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同一枚子弹穿过太阳穴
  • 点击:1511评论:02020/09/29 17:17

如同一枚子弹穿过太阳穴


01

如果未来无期,愿你在繁星之间闪烁,怀揣孩童般的无邪。

愿你远离病痛,灾祸与黑暗,阳光和鲜花是铺陈你璀璨的一部分。

愿你躲避人间世的惨痛,躲避某场瘟疫或饥荒。

愿天降甘露,点滴如时间,抚慰你斑驳而粗糙的肉体之躯。

你的心灵被锈蚀的那一小块。

我愿委身蠕虫的孔洞,去拯救你;我被封印在归途,如同一枚子弹穿过太阳穴。

我们都无法逃脱时间的荆条,无法得到时间的解药。无论爱或勇气,哪怕生命之躯。我们是造物主眼中的一枚尘埃。

我们的蓝色星球,在广袤宇宙之中,亦是恒星群的光带中一粒微尘。

微不足道。

如果我能烧干我的眼泪,将它烧成灰烬,那就是永恒。


02

无论如何,宴席就要结束了。空荡荡的时空里,只剩赤裸的我。如一块化石,注视着翻腾的天穹。

这个漫长的被雾霾包围的时间,对于我肩上的刺青,过于漫长。

我的眸子里没有惊喜,也没有忧伤。我毫不为自己的荒芜而哭泣。

我为更为微小的事物伤痛。那些无家可归的野猫,流浪汉和年迈的父母。我愧对他们。

夜晚我沉浸于某种沥青一般粘稠的莫名情绪里,驾着一叶扁舟,在漆黑如墨的夜里航行,我看不到我要前往的远方。

我孤独而无措划桨,远方越远。远方没有我能够抓住的答案。

我在粘稠的沥青的夜里无法呼吸。

风倒灌入鼻腔,是沥青的死亡的凛冽。

我险些窒息。神灵拉我一把,我才没有跌坠。我看到河从中央裂开,浑浊的水上涌。

我拼命挥动船桨——沥青搅拌着骇人的秘密,这场预谋的灾祸,我必须渡过去。


03

此刻,窗外几无人声。

我写下的文字布满苦难,那些发生在另一个时空的虚拟故事。那些空间里藏匿着什么?

