,就这样莫名的搏起了命。刚刚被吓傻了的员工,有的也抄起椅子,钢管过来助战,老买终归双拳难敌四手,很快被打倒在地,林老板冲上去对着老买的身上,腿上一通乱打,老买刚开始还在嚎叫,后来一声不吭了,林老板这才扔下钢管,真真的出了一口恶气。

这时已有员工打电话报了警,不一会救护车和警察都赶到了现场,阿毛和受伤的员工以及三个新疆人全都被送到医院抢救了……,不久医院传来消息,林阿毛被刀捅中了肝脏,失血过多,送到医院就不行了。林老板失魂落魄地瘫坐在那里,眼泪哗哗地流,他的内心充满了自责:阿毛是自己害死的,他还那么年青,生活才刚刚开始。阿毛走了,自己怎么跟叔叔婶婶交待?

这时又来了俩个警察把林老板带回警局进行调察,调察结束做完笔录后,警察说:当务之急还有一件事你要去解决,三个新疆人现在都在医院抢救,有一个是重伤,可能腿残废了,案件没有调察结束之前医院的医疗费用你先垫付。

林老板愤怒了,他吼道:阿毛被他们杀死了,我还没找他们报仇呢?医疗费还要我出,哪有这种道理?我不出,让他们去死。

警察说:对你弟弟的死,我们深表同情,但整个事件的发生,你也是有责任的,对这样的人你不该以暴制暴,应该报警处理。现在搞出这么大事,怎么收拾?还有你最后的行为有防卫过当的嫌疑,你现在积极垫付医药费,对你以后的庭审也非常有利,你自己看着办吧?

林老板听完伤心愤怒之极,他一声不吭地站在那里,胸脯随着内心的波澜一起一伏,就象一个即将爆炸的火药桶。

这时他的老婆阿娇也赶了过来,阿娇看着老公的样子心疼的直掉眼泪,她说:给钱就给钱吧,只要人没事就好,你别这样了,想哭就哭出来吧!

他再也憋不住了,嚎啕大哭起来,他恨自己逞一时之快,害死了阿毛,更对不起叔叔婶婶。

后来阿毛的骨灰送回了老家,林老板跪在叔叔婶婶面前,另奉送100万元给他们养老。叔叔抱着阿毛的骨灰流下了无声的眼泪,婶婶则哭着抓住林老板的衣襟说:我不要钱,就要我的仔。

林老板哭着说:以后我就是你们的仔。俩人哭成一团……。

老买经抢救命是保住了,但有一条腿废了,再也站不起来了,他们的团伙成员也全部被警方拿下,由新疆自治区政府安排人手,把他们押送回原籍,接受法律的严惩。

林老板由于积极地赔偿死者,抢救伤者及垫付医药费,后被免于刑责。但也承担了巨大的经济责任,生意上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有几家店面由于资金不足被迫关闭。阿毛的离去,是他一生挥之不去的阴影,很长时间都没有从颓废中走出来,完全没有了当初的状态与冲劲。

或许再过几年,他到一定的年龄,经历过事,岁月砥砺,风霜浸染,对生活有了更多层面的理解,再面对风浪和是非,处理人情与世故,就有了更广阔的余地,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先撞上去再说。

这是一场没有必要的战争,这件事本有更好的方式解决,双方都还没弄清对方的意图之前,就拼了个你死我活,付出了鲜血与生命的代价。人生中有些错误是不能犯的,哪怕一次,就没有机会回头了。



  • 1
  • 2
  • 3
  • 4
  • 关键词:冲动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15900
  • 29
  • 1770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作者以平静的调子讲述与园岭的交集,淡淡的字句间充满温情,却绝不滥情。文辞考究,体察入微。文章精短,在有些人看来似乎分量不足,其实我觉得好文章不在长短,能让人意犹未尽倒是最好的。

    胡野秋园岭迷藏

    2020/9/15 23:01:14
  • 口罩这一波行情,让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也让很多人,陷入债务危机,如丧家之犬。口罩紧急之时,相信无数人为这个曾经一毛钱一片的商品绞尽脑汁——我就曾为了保证出门安全,自制了几十个,以备不时之需。朋友圈,也每天会窜出很多口罩代理,口罩机器销售——这似乎和冬年文字里的“商机”一样诱人。这期间,我邻居从土耳其回来,给我带回了四盒口罩,200个。邻居告诉我,是中国产的,质量没那么好。那是在新标准出来之前的产品

    小宇口罩江湖之百万订单

    2020/9/15 16:52:14
  • 在这篇文字里安放着温暖的灯盏,足以照亮阅读的人,照亮那些给某个城市生硬贴标签的人。生活如江河,泥沙俱下,大事件中,共情、共知乃为常见。喷东、喷西似为高人。因此,就更需要发现美好,温暖人心的力量。曾经几何,写“善”更需要勇气。因为文字中的力量可以排山倒海,也可以激动另一群体……但,正能量始终是我们聚焦期待的。感谢作者发现并用文字保存一段特殊时期的美与善!

    秦锦屏深爱

    2020/9/14 11:39:26
  • 提纯粗糙的生活,点画其中的图景,生成蕴含诗意的文字,让读者可观,可感,可叹,可敬!叶耳是成名很早的31区作家群里的“老”作家,他的诗歌从纯美,唯美到如今的烟火气息遍布期间,诗心未改。变的,只是观察的角度,表现的刻度、诗意的唯度,其细腻,真诚,超感,隐忍,及遍布在文字里那种徘徊在生活边缘的气息,以及对一些语言的把握和打磨都让人为之赞叹!

    秦锦屏致生活,给你

    2020/9/14 11:39:07
  • 老将出马一个顶俩!作为西北人,读这样的文字特别欢喜。把人间的“爱”切碎,揉搓,再缝合,再撕碎……文学无外乎就是在做这样拆拆缝缝的事儿。唯一不同的是,作家在写这样作品的时候,其立场,其功力,其寄望!我在这篇文章里读到了亲切,纯美,传统,得失。这种“复调”就是一种审美与享受的过程。感谢文学把不可能变成可能,把可能变成传奇。谢谢作者的《人间》故事。

    秦锦屏人间

    2020/9/14 11:38:37
  • 虚实交替,诗意沛然,或飞升入云,或铺陈在地,作者在生活之拙相上架构出悬空之意境,文字节奏、韵律,水到渠成,极具美感。

    秦锦屏月光下的城市

    2020/9/14 11:37:42
  • 毫无疑问写疫情的作品在本届呈井喷之态,书斋写,现场写,读屏写,但我欣赏这篇作品的选材,欣赏这份父母心,公仆心,呵护幼子,保一方平安,一个双警家庭在疫情下的选择和守护,非常金贵,可贵,高贵!

    秦锦屏​兮宝战疫记

    2020/9/14 11:37:1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