我要克制黑暗带来的箭镞和刀刃。那些闪动着光的痛苦在翻滚。

雷电与风暴之后,唯一肯定的是,太阳依然在那里。

这些用巨大的疲倦换来的文字,是某种交代,我已经数天失约。

我必须在固定的时辰内数完天上的星宿,数完松仁和橘子核,数完穿过我手指间的头发。

我啜饮半颗陈皮梅子酿造的酸甜味。我在童年五岁或七岁吃过的那半颗。

这个巨大的幸福如帷幔覆盖我的瞬息时空。大多时候它都不属于我。相反,它的兄弟经常不请自来,我把它命名为痛苦、酸涩和厌烦。

我一生都要与痛苦为敌。

我们互为知己。


04

夜深了,风淡,云稀。沉浸在半夜的思绪是我延续白昼缺氧的空间。这些苍白的文字是我的罪证。

我在浪费刀刃般锋利的灵感。

我写着无所谓的文字。毫无悬念,它将被丢到废纸堆,像一堆燃烧的尘灰。

我无法正视这可鄙的文字,与我即将逝去的灵感。如同电波通过身体,所有的穴位被唤醒。

我在颤动中躺下。我在痛苦中睡去。我在惯性中醒来。

我不可能在黑暗中合成自己,我在等候一颗星辰。当一颗星亮起时,我要飞向那颗星辰。

无人能阻挡我前往那颗星辰。

如果我的目标是银河,即便失败,我也是坠落在群星之中。


05

我似乎耗费了时间的行囊,空瘪的布袋里已经没有任何值得掏出的东西。

我在空悬的花架上寻找花信子的轨迹,我在浮动的烟灰中寻找尼古丁的证明。

它们都曾给予我去往时间之外的路径。

我曾经游历过系外星系,在泰坦星着陆,在希玛利亚(木卫六)暂歇,我的下一站是冥王星。

我被时间的外膜包裹,如一枚北极熊绒毛外套,我无法触及冰封的冻土。我必须等着花朵再度敲开封冻的土地,深陷于土地之下的根系张开沉睡的冰渣。

藏不住的绿色植物发须如发射的鱼雷氢弹,它将横扫灰色天幕和大地。

宙宇将被植物拯救。


06

今夜,我要清空桌面所有视线的束缚,一枚芒毛苣苔在风中独舞。

它接近紫色灵魂的内核。

一只玻璃杯里一只隐忍的蜜蜂在打转,它碰壁时的绝望多像我们,多像我们望着玻璃窗外光明的远方。

远方多么明朗的春色,我们却在圈囿中。

当我老了。耄耋之年的恐惧不容有另一株大树给予藤条,它不足以拉扯混沌的肉身。

我奔波的身后已没有年轻的影子,我多怀念我和兄弟姐妹酣嬉的波澜。

我多怀念父母年迈脸庞下善良的慈爱,他们让我羞赧,我再无机会报答他们。

我深入泥土的根系终在腐烂,我无能汲取祖先荫蔽的养分。

我在不断奔跑中丢掉尾巴。

那是祖先烙在尾骨上方的印记。

它是鞭子和针刺。

它是棍棒和荆条。

我终于失去了它们。


07

我站在时间的涟漪处,任由一颗子弹穿过太阳穴。

我的沉默是忠诚背后矗立的最后丰碑。

在昼夜分割的零点零一秒,我和世界握手言和了。

我与世界不分彼此,我再也无法与它势不两立。

在曲面背后,我窥见无数颗星辰坠落。包括我要前往的那颗。

如果我在前往宇宙边缘的途中,如果我坠落,我也是落在群星之中。璀璨绚烂的群星在我身旁闪烁,成为我热爱远方的不可遏制的理想宣言。

有星宿为我标定某束光所在的方向。

有风在耳畔吹响,有火在瞳孔闪烁,那是我的号角。


08

我不能接近星光。

对黑暗而言,每一颗恒星都是罪不可赦的。

我不能接近大地。

对砂砾而言,每一枚宝石都是罪不可赦的。

我不能接近天空。

对乌鸦而言,每一只白鹭都是罪不可赦的。

我不能接近天空的太阳

也不能接近它背后那清冷的月光。



一道光


我们在谈论昨天和明天痛苦和欢乐,挚爱和憎恨,已成过眼云烟,我习惯性地买了油条和面

包,桌面上摆着一只罐子,青花瓷,我认出它是我祖父留给我的,可这只是其中一个,另一

个不知去向了。

或许人世间很难窥探和外面的界线在哪里。

我看到那最远方的天空,地平线后面藏着星宿微弱黯淡的光。我眺望远方,孤独的旷野,漫长的岸线裁剪的轮廓,仿若创作者深厚的功底。

我呼唤他们,却深知我们又何必拘泥于身外之物,它将护佑我走向我们曾经遗弃理想的地方。那乳臭未干的我已不惧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盛世年华足以雕刻诗歌,宛如岁月翻转。

我们围拢果实芬芳的森林里,说那过往的如诗岁月,背包干枯如一只风干的兔子。我们燃起篝火,手执木棍拨动着树枝,阿政唱起了乌兰巴托的十二月。

这歌让我双手合十,我想起了一九七九年我出生的时候,襁褓中被祖母抱出,她在天国还好吗?寒凉的暮色将至,我们灭掉火,踢走那些枯枝和石块。

南向是我们的最后的目的地。我忽然记得一本书狱中书简,被囚禁的伊万诺夫奋力逃过命运死劫。他让我肃然起敬,不停地告诫自己,不重复那逝去的日子。所有哀愁都弥漫在风中,自我慰藉的路上总在河流中漫行。

飘散在记忆故国里的残留,不需我默哀,只需我静静地寻找我们共同的历程。在天苍地阔的世界里感触生生不息。

我们背负沉重包裹,沿河流回溯苍山子的气味。

终于,在山最高的石头背面,找到后来的路径和地图。我的脉络仿佛被张开,发疯地大笑,我们必须在狂风暴雨来临前抵达。

加油,相互鼓劲后,加速前行。

夜幕渐渐打开了黛蓝色的容颜,在明灭不定的星光中追溯逃亡的那颗。我终于明白它朝着命运的远方行了注目礼。

我亦如行踪不定的星宿,无时不刻不被牵引被桎梏,星星如钉子,天幕如屋顶,向上的无垠时空容得下羞耻和怯懦。

我们不能去辱没祖先的功勋,青铜柱上镌刻的铭文是记录他们漫长艰辛历程,我的先祖们从不向诡异的命数低头,指引我的气运,我的前景。

患难与共,生死契阔的遗言一同铭刻入历史的漫长的体魄里。

那晦涩的经卷将鞭策我走向远方,变成我骨子里注定要蜕变为的那一个。

无论我大笑或哭泣,手握巨大权柄或是微不足道的光。



向远方走去


我望着远方数棵紫荆花争相竞放,葳蕤大端,有风信子传来春天气息,就像包裹着温暖的母亲的花帕子。我在花瓣密布的市街独自徜徉,我看到远处的裁缝店门口的花坛,教我政治经济学的老头在反复权衡是否要去花市,引人注目的胡须在飘散,就像定格在那里的一尊雕塑。

是要一盆月季吗?天真无邪的姑娘闪动眸子。

他却恶狠狠瞪了一眼,这个迂腐的老头,我看不过眼,朽木不可雕也。老头不屑的眼光让我确信,我无法终止他的行为,这个老学究到底怎么了?他没有意会我的想法,将一盆水倾

倒到旁边的沟渠。

一段坍塌的墙露出苔藓深绿幽静的光,它后面一块硕大的不知何时废弃的空地,有知了在那棵树上鸣叫。大道旁的小叶榕气根垂下。

这是南方最常见的树种之一,浓荫蔽日,树枝朝向天空,好像剑柯划出的几何图形。我踱步在不知何时修建的巷陌上,径直走到那片开阔地,蜂蝶纷飞来去于花瓣和枝叶间,不但传递着花粉,也让彼此相见甚欢,如我们日常的信笺传递给远方的朋友。

它们不知疲倦,眼里只有终点,不像我们怠惰,终会迷失在时间丛林里。愿有生之年我可以安然度过那条忧郁的河流,就像我一生都在与命运搏斗,上天终究不愿看到我如此孤独地跋涉在荆棘之路,它裁决着我的思想、意志或者勇气,而我的漫长旅途必定会迎来曙光。

星子明灭之间给予我力量,即使亡羊补牢也是好的,我想必要渡劫,人生不应如此将就,要么升腾,要么跌坠。

我朝着花园走去,进入一片蔷薇丛林,暗棕的地面变得有些灰暗,旧监狱遗址就在远端。我担心万一我在此迷失,会有路人前来援助我吗?这并非唾手可得的发现,这被遗弃的地址有着难以解读的永生符,就如同我们无法不费力气的所得。

一只猫翻着身从墙头落下,蜷着身子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 1
  • 2
  • 3
  • 4
  • 关键词:​如同一枚子弹穿过太阳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42000,共计42000
  • 2020-10-05
  • 落梅打赏5000,共计7000
  • 2020-10-04
  • 落梅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9-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4钻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福建建瓯人,江西财大经济学学士,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79
  • 715582
  • 152
  • 37550
  • 娓娓道来,耐人寻味。爱情与金钱之间,总是不断地演绎一个古老而永恒的哲学问题。爱情虽然不是吞金的猛兽,但是也不能靠心灵鸡汤就能存活。年轻时,几乎都有这样的经历,浪漫的梦想总是被现实用响亮的耳光扇醒。富家千金爱上穷小子的故事,在戏剧里很常见,但是在现实中就比较稀少。 也许,爱情的存在需要诸多附属条件,心意相通是前提,物质却是爱情延续的条件。生活富足,自然岁月静好。家徒四壁,难免鸡飞狗跳。冰冷而又真切。

    闲墨园岭之恋

    2020/10/15 21:28:20
  • 老亨老师的这篇叙事居记真好,就像一幅朴实的田园风情画,给我们描绘出来的不仅是金龟山春夏秋冬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还通过自己熟悉的那些老范、老吉、老罗等俗世奇人,以及把文化和生意怎样的结合起来,来引发人们对金龟村未来的思考和定位,赋予读者和金龟村的另层文旅创意,让读者充满憧憬并喜爱这个地方。

    君子伯牙坪山叙事:金龟山居记

    2020/10/15 9:05:52
  • 《从南山到坪山》我从头至尾一字不漏地阅毕。陈彻,不愧是睦邻文学首届大奖的得主,无论是取材,还是文章的结构和语言,皆拿捏得非常到位。这种非虚构,非常难写,写重了,就会显啰嗦,写轻了,就会有意犹未尽之嫌。而从内容上来说,非虚构是要把作者的心交给读者的,容不得虚构,文章一虚,就泄了气势,更会让读者生厌。作者真的是把心交给读者了,文中披露了许多闯深圳的艰辛和自己的经验之谈,这才是真实的自我,大写的我。赞!

    方华吉从南山到坪山

    2020/9/30 19:21:16
  • 这是一篇很完整的作品。子由从初入深圳,一路坎坷成为深圳人,经历过了几次转业迎来自己的明天。有情绪,很真实,特别好!最难得是讲到记者这个行业,看了网站不少小说,好像是第一篇跟记者有关的。我还是挺好奇这个职业,每天面对五花八门,生动有趣的走心故事。文章美中不足就在这里,随着子由转业后面再没有记者的故事了,挺可惜的。不过后续与老东家重逢的设定还是挺带感的,大有“你看我几分像从前”的豪横,哈哈。

    别看了子由

    2020/9/27 14:42:34
  • 作为打工者,说好听点叫社畜。总是在现实和梦想中挣扎,最后不得不屈于现实。这段人生经历挺温馨的,有辛酸,也有感动。有点小可惜的是内容留于表面,看下来没有让人印象深刻的点。大部分细节都用总结性词语带过,难免有些遗憾。这些故事能被记录下来,是多么可贵呀。

    别看了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25 16:05:46
  • “深圳的包容性和丰富性,是深圳人从全中国、全世界带来的,这种包容性和丰富性没有任何包袱,只要你从外面带来,就能在这里轻松落地,没有本地势力排挤你、压迫你,“来了就是深圳人”的核心要义是只有你自己有权为自己设计在这个城市的生活方式,没有现成的模式供你照搬。”——这也是为什么年轻人前赴后继奔向深圳的原因吧!另外,我对吃的要求不高,觉得窑鸡、酿豆腐、酿苦瓜已经很好吃了!看到了一个原来不了解的坪山!

    小龙的旅行从南山到坪山

    2020/9/23 22:51:11
  • “白云苍狗,人生过半,我要过怎样的下半生?”这不也正是我对自己的追问吗?我想,在深圳这片热土上,一定有着许多如我这样的人,心怀文学梦想却囿于生活,举棋不定、踌躇不前,只管眼巴巴地瞧着别人在文字世界里收获和精彩……而作者的这篇文字,让我欣喜地仿佛看到了未来的自己,看到了长年深埋于生活里那颗种子发芽的可能。就好像黑暗的角落忽然照进了一道光,这就是文字的力量吧。

    陈尘我在深圳没人脉

    2020/9/23 15:57:44
  • 往事又历历在目浮现眼前。再次回味和走进那段青葱岁月,我们都已经步入中年!那是属于我们共同的青春故事。我们哭过,闹过也笑过,还记得抢遥控器吗,还记得丹霞山之行吗?我们互相见证了对方的青春。我们的脑海中永远是对方年轻的模样!那是我们的黄金时代和S银行的黄金时代!那枚蓝色的行徽将一直和我们的青春永续。虽然S银行已经成为历史,但是将成为我们生命中永怀的一页!

    我们深发展人那群银行里的年轻人

    2020/9/18 22:55:46
  • 在日常的生活中发掘出了诗意,升华出了热爱。若没读过大量文学名著,凝结不出这样的文字,抵达不了如此的心境。只有绝对宁静的心灵,才有这样“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心境。

    欧阳德彬秋天的石芽岭

    2020/9/18 17:43:04
  • 感谢两位老师及文友们的点评解读,本组诗篇以“蛇口”“渔民”“海边”“乡愁”为主线,写给那些在深圳改革开放40年里,来深圳追梦的“弄潮儿”,他们就如海中的一束浪涛,在日出日落中,以奋斗者的姿态,追寻梦想的歌声。同时,最后又以乡愁结尾,意在释放所有建设深圳的人,在40年里,一切的来来回回,让深圳的乡愁遍地生长,也让深圳发生沧桑巨变。

    李建华深圳40年记:吹过蛇口的歌声

    2020/9/18 14:40:42
  • 一篇很有质感的小说,一个拥有安静的名字却注定无法安静的女人,不安于平庸生活却无法摆脱。现实的乏味和网络吸引是当今大部分人的同感,安静面对急于厌恶的丈夫以及网上知音,陷入精神困境。但莫子安排的有些随意,从结尾看来似乎又是丈夫的化身,但无论他存在与否都有很大的漏洞。本来现实与虚拟的平行世界挺有写头,可是莫子的人设假如真是丈夫,那整个小说就垮了。不过整体叙事除了促些点,不够从容,其他还是可圈可点的。

    胡野秋无法安静

    2020/9/16 15:43:02
  • 这是一篇特色鲜明的小说,在睦邻的所有作品中终于有了一个灰色的边缘性的人物,一个有罪恶感的自我鄙视却又不能自拔的“小三”。她对自己的身份既不认同又不放弃,导致了一种分裂性人格。她对自己父亲的怨怼,背后似乎又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情节,并对今天的“我”有决定性影响。小说的语言有冷到极点的温度。但小说的短处也同样明显,不断“巧合”的细节让故事的合理性打了折扣,其实稍作处理,便会让叙事变得扎实很多的。

    胡野秋外卖

    2020/9/16 4:06:44
  • 这组诗透着对生活的深刻见解,有些酸楚,有些无奈,甚至还有一丝不屑。这些情绪或者状态,也许人人都有,但这首诗的表达却是人人所无的。我一直认为,只要每首诗里有一两句与众不同的好句子,就是好诗。而这组诗里,每首都有不止一两句那样的好句子。

    胡野秋一只哭泣着的鸟

    2020/9/16 0:03:07
  • 相信这是绝大多数深圳人的寻常历程,似乎没有一处是意外,但文字仍然让人感动,因为平实间能看到细腻而诚实的描述。从1到3是深圳人的共同记忆,保存这份情感殊为珍贵。遗憾的是作为一个教师,笔误太多,希望能仔细校对一遍。另外建议网站可以增加修改按钮(可以限定修改三次)。

    胡野秋我与坪山十三年

    2020/9/15 23:46:07
  • 以少胜多,是这篇文字的长处,选取了“第一次”入深的几个绝对独特的个人经验,在深圳的停留来自于一次意外:海峡两岸对国庆节的定义差距。此后三天寥寥几个片段都很精彩:3元快餐,30元龙眼,800块工资……现在很多文章(无论小说、散文)写到过去的生活,只有感受,没有细节,包括吃什么、喝什么、什么价?无人记录,于是生活显得模糊,这篇文字让人瞬间回到过去,提供了不少长文章没有的东西。

    胡野秋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20/9/15 23:21:03
  • 邻家悦读